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杏林嫡女(下)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杏林嫡女(下) 第十二章 穿越还买一送一(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画舫愈接近湖心速度愈慢,这让何若薇感到有些奇怪。

  “怎么回事?我怎么感觉这画舫像是要停下来了?”

  单墨寻朝船尾的方向望去,将手中剩余的鱼食全撒入湖中。“没错,桨都收上来了。”对于这一点他也感到奇怪,还没靠近湖心怎么画舫就停了?

  “单大少爷,请你们准备一下,带好接湖心水的容器,接下来要改搭小扁舟前往湖心。”一名侍卫向前同他们提醒道。

  “改搭小扁舟?”单墨寻蹙起双眉,眼眸微敛凌厉地看着这名侍卫。

  “是的,这是规定,画舫到这里就不能前进,必须改搭小扁舟前往。”

  “何时有这规定,我为何从未听说过?”单墨寻眸光森冷的盯着对方。他是单氏商队未来的掌蛇人,因此对于朝廷后宫的任何动静都十分注意,这种规定他可是从未听过。

  “皇上今早才下皇令的,是为了避免惊扰到住在湖心的神明。”这名侍卫被他这么一质问,低下头语气有些心虚的回答他的问题。

  “还有皇上为了避免浪费了这湖心水,规定今年开始,需要湖心水治病的人必须亲自前往取水,不可让他人代劳,才能表示诚心。”

  “原来是这样,我们即刻就准备好。”单墨寻心下冷嗤了声,银镜湖何时住了神仙?

  何若薇对他神色突然变得有些冷戾,感到有些困惑,“怎么了?”

  “你不是听到了我问方才那位侍卫何时有这规定,据我的了解,往年取湖心水的画舫都是直接划到湖心,再放小扁舟下去取水的,今天突然改了规定,我才感到疑惑。”

  “皇上突然心血来潮改变一下以往规定,也没什么好奇怪的啊,而且你觉得那位侍卫他胆子有那么大,敢假传旨意?别说那名侍卫更不敢,那几个皇家子弟也不敢,假传旨意可是杀头大罪!”

  “你这么说也没错,希望是我多心了。”他想了下觉得也是,这园林是皇家的,皇帝临时改变主意还需要昭告天下吗?

  “是你太多心了,好了,我们赶快准备吧。”

  何若薇虽然嘴上这么劝着单墨寻,但其实她心里也是总感觉不太对。

  不久前,她无意间瞥见君灼华怒视她的眼神里像是染着一抹算计,让她觉得有鬼,不管君灼华是否藉此对她耍阴谋诡计,她都有必要做点防护设施才是。

  为免过重,一艘小扁舟加上船夫只能载两个人,一番分配后,单墨寻跟单墨书共乘一艘,而她则是跟一个丫鬟一起前往湖心取泉水。

  愈接近湖心愈看得清楚湖面上不断地滚滚冒出,涌向四面八方流散的泉水,她心里惊诧了下,这银镜湖深不见底,这泉水竟能涌到湖面上来!

  看着不断冒出来的泉水,而且涌出的泉水向外扩散的涟漪愈来愈大、愈来愈急促,何若薇心底不由自主的警戒起来,这涌泉该不会像喷泉一样喷发吧?

  “墨寻,这涌泉水势感觉愈来愈大,你注意点。”她对着另一艘船上的单墨寻喊道。

  她这么一提醒,单墨寻也感到不太对劲,“这水流有些不太一样,愈来愈急促,搅乱了水流。”

  瞧他们三人一脸谨慎,坐在另外一艘船上的君灼华掩唇呵呵笑着,“你们太紧张了,每年今天一到午时湖心就会出现这现象,之后会涌出半刻钟的红色泉水,那红色泉水就是拥有疗效的午时水。”

  一旁几个皇室子弟还有跟君灼华同船的茯铃郡主,不约而同朝他们露出一记轻蔑笑容,隐约间还能听到他们嘲讽他们土包子,单墨寻三人却不以为意,互看了一眼,向彼此使了个眼色,示意对方提高警觉,毕竟湖心距离湖岸有一大段距离,要是万一翻船就麻烦了。

  单墨寻感觉愈靠近湖心,水流愈湍急。“墨书,你先将气囊绑在身上,预防万一。”他将放在身后刚吹好的两个小皮囊拿出一个给弟弟。

  这皮囊是何若薇在画舫的角落见到的,便让单墨寻一上扁舟便吹气,这皮囊只要充气便能漂在水面上,河岸人家常使用充好气连结起来的皮囊渡河或是载运物品。

  知道大哥长年在外,对各种情况比较有经验,单墨书也不耽搁,即刻将气囊绑在身上,单墨寻和何若薇也分别绑上气囊,他们三人这种举动又被其他人狠狠的嘲笑一番,笑他们怕死、胆小等等。

  何若薇也不打算为自己辩白,事情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她一开始也问过他们需不需要,他们不领情那就算了。

  这单墨寻才刚将气囊绑好,蓦地,湖心突然发出“砰”一声,一条巨大水柱由下往上剧烈喷出数丈。

  “啊!”

  所有人都被这突然喷出的巨大水柱所洒下来的水淋成落汤鸡,在众人忙着抹去脸上水渍时,水面上突然出现一个巨大黑色漩涡,一瞬间便把所有扁舟全卷了进去。

  扁舟上所有人都措手不及,被卷进黑暗漩涡之中,甚至连停得离湖心很远的画舫也禁不住漩涡的力道,倾覆在湖面上。

  “救命啊!”

  “来人!快来救我——”

  惊恐的尖叫声很快被一波又一波席卷而来的波浪淹没。

  在扁舟翻覆的第一时间单墨寻便拉住单墨书,两人虽一起被卷进黑暗漩涡之中,但因为他们身上皆绑着气囊,很快便浮出水面。

  他大喘了口气,急促询问单墨寻,“墨寻,你要不要紧?”同时不忘张望着寻找何若薇的身影。

  单墨书难受的吐了口水,抹去眼睛上的水珠,“我没事,哥,快点找伊姑娘,她的扁舟也翻了。”

  “我明白……”他拖着单墨书划着水不停张望,好不容易在翻覆的船只之间看到一个身影浮出水面。“在那里!”

  一浮出水面,何若薇整个人趴在皮囊上,用力喘口气,刚拂去垂落脸庞的湿发,忽然听见单墨寻焦急的喊声。

  “秋语、秋语,你要不要紧?”

  “我不要紧,我会泅水,不要担心我,你照顾好墨寻,不要过来,快带墨书离开这里回到岸上,这水流太诡异了。”她朝单墨寻吼道,同时往不断在水中扑腾的丫鬟游去,打算去救她。

  这时,其他会游水的船夫侍卫等人也都浮上水面,但还是有些人不见了,或是在水中挣扎,随时会沉下去。

  见状,单墨寻把几艘只是被打翻,但没有毁坏的扁舟翻了过来,将单墨书推上其中一艘,同时又捞过一把桨。

  “墨书,这里水流太诡异,哥去救人你自己先划到岸边。”

  “哥,别担心我。”单墨书给他一个“你放心”的眼神,自己虽也想去救人,但这三脚猫的泅水功夫,还是别跟去添乱了。

  “你小心点,身上的皮囊没上岸千万不能解开。”单墨寻用力将他的扁舟推离这水流紊乱的区域,见他已经平安回到平静的地方后,便往回游帮忙救人。

  在会游水的人通力合作之下,不少人被救了起来,这些在陆地上十分张狂的皇家子弟,变得跟落水狗一样狼狈,虚软无力的靠在木板上或是翻覆的扁舟上。

  单墨寻又将一个沉入水底过久,陷入昏迷的人从水底救起,抹去脸上水渍,寻找何若薇的踪影。

  “秋语,秋语!”许久没看到她,单墨寻心头有些不安,大声呼喊着她的名字。

  她回应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我……在这里。”

  潜入水底救人的何若薇浮了上来,她顾不得喘口气的先出声让他安心。

  单墨寻回头一看,有些愕然,被她捞上来的人竟然是多次想要她性命的君灼华。

  何若薇拍了拍被水呛晕的君灼华,“醒醒、醒醒,郡主,听得到我的声音吗?”

  约莫过了三息的时间,君灼华这才缓缓醒来,当她醒来第一眼看到何若薇,马上知道自己这条命是她救的,顿时又恼又气,救她的人竟然是她最恨的人。

  这时在岸边看到船难的那些侍卫总算赶到,将抓着木板、扁舟的人拉到船上。

  “你醒了就好,救我们的人来了,这边有些破碎的木块,船只要过来比较麻烦,我带你游过去,你别紧张,一切交给我。”

  救人为先,何若薇也没时间去想她们之间的恩怨,拖着君灼华朝救援船方向游去。

  “秋语,你让她靠到这块浮木上,一会儿救援的人就过来了,你别再拖着她游,否则你会体力不支的。”单墨寻将一块浮木用力推向她。

  秋语最近身体状况时好时坏,潜入水中救人体力透支太大,不能让她为了救人将自己带进危险境地之中。

  君灼华见单墨寻只顾着担心伊秋语,对她没有一点基本的问候关心,残存的理智瞬间被妒火给焚烧殆尽。

  她君灼华就算死也不要这个贱人救她!

  这念头闪过,她冷眼斜睨了何若薇一眼,发现她脸色发青、嘴唇发白,确实如单墨寻所说的体力透支,便悄悄解开伊秋语腰间的气囊,用力挣扎了下后脱离了何若薇勾着她脖子的手臂,往湖底沉下去。

  何若薇误以为是自己体力不支的关系,才让她脱离自己的臂弯,赶紧潜入水底要将君灼华救上来,可没料到,她一潜入水底,君灼华便死命地抓着她,不断的将她往下压,不让她浮出水面。

  被君灼华死死压在下头的何若薇,惊愕地瞪大眼,顿时明白君灼华要她的命!

  她奋力反抗挣扎,推开君灼华往湖面上游去。

  “若薇!小心后面!”伊秋语惊恐的提醒传进何若薇耳里,却已经来不及。

  君灼华胡乱划动着手脚,追了上来,一把抓住她的脚踩,不让她浮出水面,不管她怎么踢、怎么踹就是挣不开一心要她命的君灼华。

  体力透支的她竭力地推拒君灼华,肺里的空气愈来愈稀薄,她的意识也逐渐模煳,最后只感觉到自己手腕上的佛珠被扯断,一阵白光乍现,她感觉整个人像是飘起来了,有一种温暖的感觉,不久白光消逝,她便陷入一片黑暗之中……

  伊家,伊秋语的房间外传来老人声嘶力竭的咆哮。

  “你们兄弟俩给老夫滚,老夫一个好好的孙女跟你们一起出去,结果是被抬着回来,每次遇上你们就没好事,你们给我滚!”

  亏他才刚认定单墨寻这个孙女婿人选,这小子就让他的宝贝孙女又出了事。

  依他看来,这单墨寻的八字就是跟语儿相克,否则怎么会每次语儿发生意外都跟他有关,要是将语儿嫁给他,他岂不是要白发人送黑发人,这亲事不结了,他孙女的小命重要!

  “伊老爷子您别生气,小心气坏身子!”单墨寻上前劝着伊志深。

  “我叫你们兄弟给我滚,没听到是吗?”伊志深将他们带来的礼品一古脑地丢到他们脚边,愤愤直指着大门方向。

  “伊老爷子,今天我们先回去,明日再来探望秋语,告辞。”单墨寻阵光黯然看了眼被丢到脚边的礼品,朝弟弟使了个眼色后便转身离去。

  “把你们的东西带回去!”

  伊志深在他们身后喊叫,只是单墨寻像是没听到似的,领着单墨书从伊志深的视线里消失。

  听着外面的怒吼声和关心的话语,躺在床上的伊秋语看着床幔上的藤花织纹,悲痛的泪水不由自主自眼角滑落,沾湿了衣襟。

  她的心紊乱至极,不知该如何是好,她想告诉单大少爷……若薇已经离开,现在在他眼前叫伊秋语的姑娘,才是真的伊秋语,那个跟他情投意合的人叫做何若薇,可是她不敢……

  她跟若薇共用身体,她几乎一直看着这两人的相处,她知道,一向内敛冷情的单大少爷有多么喜欢若薇,如果他知道若薇已经离开,他会心痛悲伤到绝望……

  她害怕看到他心碎的眼,害怕她说出真相会让他崩溃,因此她只能选择沉默。

  谁来告诉她,她该如何做?

  这君灼华就是个恩将仇报的白眼狼,若薇救了她,她却反而抓住若薇淹死她,若薇本有机会可以逃离君灼华那个疯子的纠缠的,可是就在若薇抵挡她的时候,若薇手腕上戴的那串佛珠被君灼华扯断。

  在佛珠散落沉入湖底的同时,若薇的魂魄也跟着脱离了身体,无论自己怎么抓住她的手想留住她,始终徒劳无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若薇在她面前渐渐消失。

  她又恨又气,当下恨不得掐死君灼华,可是她却无能为力,她无法支配指使自己的身子,最后只能任由黑暗将她吞噬……

  当她再度醒来,她已回到自己的房间,周遭是熟悉的环境,可却人事全非……

  片刻,伊志深推开房门进入,来到床边看着抹着眼泪的孙女,他不由得重叹了口气,心疼地问道:“既然舍不得,为何坚持不见呢?”

  虽然他已打定主意不将孙女嫁给单墨寻了,可看到宝贝孙女难过的模样,他又忍不住心软心疼了。

  伊秋语沉默了半晌,伤心的回答,“爷爷,我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单大少爷,既然如此,不如不见的好……”

  “不知如何面对他?你们两人不是互相有……”爱意……伊志深咳了声,尴尬的又说:“怎么会突然说不知该如何面对?”他听得一头雾水。

  孙女自从溺水醒来后变得连他这做爷爷的也有些不认识,性子差异太大,定是这次落水给她的冲击太大,才整个人都变了。

  只是性子变了,会连自己喜欢的人都不肯见吗?

  “爷爷,您不懂,溺水醒来后的我,已经不是原来那个我了。”伊秋语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跟爷爷解释这光怪陆离的一切。

  “不是原来那个你,那原来那个你又是哪个你?”伊志深眉头皱得更紧了,是自己老了,听不懂现在年轻人的话,还是有什么地方他没弄懂?

  她抹去眼角泪水,深吸口气。“爷爷,您就当我在说傻话,您别担心我,我会好的。”希望随着岁月流逝能冲淡单大少爷对若薇的感情,现在她只能选择逃避。

  “秋语,你记着,不管你是哪个你,你都是我伊志深的孙女,你不想见单墨寻,以后他来爷爷都帮你拦着,爷爷只要你开心快乐!”

  “爷爷,谢谢您。”

  “谢什么,你可是爷爷的宝贝傻孙女!”伊志深慈爱的揉揉她的头。

  “爷爷,我一辈子都是您的傻孙女。”伊秋语泪眼汪汪地抱住了伊志深。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