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杏林嫡女(下)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杏林嫡女(下) 第十章 前途不明的爱情(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小姐,小姐,快醒醒,时间要过了。”彩心在床榻边轻摇着何若薇。

  好半晌何若薇才悠悠转醒,困惑的眨了眨眼睛,“天亮了?”

  “是啊,已经快要到已时了,小姐您不是跟单大少爷约好了要一起去为单二少爷挑生辰礼物?您再拖下去就要迟了。”彩心小心的将她扶起身。

  她坐在床榻边甩头回神,可是怎么做都提不起精神,就在她闭起眼睛想要再休息片刻时,伊秋语的脸出现在她眼前。

  “干么无声无息的出现,不会先出个声音啊。”何若薇没好气的在心里低斥她一声。

  “你的精神看起来不错啊,感觉生气蓬勃。”

  伊秋语扭扭头左右的看了下自己,“我也觉得我最近的精神不错,像是吃了千年人参一样,精力满满的。”

  “我跟你相反,我最近是愈睡愈累,整个人早上起来都没有精神。”说着说着,她忍不住又打了个哈欠。

  她这么一说,伊秋语眉头皱起,“若薇,其实我一大早就找你,是因为发现一件非常奇妙的事情想要告诉你,不过这事情对你好像不太好”

  她用彩心递给她的湿布巾擦脸,在心底问道:“什么事情?有什么事情就说,别拖拖拉拉,还一脸不安。”

  “我发现……半夜的时候,你的魂魄有时会脱出我的身体,昨晚也是,而你离开时……

  我也可以自主呼吸。”

  “你可以自主呼吸,这不是好事吗?”她将湿布巾交给彩心,一边在心里说。

  平常脑筋动得很快,一提示就知道事情全貌,怎么今天这么怪,她都指出重点了,若薇语气还这么不在乎?

  伊秋语急了,“若薇,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我说我已经可以自主呼吸,你听出这事情有多严重吗?”

  这就表示秋语随时都有可能拿回自己身体的主控权,而届时她有可能就会成为一缕孤魂,但是……她无奈地回道:“我当然知道事情多严重,可是我又能如何呢?”

  “想办法解决啊,难道你就这样自暴自弃?”

  何若薇苦笑了下,“秋语,难道你不想拿回自己的身体吗?”

  伊秋语怔愣了下,接着可怜兮兮地说:“我当然想,可是我也不想失去你……”

  何若薇感觉心里暖暖的,虽然伊秋语很孩子气,两人偶尔也会斗嘴,但是,她真的是个善良的孩子。

  她不禁把自己压抑许久的心事说出来,“秋语,其实我隐约感觉自己寄宿在你身体里的时间没剩多少了,要是真有这一天,你帮我到姑娘庙安个牌位好吗?说真的我不想成为无人祭拜的孤魂野鬼。”

  “不会有这么一天的!”伊秋语说得有些激动,“若薇,明真大师不是给了你串佛珠,他不是说可以保佑你吗?”

  “要不是因为有这串佛珠在,说不定我早就脱离你的身体了。”她苦笑了下。

  伊秋语难过地看着她,忽然想起一事,“对了,明真大师不是说了,静待,不久便有机缘出现?现在你我只要静待,一定会有转机出现的,在此之前你一定要撑住,提起精神好吗?”

  何若薇内心叹了口气,她当然想撑下去啊,但她觉得,她能撑多久就跟她穿越的事一样,不归她掌控。

  拿着水盆出去将洗脸水倒掉又回到屋子里的彩心,看到静坐在床沿的何若薇,总感觉她状况不太对劲,可是又说不出哪里不对,便把不安压下,转而走到衣柜前,要拿出衣服让她换上,这时彩衣匆匆忙忙地进来。

  “小姐,单大少爷来了,这会儿正在大厅跟老爷子谈话。”

  “单大哥怎么到家里来了?”他们两人是约在吉祥客栈前的月桥见面的啊。

  “奴婢听到的是,单大少爷跟老爷子说,小姐您最近身子不好,不想让您多绕远路,所以直接到府里来接您。”

  “他怎么知道我最近身体不好?”她平常在外走动,都没让人看出身体有什么异样。

  “这奴婢就不知道了,也许是下人或是医馆里的伙计无意间说熘嘴的吧。”彩衣思索后道。

  “小姐,既然单大少爷来了,您赶紧起床打扮吧,让他久等了不好意思。”彩心一听到单墨寻来了,速度飞快的搭配了几套衣裙让她挑选,一脸兴奋的催促着她。

  何若薇拧着眉头瞅了下异常激动的彩心,随便挑了套,撇撇嘴说:“来了就来了,有必要这么急吗?”

  “小姐,您怎么可以这么不上心,单大少爷亲自来接您,就表示您在他心底有着不同的分量,您怎么可以因为这样就恃宠而骄!”彩心表情严肃的瞪着她。

  “就是,小姐,奴婢来帮您换衣裳。”彩衣帮她套上衣衫。

  “我恃宠而骄?”这是什么一个大黑锅啊!“你们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真是该死,最近一直精神不济,所以没去注意府里一些事情,更没有去注意老爷子,老爷子万一打算把她卖了怎么办?不行,她得赶紧去跟老爷子解释清楚这个误会!

  她站起来,二话不说地就大步往厅堂去,两个丫鬟也连忙跟上。

  “爷爷……”她气喘吁吁地进入大厅。

  “语儿,你来了啊,墨寻已经等你有一阵子了,快跟人家赔罪。”一看到她进来,伊志深连忙叫唤她到他身边。

  “单大哥,抱歉让你久等了。”她对单墨寻歉疚地笑了笑,“不过我还有事情得先跟爷爷说,你再喝杯茶吧。”

  说完,她马上半拖半拉着伊志深,将他拉到了屏风后面。

  “唉唷,傻丫头,轻点,轻点,爷爷一把年纪了,可禁不起你这样拖拉。”

  她气呼呼的瞪着表情夸张的伊志深,“爷爷,我问您,府里那些传言是怎么回事?”

  “什么传言?”

  “爷爷,您还跟我装傻,为何对府里的人乱说,说……我跟单大哥……您明知道我跟他没半点关系,为何还要乱说?”

  “傻丫头,这阵子爷爷发现单大少爷为人不错,对你又有心,所以……”

  “爷爷,说实话!”她冷下脸。

  “唉,爷爷说的就是实话啊。爷爷向单二少爷确认过,他们单家最忌讳的就是跟皇家的人扯上关系,所以他大哥是绝对不会娶那个郡主的,既然这样,这么好的孙女婿人选,爷爷自然是不可能放过。最重要是爷爷看得出来,单大少爷对你的态度跟对其他人不同,不像你说的对你没意思。”

  伊志深说了一大堆,结论就是他是把单墨寻当成未来的孙女婿看待。

  “爷爷,这只是您的猜测罢了,人家什么都没有说,单大哥或许只是因为我救了他弟弟的缘故,才对我比较好而已,您这样胡思乱想,万一被单大哥知道了不是很尴尬?”

  “就算他没那个心思,至少你在他心里是不一样的,只要你加把劲,不就有机会真的让他喜欢你?丫头,爷爷看好你,去把爷爷中意的孙女婿拽在手心里,一切就交给你,别让爷爷失望。”伊志深说着,彷佛要把她卖掉似的将她推了出去。“好了,别让墨寻等太久,也别急着回来,在外面多转转,你最近身子不好要多晒晒太阳,这样身子才好得快。”

  马车的车轮碾过青石街道发出辘辘响声,何若薇有些垂头丧气的坐在车厢角落,车上只有她跟单墨寻,伊志深为了替孙女制造机会是不遗余力,连男女之防都能暂抛一边。

  “秋语,要去散心吗?”

  “散心?不是要去买你弟弟的生辰礼物?”她回过头看着他。

  “墨书的生辰礼物只要在生辰之前准备好就可以,我先带你去一个地方吧,到那里你所有的不开心都会不翼而飞。”

  “你怎么知道我不开心?”她脸上难道有写“我在生气吗”?要不然他怎么知道?

  他嘴角微勾,露出一记高深莫测的微笑,“只要用心就能感受得到。”

  用心……她心头突然扑通跳了下,觉得这两个字有另一层很深的含意。

  “不要想太多也别给自己压力,一切顺其自然。”他屈指将她垂落脸颊的发丝拂至耳后,看着她发上簪着的蜻蜓玉簪子,心底瞬间柔软成一片。

  这蜻蜓玉簪子果然适合她,与她活泼的气质十分吻合,他在那批从海外运回来的珠宝配饰中看到这支做得唯妙唯肖的蜻蜓簪子时,第一个想到的人便是她,他不假思索的留下来,将它交给伊志深,让他让人不动声色送进她的屋里,与她的首饰放在一起。

  送出去后,几次她来单府替墨书检查恢复状况,他都未看见她簪上这发簪,今天突然见她簪上,让他有不小的惊喜。

  他突然这么说,让何若薇不得不怀疑他已经知道那些传言了,拧着眉头有些不确定看着他。

  “单大哥,你要是在伊府听到什么传言,你千万别相信,那绝对不是我的本意,更不是我传出去的。”虽然她对他很有好感,可却不希望用舆论造成压力来逼迫他。

  单墨寻轻笑,“我倒希望那些传言是真的。”

  “你说什么?”她一定是幻听了!

  “我说我希望你们府里的传言变成真的!”他深邃的眼阵紧锁着她瞪大了的眼眸,一字一句说得清清楚楚。“我很乐意成为伊老爷子的孙女婿。”

  事实上他已经私下跟伊老爷子谈过许多,包括如果将来生的儿子,有人愿意继承伊老爷子的衣钵,他同意让那孩子冠上伊家的姓氏。

  何若薇一双水润的眸子里染着惊愕,呆呆地望着他,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突然间被人告白,这让她一瞬间几乎无法反应。

  知道自己大概把她吓到了,单墨寻敛下眼勾了勾嘴角,抬手摸了摸她的头,“这事你不用急着给我回覆,你只要知道我的心意就好。”

  她静静的看着他,心情从震撼逐渐趋于平静,取而代之的是一丝窃喜,心儿不禁开始枰评乱跳。

  其实从黑茗山上回来之后,她就明白了自己不知道何时喜欢上了单大哥,才会在爷爷说他不好时感到生气,可是,她没想到原来他们是两情相悦……

  强烈的喜悦让她想点头答应他,但伊秋语看见了她的神情,连忙大叫——“若薇,你不能答应他!”

  何若薇被吓得把话吞回去,在心里问:“为什么?”

  “因为我对单大少爷只有兄长的感觉,所以你不能点头。”伊秋语慌慌张张地提醒她。“你对他感觉只是兄长,那为何每次要去单府替单墨书复诊,你都很开心,还不断提醒我单墨书喜欢什么,要我挑哪些东西作为生辰礼物,他一定会喜欢。”她狐疑地问着,随即恍然大悟地惊呼,“你……该不会是喜欢上单墨书了吧?”

  伊秋语的脸蛋倏地乍红,有些别扭的别过脸,“那又如何,我虽然现在是一缕幽魂,可我也是有喜怒哀乐的,怎么就准你喜欢单墨寻,就不准我喜欢单墨书啊!”

  “那你有想过你这个身体怎么分配给两兄弟吗?”她轻轻地提醒伊秋语。

  这一问让伊秋语整个人像泄了气的皮球,整个灵体卷成一团缩着,曝嚅道:“所以我才提醒你不可以答应单大少爷啊……”

  “这可真是个难题啊!”她在心里叹气。

  “还有一事……若薇……不是我有什么不好的心思……而是这一点很重要我必须说,在你魂魄不稳的情况还没有获得解决之前,你跟单大少爷的事情也最好暂缓……”伊秋语有些不安的瞅着她。

  经她这么一提醒,又想起自己最近的状况,何若薇原本阳光普照的心瞬间布满阴霾。

  “是啊,这可比爱上不同人更棘手……”要是她哪一天无法继续留在这个时代,或是魂飞魄散,现在接受了单墨寻的感情,日后岂不是害了他。

  看她陷入沉思一脸惆怅的模样,单墨寻的心沉了沉,最终还是说道:“秋语,是不是我造成你的困扰,你别把这事放在心上,就当我没说。”

  她猛力摇头,“不是,单大哥,我不是因为这事,我是刚好想起另外一件事情。”

  知道她的沉默不是在拒绝他,单墨寻便安心不少。“你在烦恼什么?有我可以帮忙的地方吗?”

  何若薇沉默了下,突然有冲动想告诉他关于自己的事,“单大哥,你相信这世上有让未来的人来到这时代,或者是让一个人的灵魂待在陌生人的身体里这种神秘的力量吗?”

  “我跑遍大江南北见过各种奇闻异事,自然是相信这世间有神秘的力量,不过你所说的这两种事件我是没有遇过,要我相信是有些困难……”他沉吟了会儿老实说道,紧接着锐眸盯着她问:“秋语,你怎么突然问我这样的问题?”

  “你知道的,我最近精神不太好,夜里常常作梦,我梦见……算了,当我没说好了。”

  “你梦见什么了?你可以把影响你这么严重的梦境告诉我,我会想办法帮你脱离这场恶梦。”他深邃黑眸里凝满担忧地锁着她。

  “其实不是恶梦,而是一个非常神奇不可思议的梦,可是我一连好几天都作同一个梦,这让我感到有些不安。”

  他定定看着她,等着她敞开心防告诉他困扰她的梦境。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