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福娃娘子(上)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福娃娘子(上) 第七章 上演姊妹情深(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这几日秋雨不断,好不容易天气转晴,秦悦却着了凉,吃了几帖药都不见好。

  一大清早,赵嫣来看过秦悦之后,脸上的担忧不减,“等会儿我让银子上回春堂,再给姨母请吴大夫过来一趟。”

  “我已经好多了,”秦悦强打起精神,想起今天是初一,“我得起来,今日得上普陀寺去拜神。”

  “姨母,今天就别去了,”赵嫣劝道。“让我带着金子去,不然若你在上山的路上撑不住,我们还得送姨母回来,一来一往,今日我们就不用拜神了。”

  秦悦沉默了,才说了会儿话,自己就没什么力气,看来最好还是听赵嫣的话。“好吧!你就带着金子去,马车现在应该已经等在侧门外。记得拜了神,还得去长生牌位前替叶将军祈福诵经,之前你叨念着寺里的素斋,我特地订了一桌,记得多添点香油钱。”

  “知道了。”赵嫣替秦悦将被子盖好,看她闭上了眼,这才交代银子好好照料,带着金子一同离去。

  只是两人出了院子,在侧门处发现等在外头的不是秦悦叫来的马车,而是叶齐云的马车,赵嫣看着车帘拉开,叶齐云好整以暇的坐在里头。

  “上来吧!我正好也想上山参拜。”

  金子受宠若惊,没料到能与叶齐云同行,赵嫣看来淡定许多,她没有矫情地上了车,金子有些紧张的坐在一旁。

  “谢三爷。”赵嫣脆生生的道谢。

  “怎么不见你姨母?”

  叶齐云这次下扬州,令人意外的足足待了两个月。

  这期间朱文和回了京,康嬷嬷的身子时好时坏,他亲自坐镇红霞阁,还从京城送了批伶人来,这些伶人男俊女美,白小冉虽然也长得好,但如今站在这群伶人之间,也变得不太出挑,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白小冉的气焰消了不少,待过年后上京,相信在京中的日子会更知分寸。

  赵嫣虽不喜欢叶齐云,但不得不承认他的手段挺好,如今红霞阁更是座无虚席,一位难求。

  赵嫣也因为这批京城来的伶人而忙碌起来,她做的胭脂水粉好,这些伶人爱用也识趣,除了赏钱不少外,还投其所好,送来不少好吃、好喝的。

  每日叶齐云都会去看望康嬷嬷,略有空闲时,还会在小院子里待会儿,赵嫣不只一次看到他跟在姨母的身旁看她干活,要不是叶齐云看着姨母的目光很坦荡,她真的都要怀疑他是看上了姨母。

  “姨母身子不适。”

  “可有请大夫?”

  “有,谢三爷关心。”

  叶齐云不是没察觉赵嫣眼神中对他流露的不喜,赵嫣若想,她可以做到厌恶一个人而不让人察觉,但显然,她压根不在乎自己讨厌他的事被他知道,毕竟她很清楚,只要她在红霞阁内守着分际,任何人,包括自己都奈何不了她。

  “用膳了吗?”叶齐云清楚赵嫣是个吃货,只要给她好吃的,她就算不喜,也会勉为其难的多说几句。

  赵嫣拿出自己的随身荷包,倒出了几颗栗子。

  “就吃这个?不够塞你的牙缝吧!”

  “自然不够,”赵嫣也回得坦然,“姨母订了普陀寺的素斋。”

  “你姨母倒是处处想着你,”叶齐云一脸了然,拿起一旁的竹篮,“拿去吃吧!”

  赵嫣不客气的打开,里头是羊乳羹。“谢三爷。”

  赵嫣不客气的装了一碗,金子则是摇头拒绝,她一个奴才可不敢当着主子的面大剌剌的吃东西。

  赵嫣也不为难她,不客气的全喝了。

  看着赵嫣胃口好,叶齐云忍不住笑,“你还真不客气,不给爷留些。”

  “三爷不喜欢。”赵嫣吃个精光,这才说道:“嬷嬷在院里养了五只羊,三爷来了,嬷嬷特地交代每日都要给三爷送碗羊奶,但是三爷的小厮来过一、两次后,几乎就不再来了,还交代不要让嬷嬷知晓,足见三爷不喜这羊奶的腥味。”

  叶齐云有些意外,“你倒是观察细微。”

  “细微不敢,就是多留了个心眼罢了。只是三爷,羊奶能益精气,养心肺,我姨母也不爱,但多少会喝些,所以三爷就算不喜也多少喝点。”

  “怎么?想像左右你姨母似的拿捏我?”

  “我可不敢。”赵嫣耸耸肩,言尽于此,叶齐云爱喝不喝不关她的事。

  金子在一旁,对赵嫣流露出崇拜的眼神,像她这种下人,面对主子时总是恭敬再三,但是赵嫣却依然肆意。

  东西吃完,赵嫣就没了跟叶齐云说话的兴致,迳自剥着栗子吃。

  普陀寺就在扬州城外不远,坐着马车,不到一个时辰便到了。

  虽然天才微亮,但寺外已停了不少马车。

  普陀寺占了一整个山头,有着鬼斧神工的岩壁水景,山顶溪水从断岩奔流而下,形成多股瀑布,最后汇入半山腰的神仙潭中,不少老百姓都会趁着上山时取水回家煮茶饮用,说是平安水,能保平安健康。

  泉水是否真能保佑人平安,赵嫣不知,只知泉水甘甜,所以每每上山都不忘取水下山。秋意满山,流水鸟叫,置身其中,心境不自觉中也宁静不少。

  普陀寺一年四季皆香火鼎盛,平时就因美景而吸引人,今日香客也不少,寺方在神仙潭旁建了许多小亭,让人得以欣赏美景,饮茶歇脚。

  赵嫣下了马车,对叶齐云行了个礼,就与之分开。

  “小姐,你胆子真大,怎么敢跟三爷如此说话?”走远之后,金子才忍不住开了口,对一个奴才来说,主子手中握着的不单是自己日子好过与否的权力,更能决定自己的生杀大权。

  “我又没卖身给红霞阁。”

  “话是如此没错,但三爷的权势不小,与之交好,对小姐有利无害。”金子从小在红霞阁长大,对于利弊看得比旁人通透,小姐如今活得滋润,有康嬷嬷护着是必然,但康嬷嬷毕竟也是听着三爷的,所以金子可不想要主子如此肆意得罪了三爷。

  “我知道你关心我。”拍了拍金子的肩膀,赵嫣爽快的道:“但是三爷不会对我怎么样的。”

  金子一脸的不解。

  赵嫣对她一笑,也没多做解释,其实她自己也还未弄明白,但隐约就是有这种感觉,叶齐云对她很纵容,只要不离开红霞阁,他都可以任她为所欲为。

  进了大殿,赵嫣带着金子诚心参拜,还给姨母求了个平安符,这才绕到偏殿去给叶齐云为其兄长设的长生牌位添香油,看着灯油烧得光亮,静下心念经。

  诵经完后,她就能吃上普陀寺远近驰名的斋菜。

  要吃上这一桌斋菜可不容易,除了得添上至少五十斤的香油,还要早早就订下,姨母可是在大半年前就订了今天这桌菜。赵嫣嘴里喃喃念着经文,听到身后有木轮滚动的咕噜声,她也没有费心的转身去看,依然淡定的将经文念完。

  念完经后,她拉着金子起身,一个转身,眼底闪过惊讶,在此处看见叶齐云并不意外,毕竟这里有着他兄长的长生牌位,却没料到他竟然推着楼子棠的轮椅过来。

  乍见楼子棠,她有些发愣,视线落在他好看的脸上,最后落在他用毯子盖住的双腿上。“你腿还未好?”

  “大夫说要休养大半年。”

  “不过就摔了一下,就得将养大半年,你身子真是太弱了。”这样的身子还妄想要娶妻,也不怕娶回个泼妇,折腾害死自己!这话赵嫣在心中愤愤不平的翻滚着。

  她知道自己对楼子棠动了不该有的心思,只是明白不该,但也没法,谁叫她就是心动了。

  楼子棠垂眼,没有多辩解,只是对她轻挥了下手,她不解的向前。

  “推我过去。”楼子棠看了看长生牌位的方向。

  这个轮椅是粗壮的木头所制,分量不轻,要推动得要有些力气,但对赵嫣来说丝毫不费劲,她将人往前一推,楼子棠便专注的看着眼前的长生牌位。

  “三爷真是有心,竟给大将军立了长生牌位。”

  “我兄长镇守边疆多年,他的安慰牵动整个国公府,立个消灾祈福的长生牌位本是应当。”

  “凡事只顾念自个儿的叶三爷也信这套消灾祈福之说。”楼子棠低笑了声,“说到底,这长生牌位应该不是为了大将军所求,而是三爷为了让自个儿心安所设的吧?”

  “果然众人皆醉就你二郎独醒,确实是为了求个心安啊!只是不管为何,总是没有恶意。”

  楼子棠浅浅一笑,不置可否,抬头看着赵嫣,“可订了素斋?”

  赵嫣点头。

  “那走吧。”

  赵嫣双眼微瞠,一脸的防备,“我姨母订的席面只有两人份。”

  “怎么?”楼子棠带笑的看着她一脸护食的样子,“你害我如今不良于行,吃你一顿都不成?”

  这是硬要把他不良于行的事又按在她的头上,“你的腿伤明明是自个儿摔的。”

  “但也是因为你的关系才导致如此。”

  这个人就是存心找碴,赵嫣莫名其妙又被坑了,奇怪自己本是不吃亏的性子,遇上他却次次妥协——看着他幽黑色的眼眸绽放的光芒,好吧!就当坑到深处,已成麻木,她心头甚至生了丝他若不坑她,她还觉得反常的感觉……

  “算我怕了你了。”

  叶齐云在一旁看了不由轻挑了下眉,还以为扯上吃的,都没情分好说,没料到赵嫣还会跟人妥协。

  今日上山礼佛的人不少,但是当他们出了偏殿,走向后院竹林时,已经有人将路给清出来,让赵嫣可以顺利的推着轮椅前进。

  走在没有阻碍的小径之上,赵嫣不得不承认权势迷人,不论去到何处,都有人伺候,行个方便。

  普陀寺后方的竹林内有一排别致的两层楼高禅房,在一个六、七岁左右的小沙弥带领之下,穿过回廊,进了备好斋菜的禅房。

  其实叶齐云也订了席面,便交代一同摆上,一下子桌面上满满当当,有香炒蘑菇、金黄豆腐、凉拌木耳、酸辣土豆丝、茄子豆角、红烧冬瓜等,心中原本还纠结着东西不够吃的赵嫣看了,顿时觉得这幸福来得太突然,双眼闪着光亮。

  一桌子的菜,吃的只有三人,常理该是吃不完,但有赵嫣在,“吃不完”这种事从来都不会发生,又加上今日楼子棠的食欲也不差,一桌子菜便被三人吃个七七八八。

  叶齐云不由叹道:“果然只要有巧巧在,都不用担心会有剩菜。”

  “你再给我上盘宝庆楼的水晶肘子,我也照样吃得下去。”赵嫣说完,这才想起这里是佛寺,连忙说了声“阿弥陀佛”。

  叶齐云笑着看她一眼,开口让人上来将桌上的杯盘撤下,摆上茶具和棋盘。

  赵嫣看着叶齐云与楼子棠下起棋来,自得其乐的拿出腰间的荷包,倒出里头的花瓜子。

  “你还吃啊?”叶齐云瞄了一眼,不由庆幸这丫头不是他的闺女,不然头都该疼了。

  赵嫣嗑着瓜子,“打发时间。”

  叶齐云一叹,“在二郎面前,你好歹有些矜持。”

  赵嫣看了下楼子棠,见他依然一脸淡定,看她的眼神温柔,“看来他还挺喜欢我这样的。”

  楼子棠轻声笑了起来,声音有种莫名的愉悦。

  叶齐云狐疑的瞄了楼子棠一眼,又对赵嫣道:“你这丫头哪来的自信?”

  “就单凭这笑容——嘴角微扬,眼睛带笑,肩膀放松……足见他现在心情极好,比起方才与三爷在偏殿时,他应该更喜欢跟我在一起。”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