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杏林嫡女(上)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杏林嫡女(上) 第八章 九死一生见真心(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一群人没命地往前冲,但不一会儿,苗队长又惊吼道:“快上树,是野猪群!”

  这两旁的树干大多比较细小,比较粗壮耐得住撞击的,已被采药队里手脚俐落,或者是有轻功的人占据,单墨寻只能拉着何若薇拼命的往前跑,一面寻找合适的树干。

  早已经安坐在树上的君灼华,双手紧张的抱着树干,看着被五六只长着恐怖大獠牙的大野猪追着跑的单墨寻两人。

  何若薇体力已经明显不支,几乎快被野猪追上,君灼华见状露出一记冷笑,那些野猪最好将伊秋语这个贱人杀死!

  好不容易看到一株高大粗壮的树,单墨寻二话不说,松开何若薇跃上树干,双脚勾住树枝朝她伸出手,喊道:“秋语,快把手给我!”

  何若薇毫不迟疑地双手握住他,单墨寻全身使劲,将她往上一拉,千铃一发地闪过野猪的攻击,她整个人也扑进他的怀中。

  “秋语,你是不是受伤了?”单墨寻焦急地问道。

  她脸色惨白,心有余悸的的摇头,“没……我没受伤……”

  “真的?”他上下看着何若薇,要不是还有理智,都要动手检查了,“我看到野猪獠牙刺到你!”

  “没事,那野猪獠牙是勾到我的衣服,我没受伤,衣服破了而已。”

  “真的?”

  她点头,“真的,我怎么可能骗你,我要是被刺伤,现在早流血了。”她拉过那被野猪獠牙刺破的衣角,“你瞧,我没事。”

  看着怀中平安无事的人儿,单墨寻高悬的心总算能够放下。

  当他看到野猪刺向她的瞬间,他的心几乎要停止跳动,幸好苍天保佑,她没事,要是她出了什么事情,他一辈子也不会原谅自己的。

  到手的猎物被抢走,几只大野猪发怒地疯狂撞着他们两人躲藏的大树,力道大得将上头的树叶跟一些较细的树枝全撞落。

  单墨寻看了这棵树一眼,“这棵树恐怕撑不了太久,我们换一棵。”

  他左右张望了下,看到后面有一株更大的树木,对何若薇道:“我们再爬上去些,刚好沿着树枝跨过去,躲到那棵树上。”

  何若薇点点头,小心地跟着攀爬。

  看到何若薇平安无事地挪动到另一棵树上,还被单墨寻保护的搂在怀中,君灼华气得快抓狂,这不要脸的贱女人怎么就这么命大,眼看就要被野猪撞死,竟然还能逃过一劫!

  这时从另外一边也冲出一群野猪,彷佛感染到先出现的那几头大野猪的愤怒,开始撞击着树干,像是非从这些树上撞下一头猎物不可似的。

  这让所有人一颗心全吊到了嗓子眼,寒毛倒竖的看着这一群野猪的动作,连一向最会拿出郡主派头的君灼华,也安静得连声大气都不敢出。

  这要是只有一两头野猪,他们一群人还能平安无事,可这么一大群少说二十只,他们只担心会被会被野猪踩成肉泥,可不敢奢望能宰了牠们给自己加菜。

  在树上的他们只能屏神凝气的等待,谁也不敢乱动,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众人紧绷的身体都快僵硬了,这些野猪突然停止攻击,像是感应到什么危险气息,不约而同疯狂的朝森林另一方向奔去。

  待那群野猪离去后久久,君灼华等人重重的喘了口大气,这才敢从树上下来。

  “这些野猪怎么突然跑掉了?”何若薇不解的问道。

  单墨寻朝野猪离开的方向望去,沉思片刻。“有可能是有更危险的动物出现,让他们感到危险。”

  “更危险?那我们还要下去吗?”他们俩现在还在树上。

  “你难道想在这树上待上一整天?”

  她马上摇头,看单墨寻先下树,自己也跟着下去,单墨寻扶了她一把。

  “趁现在我们赶紧通过这片树林,一口气到达那处断崖,我想那断崖上应该会有山洞,或是可以落脚休息的地方,如果找得到,今晚就不用担心会遭到野兽攻击。”单墨寻提醒所有人。

  经过野猪的袭击一事,他们没有一个人敢耽搁,纷纷加快步伐,连君灼华这时也不敢再耍脾气坐竹椅,咬着牙跟上所有人。

  不知赶路赶了多久,何若薇感觉激烈跳动的心脏都快要爆炸了,终于听见单墨寻指着前方激动地喊着——

  “我们快到了,断崖就在前方了。”

  何若薇抹去已经滴到眼睑上的汗水,朝他所指的方向望去,听见伊秋语的欢呼,自己心中也很激动。

  好不容易……好不容易终于来到药草生长的地方了!

  “一会儿我们先找安全的地方休息扎营,明天再开始寻找药草的下落。”单墨寻看到一片虽然较小但平整的空地,直接领着何若薇往那里走去。

  护卫们也找了一处较大的空地,直接席地休息,这时大家都累瘫了,一个个直接躺在地上喘大气,没有一人想去理会又要开始耍性子的君灼华。

  何若薇才刚坐下来打算喝口水而已,突然听到伊秋语在她耳边道——

  “若薇快往左边看去,左边那片峭壁上有龙骨花!”

  她倏地往伊秋语说的方向望去,果真在峭壁上看到一朵即将盛开,花茎长得像骨节的红色花朵。

  何若薇眼睛一亮,直指着龙骨花,惊呼,“单大哥,龙骨花!”

  众人齐刷刷的朝她所指方向望去,也都很惊喜。

  他们是因祸得福啊,没想到会在这么近的地方发现龙骨花,那凤尾草也一定找得到!何若薇与单墨寻来到那一片峭壁边,睁大眼睛看着那朵花。

  “我去摘,你在这边等我。”单墨寻也顾不得休息了,手脚俐落地爬上峭壁。

  “龙骨花生长位置有点高,单大哥你要小心。”

  何若薇提醒道,同时看到采药队的人也开始行动。

  有龙骨花就一定有凤尾草,因此他们全往龙骨花生长的的地方奔去,细细捜索,果不其然,有人在峭壁下方的石壁缝隙中发现了一株凤尾草。

  发现的人兴奋的惊呼,“凤尾草在那里!”

  众人的阵光再度齐齐的往那人手指的方向望去,发现那凤尾草生长的地点有点危险,正好就位在一个大雕巢穴上方。

  众人神色有些难看,这巢穴里有两只嗷嗷待哺的小雕,旁边峭壁上站了一只目光凶狠、保护小雕的大雕,那狠戾模样让人看了都有些头皮发麻。

  “老大,我看先将那大雕射下吧!”其中一名护卫提议。

  “不可!”苗队长制止,“皇上最忌讳射杀怀孕及哺育期的猎物,也曾经下令不可猎杀这两种情况的猎物,即使我们身在深山也不可违抗皇令,你们两人一组下去,做好全副武装准备,其他人警戒预防其他猛兽趁我们不注意时偷袭。”

  “是。”

  何若薇听见他们的话,捣着嘴小声提醒单墨寻,“单大哥,你小心些,脚踩稳了再爬上去,别弄出动静,以免惊扰到下面那只大雕。”

  “单墨寻,你别爬了,你下来,我让人上去帮你采龙骨花!”来到单墨寻下方的君灼华,看到这峭壁十分险峻,往下延伸看不见尽头,又大声的对着他喊道:“你快下来,我让人上去帮你摘!”

  她这一喊整个山谷充满回音,让守备的大雕误认为他们要攻击伤害小雕,发出尖锐凄厉的长鸣声,山谷对面的山壁上空,一道巨大的雕影瞬间飞来。

  大雕长而尖利的嘴不时发出,声尖锐的嘶鸣,翅膀扑掲两下,俯冲朝单墨寻袭来。

  “单大哥,危险!”

  何若薇惊呼,就在那对锐利鹰爪勾向单墨寻后背的一瞬,她下意识地抓起脚边的一块小石头朝大雕投击而去。

  大雕被击中,动作略偏了偏,单墨寻趁机躲进一旁的石缝中,大雕恼火地发出凄厉的怪叫,转而朝何若薇攻击,她脸色发白,就地一个翻滚躲开攻击,却撞到了一旁的大石,因冲击力道过大,一脚膝盖都流血了。

  因为她的攻击让大雕转向,让护卫们有时间抽出弓箭朝大雕射击,苗队长趁机将被吓傻的君灼华和受伤的何若薇,拉到一旁大石后方躲藏。

  这时本来守在巢边的大雕也飞来,又从山谷下方飞来了两只大雕,加入攻击行列。这几只大雕攻击得十分猛烈,让这些身经百战的护卫,一时之间也拿牠们没办法,只能就地找掩护。

  大雕们没抓到猎物,像是非常不甘心似的不断在上空盘旋,迟迟不肯离去,只要有人探头,大雕便毫不迟疑的俯冲而下攻击。

  大雕们像是不将他们这一群人杀死不罢休I样,不停的在上空盘旋,纵使天就要黑了,牠们还是不肯放弃。

  “苗队长,你还不赶紧想办法将这四只大雕打下或是赶走。”君灼华怒斥。

  “郡主,等天黑这鸟应该就看不清楚,我们再想办法驱赶。”

  “你意思是要本郡主在这里过夜?你难道不知道这里十分危险?!”君灼华万没有想到她父王的护卫这么没用,四只该死的鸟而已,竟然无法对付。

  “郡主,据我的观察,这四只大雕很聪明,且我听说过,牠们抓到大型的猎物,不会马上叼回巢穴,而是会从高空丢下,将猎物活活摔死,再叼回牠们的巢穴,成为小雕们的食物,因此这时万不能出去。”苗队长脸色凝重的道。

  “我不管你们用什么方法,现在马上把这几只畜生赶走或是弄死,我今晚绝对不要在这边过夜!”君灼华连续被动物惊吓两次,说什么也不愿意在这边多待,更别提在附近扎营休息。“现在马上,你们全部出去将那几只大雕赶走,趁着天黑之前往回走,回到到昨晚休息的地方!”

  “郡主。”苗队长为难的看着她,“现在出去真的太危险,要赶回昨晚扎营的地点也很困难。”

  “我不管,你现在给我处理好,想要赶走那四只大雕很简单,只要攻击他们的孩子就成,我就不信牠们不会去救!”

  “郡主,皇上曾经下令不许射杀……”

  “是我的命重要还是几只鸟的命重要,现在这里一切都必须听我的!”

  如果可以,苗队长真想直接将君灼华给推出去让大雕叼走算了,王爷对待手下非常仁慈客气,怎么会有一个如此蛮不讲理的女儿?

  但在怎么不满也没用,人家是主子,苗队长只能听命行事,朝几名手下比了比手势,示意一队防守,一队攻击鸟巢里的小雕。

  “不许射箭!”何若薇见状连忙制止,再也忍不住地回头怒斥君灼华,“君灼华,你怎么可以如此狠毒,要不是因为你大吼惊扰到大雕,牠们怎么会攻击我们?牠们何错之有?你居然还要杀牠们的孩子?!”

  这时,不知道这边情况的单墨寻,趁着大雕注意力没有在崖壁这边,而是集中在下方众人身上时,悄悄离开躲藏的石缝,采到龙骨花后,他整个人贴在石壁上不动声色地往下爬。

  “呸,畜生就是畜生,你这么仁慈善良,那你去当牠们的晚餐啊,你躲在这里做什么?”从未被人严厉指责,加上本就对何若薇非常不满,君灼华怒火冲天的一把将她推出躲藏的石缝后方。

  “你干什么?!”脚受伤的她一时间没站稳,整个人向后踉跄了几下。

  “本郡主干什么?你这么好心本郡主就成全你,让你去当那几只畜生的晚餐!”君灼华又猛力的推了她几下,将她推到崖边,差两步就要掉下山谷。

  这时其中一只大雕笔直的朝她们俩俯冲而来,差一点就能回到地面的单墨寻见状惊恐的朝何若薇大喊一声——

  “秋语,快闪开!”

  “若薇!”伊秋语也在她耳边慌急的尖叫。

  见大雕朝自己俯冲而来,君灼华大惊,双手用力一推,何若薇根本来不及闪躲,整个人往后仰跌落山谷。

  “啊——”

  听到这一声惊呼,看着她笔直坠谷,单墨寻声嘶力竭地惊吼道:“秋语!”

  “唔,好痛!”

  整个人趴在一堆腐烂树叶上的何若薇,吃力的坐起,靠在一棵不知名的树上。

  她全身都在叫嚣着一个痛字,连呼吸都感到疼痛,但还是慢慢地检视自己的状况。

  或许是穿越女的好运,她保住了性命,但内伤严重不赶紧治疗,到时肯定会落下后遗症,还有两只脚也受了重伤,可是她现在连皱眉都觉得痛,怎么为自己治疗?

  而且伊秋语也不知道怎样了,她没听见她的声音……

  她虚弱的抬眼,看了下天空已经暗下,整个山谷逐渐笼罩在一片漆黑中,她想着,就算痛死,她也必须想办法度过今晚。

  眉心紧皱,她用着疼得发颤的手,吃力地拿出放在她的腰包里拿出两个纸包,还好,坠谷时这腰包没有掉,她还能自救。

  分别从纸包里拿出三颗药丸,她皱着眉头将药丸咬碎吞下。

  幸好前往黑茗山前她做了充分的准备,不管是外敷还是内服的药她都备上,否则她这一身内伤现在就只能等死。

  药丸吞下后不久,她全身的痛感舒缓了不少,整个人又靠回树干用力的喘着气,看着高耸入云的山壁,她不由得再度感觉到自己真是受到老天眷顾,命大,这样都死不了。

  坠谷当下她也以为自己必死无疑,可万没有想到,她竟然先掉在一棵长在山谷石缝间的松树上,才又掉下山谷,而谷里的树上攀爬了不少藤蔓,密密麻麻交织成一张大网,树木也十分茂密,大大减缓了冲击力,否则她这一摔恐怕早已经摔成肉泥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