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福娃娘子(上)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福娃娘子(上) 第六章 不能做好人(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赵嫣从窗户看出去,正好见到站在夕阳下的两人,叶三爷长得好,笑起来带着一丝温雅,但对他,赵嫣始终称不上喜欢。

  至于原因?她还真说不上来,越相处,越看不透,也越不想打交道。

  此时看到姨母脸上明显的欢欣和叶齐云脸上的温柔,要不是因为她很清楚叶齐云在京城有个青梅竹马的嫡妻,感情如胶似漆,还育有三子,多年来对姨母照顾有加,却还是以礼相待,她都要怀疑他对姨母生出旁的心思。

  这几日她的心情莫名的不开朗,连带着看叶齐云更加不顺眼起来,她微吸了口气,整理思绪,走了过去,“三爷,姨母。”

  秦悦难掩兴奋之情的拉着赵嫣的手,低声的说:“巧巧,三爷加我二两月银。”

  赵嫣的嘴角扬了扬,叶齐云也算是个妙人,每年至少都会下扬州一趟,每次也都无一例外的给姨母加月银。

  虽说赵嫣没去问过旁人,但也肯定给姨母的月银在红霞阁内是数一数二高的。

  不得不说,叶齐云的手段不错,他不单给银两给得大方,还知道姨母孝顺,在多年前就将外祖、外祖母的坟重新找了块风水宝地安葬,这宝地就在扬州城外,只要想念就能前去祭拜,不用舟车劳顿地回偏遗的小山村,姨母感激,始终觉得叶齐云是个良善的大好人。

  赵嫣不喜欢他这个人,但她对他的银子挺感兴趣的,带着笑意开了口,“三爷,我干活也挺勤快,给红霞阁的胭脂水粉都特别用心,所以可否也发个话,买我胭脂水粉的银两多添点?”

  “大言不惭,方才我在嬷嬷的房里看了会儿帐,上头可记得清楚,对你已经是大方了,还不满足?”

  “自然不满足,因为我要花钱的地方不少。”赵嫣的话是真,至于要花在什么地方,姨母在旁,她不明说,但她知道叶齐云很清楚。

  叶齐云自然知道两人的银两大部分都花在寻人上头,秦悦托康嬷嬷寻人,这么多年过去,若是寻常人早已死心,就秦悦还死心眼地坚持至今。

  赵嫣虽张狂,心中对此早不以为然,却依然听之任之,不可否认这丫头有颗难得的孝心。

  有秦悦在,叶齐云也不多言,换了个话题问道:“朱当家为人如何?”

  “朱当家是三爷看重之人,自然是好的。”赵嫣的表情看得出敷衍。

  叶齐云失笑,“朱文和在京城做了几年管事,为人圆融机灵,只可惜小家子气,无容人雅量,你若不喜,倒是情有可原。”

  “三爷,说穿了,我不过是一个跟着姨母在红霞阁讨生活的小人物,喜或不喜,压根不重要。”

  “你与悦娘皆是康嬷嬷看重之人,喜或不喜可是大考量,放心吧!过几日我便让朱文和离开。”

  秦悦脸上难掩意外。

  赵嫣倒是神色平和,一副置身事外的超然,“红霞阁的事,我一个外人不好多嘴,三爷要一个人走或留,与我或姨母无关。”

  这是红霞阁,人多嘴杂,她压根不想听到闲言闲语,说朱文和离开是因为她或者姨母的关系,她是不在乎,但是姨母被康嬷嬷高看几分,能说是母女之情,要是被叶齐云高看……那这话就难听了。

  “你与悦娘都不是外人。”叶齐云浑然不知赵嫣心中的考量,他出身权贵,上有两兄一姊,权倾一时,只管自己开心,可不管旁人如何。“悦娘,你说,我把红霞阁交给你管束如何?”

  秦悦始终低着头不插话,突然听到叶齐云说要把红霞阁交给自己有些懵了,怀疑自己听错了。

  赵嫣也着实被吓了一跳,把红霞阁交给姨母?!这是她想都没想过的事,这个叶齐云脑子在抽什么风,这么大的一份产业,竟随便的就交出来,也不想想以姨母的性子,管不住红霞阁上下百余口人不说,最后还可能会毁了红霞阁。

  “悦娘不愿吗?”叶齐云温和的等着秦悦回话。

  秦悦吓得话都说不出来,她连人多的地方都不自在,更别提去管束人。她轻拉了拉赵嫣的衣袖。

  赵嫣回过神,道:“我姨母不成。”

  “单靠着悦娘或许不成,但——”叶齐云对赵嫣一笑,“不是还有你吗?到时你们替我管着红霞阁,就永远无须担心有人会不长眼的欺到你们头上了。”

  叶齐云说的是一片好心,但赵嫣却一点都不领情,叶齐云出身名门,旁人上赶着巴结他都来不及,他却有心思关心自己和姨母这种可有可无的小人物——小时候她不懂事,对这事没放在心上,但随着年龄渐长,不是她以小人之心,度人家君子之腹,而是经历得多了,她才不相信一个人会无缘由的对另一个人好。

  “三爷到底意欲为何?”

  “你与悦娘孤儿寡母,以为我想如何?”叶齐云面上带笑的反问。

  赵嫣听出他话中的取笑,是啊!孤儿寡母的低等人,身上能有什么让他叶三爷图谋,只是她就是觉得古怪,心中因为看不透而恼火,叶齐云滑溜得跟条蛇似的,若他不说,她根本别指望能从他的口中得到答案。

  “多谢三爷抬爱,只是巧巧自在惯了。”赵嫣的思绪一转,自己是傻了才会跟叶齐云较真,她大可不理会叶齐云有什么想法,说穿了不在乎的人最大。“等姨母赎身后,我就会跟着姨母回老家的小山村,买块地,平静安稳的过日子。”

  “回小山村平稳的过日子?!没想到你的期盼如此小。”

  “我的期盼是小,但是不论大小,总归没想过要害人。”

  这句话说得轻巧,叶齐云有些哭笑不得,“巧巧,别人眼中的恩典,在你眼中成了陷害的把戏,着实令爷我伤了心,看来嬷嬷对你的称赞言过其实,你太肆意而为,不懂得掩其锋芒,这里可是红霞阁,我是这里的主子,你姨母的卖身契还捏在我的手里。”

  这是拿姨母来威胁她,她嘲弄的看着他,“三爷,说句不中听的话,你纵使权势高过天,但也不能不讲道理,我姨母又不是跟红霞阁签了死契,要不就还了赎身的银两,要不就再等个几十年,一样可以恢复自由身。”

  “但或许我有能耐在她恢复自由身之前让她消失。”

  赵嫣脸色大变,正要开口反击,叶齐云却哈哈一笑,看着一旁的秦悦道——

  “悦娘,我跟巧巧开的玩笑似乎过了头,惹丫头生气了。”

  秦悦的脸色变了又变,他们的对话她在一旁听得清楚,却有些懵懂不明白,她不知好好的怎么三爷会想让她接手红霞阁,最后又扯上自己的卖身契,明明谈话的气氛挺好,怎么突然变得剑拔弩张?

  “巧巧还小,三爷别见怪。”

  “悦娘的外甥女,我自然不会怪罪,只是——”叶齐云故意看了眼赵嫣,这才说道:“悦娘,你自己考虑考虑是否愿接掌红霞阁,我不强人所难,我知道你重视巧巧,若你点头,巧巧以后在红霞阁都无人敢欺负,而且顶着红霞阁管事外甥女的身分,人家也能高看几分。”

  不可否认,叶齐云的话让秦悦动了心思,她一直内疚自己的性子柔弱,拖累了赵嫣,若是接掌了红霞阁,情况或许真会不同。

  赵嫣眼中满是愤愤的光芒,恼怒的看着轻笑走远的叶齐云。

  叶齐云离去后,秦悦站在院子里,还兀自思索着。

  看到秦悦失神的模样,赵嫣心中一叹,这还真是想要为了她而接手红霞阁,姨母这一点头,会不会把自己折腾个半死先不论,这辈子她们俩就要跟红霞阁绑在一块了。

  拉着姨母的手,回屋内坐下,赵嫣给她倒了杯热茶,缓缓思绪。

  “巧巧,”果然,秦悦回过神后,轻声开了口,“三爷真想把红霞阁交给我打理吗?”“三爷给,姨母想接吗?”

  秦悦不假思索的摇头,她虽然不聪明,但很有自知之明。

  “我做不来的。”她静了一会儿才继续说道:“我只想待在院子里种种花草,但我又想要你过得好……其实,我只想等你姨父回来,等他回来我就要跟他一起回小山村去。”

  赵嫣心中一叹,“姨母,你真觉得姨父会回来吗?”

  秦悦低头沉默了,她知道别人暗地里说她傻、说她不切实际,但她从来没把那些话放在心上,然而内心深处,她不希望相依为命的外甥女也跟旁人一般,抱着同样的心思看她。

  “姨母?”

  “我……”她踌躇了会儿,看了看赵嫣,就算知道她会不认同,还是说道:“他一定会回来。”

  果然!姨母的答案赵嫣并不感意外,姨母是打心底相信终有一天会把人给盼回来的,这个念头不是自欺欺人,而是姨母由始至终都如此坚信。

  赵嫣莫名的来了火气,脱口说道:“姨母,我希望他死了!”

  秦悦震惊的看着她。

  “他死了,这对姨母来说,才是最好的。”

  秦悦听到她的话,脸色苍白,有些手足无措。

  “姨母,你扪心自问,若姨父没死,这么多年来却不顾你死活,对你不闻不问,你会开心吗?”

  “巧巧,你别生气,我……”秦悦急巴巴的说:“我想过,真的想过,他若真没死,对我不闻不问,是人都会不开心,我当然也会不开心啊,可是巧巧,我还是希望他活着。”

  “为什么?”赵嫣气冲冲的问。

  “因为他是我夫君,我心悦于他。”秦悦说得分外认真,脸上透出几分执拗,“所以我希望他活得好好的,若他不要我,没关系,只要他回来,给我一句话,我就不等了。”

  赵嫣无语,姨母固执,比任何人固执,多来的坚持如今已深入骨髓,成了支柱,不论结果好坏,就是不撞南墙绝不回头。

  赵嫣摇头,对姨母发怒,向来就是一拳打在棉花上头,她叹了长长的一口气,“姨母,跟我说说姨父这个人,可好?”

  或许是因为厌恶,所以多年来,她从未跟姨母谈过这个没见过面的姨父。

  秦悦兴奋的露出一抹笑,“你姨父是个长得极好看的人。”

  赵嫣撑着下巴,听到这句话,忍不住翻了个白眼,“难道姨母喜欢姨父,就因为姨父长得好看?”

  秦悦没有迟疑的点头,“第一眼确实如此。”

  赵嫣这才想到,她娘亲看上她爹也是因为她爹有副好皮相,这对姊妹虽然个性南辕北辙,但对俊俏的外貌都没有招架之力,想想她娘,为了给她爹生孩子,死了,她的姨母则为了生死不明的姨父,痴守多年,还不言悔……赵嫣突然觉得自己被楼子棠的外貌迷惑也不是太了不得的事。

  “只是人与人之间的喜爱,是经过相处才有的,你姨父虽不爱说话,但他喜欢听我说话,从来不会对我不耐烦,不会嫌弃我。”

  “可是他看不见。”赵嫣知道秦悦嫁的是个瞎子,若不是那人是瞎的,长得相貌堂堂的话,应该也不会入赘秦家。

  秦悦点头,“是,他看不见,就是因为看不见,所以我可以放肆的看他,不论我怎么盯着他瞧,他都不知情,他也不知道我长得丑,我自在。”

  听她这么说,自己的夫君是个瞎子在她的眼中还成了个优点,果然感情来时没道理可言。

  赵嫣握住秦悦的手,“姨母,你一点都不丑,不过就是额上的一小块胎记,若你愿意,我立刻就可以调出面霜,遮住你的胎记。”

  “等我找到你姨父,你再给我。”奏悦笑着摇头,“只是也不用忙活了,他看不见,我打扮得再漂亮,他也看不到。”

  “他看不到,但还有旁人……”赵嫣直视着秦悦的双眸,“姨母,林叔待你很好。”

  秦悦微敛下眼,“但是我不喜欢他。”

  简单的一句话,断了赵嫣的期盼,只能无奈又沮丧的盯着她。

  秦悦被看得有些不自在,嗫嚅的说道:“巧巧,你放心,我不会再像以前一样把所有的银两都花在寻人上,这几年为了你的嫁妆,我存了些银子,以后绝对不会委屈你。”

  赵嫣一叹,她虽然舍不得那些像打水漂似丢出去的银两,更舍不得姨母这辈子不知何时到头的执着。

  秦悦像是想起什么的站起身,拿出自己藏在床底下的木盒。

  这个木盒,赵嫣十分熟悉,里头是姨母存下来的所有家当,就见她献宝似的放在自己面前——

  “等嬷嬷身子好些,姨母请嬷嫂出面,给你挑个老实的好人家。只要有夫君,巧巧就有依靠,这些全给巧巧当嫁妆。”

  秦悦的脑子单纯,只想着若赵嫣成亲,就有夫君护着,自己就算不当红霞阁的管事,巧巧也不会再有人敢欺负。

  赵嫣对此不予置评,任由姨母自顾自的做打算,至少现在不用担心她再把银子都放在寻人上头便好。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