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杏林嫡女(下)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杏林嫡女(下) 第十章 前途不明的爱情(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何若薇想了下,决定藉由梦境之说向他透漏自己的来历,以免自己日后有遗憾。“是这样的,我梦到我到了千年之后,在那千年后的世界,到处是高耸入云的大楼,人们乘坐的车子不用动物拉动,却跑得很快,像我们花了十天时间才到达黑茗山,在那里只要搭上车子,大约只要几个时辰就能到达。还有一种叫做“飞机”的东西,它长得像鸟,里面能坐几百人,可以在天上飞,将人从这个国家载到另外一个国家,最长也只要两天的时间而已。

  “另外,那边的人联络别人用的是叫电话的机器,不像这里是写信,只要一通电话,即使你在千里之外,都可以马上让对方听到你的声音。打仗用的不是刀枪剑,而是飞弹、炸弹等等骊国没有的武器,有时甚至不需要派出一兵一卒,便可以毁灭一个城镇。

  “还有那边的人很长寿,医术跟骊国大不相同,还有很多这里没有的药物,伤寒这一种我们会紧张的病,在他们那边都是小病不足为惧……”

  “千年后的时代真有这么神奇?”单墨寻一脸狐疑的看着她。

  她紧张地看着他,小心翼翼地说:“我也很怀疑,可是这一切都是真的,因为我在那里生活过……”

  “你在那里生活过?这不是你的梦吗?”

  “其实我在那梦里还看到一个叫何若薇的姑娘,她跟我一样是个大夫,而我可以进到她的身体里,拥有她所有的记忆跟本事,也是因为这样,我才了解了那世界的很多事,在我们现在看起来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竟有这么不可思议的梦!”单墨寻惊讶无比。

  她用力点头,“是的,就像我教给你的那些按摩复健方法,还有那些工具的制作方法,都是因此学来的……”

  单墨寻眼神由讶异转为深思,听完她所说的,虽然内心感到万分震撼,也直觉得想质疑,认为这是她作的白日梦,可若真只是她的梦,她为何会那些从未见过,从未听说的治疗方式,就无法解释!

  看他一脸严肃的沉默了,何若薇有些泄气的垂下双肩,“你不相信我说的?”

  看到她丧气的模样,他摇头,“我只是有些不敢相信未来的世界变化会这么大。”

  “不管你相不相信,你只要知道我没有骗你,我对你说的都是真的就好。”见他虽然心底还是有许多怀疑,可还是选择相信她所说的,何若薇安心了不少。

  “我相信你,如果有机会我也真想看看你梦到的那个世界。”他打趣的说:“这么说,你都是因为梦到那个世界,抑或是说你的神识去到那个世界,所以才会这么累?”

  “是的,其实在我还是个憨儿时就偶尔会梦到,只是我不会表达,被你救下、恢复智力后梦到的次数就多了,最近更是几乎天天梦到。”

  “你向其他人说过这事吗?”单墨寻又蹙起眉。

  “没有。”

  “除了我以外,不要再对其他人提起了,遇到不相信的人会认为你疯了,或是脑子又有问题,这样会影响你跟伊府的名声。”

  “我知道,单大哥,谢谢你提醒我,这些事情其实我也不敢跟他人说,我也担心被误会,现在可以跟你说,不必再压抑在心里,我感觉好多了。”

  “以后有什么无法对人说出的事情,都可以来找我。”他微笑看着她。“还有我方才的求亲并不是玩笑,我希望你能好好考虑,不用急着回覆我,但我希望你能够给我一个照顾你的机会。”

  他的眸光充满柔情,看得她心儿怦抨跳的,脸蛋也悄悄染上一抹粉红,勾起一抹羞涩又甜美的笑,点头,“好……我会好好考虑,给你一个答案。”

  看着他迷人又充满柔情的笑容,她真的想马上答应与他成亲,只是秋语的提醒言犹在耳,她假借梦境说出自己的来历,其实也是为自己有一天可能会突然消失找一个理由,现在,她该先对他说这件事。

  “单大哥,我还有一件事想说……”

  看着她带着不安的神色,单墨寻不禁悬起了心。

  “我无法阻止自己梦到那个世界,而最近梦得太频繁了……这让我很担心……”他拧起剑眉,像是也想到了什么,马车内的气氛骤地变得十分沉闷。

  “你担心什么?”希望只是自己想多了。

  何若薇艰涩的将自己的担忧说出,“我怕要是万一有一天,我去到那世界回不来了……”

  他一把将她拉进怀中,将她紧紧圈在自己的胸膛与臂弯中,脸埋在她的颈窝,语气坚定地承诺,“不会的,我会叫醒你,我一定会让你醒来,不会让你留在那个世界。”

  “好,要是真有这么一天,你一定要记得来唤醒我,我听到你的呼唤一定会醒来的。”她感动的点点头,“不过……要是万一我真的回不来了,你也不要难过,你只要知道我在那里会过得很好就好,还有不可以把我忘了。”

  这简直就像在交代遗言似的。单墨寻不悦的拧起眉头,表情严肃的凝视着她,“不会有这么一天,我一定会叫醒你。”

  她用力点头,努力说笑道:“好,我就当睡美人,等我的王子来吻醒我!”

  数日后——

  马车缓缓驶出东城门后,便急速的奔驰起来,何若薇拧着眉头看着车外飞逝的景致,侧过脸,看到神色有些凝重的单墨寻,她忍不住问:“单大哥,你要带我去哪里?还要我带上医药箱,神神秘秘的。”

  单墨寻收敛自己紊乱的心绪,倾身以指轻勾起她的下颚,拧着眉头不满的看着她,“秋语,以我们两人的关系,你一直唤我为单大哥不觉得生疏吗?”

  那一天,两人开诚布公地谈过后,何若薇虽然没有明确的答应单墨寻的求亲,但两人的关系已经大不相同了。

  “会吗?”

  他沉沉地点头,“叫我名字!”

  “嗄?!”她脸蛋瞬间染上一片红云,“这……不太好吧……而且我会不习惯……”

  改喊他的名字……这……实在很为难啊,不是她不肯,而是秋语始终将单墨寻当成大哥一样敬重,她要是改口像情人一样喊着他的名字,秋语不跟她翻脸,在她耳边念个没完才有鬼。

  “没什么不好,多喊两次就习惯了。”他捧着她的脸颊眼神直直的盯住她,大有她不改口不罢休之势。“快点,我想听你喊我的名字。”

  “我怎么从来不知道你这么霸道?”

  “你是我认定的女人,不对你霸道对谁霸道,别人我可没那心思。”

  看来她今天不改口是逃不过的,何若薇有些羞怯又有些局促的咬了咬下唇,仰望他俊逸性感的脸庞,在他的阵光逼视下不得不开口轻唤,“墨寻。”

  “记住,以后只能喊我的名字,不许再喊我大哥了。”单墨寻勾起一抹满意的笑容。

  当下他很想吻她,旋即又觉得这样太过于唐突与孟浪,会吓到她,且他们今天有更重要人命关天的事情要做,不能影响她的心情,这才打消念头。

  “好了,你该跟我说要带我去哪里了吧,墨寻。”还好秋语今天没有跟着她一起出来,而是去陪单墨书,她才能这样大方地喊他的名字。

  说真的她也很烦恼她跟秋语两人现在的情况,谁都想恢复为独立的个体,能自由地跟自己的心上人在一起,可是她们的情况偏偏还不允许,好烦。

  这让她不由得又想起当时明真大师所说的,不久便有机缘出现。

  这是在暗示不久后,她们将解开这僵局?

  只是……这结果,恐怕不是她消失,就是秋语消失,无论哪一种结果,都不是她想要的。

  单墨寻伸指抚平她眉宇间的皱摺,“怎么,难道我会把你卖了不成,瞧你眉头拧成这样。”

  她猛然回神,干笑掩饰着自己方才的走神,“当然紧张啊,你一路上都不说去哪里,还出了京城往郊外走去,我当然担心。”

  他望着车窗外飞逝的乡村景致,“五皇子秘密离京在回京路上遭到埋伏,受了伤,虽然已经经过包扎,不过伤口却无法止血,大夫怀疑兵器上有毒,却查不出中毒迹象,所以我只能找你。”

  一听,她大惊,“什么时候的事情?”

  “昨天晚上。今天早上城门开,五皇子的暗卫便找来,要我带你过去。”

  “早上的事情,你现在才跟我说,都过了多久时间,你知不知道救人如救火!”现在都快要正午了。

  “我被跟踪了,甩掉那些人费了一番工夫,因此耽搁了。”他无奈的解释。

  “呃,是我误会你了,抱歉。”她抿抿嘴道歉。

  “没事,我那让人咬牙切齿的师兄就拜托你了。”他磨磨牙,终究认真地拜托她。

  “放心吧,交给我。”

  约莫一个半时辰后,一间毫不起眼的土坯屋,看似残破的大厅后方的一间密室里。

  何若薇将轩辕溟身上各处伤口缝合后,洒上特制的药粉进行包扎,将最后一根扎在止痛穴位上的金针抽起。

  “呼,终于把人从鬼门关前抢救回来了,你们可以放心了,现在只要每天按时换药,换药时要注意清洁。”她转头跟轩辕溟的手下交代。“按着我所开的药方每日四回,一帖药三杯水熬两次八分满,连续服用半个月,身上的余毒就全解了,不过这半个月内都必须卧床休息。”

  单墨寻带她来到这间破屋时,轩辕溟已因为中毒加上血流不止,整个人陷入昏迷,如果再慢个两刻钟到,恐怕就真的是神仙难救,他背后那道伤可是约有半只手臂长,皮开肉绽。

  轩辕溟的贴身侍卫却提出让人为难的要求,“伊姑娘,能否让主子明日能上朝?”

  “明天?!你可以直接帮他准备一口棺木,他现在这种状况不用走到金銮殿,就直接死在宫门前!”她生气地朝侍卫怒吼。

  轩辕溟可不是只有背后那一道刀伤,大腿手臂到处都是伤,今天能醒来她都觉得很困难,明天还想要上朝!不想要命可以直接说,她就不用浪费精力将他从鬼门关救回来。

  “伊姑娘,不瞒你说,若是主子明日无法上朝,主子这些年来的心血就白费了,储君之位要拱手让人。”

  “没了命,就算坐上那位置也没用,况且那位置之上还有个至尊之位。”她低喝。

  “太子之位若没坐上,也不必去竞争另一个位置了,若坐上至尊宝座的是旁人,第一个死的人将会是与主子有关的所有人,无论这关系是深是浅,都一样难逃被灭门的命运。”侍卫厉声的将最严重的后果告知她。

  这不摆明在威胁她,轩辕溟最后要是没有坐上那至尊位置,不只是轩辕溟本人甚至连单家都会被株连!何若薇气得咬牙。

  侍卫见她脸色变化,改为再次恳求,“伊姑娘,只要你让主子明日看起来与平日无异,自己走进皇宫,让所有朝臣都知道主子从未私自出京就好了。”

  不管她与单墨寻未来会如何,她都不希望看到看到他被牵连,他出什么意外!

  思及此,何若薇脸色凝重,握紧双拳,深吸口气后道:“我知道了,我另外开张药方,明日上朝前服下,可以让他支撑到退朝,但这药虽然可以在最短时间内激发身体所有潜能,却十分伤身,事后至少必须闭门调养一个月。”

  侍卫慎重地道:“伊姑娘放心,我等会照料好主子,多谢姑娘。”

  “不用谢我,就当我欠他的人情已经还清。”她阵光落在轩辕溟那张毫无血色的脸庞上一瞬,便恼火地走出密室。

  当她一脚跨出密室,单墨寻马上迎了上来,焦急询问:“如何,轩辕溟现在如何?脱离险境没有?”

  “有我出马他能有什么事,不过他却执意再去送死!”她没好气的说着。

  悬到喉咙的心才刚放下,又狠狠地提起,单墨寻眉头瞬间紧拧,“再去送死?这是怎么回事?”

  何若薇大略的将轩辕溟事前交代心腹转达的要求说了,单墨寻的脸色瞬间阴沉。

  “胡来!”他怒喝一声,随即问她,“你没答应吧?”

  “那侍卫跟我说,一旦死对头坐上九五至尊之位,必定会把所有跟五皇子有关的人都杀了,即使只有一丁点关系,我能不答应吗?”她横了他一眼。

  单墨寻恍然大悟,她是为了他,才答应做出这种不顾病人身体、有违医德的事情。他心生怜惜,将她搂进怀中,吻着她的额,低声道:“秋语,谢谢你为我如此牺牲……”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