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福娃娘子(上)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福娃娘子(上) 第五章 让你多吃点(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看到赵嫣的反应,李大壮惊得眼微睁了下,这还真不像以往所见的那些世家小姐,好奇的瞄了眼楼子棠,惊奇的发现主子脸上竟没有一丝厌恶的神情。

  这胖丫头真不知何德何能竟能入了他家郎君的眼,这几年,出现在主子身边更好、更美的姑娘不少,但主子从没兴趣,这样的淡然还让府中的老太君急得不得了,私底下隐讳的派人来问过他几次,就担心自己的孙儿因为体弱,“那方面”不成。

  自己身为贴身小厮,知道主子自然不会不成,只是向来寡欲是真,没想到如今竟对个姑娘有兴趣,只是,这胖姑娘圆滚滚的模样实在配不上他谪仙般的主子,尤其吃东西快得简直像是饿死鬼投胎似的。

  赵嫣吃东西极快,虽称不上优雅,但也不算狼吞虎咽,入口的饭菜绝对充分咀嚼,好好品味才会吞下肚。李大壮在京中看多了贵女做派,一时有些难以接受,但看她的表情,却不得不说,挺勾人食欲的。

  赵嫣注意到楼子棠只是盯着自己,一点也没有动筷的打算,又看他的脸色太过苍白,瘦弱得像是一阵风吹来就会倒似的,她不禁挑了挑眉,问道:“你的腿真断了?”

  他点头,“你离去后,不小心摔了一跤。”

  她的眼中写着怀疑,不过对他说的话也懒得去探究,反正这个人从一开始就让人看不透。

  不管他话中的真假,她直接站起来,走到榻前,一把将他打横的抱起来。

  楼子棠难得露出惊愕的神情,“你做什么?”

  “抱你过去吃东西。你长得好看像谪仙,但应该还不想饿死自己当神仙吧。”她面色不改的将他抱到桌旁的椅子放下,“纵使吃不下,也喝点东西,这鱼汤鲜甜,是我跟我姨母一大早去庄子替你挑的,快喝。”

  楼子棠有片刻失神,他被赵嫣这个有圆圆包子脸,像个福娃儿似的丫头抱了起来,这让他……颜面何存?!

  他抬头看向李大壮,李大壮立刻将头给一撇,用行动表示自己什么都没看到,摆明了欲盖弥彰,楼子棠抿了抿嘴。

  “喝吧!”她盛了一碗鱼汤给他。

  楼子棠伸出手,勉为其难的喝了一口。

  李大壮见了,双眼迸出光亮,感激的看向赵嫣。

  赵嫣被瞧得一脸莫名,将面前的玉米软煎蛋推上前,“这个好吃,你也吃点。”

  楼子棠举箸,夹起吃了一口,看她吃得美味,果然入口滋味不错。

  李大壮是真心激动,从世子爷在边疆失踪的消息传来后,郎君外表看起来似乎平常,但只有贴身伺候的自己知道这些日子主子几乎夜不成眠,食不下咽,如今见他终于愿意吃点东西,他激动得直想跪谢天地,看着赵嫣顿觉顺眼许多。

  “好吃吧?”赵嫣浑然不知李大壮的激动之情,只顾着再给楼子棠夹菜。“好吃就多吃点,吃多些,身体才会康健。你看看我,平时就是吃得多,力气大,身子也好,所以才能活活蹦乱跳”

  想起方才自己被她轻而易举的抱起,楼子棠顿觉浑身不自在,不由微沉了下脸,“你或许力气大,身子好,但脑子却不好,成天就想着吃,我叫你吃,你就吃,就不怕我下毒害你吗?”

  赵嫣一口菜喷了出来。

  楼子棠挑了下眉,身子微侧了下,转过身来竟还能神情未变,一点也不觉得恶心。赵嫣恶狠狠的看着他,重重将手中的筷子放下,“不过吃点东西罢了,何必惹人不痛快!我到底哪里对不起你,让你如此厌恶,处处针对?”

  “我对你并无一丝厌恶,若厌恶,我根本连个眼神都不会赏赐给你,相反的,我挺欣赏你,不然不会与你同桌共食。”

  那副高高在上的样子,令人想吐血,看来病态虚弱又如何,就是个心黑的。“若是你表达欣赏的方式是捉弄,那我情愿让你厌恶,看都别看我一眼。”

  “就你这身材,想让人别看,有些难度。”

  这家伙狗嘴吐不出象牙,她生气的时候更是需要吃东西。“这些菜都沾了我的口水,怕你恶心,所以你也别吃了,饿死你,让你去当神仙,不过你爱坑人,死了去不了西方极乐,应该是下地狱才对。”

  想起自己给他的百两银子,像是要吃回本似的,赵嫣吃得满足,但楼子棠注意到摆在他身旁的那盅鱼汤她始终没动。

  最后她恶狠狠的瞪着他,“还不把汤给喝了!我的口水可没喷进去。”她一脸不情愿的将汤推向他。

  这是变相的关心他,他浅浅一笑,拿起汤匙,缓缓的喝着汤。

  一张桌,两个人,一个吃得斯文优雅,一个吃得风卷残云,饶是知道她是个吃货,但看到她真能吃下一桌饭菜,还是令楼子棠开了眼界。

  似乎看出楼子棠心中所想,赵嫣满足的放下筷子,得意的摸了下圆滚滚的肚子,“宝庆楼的林大厨厨艺一流,出自他手的佳肴色香味俱全,就算再来一桌,我也照样能吃下。”“你很中意林大厨的手艺?”用了半盅鱼汤,楼子棠停下了手。

  赵嫣有些不以为然的看着他,就喝这点汤怎么成?她拿起她的筷子,替他剔了鱼刺,将鱼肉放在一旁的小盘子上,要他吃,“你是京城里来的,所以不知,宝庆楼是江南一带最大的酒楼,能在这里当上掌勺大厨,本事自然不一般,我巴不得天天能吃上宝庆楼的饭菜。”在她眼神示意底下,楼子棠拿起筷子,吃下鱼肉,味道确实还不错。“若你喜欢宝庆楼的饭菜,就天天来吃。”

  听听口气,俨然是何不食肉糜,她撇嘴道:“天天来?我在红霞阁制些胭脂水粉,虽说收入挺不错的,但也禁不起我这么天天来吃上一顿。”

  “这一桌菜要多少钱?”

  “少说也要十两银子吧!”她替他剔着鱼刺,分心的回答。

  “我吃了几口蛋,喝了半盅鱼汤,又该付多少银两?”

  心一突,赵嫣突然觉得有些不妙,也顾不得剔鱼刺了,“等等!你为什么这么问?该不会是要我付这桌菜的钱吧?”

  “当然不会,鱼汤我会付,但若你愿做东道主,我也不好推辞。”

  “我帮你剔鱼刺,想让你多吃些,还送上了百两银子,那是我所有家当,你却还要我付这桌菜的钱,你这人良心都被吃进狗肚子里去了啊。”

  他语调慵懒地调侃,“你自个儿说在红霞阁制胭脂水粉收入不差,怎么可能只有百两身家,说到底,是你不老实。”

  她被说得有些心虚,她自然不只百两的身家,只是她的银子还有别的用途,总不能全拿出来给他。

  “你这人实在不厚道,难不成真要我掏出所有家底?!你怎么不想想,若真要理论,你才是欠我的那一个,当年我好心救你,却被你反咬一口,害得我被罚跪祠堂,差点饿死,逼得我离开家门。如今我俩再相遇,我善心依然,出手相救,你呢?你依然狼心狗肺,要我赔马的银两也就算了,现在连一桌饭菜的钱都要我出——你心这么坏,索性连包下西院的钱全算在我头上好了。”

  看着楼子棠一副似笑非笑的模样,赵嫣暗道不妙,她一时口没遮拦,他不会真的心黑到要她付钱吧?果然——

  “若你有心,”他柔柔对她一笑,“我也不好拂了你的好意。”

  “你——”赵嫣呼吸一窒,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他不禁笑道:“我说笑的。”

  她没好气的看着他,一点都不觉得好笑。

  “郎君,宇坤打扰。时辰已不早,该启程了。”

  门口响起的声音令赵嫣微愣了下,魏宇坤?!两淮盐运使魏大人的嫡子,与这些日子喜欢白小冉而闹出不少动静的魏孝政是手足,只不过眼前这位可是正正经经的嫡出少爷。

  楼子棠的神情一正。

  赵嫣敏感的察觉楼子棠眼底闪过一丝冷意,虽然很快隐去,却依然被她清楚捕捉——那个眼神透露出的杀气令她心头微惊,不过就是个孱弱的公子哥,为何会有这般戾气?

  楼子棠注意到了她的目光,柔柔一笑,“看来我得走了,咱们后会有期。”

  赵嫣站起身,下意识的本想回一句“最好老死不见”,但是看到他的脸,话不禁又吞回肚子里。以前不觉,但今时今日令她觉得容易被皮相迷惑,不是件好事。

  门被从外头打开,魏宇坤大步走进,有些意外的看着屋内的情况,目光落在赵嫣身上。

  赵嫣目光不经意的飘过他身上,多年未见,但她可记得魏宇坤因为嫡出,自诩高人一等,又受魏氏这姑母疼爱,小时常到赵府作客,这家伙以前没少欺负过她,如今乍见到他,勾起了她在赵家那段不开心的回忆。

  她敛下的眼神微冷,楼子棠跟他走在了一道,果然不管再怎么变,他与她就是两个世界的人,她默默站在一旁,不发一言。

  魏宇坤见楼子棠没有介绍的打算,只当是宝庆楼的奴仆罢了,也没将她放在心上,“郎君,马车已备好。”

  “我稍后便至。”

  魏宇坤点头,转身走了出去。

  魏宇坤口气恭敬,但赵嫣在红霞阁待了这么些年,看那些老戏骨演戏、教戏,敏感的瞧出他身上透露出的一丝傲慢,他并非打心里敬重楼子棠,这份认知令她有些意外。

  虽说她是个小老百姓,但也知道凭着永安侯府的名号,楼子棠尽管无法袭爵,但是上头有个功在边疆的兄长,纵使两淮盐运使魏大人见了,也得敬上几分,更别提全无功名在身的魏宇坤。

  她审视的看着楼子棠,聪明如他,难道就一点都没瞧出来,抑或是就算察觉,也不当回事?若真是后者,赵嫣真心同情魏宇坤,因为她比任何人清楚,楼子棠温和,但若真要使计害人,可没几个人能招架得住,以她为例,几次交手,她都被坑得莫名其妙。

  她看着李大壮上前,蹲在楼子棠面前,准备将人背起。

  她一把上前,没理会蹲着的李大壮,伸出手,再次将楼子棠打横抱起。

  楼子棠原本自得的脸色霎时变得难看,低斥道:“你到底在做什么?立刻放我下来!”

  看见他慌乱的神情,赵嫣觉得心情变好了。“别乱动,小心我把你摔了。你身分尊贵,摔了我可赔不起。”她开心的看着他气急败坏的模样,“怎么,觉得被个女人抱着很窝囊?”

  楼子棠的太阳穴闷痛,有些咬牙切齿道:“你年纪已不小,该知男女授受不亲,你——”

  “出门在外,哪来这么多规矩。”赵嫣打断了他的话,“我告诉你,若觉得让我抱着丢人,以后记得多吃点东西,把自己养得壮硕些。”

  等在门外的魏宇坤见楼子棠被个女人抱出来,脸上惊讶一闪而过,但因为楼子棠没出声,所以他也没费心上前阻拦,只是嘴角嘲弄的一撇。

  赵嫣没理会他,将楼子棠放到马车上,然后像是想起什么似的,低头解开自己腰间的荷包,“给你。”

  楼子棠没有迟疑的伸手接了过来,荷包不重,捏了捏,里头似有几颗圆球硬物。

  “里头是栗子和核桃。”赵嫣替他解了疑惑,“都是好东西,我每天都会带些在身上,累的时候吃上一颗,精神都好了。”

  这些东西并不是多罕见,但是她的关心却是难得,“你不生气了?”

  她的眼珠骨碌碌一转,“生气,但我是个以德报怨的大善人,你讹诈我,不过我也不想看你真的饿死了。”

  “言过其实,我只是食欲不好,吃得少。”他兄长失踪月余,再过几天消息该传回京城,这个消息瞒不住,这几日他思虑盘算再三,纵使面上如常,但心境终究不再一样。

  看着赵嫣圆圆的眼睛,呆愣之中带着几分灵动,他忍不住伸出手捏住她肉乎乎的脸颊,果然如他想像中的柔软。

  脸颊忽然被捏住,赵嫣惊得瞪大了眼。

  在她动手拍掉自己的手前,楼子棠松开了她的脸颊。

  “混帐。”她揉了揉自己的脸颊,“亏我关心你,你竟对我动手动脚,果然是个白眼——”

  “启程。”

  察觉马车动了,赵嫣吓了一跳,“我还没下车。”

  “是你不走,我又没开口留你。”

  赵嫣也顾不得跟他吵,连忙跳下马车,一脸气恼的看着一行马车渐行渐远。

  马车内的楼子棠脸上带着浅笑,倒出荷包里头的几颗栗子、核桃。许多事变了,但看到她依然爱吃、爱笑,良善依然,实在难得。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