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福娃娘子(上)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福娃娘子(上) 楔子 管了闲事之后
  目录 下一页
  胖丫头,要救人也得掂掂自己的斤两,以后别管闲事,以免玩掉自己的小命。

  简单的一句话,成了她多年来的梦魇。

  她有个个子娇小但性子张狂的娘亲,什么都吃,就是绝不吃亏,偏偏她爹就是看上了她娘那股子的泼辣劲,不顾家中反对,硬是娶了她娘为妾。

  要不是她娘对她爹上了心,以她娘的性子死也不会给人做妾,但是看上就是看上了,嫁给她爹之后,正妻找麻烦,她娘也没少跟正妻杠上,一家子也算是过得热热闹闹。

  她爹始终对她娘挺好,可惜,她娘要给她生弟弟的时候,一口气没有喘过来,就这么死了,她爹顿失所爱,日子颓丧,在一次出门办事时,失足跌落山沟。

  她爹娘在地下团聚了,她却成了没爹没娘的娃儿。

  年方六岁被养在嫡母名下,这么些年跟着她娘与嫡母斗智斗法下,她很清楚这个嫡母不是个善茬,指望她能善待她这个庶女,她还是早点洗洗睡,不要作梦。

  她向来是个识相的娃儿,明白自己还小,要过好日子,可不能像她娘亲一样,锋芒张扬,所以没爹娘的她变了,变得乖巧胆怯,近乎呆笨,唯一在乎的事,除了吃饱肚子,就是吃饱肚子,还是吃饱肚子……

  她有张可爱的包子脸,身形像个小胖墩,圆圆的像颗球,大名叫赵嫣,出生在七夕,所以小名叫巧巧,但爹娘死后,叫她巧巧的人变多了,有时连下人都会叫上几句,她听得出里头的嘲弄,嘲弄一颗胖球怎么配上巧巧这个秀气的名儿。

  赵府几个姊妹看到她的时候,她几乎都在吃,聚在一起,没少叫着巧巧,取笑她的身材、她的食量,每次被笑,她只是傻乎乎的笑,就好像自己真是笨蛋。

  其实她不笨,而是认清了事实。

  她娘亲张扬是因为有她爹可以护着,若她有爹有娘,她也可以活得肆意,但如今她没了靠山,姿态自然能摆多低就摆多低,只可惜她的大智若愚,在八岁那年秋高气爽的重阳全毁了——

  重阳日权贵人家附庸风雅,少不了饮酒欢宴,以菊花入餐、入酒,赵府也跟着热闹的办了场菊花宴。

  这天称得上是她最爱的日子之一,因为有一堆好吃、好喝的。一大清早起来,她就被飘散在空气中的食物香气给迷得不停傻笑,之后从厨房顺了盘糕点,一心想找个无人之处好好享用,偏偏她的脚步却因为听到争执声而被带到园子中央的水月湖旁。

  她爹娘在时,两人没少在这里花前月下,她也没少在这里待过,这里有着美丽的景色,也有她最快乐的回忆。

  阳光照耀下,两个锦衣少年面对面站着,一个一身素雅的月牙白,一个一身稳重的藏青,看模样似乎是有所争论。

  她下意识的塞了块菊花糕进嘴里,退了一步,想要找个隐蔽的地方看戏兼吃东西,她已经尽可能的放轻脚步,但显然动静还是太大——这实在得怪她的圆圆身材,而且今日嫡母存心要用她丑陋的存在衬托自己宝贝女儿的美貌,故意让她穿了一身粉色的衣衫,让她整个人更是显得壮硕了一大圈。

  见白衣少年目光看了过来,赵嫣原本听声音时,以为他该为了争执气急,但朝她看来的目光却淡然超尘,一身贵气冷冽如梅。

  小小年纪的她不懂,只觉得这人虽然脸色有些苍白,却长得如谪仙般好看,只是一眼,就让她的心狂跳,不能自抑,她莫名的想起她娘说她见到她爹时的第一眼感受,好像就是现在这种感觉,她的脚步不由自主的向他走了一步。

  只是接下来的转变快得令她慌了,一声扑通落水声,她眼睁睁看着藏青少年伸出手,不留情的推了她眼中的谪仙。

  白衣少年踉跄了下,落入池中,池水不深,但显然惊吓到他,一时没站稳,在池中挣扎。

  赵嫣用力的将口中的糕点给吞下,手中的糕点一抛,涉入水中。

  看她体态也知道她不是吃白食的,一身力气是她的骄傲,轻而易举的就将人给一把捞起,打横的抱上了岸。

  她一心只想救人,没想到此举引来轩然大波——

  两名少年来自永安侯府,一个是长房嫡次子,一个是二房嫡长子,赵家长房的主母与永安侯府二房夫人是表姊妹,在闺中时就是手帕交,此次是趁着省亲下江南时,应邀带上侯府二郎君和儿子来访。

  人家堂兄弟吵架,她偏要横插一脚——侯府二房长子一口咬定赵家这位年方八岁,身形如牛,力大无穷的四姑娘,小小年纪却心机深沉,妄想攀高枝,为接近永安侯嫡次子,竟将之推入池中,自毁名节。

  赵嫣百口莫辩,她才八岁,哪懂什么情情爱爱,但没有人听她解释,硬生生看她被赵老夫人命人打了一顿,嫡母还嫌不解气的甩了她两巴掌后,把她关进祠堂。

  她只觉得面前的路黯淡无光,一心只想等着谪仙般的少年醒来,替她解释,让她沉冤得雪。

  只可惜最终她是盼到人醒来,得到的却不是公道,而是更多的非议。

  好看的少年丢下一句——欲攀高枝,其心可议。

  赵家颜面无存,赵嫣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自己明明是救人,为何还背上了黑锅?亏她为了救他,把手中的菊花糕都给丢了,他可能不知道,对她而言,要她丢掉好吃的东西,就跟要她的命一样,没想到为了他,她连“命”都不要了,他竟害她?!

  被拖着去赔礼时,赵嫣已经有些木然,她的好心最终只得到这个谪仙般好看的少年,在她的耳畔留下一句轻柔阴沉的耳语——

  胖丫头,要救人也得掂掂自己的斤两,以后别管闲事,以免玩掉自己的小命。

  那一瞬间她想哭,娘死的时候她没哭,因为被吓坏了,不知道流泪,然后她爹死了,她难过却也开心,因为她爹娘可以在一起了。等回过神,为了在赵家好好的活下去,她得像个傻子,摆出一副不论发生任何事,都笑得灿烂,没心没肺的样子。

  如今好心救人却被反咬了一口——所以说,在高门大院,良心慈悲实在多余。

  她再次被罚关祠堂,饿了三天肚子,被放出来时已经奄奄一息,人也瘦了好几斤,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

  她大病了一场,躺在床上好几日,迷迷糊糊之中,她看到了一个人,是她的娘亲,又不是她的娘亲——这人的额头有块醒目的玫瑰色胎记,乍看有些骇人,但她不害怕,因为她看到她眸中的关心,暖了她的心。

  这是她的姨母,也是个苦命人,但不论面临什么事,总是满脸的笑容,她记得娘亲总说,自己这个姊姊傻……可这个傻姊姊却是对她娘亲最好的一个人,所以,在赵嫣最难过的时候,她来了。

  “你……愿意跟我走吗?”

  她的姨母问得小心,紧张的模样似乎她不点头,就会在她面前大哭一场。

  赵嫣想在赵府活,就要当个笨丫头,不过她知道眼前这位姨母,真的是个笨丫头。

  “我跟你走的话,”赵嫣扬起了下巴,脸上隐约浮现自己娘亲还在时的飞扬,“你能让我吃饱吗?”

  姨母的脸因为这句话而笑得灿烂,肯定的点头,“姨母会让你吃饱,我会煮好吃的,你想吃什么,姨母都煮给你吃。”

  有得吃就成了!看着姨母眼中的温柔,赵嫣用力的点点头。

  对赵家而言,赵嫣一直是个可有可无的庶女,如今又让赵府丢人,得罪永安侯府,她就是个祸害,她想离开,赵府的主子们为了面子,嘴上是不会同意,但还是在一个没有月亮的晚上,让她瘦小的姨母背着胖胖的她,有些吃力却顺利的从赵府后院离开。

  看着眼前一片漆黑,可赵嫣心是前所未有的踏实。

  爹娘死后,自己在赵府像个傻子龟缩似的活着,如今踏出了赵家,她要学她娘亲,活得肆意张扬,永远不再让自己饿肚子,怎么快活怎么活,这辈子死都不打算再回来……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