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福娃娘子(上)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福娃娘子(上) 第四章 不愿意欠人(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瞧瞧,你不是那位拔山扛鼎的胖姑娘吗?怎么会在这里?”

  拔山扛鼎?!赵嫣脸色不太好的看向声音出处。

  李大壮看到她杀人似的目光,丝毫不以为意,反而笑嘻嘻的问道:“姑娘,该不会是特地来打探郎君的消息,意图亲近我家郎君吧?”

  她又不是脑子抽风去接近总是在坑她的家伙,不过想到姨母的话,不要欠人,不然下辈子要还……先别提有没有下辈子,以姨母的性子肯定会将这事儿给放在心上,到时说不准会找上楼子棠,然后傻乎乎的把她们的全部身家都赔上,赵嫣为免自己变得跟街上的乞丐一样穷,她得先下手为强。

  “你跟我来。”

  李大壮挑了下眉,看着赵嫣勾着手指的动作,胖胖的姑娘做起这个动作,看起来挺有喜感的,他笑着摇头,“姑娘等会儿。”

  李大壮进了灶房,轻松的神情一正,“敢问宝庆楼的大厨是哪位?”

  林义连忙擦着手,上前道:“是我。”

  李大壮点了点头,严肃的对林义说道:“我家主子今早的胃口不好,上点清爽的菜。”

  林义心中有些沮丧,他一大清早可使了浑身解数送上一桌色香味俱全的早膳,如今这又是被嫌弃了。

  “小的正在炖鱼汤,鱼鲜,不需多做调味,汤头自然美味。”

  “好,就劳烦大厨了。”李大壮双手负在身后,“我就在外头候着,若好了,就叫我一声。”

  “是。”

  李大壮满意的点点头,这才转身出去,一看到赵嫣,脸上立刻带笑,“姑娘方才叫我向前,敢问有何指教?”

  李大壮对赵嫣原本没多大好感,但跟在郎君身边多年,也没见郎君对人多说句话,这个胖姑娘却不知怎么得了他家郎君的眼缘,虽说身分一般,长相更是一般,但只要能让他家郎君开心,这些都不成问题。

  看着李大壮笑得一脸和善,赵嫣挑了挑眉,老实的说道:“指教不敢,只是昨日我伤了你家郎君的马,赔银两是应当,所以等会儿你跟我来,我给你银子。”

  李大壮打量着赵嫣,一脸的了然,“原来你真是想要找借口亲近郎君?”

  “谁要亲近他!”赵嫣气得反驳,“他就是个白眼狼,亲近他?哪天被他咬死了都不知道。”

  李大壮不以为然的摇头,“姑娘,我家郎君乃是翩翩君子,清逸温和,你怎可因爱之不得就任意言词侮辱?”

  “爱之不得?!你哪只眼睛瞧见我对他爱之不得?”

  “姑娘,你昨日见到我家郎君,双眼都黏到他身上了,现在就别再辩解了。”

  赵嫣的脸刷地一下子就红了,就说美色误人,活该自己看了美人就失神,连楼子棠的下人都看出来。

  她一时又气又恼,结结巴巴地辩解,“那……那是因为我那时没认出他是谁。”

  “姑娘,”李大壮一副看穿她的模样,“但凡第一眼的感觉才是最正确的,你得要承认你的心。”

  赵嫣恼怒不已,果然主子不正常,连身边的奴才也不是正常人。

  “总之我就是要赔银子,”赵嫣啐道:“我姨母说,这世上有因果,今生欠的,今生得还,若没还清,还得欠到来生,要不是我不想欠他,不想跟他下辈子还有纠葛,我连一个铜钱都不想赔。”

  她“哼”了一声,懒得跟李大壮多言。

  只是虽说要赔银子,但身上怎么可能有这么多现银,想了一会儿她先去了趟大堂,跟正在对帐的掌柜借了一百两银子,允诺稍晚回到红霞阁再拿钱过来还。

  银子拿在手上要折回后院,正好就看到拿着食盘,端着鱼汤要回西院的李大壮。

  “给你。”赵嫣一扬下巴,“一百两银子。”

  李大壮挑了挑眉,摇着头道:“姑娘,你这样可不成,随便拿个百两银子当借口,就想见我家郎君,这份诚意薄弱了些许。”

  赵嫣气得想吐血,“这些银子是我全部的身家!去跟你家那个白眼狼主子说,说我今天砸锅卖铁,好不容易才筹到这笔钱,如数交之,从此我与他——两不相欠。”

  “姑娘,我明白,你这是以退为进是吧?”李大壮走向西院的脚步不停,同情的看了赵嫣一眼,“其实姑娘无须如此费心,你害死了郎君的马不假,但你救了郎君也是真,想见郎君一面,讨要个赏赐也不是不成,我这就去替你通传。”

  赵嫣实在佩服李大壮的思维,不过他的话却令她眼底闪过一丝光亮,“你让我去讨要赏赐,这算是出卖主子吧?”

  李大壮摇头,“姑娘怎可扯上卖主,不过就是方才姑娘的话,让我听进了心里。世上有因果,今生欠的,今生得还,若没还清,还得欠到来生,如今姑娘若还清,就成了郎君欠了姑娘,所以姑娘还是去见见郎君,要些赔偿,不然我家郎君绝代风华,真欠了姑娘,还要跟姑娘这等相貌相约来生,这亏吃得大了。”

  赵嫣向来让人在嘴上讨不着好,如今遇上了李大壮才知道,一山还有一山高。

  果然什么样的主子带什么的奴才,都爱没心没肺的挤对人,轻轻几句话就刺得人浑身难受。

  “你主子是长得好看,但我也不差,所以别说得你主子是个香脖脖,我一定会喜欢似的。”

  “姑娘,小的还是送上一句,别自欺欺人。”李大壮将赵嫣带到了西院阁楼,不理她愿意与否,迳自让她等着,自己先端鱼汤进去。

  楼子棠坐在榻上,一旁矮几上的膳食没动分毫,看着呈上的鱼汤,虽然香味扑鼻,但他看起来仍无一丝用餐的兴趣。

  李大壮微敛下眼,掩去心头担忧,这都多长的日子,主子的食欲始终不见好。他强装语气轻快的说:“郎君,外头有人求见。”

  楼子棠脸上并无太多思绪,时辰不早,随时准备启程,不论来人是谁,他都没兴趣接见,正要开口,李大壮继续说道——

  “郎君该有印象,就是昨日那位名唤巧巧,力大无穷的姑娘。”

  楼子棠拒见的话到了嘴边,绕了个弯,淡淡的问道:“她来做什么?”

  “赔银子。”李大壮忍不住笑道:“说什么世上有因果,今生欠的,今生得还,若没还清,还得欠到来生,因为不愿意欠郎君,所以决定拿着银子来赔马。”

  楼子棠的嘴角几不可察的一扬,“她既然有心,就让她进来吧!”

  李大壮一喜,立刻转身到外头叫人。

  赵嫣不太情愿的拖着脚步,拿着银子踏进屋里,不过满脸不愿在闻到了满屋子的食物香气后全都散去,目光一下子就黏在桌上的饭菜上。

  林义这是使尽了全身的功夫,虽是早膳,但做的都是精巧的素菜,不单味道好,看起来更勾人食欲,虽然一大早她已经吃了两个大包子,然而这会儿看着一桌菜,她肚子又饿了。

  楼子棠坐在榻上,注意到她进门后视线一直放在兔物上,心头顿时有些不舒畅,口气也冷了下来,“大壮说,你要赔马?”

  “是。”赵嫣眼睛看着菜,吞了下口水,将手一伸,银子奉上。

  李大壮上前接过手,巧妙的用身子挡在桌前,不忘对赵嫣使了个眼色。这个胖丫头是怎么回事?他家郎君就在她面前,她的眼中竟然只有那一桌子饭菜,没看到他家郎君的脸色都变了吗?

  赵嫣不满的看了李大壮一眼,她吃不了,难不成连看都不成吗?真是太小气。

  “郎君。”李大壮用口形暗示了下。

  赵嫣这才看向坐在榻上,神色莫测高深的楼子棠。

  楼子棠见她终于眼中有了自己,不由一哼,“你这个赵四,就是个吃货。”

  楼子棠不提,赵嫣几乎都忘了自己还有个赵四的名号,“你还是叫我巧巧吧!我跟姓赵的没关系。”

  楼子棠挑了挑眉,也没多问,只道:“这是一百两?!你可知昨日你所击毙的那匹马是西域的宝马?”

  “知道又如何?”赵嫣不平的咕哝,“你这人也怪,平白无故的干么拿这么好的一匹马来拉车?”

  楼子棠眼露异光,瞥了一眼赵嫣,“此马乃我兄长所赠。”

  赵嫣一愣,觉得有些尴尬,他的兄长不就是永安侯世子吗?就算远在扬州,但百姓对这位世子爷的名号也是如雷贯耳。

  永安侯世子楼子沁不单出身富贵,还有勇有谋,如今随着叶大将军镇守边疆,最疼爱的便是这个体弱多病的胞弟,以世子爷的能耐,送匹宝马给弟弟拉车又如何?人家有本事。“你拿这百两银子,是侮辱本郎君,还是侮辱那匹马?”

  “说什么侮辱,这是我全部的家当!”

  赵嫣不乐意了,这些年她一心要替姨母赎身,偏偏姨母一心要寻人,所以两人始终存不了太多银两,如今她拿出百两银子,已经展现了诚意,心都在泣血了,他竟还说是侮辱?!“不过百两银子便是你全部的家当?”楼子棠神情微黯,“看来,你的日子不好过。”

  听到他语气中的一丝叹息,赵嫣眼底闪过一抹光亮,难不成这个白眼狼还有一丁点良心?

  她立刻微吸了口气,用着又软又柔的声音低诉,“我不过是个小老百姓,每日过得忙碌辛劳,辛苦一日,赚的不过就几个铜钱,如今这百两银子是狠狠的割下我一块肉。”

  “听起来令人同情。”

  赵嫣心头一乐,看来这家伙真的还有一丝仁慈之心。

  “可惜,”他撑着下巴,好整以暇的盯着她,“你割下的这块肉,让本郎君塞牙缝都不够。”

  她猛然抬头,与他四目相对,就见他对她一笑。

  那一笑令她眼晃了下,她用力的闭了闭眼,要自己争气点,长得好看、心肠恶毒之人,她巧巧不稀罕。

  “这一百两银子,我暂且勉为其难的收下,至于剩下的,就先当你欠着吧!”

  混帐!她的脸拉了下来,嘴巴一嘟。

  “你用膳了吗?”

  她闷闷不乐的摇头。

  “不介意的话,坐下来吃吧!”

  赵嫣闻言精神一振,这幸福来得也太突然。“你要给我吃?”

  “若你不要,便算了。”

  “要!怎么不要。”她像是怕他反悔似的连忙坐下来,一桌子的菜都没动,与其最后他一口不吃,浪费了,还不如便宜了她。

  她一点都不客气的拿起筷子,连声招呼都不打,迳自吃了起来。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