返回

福娃娘子(上)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福娃娘子(上) 第七章 上演姊妹情深(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叶齐云想取笑她的大言不惭,但看到楼子棠眼底的笑意,却也不得不承认赵嫣说的没错,这阵子楼子棠的情绪始终不见好,倒是跟赵嫣相处时笑容多了不少。

  这是对赵嫣上了心?叶齐云思量了番,只是如今楼子棠已有婚约在身,对象还是赵嫣的姊妹,如此一来可不是个好现象。

  赵嫣看着外头阳光,觉得自己吃了这么多,是该动一动了,“三爷,二郎君,我先带金子去神仙潭取水。”

  楼子棠没开口,叶齐云也没拦她。

  寺方特别在神仙潭边找了几个较平坦处建了台阶,方便香客取水。

  今日天气好,潭边的小亭里都有人欣赏着满山秋色。

  赵嫣与金子一人提着一个木桶走向取水处,等打好了水,提着木桶往回走。

  只不过走没几步路,一股被人紧盯住的感觉挥之不去,她不由停下了脚步。

  金子也跟着停下来,不解的轻唤了一声,“小姐?!”

  赵嫣目光四下一扫,最后落在不远处的一座八角亭,里头或坐或站着几个人,其中有个姑娘一脸激动,目光灼灼地紧盯着她。

  十年的光阴在赵嫣身上没太大改变,唯一的变化就是她从一颗小圆球,成了颗大圆球。

  而眼前的人,五官依然有幼年的影子,却变得更加秀丽,身段迷人,该瘦的地方细若无骨,该丰硕的地方凹凸有致,一身紫红石榴裙,在亭子里一站,亲丽的吸引众人目光。

  美人儿一脸热切,转身不知说了些什么,亭内坐着的一个华衣姑娘转过了头。

  赵嫣原以为离开了赵家,自己不再是赵家人,就能将过往给抛诸脑后,没料到过去并没过去,只是需要个契机,只要一触动,回忆将被翻起,卷起千层浪。

  她圆圆的包子脸不像往常总是带着笑,此刻她的神情阴沉得不像话,视若无睹亭内的人,迳自往另一头离去。

  离开神仙潭,察觉身后有细碎脚步声跟着,赵嫣微敛下眼,脚步没停下来的打算。

  “四妹妹。”

  这声情深意切的叫唤,莫名的令赵嫣停下了脚步,连自己都不能理解的笑出了声。

  在赵家,除了自己的嫡母和嫡姊看她不顺眼,欺负她最惨的是与她一样同为庶出的二姑娘赵雪。

  赵雪是长房所出的庶女,赵家当家主母田氏是个厉害的角色,拿捏自己的夫君很有一套,成亲后长房的后院就没出过庶出的子嗣,唯一留下的就是在成亲前通房所生的赵雪。

  她与赵雪皆为庶出,本该同病相怜,但是赵雪自小被养在嫡母跟前,善于看人脸色,逢迎巴结,机灵的她在府过着如鱼得水的日子,为了与二房嫡女赵妍交好,没少捉弄同样庶出的赵嫣,赵雪、赵妍两个人联手,在她的幼年岁月留下一抹浓重阴暗的墨色。

  赵雪见她停下脚步,转眼间一脸欣喜来到她面前,“真是你,四妹妹,姊姊好想你。”

  在赵嫣的心目中,嫡姊可恶,但赵雪更令人恶心,尤其是赵雪总欺负她,再状似宽容的替她说话,在众人面前,摆出一副心慈的模样,用她的妹妹们衬托出她自己的懂事乖巧,日子久了,谁人不知赵府二姑娘赵雪聪明灵巧,三姑娘赵妍骄纵泼辣,而四姑娘就是个驽钝痴傻的。

  “三妹妹,”拉着赵妍,赵雪说道:“你快过来瞧瞧,四妹妹真是一点都没变。”

  赵研不太情愿的上前,微扬下巴,依然一派傲然作风。

  看到两人做派,赵嫣气不打一处来,用力的将手中的水桶给放下,溅起的水花落到了赵雪、赵妍的绣花鞋上。

  赵妍惊呼一声,退了一步,赵雪则是几不可见的皱了下眉头,但随即隐去,脸上依然挂着一抹娇俏迷人的笑。

  赵嫣心中冷笑,赵雪还是一如以往的虚伪,反观气着瞪眼的赵妍顺眼多了。

  “咱们——”赵嫣的唇一扬,“认识?!”

  赵嫣的话一出,赵妍立刻恼火,“我就说她是个蠢笨的,这么些年,只怕连怎么回家的路都忘了,咱们还上赶着来认亲,我看她都傻得连自个儿是谁都给忘了。”

  赵雪略微不安的看了赵妍一眼,柔声劝说:“三妹妹别恼,四妹妹当年离家时还小,忘了咱们也是情有可原。”

  “确实是还小,”赵妍挑剔的看着赵嫣,注意到她虽穿了一身半旧不新的衣裳,但用料极好,不过就只是在戏班子当差,竟有这份能耐,也不知暗地里做些什么勾当,一思及此,眼中的厌恶藏不住。“所以才会放着好好的小姐不做,去戏班子抛头露面,丢人现眼。”

  “妹妹,说到底我们都是一家人。”赵雪轻拉了下她的衣袖,用眼神示意她少说两句。

  赵妍这才想起自己的目的,只能忍着不屑,闭上了嘴。

  “四妹妹,我是二姊姊。”赵雪眼中浮现水光,对赵嫣道:“方才在潭边,妹妹望着我出神,我猜想妹妹当是认出了我,只是不愿相认,看来这么多年过去,妹妹还在怨姊姊。”

  赵嫣觉得可笑,她没多余的时间怨恨不相干的人,但在戏园待久了,她特别喜欢看戏,对赵雪的举动来了兴趣,似笑非笑的看着她,“我确实是看你看傻了眼,不过不是因为认出你是谁,而是因为你是个美人儿。”

  赵雪也深知自己长得好,赵嫣直接的夸赞令她心中得意了番,笑容也多了点真诚。

  赵嫣眼中夹杂着看戏的光芒,“这位姊姊长得好看,尤其是站在——”她瞄了赵妍一眼,“不起眼的人旁边,更显光彩耀人。”

  赵嫣话说完,赵雪原本带着喜意的脸色立刻一变。跟赵妍姊妹多年,深知赵妍最讨厌的就是别人说自己长得比她好,赵妍虽长得也不差,但就是像她娘亲有张宽厚的大嘴,偏偏长得一张巴掌大的小脸,那张嘴便硬生生的坏了美貌,所以就算赵雪再怎么懂得巴结赵妍,赵研对她始终没办法真的喜爱,毕竟谁也不想身边总带着比自己显眼的人。

  赵妍愤怒的剜了赵雪一眼,“我就说,出门时让你去换身衣裳,别穿这身紫红石榴裙惹

  眼,偏你说来不及换,原来是打着出府后将我踩下去的主意。混帐东西,耍心眼耍到我头上来了。”

  “妹妹误会了,”赵雪忍着屈辱,低声安抚,“我怎么敢有这种心思,我是急着上普陀寺来找四妹妹,今日好不容易与四妹妹重逢,咱们姊妹有话回府再说不迟,如今最重要的是四妹妹啊!”

  “不过就是个贱婢生的贱种,跟她客气什么。”赵研高傲的看向赵嫣,“我不管你是否记得,总之你是赵府的人,今天,你就乖乖跟我回赵府。”

  赵嫣似笑非笑的瞥她一眼,“你是什么东西,凭什么对我指手画脚?”

  赵妍瞪大了眼,“凭我是赵府正正经经的小姐,我开口让你回去是抬举你。”

  “我偏不回去,你奈我何?”

  “你——”

  赵雪拉住了赵妍,她们动静太大,引了旁人注目,赵妍、赵嫣想丢人,她可不想奉陪。“我知道四妹妹是顾忌着当年你让永安侯府二郎君落湖之事,所以不敢回家。”赵雪一脸善解人意,“但四妹妹放心,如今事过境迁,再大的错事府里的长辈也已放下,所以妹妹可以放心回去,无人会怪罪。”

  说得情真意切,却又黑了她一次,别人不知,但是赵家的人很清楚她是为了保全永安侯府的颜面才被推出来顶罪。

  “当年我与你三姊姊不是不帮你,而是当时年幼,人微言轻,无力帮衬,这些年我们姊妹只要想起你来,心头总像有刀刨似的,一阵阵的痛,所以妹妹,别跟姊姊们计较好吗?”赵雪上前握住赵嫣的手,入手的柔软滑顺,让就算身为女子的她也不由微愣。

  原以为在戏班子过活,赵嫣肯定过得不好,但手中的触感骗不了人,再看她一身吹弹可破的皮肤,可见就算是在戏班子,她的日子过得也不差。一思及此,她的眼神闪过一抹若有所思。

  赵嫣忍着想将赵雪的手一手挥开的压恶,要演姊妹情深,她演技也不差!她反手握住赵雪,看到她因为她的示好脸上闪过的得意笑意,赵嫣心中冷笑,手用力一握。

  赵雪蓦然吃痛,疼得“嘶”了一声。

  “对不起。”赵嫣像是做错什么事似的,慌张的放开了赵雪的手,惊慌无措地道:“弄痛你了吗?打小我的力气就大,一时没能控制自个儿的力道,没事吧?”

  赵雪一张小脸因为疼而微白,偏偏脸上不能露出半点怒气,只能哑着声音,憋屈的说:“没事,姊姊不怪你,比起这些年你在外头受的苦,姊姊这点疼算不了什么。”

  “看姊姊的样子,我还真是想起来了,你是二姊姊,赵家的二小姐。二姊姊果然一如既往的心善,难怪人人提起,都是说声贤良淑德。”赵嫣像是故意的看了眼赵妍,果然见她阴沉着脸,在外人眼中,赵妍这刁蛮千金唯一胜过赵雪的不过就是一个嫡出的身分罢了。“比起口口声声说自己是正正经经赵家小姐的人,强过不知道多少。”

  赵雪脸上的笑意几乎要撑不住,由始至终对赵嫣的印象停留在只要给吃就乐上天的蠢笨模样,而今看她笑脸依然,一脸无害,但说出来的话字字带刺,哪有当年的愚昧?

  赵妍被赵嫣的话刺得心里难受,不管旁人目光了,不客气的推了赵雪一把,“装模作样,尽会恶心人。”

  赵雪踉跄了一下,身后的婢女小婵连忙上前扶住人,看了站在赵妍身后的老枢一眼,又对赵妍道:“三小姐别恼,这里人多,先将四小姐带回赵府为要。”

  站在赵妍身后的老躯姓陈,是魏氏的陪嫁,在赵妍小时候就被安排在赵妍的房里,是二房忠心的老仆。

  赵家到了这一代嫡庶皆不盛,长房有一个嫡子,嫡、庶女各一,但二房却凄凉,老爷死了,连个儿子都没有,只留下赵妍、赵嫣一嫡一庶的两闺女,魏氏自然将赵妍当眼珠子似的看着长大。

  若问魏氏最珍爱之人是赵妍无误,但最恨之人除了已死的秦氏外,就是秦氏所出的赵嫣,当年赶赵嫣出赵家,魏氏在暗中没少出力,还以为此生就能不见到这个贱人,谁知道人算不如天算。

  陈嬷嬷忍着不平,上前开了口,“四小姐,三小姐这几年是真心挂心着你,还求了夫人,让夫人点头让你回赵家,四小姐可别不识好歹为好。”

  赵嫣看着出声的嬷嬷,眼神冷淡,她记得此人是当初赵妍娘亲魏氏的陪嫁,魏氏对赵妍确实好得无话可说,从小就给她最好的吃穿用度,连伺候的人也是千挑万选,因为有陈嬷嬷在,赵妍底下的人全都忠心又安分得很。

  她的目光看向金子,金子意会主子未出口的疑问,轻点了下头,她认得这人,之前上红霞阁打听主子消息的,便是这名老躯。

  “算算都十年了,如今找我回去,想做什么?”赵嫣微眯起眼,笑容可爱至极,但说出来的字字句句带着嘲讽,“是打算挖了坑让我跳,还是又要给我个黑锅背?”

  “四姑娘,这是怎么说话的?”陈嬷嬷在府中多年,因为有魏氏撑腰,下人十分敬重,她打心眼看不起赵嫣这个无父无母的庶出姑娘,“看来四姑娘在外这些年,规矩都落下了,不识大体,回到赵府后,可得好好的重新学学,别冲撞了尊长,令替你求情的三姑娘为难。”

  明明是个奴才,但对她说话的口气俨然纡尊降贵,赵嫣唇角扯了个讽刺的笑容,“还是省省吧!你们的好意我可无福消受。”

  “妹妹,纵使你心中有怨,这么多年也该放下。”赵妍不死心的劝道:“你的年纪不小,也该琢磨自己的亲事,只有回赵家,才能替你寻一门门当户对的好姻缘。”

  扯上自己的亲事,令赵嫣眨了眨眼,露出一副懵懂的神情,“姊姊与其担心我,不如为自个儿盘算,我的事儿自有我姨母可以做主。”

  “四姑娘,说起你那姨母,”陈嬷嬷一脸不屑的开口,“我打听过了,就是个在红霞阁当差,有着管事嬷嬷撑腰日子才过得下去的傻子,你还指望——”

  陈嬷嬷的话没机会说完,赵嫣的一巴掌已经甩了过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