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杏林嫡女(下)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杏林嫡女(下) 第十五章 久等的赐婚圣旨(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伊秋语抹去泪水,“对了,为什么你会成了君灼华?”

  “她应该就是我的机缘,还记得明真大师吗?”她将沉入水底后的事情说了一遍。“在来找你之前,我跟墨寻去找过明真大师,他……”

  “怎么跟明真大师扯上了?”伊秋语一脸不解地看着她。

  “秋猎时单世伯为了救皇上身受重伤,我替单世伯疗伤,被墨寻看出破绽,而后我们两人就相认了。待单世伯的伤势稳定后,墨寻便马上安排他回家疗养,西疆王也抓到了引发这次兽潮的背后指使者,所以没必要再继续留在围场,西疆王押着幕后指使者跟共犯回京向皇帝覆命,我自然也跟着一起回京。

  “待一切安排好后,我跟墨寻两人一起前往普济寺找明真大师,可万没有想到明真大师竟然云游去了,让徒弟带话给我,意思就是一切都会回归正轨,还有要我多做善事。”

  “一切回归正轨?”这下伊秋语更是满心困惑。“你可以跟我解释更清楚一点吗?”

  “总之,我从我的时代来到骊国,应该本来就是要附身在君灼华身上的,可阴错阳差,我提早来了,才会有后续这些事。”

  “所以,你提早来了先代替我活着,等到时间到才附到君灼华身上,是这样对吧?”伊秋语一脸惊奇。

  “应该是这样。”何若薇耸了耸肩。

  “好奇妙啊,你怎么会有这种奇遇……”

  “不知道,我也觉得很不可思议。”何若薇忍不住吁了口长气。

  “反正不管是什么原因,现在只要你平安无事就好。”

  “是啊,所以你也要好好活着,不要再感到愧疚,放心的接受单墨书的感情。”

  “什么啊……要也是你跟单墨寻先……”伊秋语正要调侃回去,又突然像是想到什么,连忙问道:“对了,那原本的君灼华呢?”

  她摇头,“我也不清楚,明真大师让我多做善事,除了因为穿越附身这种事违反天理,可能也是因为附身这件事会伤到其他的灵魂,要我弥补这些过错。”

  “我也会帮着你一起做功德,回向给那个君灼华的。”

  “平日多救些人多举办义诊也是功德……说到这个,没有我在你身边,你怎么就变得这般懦弱,明明之前跟个母老虎似的,现在却只会躲着墨寻,只会缩在房间哭。”伊秋语这种表现,真让她很看不过去,说着就一把火窜起来。“连我教你的医术也不敢用,你就算不熟悉,也可以练习练习啊。”

  伊秋语连忙喊冤,“不是我退缩懦弱,我是心虚啊……我怕被别人看出破绽,还有单墨寻喜欢的人是你,他肯定马上看出我并不是你,所以才避着他……

  “你们两人之间的感情我是知道的,我害怕我向他老实招认说你已经离开,他会无法承受那分离的伤痛,会消沉或者是产生什么让人担心的念头,一想到这里我就更不敢说了,还有加上自己的愧疚,我就愈来愈消沉……”

  “你喔,真是太让我失望了。”她有一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

  “不会了、不会了,既然你回来了,我就不会再消沉了,只是……你们两个……突然两情相悦,别人看了不会觉得很奇怪吗?”

  何若薇有些无奈地告知她现况,“我听墨寻说皇帝有意思指婚,如果这事成真那就顺水推舟,如果皇上又打消这念头,他让我等他一年,他会说服单世伯和族人极力争取皇商资格,然后向王爷提亲。”

  “你们有打算了就好。”伊秋语开心的笑了。

  何若薇手肘推了推她,瞅着她,贼贼地问:“别说我们了,你呢?你跟墨书的事你打算怎么做?跟我说说。”

  “你要我主动去追求墨书,我可没那胆子。”以前她还是魂魄时,仗着单墨书看不到她,她才大胆地常常跑去找单墨书说话,但现在面对面,她真的不行。她红着脸尴尬的说:“就顺其自然吧……我想……他应该不会嫌弃我才是……”

  单墨书最近为她所做的一切,还有没有任何虚假的关心,让她感觉得出,他对她也有着男女感情,但没有开口,恐怕原因是来自单墨寻。

  现在既然一切都回归正轨,那他们两人之间应该是没有阻碍才是。

  “要是单世伯派人上门替单墨书提亲,你嫁还是不嫁?”她咧嘴坏笑问道。

  瞧她拿贼兮兮的调侃表情看自己,伊秋语整个脸蛋红成了小番茄,拍了她一下,“你胡扯什么啊,单世伯怎么可能这么做?而且墨书他也不见得愿意……”

  “你别管他们两人,我就问你愿不愿意。”看秋语羞答答的表情,她心里是有底了。果然,伊秋语咬了咬下唇,微点下头。

  “只要你愿意就成,其他的你就不要担心了。”

  她猜得没错的话,这时单墨寻应该已经在跟单墨书解释,她们两人身上所发生的不可思议的神奇事件。

  正如何若薇所想,单墨寻确实正对弟弟说着真相。

  当单墨书听完单墨寻跟他说的,他惊骇得掉了下巴,怎么也阖不上,说不出一句话。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的猜测,竟然是真的!

  单墨寻神情严肃、语气慎重的警告他。“墨书,不管你对此事的看法如何,这件事情万一传出去,对她们俩都会造成伤害,我希望你无论如何都要严守这个秘密。”

  “哥,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我自然知道这事情多严重,先不说若薇是我的救命恩人,就是只有秋语她,我也不可能做出伤害她的事情,我这辈子最不想伤害的人就是她。”

  有他这句话单墨寻就放心了,单墨寻继续问道:“墨书,现在我问你一句话,你想娶秋语吗?”

  “让我娶秋语?”他不敢置信的惊呼。

  “你老实回答我。”

  “想,我怎么会不想,你都不知道这段日子想到你跟秋语两情相悦,两个人随时会和好,我还要帮你说好话,根本是心如刀割啊,我作梦都想娶她!”单墨书抱怨。

  他一直惦记着那个鼓励他的姑娘,在这段相处的日子里,他愈来愈觉得秋语像她,自然就动了心,偏偏秋语跟大哥有关系,他本来都要以为自己无望娶她了。

  “那好,你就等着当新郎官吧!”

  瞬间,单墨书的嘴巴笑得要咧到耳边去了。

  “老爷、老爷,圣旨、圣旨快到了,宣旨的仪仗队伍就在前面两条街,马上就到了。”一名派出去查看圣旨现在到何处的小厮,匆匆忙忙的跑回来,指着一个方向激动的说着。

  已经沐浴更衣齐聚在大门前的单家上下,赶紧按着辈分排好队伍等着迎接圣旨,大门前的香案更是早早就备好,随时准备迎接圣旨。

  单远雄因为还有伤在身,所以先坐在二芳的太师椅上,摆手交代,“赶紧再去探,到对街马上回来报……”

  两个时辰前宫里便派人出来,告知将会有圣旨来到单家,要他们准备接旨,不过等了一个半时辰,却始终未等到圣旨。

  就在众人疑惑之际,被派到宫门口打探的小厮,骑着马匆匆回报,告知宣旨的仪仗已经出宫,走的是正阳大街。

  骊国的惯例是,非常正式重要的旨意,仪仗队会特地走正阳大街,让全京城百姓知道皇帝对这份旨意的重视,所以当单远雄一听到小厮说的话,马上派人去找族里的所有堂兄弟们一同前来接旨。

  虽然并不知道圣旨的内容,不过单远雄大约猜得出来,应该是当时石公公稍微跟他提过的事,皇上有可能会下旨封单家为皇商,并且赐婚。

  这事过去许久,一直未等到旨意,还以为皇上忘了,或是另有打算,不料,这旨意说来就来了。

  “老爷,仪仗队已经到了前面大街,快准备接旨。”另外一名小厮满头大汗地冲回来。

  随着小厮的禀报声,敲锣声和喷呐声由远而近传来,仪仗队已经隐隐出现在单家众人眼前,仪仗队伍非常的隆重,给足了单家面子,管事赶忙让人将朱红色大门完全推开,准备迎接圣旨。

  这圣旨已经多年不曾从正阳宫门出来,走正阳大街了,顿时把京城里的百姓们好奇心给勾起,好奇看热闹的人潮将宽阅街道挤满,百姓们一路挤到了单家大门前。

  当一袭红袍双手捧着放了两份圣旨的托盘的人,从轿里弯身出来之时,顿时把许多有见识的人震惊坏了,目瞪口呆不敢置信地看着前来宣旨的人。

  竟然是今早才刚接下太子金印、接受册封的轩辕溟一般宣读旨意都是派太监出宫,今天这道圣旨竟然是刚上任的太子亲自前来,这单家是要大发了,泼天的富贵就要落到他们头上,单家本就是骊国首富,这下更是不得了,钱与权一把抓了。

  看着穿着太子袍服、头戴螺龙金冠的轩辕溟,想到以后他恐怕就真的必须跟皇权扯上关系,单墨寻心情有些复杂。

  以后恐怕没得置身事外,谁让太子是他……师兄!想到这里他忍不住咬了咬牙。

  可一方面却又替轩辕溟感到开心,他的努力,终于有了回报,太子之位终于是他的,如没有意外,接下来九五至尊的位置也将是他的。

  在众人的欢迎下,轩辕溟捧着圣旨踏进单家,脸一板,扬声道:“圣旨到,单府上下接旨!”

  话音刚落,单家众人齐齐跪拜,“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单府家主单远雄上前。”轩辕溟将圣旨打开,缓缓念起来,“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因单家家主单远雄救驾有功,特封其为三品皇商,负责宫内采办,钦此。”

  天啊,三品,竟然赐单远雄为三品皇商,一般皇商的品级最高只到五品,皇上竟然一口气就让他当三品皇商,太令人震撼了。

  包括外面看热闹的人都为这消息惊讶无比。

  “谢皇上!”连单远雄本人也惊讶不已,连忙压下心头震撼,叩头谢恩。

  轩辕溟取过另外一份圣旨,“单墨寻、单墨书接旨。”

  他们两兄弟忙向前叩头。

  “单墨寻、单墨书人品出众,当择贤女与配,今西疆王之女君灼华秀外慧中,特将君灼华许配单墨寻为妻。杏林世家之后伊秋语医术超群,温柔良善,特许配予单墨书为妻,一切礼仪,交由礼部操办,择良辰完婚。”轩辕溟狡黯的朝单墨寻挑了挑眉,扯出一抹耐人寻味的邪笑,“接旨吧。”

  单墨寻向前高举双臂准备接旨,轩辕溟在将圣旨交给他的同时,弯身在他耳边低声道:“如何,师兄这件事办得不错吧?若不是本太子,你们两兄弟都别想让皇上这么快下旨赐婚,你打算怎么谢我?”

  “你想要什么?”

  “本太子知道君灼华那臭丫头只听你的话,战场上刀剑无眼,死伤更是惨重,你让她帮本太子训练一批会缝合之术的人。”

  “我可以帮你跟她提,答不答应不是我能决定。”

  “你想皇上收回旨意?”

  单墨寻嘴角剧烈抽了下,“我会想办法让她答应!”

  “很好,本太子等你好消息。”

  达成协议,轩辕溟满意的挺起身,客套意思的恭贺,“单当家,恭喜你,一门三喜!”“太子殿下请入内休息,老夫……”

  轩辕溟抬手制止他,“不了,本太子还要到西疆王府与伊府传旨,时间紧迫就不多作逗留了,告辞。”他今天特地讨了传旨这差事的目的已经完成,就没什么好继续逗留。

  语毕,他毫不留恋转身回到轿里,赶往西疆王府传旨。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