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杏林嫡女(下)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杏林嫡女(下) 第九章 来自高僧的提示(1)
  目录 下一页
  翌日,单墨寻和何若薇发现谷底有一条十分隐密、杂草丛生的小径,这小径一样是是动物走出来的。

  只是既然是动物走出来的,为何昨晚他们没有看到半只动物?

  两人怀抱着相同的困惑前行,而走到中途总算知道答案了。

  可能是因为地震或是暴雨的关系,几颗巨大的石头挡在小径上,妨碍了动物的移动,而这些石头存在这里显然已经有段时日,上头都有风吹雨打的痕迹。

  还有这个山谷似乎是大雕的大本营,他们一路走来,发现不少巢穴,整个山谷里的大小动物都被大雕掠食一空,所以他们昨晚才能平安度过一晚。

  也许昨晚断崖上头的状况惨烈,他们抬头望去就见大雕们盘旋在山谷上空,不时叼着肉块飞到自己巢穴,没有飞下山谷捕猎,这也才让他们两人逃过成为大雕午餐的命运。

  他们两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爬过那些大石,往断崖上方走去,在路上,他们又发现几株龙骨花跟凤尾草,还有一些稀有珍贵草药,就顺便一起采了,所以接近傍晚才回到崖顶。

  两人一到崖顶便被上头的景象给吓到,四处散落不少野猪残缺不全的尸体,上头又有大雕在盘旋巡视。

  “秋语,你脚受伤不能再继续赶路,上来,我背你下山。”单墨寻蹲下身催促。

  “背我,这不好吧……”

  “快上来,现在不是犹豫迟疑的时候,不趁着天色完全暗下来之前离开森林,很容易发生危险,还是你想留在这里过夜,整晚担心野猪跟大雕会突然出现偷袭。”

  “我当然不想!”光想到大雕那尖锐恐怖宛如钢刀的利爪,她就心有余悸。

  “那就快上来。”

  这下她也不再矜持,小命要紧,收好被她充当拐杖的两根粗树枝,二话不说马上趴到单墨寻挺拔的后背,单墨寻片刻也不多作停留,趁着太阳还未下山,背着她健步如飞的离开崖顶,进入幽暗森林。

  下山的速度比较快,在太阳沉下不久,他们两人便走出那阴森恐怖又危险至极的森林,来到地势较低相对较没有危险性的区域。

  何若薇拿着夜明珠为他照明,忽然间看到前方有火光,连忙拍了拍单墨寻,“单大哥,前面有光。”

  单墨寻顺着她指的方向望去,“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西疆王府的人。”

  “那我们要过去吗?”

  “过去好了,人多野兽也较不敢靠近。”纵使他并不想跟西疆王府的人再有任何交集,但他更在乎背上的女子。

  她虽然没有说,可他感觉得出来现在的她很不舒服,必须有一个安全的地方让她休息,而对方或许也会有应急的药品。

  “你体力透支严重加上身上的伤,必须赶紧找个安全的地方休息,跟他们同在一个营地是最方便简单的。”

  “也只能这样,现在的我要是遇上野兽可是跑不了,人多点还是比较安全。”

  单墨寻明显感觉到背后的她情绪瞬间低落,连忙说:“你放心,我不会让君灼华再来伤害你。”

  “嗯,单大哥,你做主就好。”

  他们两人还未靠近营地,便听见惊喜的呼唤声——

  “单大少爷?太好了你平安无事!”

  营地里一阵骚动,连在帐篷里休息的君灼华也冲出来。

  “单墨寻,太好了,你总算平安归来,你知不知道我很担心你……”未说完的话停在君灼华嘴边,她奔向他的脚步也顿住,难以置信地看着被单墨寻背着的人。

  伊秋语,竟然没死!从那么高的峭壁摔下山谷,竟然没死!

  没有人注意到她的异状,采药队的人都围住了单墨寻跟何若薇。

  这寻找药材的一路上,何若薇对于他们这些护卫是很照顾的,因此他们看到她平安归来,也顾不得身上的伤口,激动地上前你一言我一语的慰问。

  “太好了,伊姑娘,你总算平安无事……”

  “你人这么好,老天爷肯定不会舍得收你的。”

  “伊姑娘,你哪里受伤了,要不要紧?伤势严不严重?”

  “感谢各位的关心,我运气好,正好掉在藤蔓还有树上,受了些伤,不碍事,好好调养便是。”何若薇浅笑着说。

  “从那么高的地方掉下去,不死也半条命,这内伤肯定严重,得好好休养。”苗队长不认同的说着,“单大少爷,你先让伊姑娘到我的帐篷休养,这内伤禁不得奔波震动。”

  单墨寻却婉拒了,“不了,苗队长,我们就在那边起个篝火,再割些草垫在下头就好,多谢你的好意。”

  苗队长跟其他人很清楚他为何会拒绝,于是不再劝说。

  “既然你坚持……”苗队长朝手下使了个眼色,那名手下立刻搬来一堆干草,放到单墨寻所指的地方。“好歹是朋友一场,这些是我们割的,你拿去用,这样伊姑娘晚上也能睡个好觉。”

  “多谢。”

  然而他正要背着何若薇去休息时,君灼华怒气冲冲地冲了过来。

  “单墨寻,把这贱蹄子放下,谁允许你背她了!”

  这个无法无天、任性妄为的郡主,让他差点失去秋语,不思悔改也就罢了,现在还敢管到他头上来?

  单墨寻顿时怒火大炽,冷戾黑眸恶狠狠地扫向她,低喝,“滚!”

  君灼华惊骇的瞪大眼,无法置信地看着单墨寻那因愤怒而狰狞的脸,片刻才回神。

  “你说什么?!你竟敢叫我这个郡主滚!”她发狂般的尖叫。

  他深冷黑眸眯起,迸发出厉色,凛冽地撂下警告,“滚!以后别再出现在我面前,否则我不会再顾虑西疆王的面子,我会把你下毒残害墨书的事说出来,让天下人都知道,即使不能治你的罪,也要让你身败名裂!”

  语毕,他背着何若薇前往他们今晚用来休息的地方。

  看着他们两人亲密的姿态,君灼华的理智都被妒火焚烧殆尽。

  都是她,都是伊秋语这贱女人!

  单墨寻会这样如此对待她,都是她的缘故!

  京城郊外,普济寺。

  “秋语,动作快些,祈福可是有时间的,你这样拖拖拉拉的,要是万一误了时辰怎么办?”伊志深站在车门边催促着还死赖在马车里不肯下来的何若薇。

  “爷爷,我根本就没事情,您做什么一定要到这普济寺来祈福啊。”何若薇心不甘情不愿的自马车上下来。

  不知怎么的,当老爷子提出要到普济寺做祈福法会,她开始感到惴揣不安,隐约感觉有什么大事要发生似的。

  “什么叫做你没事,你一身是伤的回到家,能叫没事!”

  何若薇被说得哑口无言,转头看了看前方的阶梯。

  普济寺是建在半山腰上的,需要爬上一千八百八十八阶的阶梯,即使身强体健的信众也要一点时间才到得了。

  而何若薇看到这长得看不见尽头的阶梯,更是想打退堂鼓,“啊,好高啊……爷爷,我们一定要爬吗?”

  “一步一脚印爬上去才能显得诚心,你爷爷我一把年纪都爬了,你这小丫头好意思不爬吗?”伊志深气呼呼的瞪她一眼,不管不顾的扯着她的衣袖,往阶梯走去。

  当他看到一身伤回到家的孙女,可是心疼坏了。

  他就这么一个至亲,要是出了什么无法挽回的意外,让他白发人送黑发人,能叫他不难过吗?不请普济寺的住持明真大师做场祈福法会,他可是不放心。

  “爷爷,我都说那是意外了,而且您也知道女人疯狂起来是很恐怖的。”她停下脚步,拧着眉头担忧地看着爬阶梯爬得满头是汗的伊志深。“况且,单大哥还不顾自己安危到山谷底下救我。”

  “就算单大少爷是我们伊家恩人,你还是给我离单家那两兄弟远些,那个郡主更要远离,只要扯上那两兄弟和郡主,最倒楣的永远是你。”

  他真的是活了大半辈子没见过因嫉妒就明目张胆要人性命的人,不过,百姓的性命在皇家人眼里就如蝼蚁,也难怪她敢在单大少爷面前将语儿推下山谷,要不是他的宝贝孙女命大,现在他就真的要跪在棺木边哭灵了,偏偏这皇家的人不是他们平民百姓可以对抗的,也只能敬而远之。

  “爷爷,您这是迁怒。”她看伊志深有些无力了,赶紧过来扶着他小心往上,还不忘提醒,“爷爷,小心脚下。”

  “谁让他们危害到你的生命安全,反正单二少爷现在身体也好得差不多,身上的毒也全解了,可以回他单家去休养,等做完法会,就让单家的人搬走吧。”伊志深停下脚步喘口大气,同时做出决定。

  一想到孙女这次的意外,全是君灼华的妒火引起,他就对单家兄弟没什么好印象,赶紧的把还借住在他家养伤的两人赶出去,他才能真的安心。

  “爷爷,您这分明是忘恩负义!”

  伊志深气呼呼的瞪她。“什么我忘恩负义,这次医治好单二少爷,用了多少珍贵的药材?还有单二少爷住在单家这么长一段时间,我都分文未取,哪里来的忘恩负义。”这孙女真是枉费他这个爷爷这般疼爱,一颗心竟然向着外人。

  “爷爷,摸着良心说,我们受到单大少爷的恩情比较多啊,几次大灾大难都是他出手相救,要不是他,我们祖孙俩都不在这世上了。”

  “话是如此没错,可你这次的灾难却是他引来的,为了你的安全,我是不可能让你再跟单家的人有任何牵连。”

  “爷,这样不是很自私吗?”她无辜的看着老爷子。

  “自私,也好过你小命不保!”伊志深忍不住用食指戳了她的头两下,愤愤地提醒她。“你难道还没学到教训,那个郡主可不是个好相处的。”

  “爷,她好不好相处跟我没有关系啊!”

  “怎么没关系,你跟单大少爷两人单独上黑茗山找药材,又在山谷里孤男寡女共处一夜,这事传出去绝对会影响你的闺誉,单大少爷如果想为此事负起责任,以后你成了他的侍妾,在那等主母手底下,还能有好果子吃吗?”

  “等等,爷爷,您扯远了吧,什么对我负责、什么侍妾?而且跟君灼华有什么关系?”老爷子的话节奏跳跃得太快,她根本弄不清楚他究竟在说什么。

  伊志深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瞅着她,小声地说出自己的担忧。“你跟单大少爷上黑茗山这事,没传出来的话对你来说是好事,可要是传出来了呢?单大少爷要对你受损闺誉负责,势必得娶你进门,可你前头还有一个郡主,你只能当妾,郡主的脾气大家都知道,你们两个嫁给同一个男人,你能有好日子过吗?”

  她的老天鹅啊,老爷子会不会想太远了啊!

  她连忙制止伊志深的想像,“停,停,爷爷,您想太多了,不会有您担心的事情发生的。”

  伊志深忧心的看着何若薇,“语儿,爷爷已经一把年纪了,不想再一次受到白发人送黑发人的伤痛,我们只是平民百姓,斗不过有权势的人,爷爷只想要你平安,知道吗?”

  看着伊志深那沧桑的老脸和眼底的担忧,何若薇心微微抽痛了下,她知道伊志深是真心疼爱这个唯一的孙女,才会说这些话。

  胸臆间所有因他对单墨寻的偏激看法而产生的愤愤不平,霎时烟消云散。

  这一刻她真的很羡慕伊秋语,有这么一个疼爱她的爷爷,不管她是憨儿还是恢复成正常人,伊志深疼爱她的心永远没变过。

  “爷爷,您听我说,真的不会有您所担心的事情发生。”她柔声说,“先不说我不会嫁给对我没有感情的男人,我敢这么跟您保证的原因,一是单大少爷不可能娶郡主,二是单家有祖训不许纳妾,所以爷爷您的担心都是多余的。”

  “你说的都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还有,您的孙女可是很有骨气的,光是那份骄傲跟爷爷的教导,就不允许我为妾,我不想让爷爷对我失望,所以绝对不会有您担心的事情发生。”她再次保证。

  听到她这么说,伊志深如释重负的喘了口大气,“如果是这样那就太好了,这些天我为了这事,可是又白了一大把的白发。”

  “爷爷,您本来就是满头白发,有差吗?”她睨着表情终于变轻松的伊志深。

  “你这丫头,非这样调侃你爷爷吗?”伊志深宠溺的瞅着她,不过像是想到什么事,又满脸愁容。“不过,丫头……单大少爷的人品爷爷我自然是信得过,你们在断崖底单独度过一夜这事,他是不会传出来,可难保郡主跟她手下的人……”

  “爷爷,这事您更不用担心,要是郡主有脑子,就会死守这个秘密,她烦恼不能嫁给单大少爷烦恼得要死,怎么又有可能为她认定的情敌制造机会,她一定会死守这秘密,甚至连一起去的护卫们也下了封口令。”

  何若薇边说边在心里叹气,她因为全身都受伤,不得不跟老爷子老实说因为坠崖的关系,单墨寻下到崖底救她,所以共度一夜,老爷子就担心得要命。

  要是他知道他们刚上黑茗山那五天,她每天十二个时辰都跟单墨寻在一起……不当场脑溢血那才有鬼!为了老爷子的身体着想,她还是把嘴巴闭紧点,缝起来好。

  伊志深想了下,点了点头,“嗯,你说的没错,郡主都担心嫁不进单家了,是不会给自己制造敌人的。”这下他一颗心终于可以放下。

  不过看到孙女这一副无所谓,对自己名节一点都不在乎的模样,他实在头疼,偏偏他又舍不得打骂,只能苦口婆心、循循善诱的劝说。

  “不过语儿啊,你这次是逃过了一劫,以后可不能再这样了,到哪儿去都要带上彩衣彩心,别再跟年轻男子这样往来,纵使咱们坦荡,但人言可畏啊……”

  “好了,爷爷,您别再杞人忧天了,您不是说法事时间要迟了,我们快走吧,否则真的迟了那就对佛祖对不敬了。”

  她扶着伊志深赶紧登上最后几阶楼梯,由知客僧引着进入大殿。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