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杏林嫡女(上)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杏林嫡女(上) 第七章 上山采药秀恩爱(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郡主,郡主。”君灼华的贴身丫鬟春风疾步进入屋内。

  “发生何事如此紧张?”正躺在贵妃榻上让另一名贴身丫鬟秋月修剪指甲的君灼华,不悦的睨了眼神色有些慌张的她。

  “郡主,单大少爷要跟那名医女一起上山采药,暗卫传来的讯息是说,单二少爷的疗程进入尾声,需要一味特殊的药材,那医女打算亲自上山采集,单大少爷为了医女的安全,决定跟她一同上山。”

  君灼华倏地坐起身,“你说什么,单墨寻要跟那个傻子一起上山?!”

  “是的,郡主,他们已经出发了!”

  “该死的,为何已经出发了现在才回报!”君灼华怒喝。“你们一个个都把本郡主的话都当耳边风了,本郡主让你们盯好单墨寻,你们是这样子盯的!”

  那天从拒霜园回来后,她才猛然想起单墨寻身边有个女子,那女子跟他们两兄弟似乎很熟悉,一股危机感油然而生,便命人马上前去调查,这才知道那女子的来历,以及单墨书身上的毒是她解开的事。

  单墨寻是单家商队的少主,单家商队富可敌国,这些年,若非有她在,不知多少女子想嫁给他为妻为妾,难保那个姓伊的医女没对单墨寻怀有异样心思,想利用治病这个招数,得到他的青睐。

  所以她让王府的暗卫前去盯梢,几天下来都没什么事情,正要放下心而已,便听说他们两人孤男寡女的一起上山找药材,这怎么可以!

  “这……郡主请息怒……不是我们的人怠忽职守,而是单大少爷的警觉心太强了……”

  春风倏地下跪,嗫嚅的回答。

  君灼华瞪了瑟缩的春风一眼后冷冷地说:“起来吧,知道他们到哪里采药吗?”

  “黑茗山。”春风一点也不敢耽搁地将地点说出。

  据说许多奇珍异草灵药都产自黑茗山,不过由于黑茗山地势复杂、山形险峻,还有着充满瘴气的丛林、各种凶猛野兽,因此除了猎人有胆上山外,就只有要钱不要命的人会进入黑茗山,其余的采药人跟一般人都不敢冒险。

  “知道他们上山采什么药吗?”

  “是,郡主,他们要找的是龙骨花。”

  “龙骨花!”君灼华愕然低呼,看了眼用力点头的春风,不禁娇笑一声。

  这真是天助她也!

  前些日子,御医才提起父王因多年征战留下的长年痼疾,需要一种只生长在黑茗山上的特别药材——凤尾草来治疗,而凤尾草与龙骨花是共生药草,只要发现其中一株,旁边必有另外一株。

  父王打算找武功高强的人上黑茗山采药,她正好藉着替父王采药的名义上山寻找单墨寻,也许还能藉这机会修补与他之间的裂痕。

  这能不说是连老天爷都在帮她吗?

  君灼华沉思片刻,立即做出决定。“吩咐下去,我要跟着父王的采药队一起上黑茗山。”

  何若薇跟单墨寻两人上山寻找药材已经找了五天,一无所获就算了,更惨的是他们还遭到不少野兽攻击,要不是单墨寻有一身好功夫,他们早早成了野兽的三餐。

  他们事前打听过,稀奇的药材多半生长在黑茗山的西南面,只是已经好几年没有人看过龙骨花,所以搜索范围没办法缩小,他们只能在西南面这边慢慢找。

  走在芒草丛间的小径,两人来到一处空旷之地,单墨寻决定先在此稍作休息,侧过身将手中的水囊递给气喘吁吁跟在他身后的何若薇。

  “秋语,喝点水吧。”

  经过这五天共患难,两人的距离无形中拉近不少,对彼此的称呼也都没有过往的客气生疏。

  “单大哥,你怎么知道我的水囊没水了。”

  何若薇咧嘴一笑,也不矫情的接过他的水囊就口就要喝,谁知伊秋语突然在她耳边大呼小叫——

  “你怎么可以喝他的水,你知不知道男女授受不亲,这水是他喝过的,你好歹也注重一下我的名声!”

  “矫情,不喝难道等着渴死?”她在心里回道。

  “我哪里是矫情,要是让人知道了,我会被人指指点点的!”伊秋语继续跳脚,“还有啊,你跟他单独上山的事,我都还没跟你算帐。”

  “我跟他单独上山是不得已,你以为我愿意啊!你也知道那个郡主有多可怕,要是被她发现就麻烦了。”何若薇没好气的在心里回道。“再说了,四周空荡荡的哪来的人会看,你就别担心了。”

  “不管,要是你再继续喝他的水,就叫他要负责!”

  “只不过是喝口水而已,负什么责?之前帮单墨书做最后一次针灸治疗时,他都要被我们看光了,你怎么没计较?”她又在心里低咒了声。

  “那哪里有一样!”

  “好了,你去休息,没事不要出来吵我,我快累死了,没精力听你啰唆,你要是有那闲工夫就去打探一下龙骨花哪里有,要不然这样漫山遍野的找,要找到什么时候?”伊秋语不断在耳边叨念,念得她耳朵都痛死了。

  “我要向谁打听?”

  “这山里的鬼啊,别忘了你现在是灵体,跟他们很容易接触到的。”何若薇没好气地提醒她。

  “啊,说的也是,我这就去打听,记住,你别再喝他的水了,也不准太亲近!”伊秋语又耳提面命一番。

  良久没再听见伊秋语的声音,显然她已经离开了,何若薇终于感觉到耳朵清静了些,才抬头松了口气,她便看到几个穿着黑衣的男子,围着一名穿着红衣裳的姑娘,像是在搜寻什么东西似的。

  她狐疑地眯起眼睛朝那些人望去,正好与那个穿红衣服的姑娘视线对上,映入眼帘的是一张难忘的明艳脸蛋,她的嘴角不由得剧烈的扯了下。

  她拉了下正观察着另一边地形,思考下一步往哪个方向去的单墨寻衣袖,“单大哥,郡主也到这黑茗山来了,正朝着我们方向走来。”

  一听到“郡主”两字,单墨寻眉头瞬间皱起。

  刚在这休息不久,他就听到远处有说话的声音,因为他们一路上也曾遇到猎人,便没有太过在意,没想到竟然是君灼华。

  这时想走人也来不及了,君灼华已经快步来到他们面前,单墨寻神色沉下,眸光幽沉冰冷。

  “单墨寻,真的是你,方才我还以为是我眼花,看错了。”

  “草民见过郡主。”他敛下心头的所有厌恶与烦躁行礼,何若薇也跟着他屈膝向君灼华问安。

  “单墨寻,我说过你看到我不用这样客套。”君灼华厌恶的扫了何若薇一眼,很想不理会她,只是她很清楚何若薇是单家的恩人,十分受到单家人的重视,她若在单墨寻面前给何若薇脸色或是藉机修理她,她跟单墨寻的关系就再也不可能修复,只能忍耐。“你也起来吧,出门在外无须多礼。”

  “谢郡主。”一起身,何若薇很识相的退到一旁,尽量减少自己的存在感。

  女人天生的敏感与警觉让她清楚感觉到,君灼华已经将她当成情敌,如果不是碍于单墨寻在场,这位歹毒的郡主恐怕会无视她的存在,让她屈膝蹲上大半天的,这种时候还是别冒出来碍眼的好。

  “单墨寻,好巧啊,日前御医说要医治我父王的痼疾,得用一种特殊的药材,只有黑茗山有,我才上山来寻,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你。”君灼华自动无视单墨寻对她的冷漠,一副巧遇惊喜模样。

  哪有这么巧的?简直就是鬼话连篇吧!低着头的何若薇撇撇嘴,傻子才会相信她的说词。

  单墨寻一迳沉默,君灼华自顾自地说:“我要找的药材名叫做凤尾草,不知道你们是否看见过?”

  一听到凤尾草三个字,何若薇翻了个大白眼。

  这位郡主,你这巧合也做得太假了,在骊国只要是医者都知道,这凤尾草跟龙骨花是共生的,只要看到其中一种,在附近就会看到另外一种,你分明就是不知道打哪得知我们要找龙骨花,而编出这理由想跟着我们吧——何若薇很想这样吐槽回去,但为了自己的小命,她终究不敢说。

  那天从拒霜园回府后,单墨寻就警告过她,说君灼华一定会派人调查她、监视她,要她小心,而这回她会跟单墨寻单独进黑茗山,没有带其他人,就是考虑到动静太大会让君灼华知道他们要来采药,有可能会藉着西疆王或是太后的名义压人,提出要一起上山,或者不许上山之类的无理要求。可没想到都这么小心了,还是让她知道,真不知道这君灼华是布了多少眼线在单府跟她家?

  “墨寻,不知道你上黑茗山是来狩猎还是……不,你带着小医女一起上山,该不会也是来寻找药材的吧?”君灼华自来熟的直接称呼他的名字。

  “郡主,你我非亲非故,请勿直接喊草民的名讳,免得造成不必要的误会。”单墨寻语气严肃地提醒她。

  君灼华被他冰冷的态度气得心火乱窜,却又不能发作,怒眸看向一旁的何若薇,“小医女,你说,你们是上山来找什么草药?”

  何若薇悄悄瞥向单墨寻,单墨寻微微点头,她也就照实说了,“回郡主,民女与单大少爷上黑茗山,是为了寻找一种叫做龙骨花的药草。”

  想来君灼华都知道了,他们嘴硬也没用,只是惹对方火大而已。

  “龙骨花?本郡主记得医书上记载这龙骨花与凤尾草是共生的,是吧?”

  “是的。”

  “你身为医女应该见过龙骨花跟凤尾草吧?”

  “见过。”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一起寻找,人多也可以节省时间。”

  何若薇眼角余光瞄向一张脸已经冷得像冰块的单墨寻,半晌才见他微点下颔。

  觉得单墨寻会点头同意君灼华等人与他们一道寻找药草,定是做了全盘的考量,所以她也只能很无奈的点头。“郡主说的是。”

  这时,单墨寻凛冽的目光捕捉到君灼华对何若薇露出得意又挑衅的笑。

  对于君灼华的要求,他本想直接拒绝,可旋即又想到西疆王给单家在边关各种方便的情谊,还有西疆王令人敬佩尊重的为人,而且,他从五皇子口中听说过西疆王的病情,知道西疆王确实需要那味药,最终就没有拒绝。

  不过……看君灼华的神情,顿时觉得自己的决定是个错误,希望这一路上她不会又使什么诡计。

  “伊姑娘,我父王的命就握在你手上,希望你别让我失望。”君灼华浅笑着说,话中含意却是赤裸裸的威胁,临转身之际更不忘丢给何若薇一个恶毒的眼神。

  单墨寻将何若薇拉到身后,目光凛冽地与君灼华对视。“郡主,伊姑娘从未替王爷看诊过,耽误王爷病情这罪名她可承担不起,你若要乱扣罪名,我看我们两方人马还是分开吧!”

  君灼华看单墨寻这般为何若薇说话,甚至改变主意,她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

  何若薇挑挑眉,无畏的迎着君灼华愤怒的目光,“没错,我们此次进山的目的可不是受到西疆王的委托,民女也没为西疆王看诊过,要民女担上这责任,恕民女做不到。”

  “不如草民两人现在就下山,免得吃力不讨好,届时还得赔上性命。”单墨寻拉着何若薇的手,毫不迟疑地往山下走。

  他算是看清楚君灼华真正的打算了,这女人只想藉找草药之名缠上他,同时在秋语身上安一个罪名,藉此要了她的性命,抑或是给她一个终生难忘的教训,根本不在乎其他。

  既然如此,他宁愿让墨书在轮椅上多坐几个月,也不会给君灼华这个机会。

  见状,君灼华要不是还有一丝理智,早当场让人拔刀砍了何若薇,她拼命敛下满腔妒火,朝他们两人喊道:“是我不对,我向你们两人道歉,这趟进山不管是否找到凤尾草,我都不会迁怒你们两人丨”

  单墨寻顿了顿脚步,何若薇也停下脚步看着他,等着他做出决定。

  他神情闪过一丝无奈,“秋语,我并不想与她同行,不过……很多事情我并不能为所欲为,我虽然厌恶君灼华,不过我对西疆王却十分敬重,我并不想看他因为多年痼疾所苦……”

  “所以说西疆王的病情是真的?那还犹豫什么,就一起吧,要是西疆王知道了此事也会领你这份情的,对你有好处。”

  “但是与她同路,你定会受不少委屈。”这是他最不想见到的。

  “人生在世哪有不遇到委屈的,就是当今皇上也会有感到委屈的时候。”何若薇朝他挤眉弄眼,“我们就把她当作历练,走吧。”

  想不到反而是她来劝解自己,单墨寻低笑出声,也下定决心要护住她。

  看着他们两人又走了回来,却笔直从她身侧掠过、无视她,君灼华气得差点咬碎一口银牙,握紧拳头,狰狞地看着两人背影。

  时间还很多,单墨寻不可能时时看着伊秋语,她就不相信这低贱医女能够平安走出黑茗山,现在她需要做的就是忍!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