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杏林嫡女(下)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杏林嫡女(下) 第十一章 与情敌互别苗头(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之后,何若薇只见过轩辕溟一次,他是来拆伤口的缝线,而他的身体需要长期的调养,这样的事他府里的人就能照料了,何若薇就没有多管。

  而单墨书在服用过几回由龙骨花为药引的汤药后不久,身体便复原得跟未中毒前差不多,只差在脚的肌肉因长年卧床而萎缩,没有力气可以支撑身体,还不能长时间走或跑,不过已经能站起来,甚至跨出几步。

  因此何若薇让单墨书替他做了拐杖,帮助他行动。

  也因此他们三人决定趁着入冬之前,找个风景秀丽的地方游玩,以弥补上回被君灼华破坏的遗憾。

  地点是单墨寻决定的,何若薇事前并不知道,一下马车,看到四周风光,顿时呆住了。她惊艳看着眼前的湖光山色,清澈碧绿湖面倒映着山峦上的枫红橙黄,几艘精美气派画舫航行其上。

  “天啊,好美啊,怎么会有这种地方?”她捣着唇不可思议的惊呼。“这里美得简直就像是话本里的仙境!”

  “这里属于皇家园林一部分,一般百姓不能进入。”单墨寻扶着单墨书小心的下马车。“方才进来时你没注意到入口处有士兵把守吗?”

  “什么,皇家园林,那我们怎么能够进来?”

  “单家虽然不喜欢与皇家有过多接触牵扯,不过还是有少数往来的,像宝庆亲王跟我爹就是认识多年的老友,王爷得知墨书的身体已经好转,大夫又交代要墨书多出来散散心,有利于身体早日恢复健康,于是便给了我令牌,让我带他上这里走走。”他大概解释道。

  “原来如此,看来我今天是沾了二少爷的光,不过我们可以在这湖边烧烤吗?”这皇家园林一定有很多规范,她可不想因为烧烤而被押入大牢。

  “湖边有一处可以烧烤的地方,那一处是来这座园林游玩的皇亲贵族们,用来烤肉的地方。”单墨寻指着一处有着两根大木头和篝火熄灭后留下的木炭灰的地点。

  “瞧你对这里好像十分熟悉啊。”

  “受邀来过几次,每年的春秋两季,这里总是会吸引着不少王公贵族前来赏景,虽然夏冬两季也别有一番壮阃美景,不过还是没有春夏两季来得迷人。”

  “原来如此。”她提着一个食盒跟在单墨寻身边,还不忘提醒一旁的单墨书,“墨书你可得注意脚下石头,慢慢走别心急。”

  “放心吧,伊姑娘,我会注意,我可是好不容易恢复健康,可不想再回去躺在床上一躺就是大半年的。”单墨书仔细的看着脚下的草皮。

  由单墨寻领路,何若薇等人包括下人们都跟随在后,一边赏景一边往湖边走去。

  “那湖里的鱼可以钓吧?要是可以钓,我们就钓几尾鱼上来烤!”何若薇不时看到水鸟滑过湖面叼起一尾银鱼,或是一道银色的闪光跃出水面激起水花,真是让人嘴馋啊。

  “没问题,银镜湖底的鱼很多,只要拔根青草垂到水里就能钓到鱼。”单墨寻说道。

  “那好,那好。”一听到这么简单就能钓到鱼,何若薇乐得猛点头,看湖里那些鱼这么有劲,这鱼肉肯定结实好吃,她好久没有吃到现捞新鲜的鱼了,今天一定要大开吃戒。“原来这座湖叫银镜湖啊。”

  “是的,这里原本是一片荒芜之地,相传有位仙子经过这里时,不慎将自己最喜爱的镜子掉落在这片荒芜之地上,这片寸草不生的土地被银镜砸出一个洞,不久之后便有源源不绝的泉水涌出,久而久之成了就成了你现在看到的样子,也因此这里就被命名为银镜湖。”单墨寻稍微述说了下这美丽的传说。

  “还有,听说这位仙子长得很漂亮,所以还有一个传说就是,只要女子能喝上一口银镜湖湖心的水,就会变得跟仙子一样美丽漂亮,因此皇家的那些公主郡主们,最喜欢的娱乐就搭着画舫到湖心掏一口湖水喝,保持自己的美貌。”单墨寻也将自己知道的告知她。

  她感觉有趣地笑看他们两兄弟,“你们相信这传说?”

  “凡是美丽的事物或是风景,都会被赋予美丽的神话,否则如何吸引人?”单墨寻笑着回答她,意思就是他不相信,不过是不好意思说得太直白。

  “说的也是,要是少了那些神话,那些地方可能就没有那么吸引人了。”何若薇笑着点头。

  说着说着他们三人已经来到湖边,单墨寻将火生起后,便拔了根芦苇草,放进湖水中,不一会儿就就钓上一只鱼,这让在旁边忙着准备烤肉的何若薇跟单墨书也心痒难耐的把手中的事丢给了下人,各自拔了几根芦苇草,坐到湖边享受钓鱼之乐,没多久他们三人就钓了好几条鱼。

  “这么多尾鱼你们打算怎么吃?”何若薇双眼闪亮的看着几下工夫就已经处理好的鱼。

  没想到墨寻不只处理猎物的手法俐落,连处理鱼的速度也是让人叹为观止,一眨眼工夫这几尾鱼已经完全处理好,等着她料理。

  “除了简单的烤鱼,你还有什么其他的好方法吗?”算得上是吃货的单墨书兴奋的问道,他可是从哥哥那里听说她烧烤的手艺非常了得。

  “当然有,交给我吧,这些鲜鱼只要用了我特制的调味粉,保证更加美味一百倍。”

  “你吹牛的吧。”单墨书不相信的睐她一眼。

  “哼,等等你就知道我是不是吹牛。”何若薇脸上满是得意。

  “秋语,说到调味料,有件事情我差点忘了跟你说。”单墨书突然想起一事。

  “什么事情?”另外两人异口同声问道。

  “我们合作的调味粉买卖,因为其中几样材料较不易取得,所以无法大量制作,只能在京城几家特定的铺子贩售,前天宝庆亲王尝过后大为赞赏,打算跟我们合作,由他提供原料扩大生产,你认为如何?”

  “当然好啊,宝庆亲王能加入是再好不过了,他可是座大靠山。”她眼睛一亮,兴奋的点头,不过她又想到一件事,忧虑的问:“但是,你们家不是不跟皇家做生意吗?”

  “这调味粉的工坊是以我私人的名义与你合作开设的,成品再卖给单家商队,因此没有这问题,可以放心。”

  “只要你没问题,我也没有问题。”

  “那就这么说定了。”

  “哥、伊姑娘,今天是出来踏青游玩的,你们突然谈起生意,岂不是破坏气氛。”单墨书抱怨。“我们可以快点准备烤鱼了吗?”

  “你是有多饿啊?”何若薇打趣道。

  “很饿,大厨,你快把你今天中午的菜单开出来,看看你要做什么让本少爷惊艳的鱼料理!”

  她眼珠子转了转,有了想法,“我看我们来做一道香辣烤鱼吧。”

  “香辣烤鱼!”两兄弟异口同声低呼,也同样用着疑惑的眼神看着她。

  “这道香辣烤鱼可好吃了,你们两个相信我的手艺。”

  她的香辣烤鱼在现代是用铝箔纸包着,放进烤箱或是炉子上烤,不过这里哪里有烤箱,只能想别的方法……何若薇沉吟了一会儿后说:“单大哥,麻烦你去摘几片芭蕉叶回来,愈大愈好,我去湖边用点泥水回来,墨书你在这边看着这些烤肉,千万别让它们焦了。”

  她交代完后,带着彩衣拿着一个水桶往湖边走去。

  她从湖边回来时,单墨寻已经回来了,她将一尾鱼放在芭蕉叶上,上面涂满调味粉,还有一些本来要用来烤的蔬菜,用叶子将鱼裹好,用草绳绑紧后,煳上泥巴水放到火上烤,接着又让单墨寻去砍两节大竹筒回来煮鱼汤。

  食物的香气飘散在银镜湖边,本身就很爱吃烤肉的何若薇,把韩式八色烤肉也模仿出来,单墨寻兄弟俩吃得嘴巴停不下来。

  单墨寻又拿了片爽脆的青菜,放上紫苏叶,夹一块烤肉,抹上辣酱,又夹了一点备在一旁的各色泡菜,一起塞进嘴里大口的咬着。

  青菜的清爽和着抹上辣酱的烤肉,两种不同的口感在嘴里交织出一种奇妙的好滋味,不像一般吃的烤肉干柴。

  “伊姑娘,难怪我哥一直跟我夸你的手艺,没吃过会遗憾一辈子,真的是如此,吃了你烤出来的这些肉,以后其他人烤的我都吃不下了。”单墨书一边讲又一边替自己弄了个烤肉蔬菜卷。“当时你说要带这么一个大铁盘来,我还觉得奇怪,没想到它有如此的妙用。”

  “你可别吃太多,一会儿还有烤鱼,这烤鱼也好吃,你得留一点肚子吃。”她也给自己夹了块烤肉,因为温度太烫,要吃进嘴里之前还噘着小嘴吹了两下。

  单墨寻从这个角度看去,正好瞧见她嫣红水嫩的小嘴一噘一噘的极为诱人,这让他的眸色不由得沉了几分。

  他竟然有些羡慕她口中那片肉,可以与她做如此亲密的接触,品尝她甜美的滋味……

  三人边吃边说话,一会儿后,何若薇估计时间差不多了,便让人把鱼从火堆弄出来,把泥壳和叶子剥开,烤得香喷喷的鱼就展现在众人眼前。

  她替每个人分了一些,大家开始享用,单墨书一吃眼睛就亮了。

  “好吃,真是太好吃了,没想到烤鱼还有这种变化,这辣味真是够劲,这道菜府里的厨子也能做,不必到荒郊野外才成吧!”单墨书意犹未尽的吞了下口水问道,那麻辣的滋味实在太够劲了,让他是欲罢不能。

  “当然可以,不过你今天吃太多烧烤了,想吃隔两天再让你府里的厨子给你做吧,知道做法后就很容易的。”何若薇提醒他。

  “还得过几天?”单墨书有点失望的蹙起眉头。

  “凡是过与不及都不好,你现在身体才刚恢复,吃食方面必须忌口。”单墨寻威严地提醒他。

  “我知道,躺了两年后,我对现在这健康的身体很是珍惜,不会随便糟蹋,你放心吧,哥。”这两年最紧张担心他的人,莫过于大哥,也许是上天听到大哥的祈求,才会让大哥意外救了伊姑娘,也同时救了他一命,说伊姑娘是上天派来的一点也不为过。

  “墨寻你别紧张,二少爷的身体已经可以不必忌口,不过烧烤容易上火,才说要让二少爷过几天再吃,二少爷喜欢吃鱼倒是可以多喝鱼汤,对身体好……”她一边吃着烤鱼一边说着,一双水阵无意中朝湖中一艘画舫瞄去,忽然感觉奇怪。

  她怎么觉得那艘画舫好像是朝他们的方向笔直驶来?

  何若薇不禁仔细打量那艘画舫,在瞄到船头上的一个人时,她愣了下,即刻睁大眼,嘴角不由得抖了抖。

  “秋语,怎么了?被鱼刺噎到了?”见她脸色剧变,单墨寻连忙紧张问道。

  她叹了声,哀怨的说:“不是……是我们又遇到了某位郡主……”他们怎么跟她这么有缘啊!

  单墨寻兄弟俩闻言朝那艘画舫望去,嘴角也是猛地一抽。

  “看那距离我们恐怕还是会跟她碰上。”单墨寻提醒两人道:“记住我们是平民百姓,不是王公贵族,一会儿不管她说什么都尽量忍耐。”

  平日里君灼华就十分刁钻蛮横无理,现在踩在皇家的土地上,她身旁又有一堆皇室子弟,肯定更肆无忌惮,也只能提醒弟弟和秋语谨慎小心。

  “我们知道了。”

  “我看也我们也吃得差不多了,收拾一下准备回去。”单墨寻开始动手收拾。

  何若薇和单墨书很清楚单墨寻的用意,就是不想跟君灼华有太多牵扯,何若薇过去帮忙,下人们自然也都开始忙碌。

  他们收拾好要走人,君灼华难道还能强留不成?

  “好巧啊墨寻,没想会在这边遇到你们,伊姑娘你也在啊!”君灼华自画舫上下来,脸上扬着笑,率先过来与他们打招呼。

  “草民(民女)见过郡主。”三人异口同声向君灼华见礼问安,下人也是相同。

  “墨寻,本郡主不是说过,无须如此多礼。”她怕他为黑茗山上的事生气,安分了一阵子,过了这么久才再见面,他的火气应该也消了吧?

  君灼华急切向前要扶起单墨寻,可她的手才靠近他,他就嫌恶的闪开。

  “郡主,礼不可废。”

  身体一僵,看着空荡荡的手心,君灼华顿时感到羞辱,她没有想到从黑茗山上下来都过了这么久,他仍不能原谅她,看她的眼神依旧冰冷。

  君灼华心阵阵抽疼,看着他没有任何情绪的冰冷眼神,眼底的期盼热切渐渐淡了下去,心头怒火却燃烧得愈炽。

  他给她的眸光为何总是如此冷厉无情,可当他看向伊秋语时,眼神却柔得几乎都快滴出水,叫她又嫉妒又愤怒。

  她紧咬着牙看向他身旁的何若薇,眸光狠戾,袖下紧握的拳头,暴着青筋,愤愤颤抖着。

  都是这女人!如果没有她,墨寻就不会知道她当年所做的事,就不会如此恨她,就不会看她像是看仇人,这一切都是这女人造成的,要是没有她该多好……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