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杏林嫡女(下)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杏林嫡女(下) 第十六章 有你在才是归宿(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单墨寻在想念之中踏上骊国土地,在他归心似箭地赶回家时,单府的一个院子里,传来吵閙声,其中还不时穿插着尖叫。

  老虎不在家,猴子称大王,就是用来形容单墨寻的三个孩子。

  单墨寻不在的这一年,何若薇忙着协助朝廷开设医学院,必须帮忙检视从各地被挑出来,送到京城来参加考试的学子,看是否有适合录取进医学院的。

  因为何若薇时常不在家,便将他们的三个孩子——五岁的单东辰,三岁的单西玥,一岁多的单南星放在家里,让单墨书跟伊秋语照顾。

  可不知怎么的,这三个小家伙根本没有把叔婶的教导听进耳里,反而还带着他们的四个孩子一起捣乱。

  “二爷、二爷,少爷跟小姐们……又、又到厨房摸走了今天午膳要用的带皮猪肉!”一名家丁匆匆忙忙来报。

  正在看着今早各地商铺送来的帐本的单墨书,嘴角剧烈的抽了两下,“什么,又到厨房去了?!”

  “是的,二爷,能否请您出面将猪肉要回来……”家丁小声询问。

  单墨书摆摆手,“算了,不过是块猪肉,让厨子们换别的菜吧!”

  “可是……二爷,少爷他们这半个月来已经浪费了两头猪了……”

  “两头猪而已,就随他们了,吩咐厨房最近不要再烹煮猪肉,换鸡肉鸭肉之类的,下去吧!”单墨书摆了摆手。

  家丁离开后,单墨书帐本是怎么也看不下去,最后烦躁的阖上帐本。

  这七个小家伙凑在一起,再不好好管束都要翻天了,改天别说没有猪肉可吃,恐怕厨房里所有食材都会被他们拿来练手。

  尤其是单东辰,说要继承他们娘亲的衣钵,要当个人人敬重的大夫,这半个月来开始抓着兔子、山羊、小狗练习包扎,他每天都会看到被包得像粽子一样无法行走的小动物。

  这样就算了,单东辰还会到厨房拿猪肉、拿绣花针线练习缝合,等到这小家伙练习到满意把肉丢回厨房,那肉也臭了。

  不管他这个叔叔怎么好言相劝,甚至要单东辰等他娘亲回来,再向他娘亲学习,这小子就是不肯听,所以膳房每天都会少肉。

  他想惩罚这个侄子偏偏又不行,他要是惩罚东儿了就变成他出尔反尔,是说话不守信用的大人,这让他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这都怪他把东儿这个人小鬼大的小家伙当成一般的孩子,自以为给他安排了大量且以他这年纪来说应该是很困难的功课,并且答应他只要他完成功课,便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结果没有想到,东儿这小家伙竟然用一个时辰就轻轻松松地完成,没有一点错误,他也只能任由着他做着他想做的事情。

  可是他如果是自己一人就算了,偏偏他还带上一串小尾巴,连自己四个孩子也跟着他一起,每次找到这七个小家伙时,不是全身脏兮兮,就是满身的血渍……让他实在是不知该怎么说才好。

  唉,大哥何时才要回来?身负皇命的大嫂何时才能完成皇上交代的任务啊?

  大哥一出海就是整整一年,只在半年前让其他船队的人带回一封家书,告知要向西寻找新航线,之后就音讯全无。

  而大嫂则被皇帝召去筹备医学院,挑选优秀又对学医有天分的学子,大半年来几乎每天外出,无法亲自管束三个小家伙。

  他都害怕大哥这三个孩子会被他养歪了,他还是先到后院好好规劝这七个小家伙吧。

  思及此,单墨书起身,往后院方向走去。

  他绕过几处矮树丛与花圃,来到一座偏僻小院,这个小院原本是何若薇用来教伊秋语西洋医术的院子,外人不准进入,不过自从何若薇忙着医学院的事后,那里就被七个小家伙给霸占了。

  就在单墨书接近小院时,身后传来家丁急切的呼喊声——

  “二爷、二爷,家主回来了、家主回来了,这会儿已经快到大门口了!”

  单墨书脚步一顿,旋身惊喜问道:“你说什么?大哥回来了?”

  家丁用力的点头,“是的,这会儿应该已经下马进门了,二爷,您赶紧前去接家主吧!”

  “快去通知管事,让他赶紧派人去告知大嫂此事,让她赶紧回来,还有,把他们七个带出来,梳洗换过衣服带到大厅来!”

  单墨书快速交代后,脚步急促地往大门方向前去。

  这时,在医学院为前来参加考试的学子进行测验的何若薇也听到了风声,有一支约莫十五艘大船的船队进港,这支船队挂的是单家的旗帜。

  一听到是单家的船队回来,何若薇就无法冷静了,她想赶回去,可测验才进行到一半,她只能按捺下这份急切,先做好该做的事情。

  待整个测验结束,何若薇离开医学院,已经是日落西山的时候,就在她焦急地往自己的马车方向走去时,便看到一抹月牙白的熟悉挺拔身影。

  那俊美无俦,卓尔不群的男子对着她展露温柔笑容,荡漾着温柔的幽深黑眸一眨也不眨地锁着她。

  与他视线对上的瞬间,她的心激动惊喜的剧烈狂跳了下,不由得朝他奔了过去。

  “墨寻,墨寻!”她双臂紧紧圈着令她怀念的健硕身躯,将脸埋进他的胸膛,激动唤着他的名字,眼泪更是禁不住地自眼角滑下。

  “薇儿,我的薇儿,我回来了。”他恨不得将她揉进身体里,顾不得他人诧异眼光,将她整个人紧抱在自己怀里,吻着她的发丝。

  她抚摸着他俊逸的脸庞,激动的确认他就在她眼前,“墨寻,真的是你,你真的回来了,下午听到消息,到现在我一直不敢相信!”

  他亲了下她的额头,“是我,我回来了,我来接你回家。”

  “嗯,回家,我有好多事情要跟你说。”

  她这时才赫然发现他们两人的行为太过大胆,已经引来不少人侧目,连忙推开他先行上了马车。

  “我们马车上说。”

  一进到马车里,单墨寻便将她搂进自己怀中,灼烫热情的唇骞然吻上他怀念已久的水嫩红唇,辗转吸吮,品尝她的甜美,火烫的舌探进她的小嘴里,如暴风一样席卷她嘴里每个角落。

  何若薇的鼻间满是他的炽热气息,那让她迷醉晕眩。

  两人热切的缠绵,舌尖欢愉地追逐,在他们的唇瓣之间勾引出一丝丝银色蜜津,暧昧又诱人,久违的渴望如燎原的野火,焚烧得两人只能沉浸在彼此的气息与热情中,直到前方车夫的声音传来——

  “家主,快到府门了。”

  沉溺在彼此热情里的两人这才将神智拉回,互看一眼轻笑出声,为对方整理着已显得凌乱的衣物。

  单墨寻压抑着自己的情欲,咬着她的耳朵,沙哑挑逗,“今晚,为夫一定好好补偿娘子这一年来的损失!”

  本就因他热情的拥吻双颊绯红,被他这么一说,她的脸蛋更是整个红透,轻槌了下他胸膛,娇嗔了声,“没个正经!”

  “我们夫妻俩私下在一起要什么正经,那就一点情趣都没了。”

  他又啄了下她诱人的水润红唇,拉过她柔腻小手,贴覆在自己的灼烫硬挺,咬着她的耳垂邪魅的调戏着她。

  “这一年来为夫没有一天不想念娘子,想得这里痛得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只有娘子才有办法解除它的痛苦,为夫好不容易回到家,娘子难道不肯好好慰问它,不想念它?”

  她红着脸慌乱地提醒他,“时间地点不对。”

  他浅浅勾勒出迷惑人心的笑容,一语双关地说:“娘子医术精湛,只有娘子才治得好为夫,待晚上时间地点对了,娘子可得好好的替为夫医治。”

  她横他一眼,眼波娇利,语气里带着一丝幽怨,“你一跑就一年,回来就想着那事,难道没什么话对我说?”

  他知道自己欠她一个道歉,单墨寻敛下所有调笑的心思,神情愧疚的望着她,“薇儿,抱歉……我失约了,这一年来辛苦你了,你知道的……我……”

  她手心贴到他的唇上,摇头,“我知道你一直想帮你师兄开拓新的盛世,唯有与异国通商,透过通商赚取庞大税收国家才能富强,可陆路上的几条商路都已太多商队行走,赚取的利益便少了,加上派兵保护商队的费用过于庞大,也已不划算,唯有从海上着手,到那些从陆地上到达不了的国家,才有办法获取最大的利润,所以我不怪你,谁让你有个专门坑你的师兄呢。”

  更可恶的是还连她也一起坑,如果不是想到开医学院可以救治更多的病人,也算是功德一件,她才不买帐,管他是不是皇帝。

  单墨寻将脸埋进她的颈窝,有些激动地说:“薇儿,谢谢你的谅解。”

  “傻瓜,跟我谢什么,我们是夫妻、是一体的,你从未阻止我追求着自己的梦想,我又如何能够阻拦你的雄心壮志呢?”她柔声说,“不过下次不要再离开我这么久的时间,你不在我身边我感觉很孤单,我跟你一样,想你想得都心痛了……”她的脸颊贴在他的胸口上磨蹭了下。

  其实墨寻跟他师兄性格很像,他师兄是励精图治,努力地想开创一个盛世给百姓更好的生活;他则是有勇敢的心,敢于乘风破浪,打造出属于自己的商业王朝,身为他的妻子又如何能够阻止他的梦想。

  他吻了下她的额头,“不出去了,这一两年内不会再出海,等明日我将西方几个有意与骊国建交的国家文书呈上后,我就带着你跟孩子们离京去走走。”

  “皇上要是点头同意与西方这几个国家建交,你难道不用担任使节再度出海?”她可不相信皇帝会放心派其他臣子去签署建交文书。

  “不用,我连他们的使节也一并带回了,待皇上决定是否建交后,再召见这几名使节,届时所有建交的条件,自有皇上跟他的臣子们谈去,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他定定地凝视着她,“接下来我的任务是陪着你跟孩子们,好好弥补这一年来的失责。”

  “墨寻,你对我真好。”

  他在她的眉毛上轻轻落下一吻,满是疼惜。“在你成为我的妻子那一刻起,我便在心底对自己发誓,要疼你爱你,一辈子。”

  “我亦爱你一生一世……”

  单墨寻有些惊喜,即使两人成亲多年,她对他的爱一如当初,这一年的分离更淬链了彼此感情,可这句承诺却是她第一次对他说。

  “为夫还要一个承诺。”

  “什么承诺?”

  “永远不离开我,不会丢下我,自己回到那个我到达不了的国度去。”

  “我答应你,永远留下来陪在你身边,爱你到天荒地老。”她捧着他的脸送上自己的热情。

  虽然墨寻嘴上从未提过,可她知道他心底其实有着一丝恐惧,担心有一天她会抛下他跟孩子们回到她的世界。

  她该适时的让墨寻知道她对他的心意,抚平多年来被他藏在心底的恐惧不安,让他知道有他跟孩子在的地方,才是她最终的归宿。

  要不是家就在前方,单墨寻真想直接就在这里对她倾诉这一年来对她的思念,重重的回吻了她两下,这才不太情愿地松开她。

  瞧他一脸不满,何若薇觉得自己有必要再给他打支强心针,让他就此高枕无忧。

  “对了,墨寻,你还记得明真大师吗?”

  “为夫对他可是印象深刻。”当年跟若薇成亲后不久,明真大师让人送信给他,告知他,若薇魂魄还不稳,生产时有难关,须注意。

  为此,在若薇生产前一个月,他便到普济寺捐香油钱,开始做起大法会,足足做了十天,但东儿出生那天,若薇还是遇到困难,后来明真大师下山亲自来到单府坐镇,若薇才逃过那劫数,平安生下东儿,因为是在破晓时出生,因此明真大师便赐名他为东辰。

  明真大师准备离去之时,私下跟他交代了,虽然一切回归正轨,但还是有违天理,要他每年为若薇做功德,才能保她在这世界平安喜乐。

  为了能够让若薇可以安稳地待在君灼华这副躯壳里,他可是每年捐不少钱给普济寺。

  “半年前,明真大师来找我了,他告诉我,我已是此世之人,无须挂碍。”

  他喜出望外,“真的?!明真大师真这么说?你的劫数已过了?”

  她点头。“是啊,寻,你不用再担心我会回到我生活过的另一个世界了,这里有你,有三个可爱的孩子……”她不会舍得离开的。

  这时,马车已经缓缓停在单家大门前,马车才刚停好,车门都还未打开,便听到外头传来高亢欢喜的喊叫声——

  “爹,娘,回来了,回来了。”

  何若薇本还想对他说些什么,可孩子们已经来到,便将未出口的情话收回,情话还是留到晚上夜深人静,只有他们在一起之时再说吧。

  “薇儿你想说什么?”他直觉妻子有非常特别的话要对他说。

  她扬起娇美的笑容,摇头,“晚上再说吧,说你喜欢听的!”

  何若薇率先推开车门,对着外头三个小萝卜头喊道:“东儿,西儿,南儿,爹跟娘回来了。”

  单墨寻下了马车,一把抱起单西玥跟单南星,看着妻子和孩子们,露出满足的笑。

  “是,爹跟娘回来了,我们回家!”



  【全书完】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