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杏林嫡女(下)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杏林嫡女(下) 第九章 来自高僧的提示(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单墨寻推着单墨书到院子里晒太阳,关心问道:“今天感觉如何?”

  “感觉还不错,比昨天还有精神,我现在觉得整个人是说不出的有劲,尤其是双腿,不再像以前一样毫无知觉。”单墨书兴奋的看着已经能够感觉到气力的双腿。

  “这是好现象,相信再过不久你就能站起来,这药千万要按时喝知道吗?”

  “哥,谢谢你为我做的这一切。”单墨书感激的看着自己的兄长。

  “不要谢我,你该谢的是秋语,是她救了你,更冒着生命危险上山帮你采药,她的大恩情你绝对不能忘。”

  “放心,哥,伊姑娘的大恩我是一辈子也不会忘记的,不过我也要感激哥,没有你,我只能在床上静静等死。”他紧握拳头也在心里对着自己说,这辈子绝对不会忘记伊姑娘的恩情,只要她有所求,他一定义不容辞。

  “对了,我都来半天了,怎么没见到秋语?”单墨书左右张望了下,“平常,我来了她都会赶来跟我解说你现在的情况,怎么今天到现在还没看到?”

  两天没见到她……还真有些想念。

  “哥,你今天来得不巧,伊姑娘被伊老大夫带去普济寺上香,听下人说伊老大夫还要在普济寺里办一场祈福法会,等到法会结束回到府里可能要黄昏了。”

  “原来如此。”特地抽空过来,却无法见到她,他感到有些失望。

  “哥……”单墨书有些欲言又止的看着他。

  “有事?”他推着单墨书往不远处的八角亭走去。

  “哥,你跟伊姑娘……上黑茗山时,发生了什么事情吗?”单墨书小心地问道。

  “过程十分惊险,九死一生这事你不是早知道了?”

  “哥,我想知道的不是这事……”单墨书握紧盖在腿上的薄被,迟疑片刻才提出积压在自己心底复杂的情绪与困惑。

  “是什么人在你耳边说了什么不该说的?”他眯起眼眸看着情绪变得有些紧张的单墨书。

  单墨书有些苦涩的摇了下头,“没有,怎么可能有谁会在我耳边说什么,哥你别多想。”

  “真的?”他眼眸犀利地紧盯着他。

  “真的没有,我只是无意间听到伊老大夫……说你曾经跟伊姑娘两人在一起度过一晚……”大哥的眼神太锐利恐怖,让他不得不老实说。

  “是有这么一回事,她坠谷时已经接近黄昏,我不可能等到第二天天亮再下山谷找她。”他坦荡的回答,没有丝毫的心虚。

  “哥,我是觉得……既然你们都共处一夜了,为了伊姑娘的清誉,你该负起责任。”单墨书鼓起勇气说出自己的想法。

  “这些事情你不用烦恼,你现在只需要将身体养好便是。”看弟弟还是不太认同,单墨寻解释道:“这事,在回京的路上我曾向秋语提起过,她拒绝了。”

  单墨书讶异地瞪大眼,单墨寻笑了下,又解释说:“她说她不喜欢被道德强绑与没有感情的婚姻,要我不能为了道德良心,而勉强自己上门提亲,即使我上门提亲她也是会拒绝的。”虽然他是真心想娶她,可在这个时候提亲,她恐怕还是会误会他的心意,倒不如把这份打算暂缓。

  “什么,她竟然这么说?!”这事要是发生在君灼华身上,她肯定让大哥马上就到王府提亲,伊姑娘的作为真让他感到诧异。

  “所以这事不要再提了。”单墨寻拍了拍他的肩膀。

  单墨书沉默片刻,微点下颔。“我知道了,哥,为了伊姑娘的清誉,这事我不会再提,不过,大哥,我还是希望你能将伊姑娘娶回家,我觉得只有她才配得上你。”

  单墨寻没料到单墨书会这么说,他微微点头。“我知道了。”

  “不要,放手,救命啊——”

  “小姐、小姐!”

  “啊啊啊啊——”

  一阵尖叫过后,何若薇整个人弹了起来,眼睛霍然睁开,惊恐地望着上方藏青色纱幔,这时,耳边传来说话声。

  “小姐,您终于醒了……”彩衣总算松了一口气。

  可何若薇眼神呆滞的望着她,彷佛不认识她一般。

  “小姐,您怎么了?还没回神吗?还是您要再躺一会儿。”彩衣赶紧又替她掖好薄被。

  看着彩衣的脸片刻,何若薇才渐渐的清醒,喉咙有些干涩的问道;“我……怎么了?”

  “小姐,祈福法会进行到一半您便昏到,把老爷子吓坏了,还好经过老爷子诊断,小姐您是太累了,体力不堪负荷才昏倒的。”

  “太累……”经彩衣这么一说,她才想起祈福法会上发生了什么事。

  祈福法会进行到一半,不知道为什么,她人很不舒服,感觉呼吸十分困难,好像有人要将她的魂魄从伊秋语的身体里抽离,巨大的痛苦自四面八方袭来,她想喊却喊不出声,没多久她就晕倒了。

  “若薇,若薇,你还好吗?”

  听到耳边传来关心的声音,何若薇闭上眼睛,即刻在脑海里看到满脸担忧望着她的伊秋语。

  她在脑海里回应伊秋语,摇了摇头,“老实说不太好,整个人感到很虚弱,全身很痛很不舒服。”

  “怎么会这样?可是我却没有这种感觉!”伊秋语紧张惊呼。

  “昏迷前,我清楚感觉到自己彷佛被从这个身体剥离了一样,有难以承受的痛,让我想喊救命却使不上力,我到现在还心有余悸……”

  “天啊!”伊秋语捧着脸惊呼,“肯定是法会出问题了,若薇,你赶紧想办法叫爷爷不要让法会继续了,这样太危险。”

  她揉了揉隐隐发疼的太阳穴,“我也想,可是该怎么说?老爷子跟普济寺的住持明真大师可是多年的好友,跟他说法事愈做我的身体愈糟,感觉要往生了,我敢保证,老爷子他不只不会相信,还会让明真大师用他的神通查个清楚,要是查到我们两人共用一个身体,要将其中一人超度了呢?”从祈福法会可以影响到她这件事来看,明真大师是真的有能力的人,她可不敢赌。

  “啊,很有这个可能,那该怎么办?”

  “我也想不出什么办法,既然老爷子说我是太累了,那就趁这机会躺在床上休息,让他把今天下午那场法会时间延后,至于延后到什么时候就……再说。”她虚弱地喘了口气,忽然发现一件事,“嗅,秋语,不对啊,既然我们两人共用一个身子,为什么我难受得像要魂飞魄散似的,而你的模样看起来比要到普济寺之前还要……结实……”

  “结实?”把一个灵体形容为结实……这该怎么想像?

  “就是你之前看起来比较透明,现在看起来比较清楚,甚至还有一丝丝白光在闪烁。”

  她眼睛往下一瞄,“反观我好像变得较为透明……”

  在脑海之中,她不只能看见伊秋语,也可以看见自己魂魄的样子。

  伊秋语惊呼,“你不说我还真没有发现,是耶,你的灵体好像稍微透明些,怎么会这样……”

  她摇头,“我也不清楚,我看这事还得找人问问。”

  “那我们要去问明真大师吗?”

  “你傻了啊,刚刚才说过他可能会超度我们的……”何若薇感觉一口气讲太多话好累,微喘了两口气后,道:“我们要找那种法力没有那么厉害,不过有道行的。”

  “比如算命仙,还是神婆?”伊秋语歪着头问。

  “嗯……”何若薇觉得她的体力消耗得很快,不休息不成了,“好了,你别再跟我说话了,我好累,我再休息一会。”

  彩衣看她闭着眼睛不说话好久,连忙喊着她,“小姐、小姐,您没事吧?”

  她努力地撑开眼皮,看着彩衣摇头,“就是感到累,还想睡。”

  “那小姐您再躺一下,我去看彩心药是否熬好了……”

  这时掩上的门扇被推了开来,彩心端着刚熬好的补气汤药进来,伊志深背后跟着一名留着一对白色长眉,看起来慈眉善目的和尚。

  伊志深关心的问道:“语儿啊,你感觉好些了吗?还会感觉到累吗?”

  她有些吃力地自床上坐起,“还是有些累,爷爷。”

  “语儿,你突然昏倒,虽然爷爷帮你诊脉是太累导致体虚,不过你才刚从黑茗山回来,爷爷担心你在山上有遇到什么不好的东西,像是魑魅魍魉之类的坏东西,因此特地请明真大师过来帮你瞧瞧,这样爷爷也比较能够安心。”

  “劳烦明真大师了。”何若薇努力不露出马脚,说着就要下床行礼。

  明真大师马上制止她,“伊小施主,你坐着就好,别下来,不用多礼。”

  “多谢明真大师。”何若薇心里才暗暗松口气,但对上明真大师目光的瞬间,她的心又悬了起来—明真大师打量她的眼神,彷佛发现了什么。

  明真大师跟她四目相对的刹那,眼底闪过一丝惊诧眸光,接着他闭起眼睛拨动手中佛珠,像是在沉思一般。

  不一会儿,明真大师睁开眼,将伴随自己多年的佛珠递给她,“小施主,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心存善念,便是给自己一个机会,切记。”

  嗄?何若薇眉头整个纠结,满脸不解地歪着头看着表情高深莫测的明真大师。

  “时间到小施主自然就能理解,不用急着在这一刻找寻答案,这串佛珠能暂时保你平安直到机缘出现,记着,佛珠千万不要离身。”

  看到明真大师要将手中那串终年不曾离身的佛珠赠与自己的傻孙女,伊志深惊诧不已,听说,皇上曾经向明真大师要求结缘,想要这串佛珠,大师说一句皇上不是有缘人,拒绝了皇上,如今却要给自家孙女?孙女竟是那个有缘人?

  何若薇没有多想,双手合十道谢,“阿弥陀佛,多谢大师。”

  她接过佛珠,旋即不可思议的瞪大眼,当她拿到这串佛珠时,她身上那种虚弱感就消失了,不再感到像是随时要被抽离这个身体一样。

  “小施主,这一切都是你的机缘,记住,心存善念,也给自己一个机会。”

  “是的,信女会谨记明真大师教诲。”

  明真大师满意的点了点头。

  从惊讶中回神的伊志深听到两人对话,那对白眉不禁拧在一起,“明真大师,您这话是……”

  “天机不可泄漏,静待,不久便有机缘出现。”

  明真大师抬手制止伊志深再问下去,转身离去。

  何若薇眯着眸看着明真大师的背影离开厢房,又看着手心里的佛珠,细细回想着明真大师方才所说的话。

  瞬间,乱成一团的脑袋闪过一丝清明,她浅浅的勾起一抹笑。

  看来,明真大师已经知道她的来历,也知道她现在的状态,否则不会将自己配戴多年的佛珠给自己,就是要帮她稳定魂魄。

  只是……明真大师那句“心存善念,也给自己一个机会”,究竟是什么意思?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