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杏林嫡女(上)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杏林嫡女(上) 第七章 上山采药秀恩爱(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一整天寻找下来,依然一无所获,幸好伊秋语为何若薇带回了好消息,说在深山一处断崖边上发现几株即将盛开的龙骨花。

  于是她趁着晚上休息时,聊天似的对单墨寻透漏,说她看过先祖留下的笔记,记载了这龙骨花虽然长在深山,但大部分是在悬崖边找到的,又暗示了一下该处断崖周遭的环境。

  单墨寻一听就知道她所说的地方,立刻决定天亮就前往那处断崖。

  那处断崖距离他们所在地点至少有两天的路程,第一天还好,到了第二天,君灼华几乎要抓狂,连爬两天山路,她累得够呛。

  她一路上都想激起单墨寻的怜惜之心,但单墨寻就像是个大冰雕,对她的一切示弱行为视而不见,这也把她的怒火堆积到最高点。

  第二天的夜晚,君灼华坐在篝火前,眸光凶狠地死死盯住跟单墨寻并肩而坐的何若薇,看着他们有说有笑,恨不得将何若薇碎尸万段丢到山里喂熊。

  他们两方人马虽然是一同上山采药,可每到晚上,单墨寻便执意分两处休息,吃喝也不在一块,不管她让人送多少吃食过去,总是原封不动送回。

  他这么防她的原因,她不是不知道,有过单墨寻的例子在前,就算她送过去的是琼浆玉液,单墨寻连闻都不会闻一下,可她还是嫉妒,还是愤恨。

  单墨寻完全忽略了君灼华燃烧着妒焰的眸光,拿下刚烤好的兔子,用匕首割了条兔腿肉,放到洗干净的树叶上递给何若薇。“吃吧。”

  “闻起来好香啊,单大哥,你烤野味的技术真不赖。”闻着这香味她都饿了。

  “是你带来的调味粉的功劳,否则这兔肉烤起来可没这么香。”单墨寻撕了块兔肉放进嘴里咀嚼,一边问,“秋语,这些调味粉都是你亲手调配的?”

  “是啊,如何?好吃吧,这可不是我自夸,只要加了我自己特调的调味粉,我可以吃下一整只烤兔子。”她用力撕下一口兔腿肉大口吃着。

  单墨寻看她吃得豪迈,两个腮帮子鼓鼓的,忍不住弯唇轻笑,这种不做作又自然的态度让他感到很轻松。

  “怎么一直看着我?”她拧眉瞅了他一眼,拿过他放在一旁的匕首切了两块馒头放到篝火边烤。“你不饿吗?怎么不赶快吃,小心被我吃光了。”

  “你这是在做什么?”

  “想点新吃法,这烤肉虽然好吃,不过每天这样吃,也是有些腻了,等等让你惊艳。”

  她看了眼篝火上放置的那两个竹筒已经在冒烟,便将切好的野生香菇跟青葱放进竹筒里继续煮,今天在路上看到不少的新鲜香菇,还有可以生吃的野菜,正好加菜。

  她看切开的两片馒头已经烤得差不多,从篝火边拿起来同时抹了点兔肉滴下来的油,放上洗净的野菜和切开的小番茄,再夹上两片兔肉和一点葱白,撒上一些她特制的调味粉,递给单墨寻。

  “给你,吃看看,兔肉汉堡,简单方便又好吃,最重要是还吃得饱。”

  这种吃法他还是第一次看到,一口咬下满嘴生香,她方才加在一起的食材平日都是分开吃的,也不感觉有什么特别,但此刻合在一起,口感和滋味很奇特。

  “如何?”

  “不错,好吃,看来以后又多了一种新吃法。”他点了点头。“如果在商队出发前做好带上,这样中途饿了可以直接食用,不用再啃那些没什么味道的干粮。”

  商队常常一大早出发直到晚上下榻客栈,或是扎营了才会停下来休息,这期间都是在马背上啃干粮或是肉干度过。

  “不过要是没有加点调味粉或是调味酱汁,吃起来也是索然无味的。”

  “这就是我方才要问你的,调味粉的配方你卖不卖?”很快的他解决了一个兔肉汉堡。

  “配方?”

  “是的,你这配方很有价值,我想买下大量制作,或者是跟你合作,你看如何?”单家有不少酒楼,这调味粉的味道相当好,十分诱人,相信酒楼那些菜色只要洒进适量的调味粉,定能让食物的美味更升一级。

  “听来是个不错的商机啊,当然是合作,这样我的小金库才能像泉水一样银子源源不绝的进来。”她心头的小算盘拨得噼啪响。

  “那好,等我们下山后,再来讨论合作细节。”

  “成。”一想到未来有着大大小小的银子像潮水一样朝她涌来,何若薇双眼就像天上的星子一样闪闪发亮,开玩笑的问:“单大哥,你不会到时反悔了,不跟我合作分成吧?”

  瞧她那副小人怀疑的模样,单墨寻笑出声,“你认为我是那种人吗?”

  “看起来也不像,反正我就抱着你的大腿,等着以后跟你一起发财。”

  “你怎么不问问我的大腿让不让人抱?”幸好他对她够了解,知道这是个比喻,要不不明就里的人听了只怕会惹来非议。

  “别人我是不知道,不过我知道单大哥一定会让我抱的。”

  君灼华隐约听到什么抱大腿的,气得心头冒火,当场折断一根枯木枝。

  “不知羞耻!”她忍不住喝斥何若薇。“未出阁的女子竟然想抱男人大腿!”

  这不知羞耻的贱人,她就知道这个医女跟其他女人一样就是想攀上单墨寻!

  单墨寻冷然的睐了愤怒的君灼华一眼,鄙夷的嘲讽了声。“嗤,想不到堂堂的郡主也有偷听人说话的习惯。”

  君灼华噎了下,反驳道:“你们说得那么大声,别人想不听到都难。”

  “那下次就请郡主将所有话完整的听清楚,再来评断,不要断章取义误会他人。”

  单墨寻站起身,回头问何若薇,“秋语,我水囊的水没有了,你要跟我一起去装吗?”

  “喔,好,我的也没了。”何若薇赶紧拿过自己的水囊跟了上去。

  看着他们的身影逐渐消失在林子里,君灼华气得回到自己营地这边,将篝火上还烤着的鸡踹到地上,连放置在篝火旁边的物品也都乱踹一通,一大袋的干粮因她的动作倒进篝火里,瞬间传出食物烧焦的气味。

  那一袋干粮可是他们之后的食物!

  保护她的护卫,还有其他采药队的成员,一个个面色难看,却又敢怒不敢言。

  随着单墨寻前往溪边的何若薇,忍不住问道:“单大哥,你这样惹怒她好吗?”君灼华目光似要杀人,看起来好可怕。

  单墨寻领着她来到溪边,拿过她手中的水囊,帮她装水,“这一路上委屈你了。”

  这两天那骄纵郡主一直故意找秋语麻烦,只要发现一株长得像凤尾草的植物便将她叫过去查看,故意让她漫山遍野的跑,疲于奔命,偏偏君灼华的理由很正当,他也不好训斥。

  “没什么,虽然累些,不过也同时发现了不少药材,不能说没收获。”她耸耸肩,一脸不在意,蹲到他身边掏起沁凉溪水喝了一口。“不过……单大哥,既然不喜欢,为何不说清楚?”

  虽然她没说不喜欢什么,可单墨寻听懂了,满脸无奈的说:“你怎么知道我没有……”

  “你说过?那她怎么还追着你!”

  “异域的女子豪爽,大胆,强悍,坚定,爱恨分明,君灼华在边关待过几年,经过薰陶,作风也变大胆,强焊,不会轻易放弃。可问题是,她容易嫉妒,怨慰,充满心机……所以她追着我跑外,更是想尽办法整死那些对我有仰慕之情的女子……”

  何若薇嘴角剧烈的抽了两下,敢情君灼华只学一半,没学到好的。

  “西疆王曾经找过我,希望我娶她,我身为单家少主,为了家族利益,我应该点头答应,毕竟单家要到异域做生意,通关的文书都需要西疆王盖印,出关更必须仰赖西疆王的军队保护,但她是那样的人,我实在不能接受,终究拒绝了。

  “西疆王知道我的性子,知道利用权势逼我同意娶他女儿,他女儿只会成为怨妇,最重要的是,每年秋末,单家会往西疆大营运送抗寒物资与金银。一旦他惹怒我与我撕破脸,他手中的大军恐怕无法顺利度过寒冬,为了手中数十万大军,他不能意气用事,所以最后与我达成协议,除非是君灼华自己放弃,否则我不能拒绝她主动追求我。”

  “嗄,还有这样的?”在这个时代,竟然有老子不在乎女儿倒追男人坏了名声?

  他知道她的困惑,自动为她解惑。“西疆王也是异域边关待久了,为人豪爽不拘小节,加上他最宝贝的就是君灼华这个唯一的孩子,因此只要女儿喜欢,他并不介意他女儿跟异域女子一样主动追求自己中意的男子。”

  “难怪君灼华如此肆无忌惮,因为后头有这么一座大靠山……”她摇摇头。对于西疆王让君灼华追求所爱她没意见,可是西疆王纵容君灼华做坏事,她就不认同了。

  “愈往深山愈危险,所以如果可以你尽量避开她,我不希望你受到伤害。”

  “我惹不起难道还躲不了吗?单大哥你别担心我,我不会主动招惹她,更不会让她有机会找我麻烦的。”

  “你能对她提高防备之心,我就放心多了,我不希望再有任何与我有关的女子受到伤害,尤其是你。”

  她怔愣了下,心更是扑通狂跳了下。

  是她多心了吗?她怎么觉得单大哥话中有话啊!

  “单大哥,单大哥,那里,你看那里!我们要去的那片断崖是不是在那里?”何若薇指着被大树遮挡,只能隐约从树缝中看到的光秃秃山壁。

  他们走在树林里,四周全是密密麻麻、层层堆叠的树叶,即使艳阳高照,阳光依旧无法穿透,如若不是那片断崖上的白石反射着阳光,还找不到那片断崖呢。

  单墨寻停下脚步,微眯着锐眸顺着她所指的方向望去,点头。“应该是那里没错。”

  “终于快到了,我们加快脚步吧。”何若薇喘口气,拉着衣袖擦掉额头热汗。

  “看这距离,脚程再快恐怕还得花半天时间。”采药队苗队长,朝那隐约露出的山壁望去,泼了她一大桶冷水。

  一听,何若薇傻眼了。“什么,还要半天!”她感觉整个人都要虚脱了。

  “半天是男人的脚程,能在天黑之前赶到就不错了……单大少爷,我们别再耽搁,赶紧出发,依我的经验,这片林子有猛兽出没。”

  单墨寻对君灼华十分反感也不愿多加搭理,但与这群护卫们倒是处得不错,一路上常交换遇到盗匪时该怎么对抗,又或者练武的经验。

  “什么,有猛兽?”

  娇生惯养惯了的君灼华连走了几天山路后受不了了,说什么也不走,她的护卫们只好临时搭了一个竹椅子轮流背她上山,她刚被背到单墨寻他们休息之处便听见这句话,霎时花容失色。

  “是的,郡主,我刚观察了一下,这附近有不少野兽脚印、爪痕,还有粪便,很有可能躲着什么猛兽,因此我们不能在此久留,必须赶紧出了这片林子。”苗队长指着地上杂乱的脚印,还有树干上像是被野猪牙拱的,或是熊爪留下的痕迹。

  “那还等什么,赶紧出出发啊,难道你们想在这里等那些野兽出来攻击你们?”君灼华没有给轮流背她的护卫喝水喘息的时间,直接坐回竹椅上要他们赶紧背着她离开。

  这群护卫互看一眼匆匆灌下一口水后,便马上要出发,不只是为了自身安全,最主要的是他们实在受不了君灼华的骄纵野蛮,她说什么便是什么,才能避免给自己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何若薇看了,打从心底替那些护卫感到不值。

  君灼华出门在外一切不肯委屈就罢了,还老是喜欢耍脾气。

  经过一整天搜寻跟攀爬,所有人体力皆已透支,到了晚上只想好好休息,偏偏君灼华十分不体谅手下,常常提出一些困难的要求,例如要洗热水澡,喝热汤吃热食,绝不吃那些被护卫们抢救回来的烧焦干粮,早上还要用现烧温水洗脸,只要一样让她不满意,便随手拿起东西来又砸又骂的,也因此这些护卫几乎没有足够时间可以休息,几天下来,每个人脸上皆露出疲惫神色。

  还好单大哥自一开始就表示不跟他们一块扎营,所以休息时间十分充足。

  何若薇顺着苗队长指示的方向看过去,看到前方那片比他们所在位置更加阴森黑暗的树林,觉得不妥,自随身的腰包里取出一个瓷瓶,自己倒了颗药丸服下,也给单墨寻一颗后,便将瓷瓶交给苗队长。

  “前方林子十分幽暗,应该是日光都被阻挡住,可能会有瘴气之类,这个药丸吃了可以预防中毒。”

  除了君灼华外,全部的人皆给她一个感激的眼神。

  “走吧,这里的树木太茂密了,几乎没有阳光,你们要小心脚下。”单墨寻发现一条像是动物走出来的小径,拿出柴刀挥砍挡路的茂密树枝开路。

  走了一段之后,单墨寻又对苗队长等人说:“我们几个轮流开路,不从这里过去,似乎到不了那片断崖。”

  护卫们皆点头同意,一行人排成一列向前。

  这条小径十分不好走,湿滑的泥地上满布青苔、枯枝烂叶,不时有拦腰断裂的大树横倒,或是大石块,他们想要过去就必须先将那些障碍移除,或者是爬过那些障碍,这让前进的速度更慢了。

  走着走着,他们来到一座陡峭山坡前。

  单墨寻两三下跳上去后朝何若薇伸出手,“秋语,手给我,这边的地势较陡,你一个人爬不上来。”

  她毫不迟疑地伸出手搭着他厚实的手掌,借力使力的爬上山坡,这一幕看在君灼华眼里,气得差点命令护卫将何若薇推下山坡。

  期间,伊秋语也离开去探了几次路,确定抵达断崖的路线,回来告诉何若薇距离方向,何若薇再悄悄提醒,少走了一些远路。

  不知道走了多久,就在他们要走出黑暗森林,快要到达那处断崖时,幽林深处传出几声何若薇没有听过的嘶吼声。

  一行人骤然停下脚步,全往后方树林深处望去

  “这是什么声音?”何若薇直觉那声音不对,不安的问道。

  霍地,单墨寻跟护卫们脸色大变,不约而同惊呼——

  “不好,快跑,是野猪!”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