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杏林嫡女(上)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杏林嫡女(上) 第四章 爷爷遭陷下大狱(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这……”她突然想到二房三房的人,但又有些迟疑。

  他们会这么做吗?毕竟老爷子可是他们的父亲。

  “你有什么线索吗?想到什么都说出来,任何一个小细节都有可能是救伊老爷子的关键。”

  “济德堂没有跟人发生纠纷过,不过一个月前,我和爷爷因为分家而和二叔和三叔闹得不愉快,几乎已经撕破脸,爷爷也没有再跟他们两家往来。”何若薇的阵光落在还站在胜德堂外看热闹的两个叔叔身上。

  单墨寻淡漠的眸光顺着她的视线扫过去,“这事交给我,我会让伊老爷子平安无事的。”

  “这……怎么好麻烦你,救爷爷是我这孙女该做的事情。”

  “你该做的事情是救治病人,伊老爷子的事就交给我。”他神色严肃的说,“我今日是为了墨寻来找你的。”

  何若薇一听就明白他的意思,做出了承诺,“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治好二少爷。”

  “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我们分头行事,伊老爷子的事情一切有我,你别担心。”

  “麻烦你了。”

  夕阳的最后一抹余晖沉入那无边无际的浓重夜色,伊家一间厢房的窗缝流泄出幽幽冷光,为了治疗单墨书,何若薇让人安排了一个院落,供单墨书等人居住,又将其中一间厢房布置成诊间。

  何若薇将最后一根银针,自单墨书头部的穴道抽出,充满自信的的眼神看向脸上始终带着一抹担忧的单墨寻,镇定的点了下头。

  “一切顺利。”

  得到肯定的答案,单墨寻一直高悬的心这才安然放下。

  前两日,他将弟弟托付给伊秋语,并让青竹和另一名小厮留下伺候,自己则回府安排各项事务,今日,他外出处理伊志深官司问题,同时召来手下询问调查结果,再度来到伊家时,青竹便匆匆告知他,伊秋语已经开始替墨寻治疗。

  在进行治疗之前,伊秋语已经告知过他在解毒疗程中会有的风险,他心底虽然早已有准备,却还是忍不住担心,二话不说地前往诊间在一旁观看。

  这一看,便是一下午。

  “辛苦你了,伊姑娘,谢谢你。”这简单几个字代表着他最诚挚的感激。

  “不用客气,也多亏你把我需要的东西都找齐,否则治疗不能够这么顺利。”何若薇将所有的银针放进自己所调配的消毒药水中浸泡。

  除了伊秋语说到的解毒所需的药物工具,她也要求诊间里最好能够有一两颗夜明珠,代替烛火,单墨寻竟然就让人运来了一箱的夜明珠,摆放在四周,让诊间跟现代的手术室一样明亮,这让她下针时根本不用担心因为光线晃动而有所偏差。

  “青竹,你现在可以帮你主子套上衣物了。”她一边走到面盆架子前,拿胰子仔细清洗双手,一边指了下备在一旁的干净衣物。

  “是。”青竹领着另外一名小厮,小心翼翼地替单墨书套上衣物。

  单墨寻站在床榻边仔细的观察弟弟,发现他虽然脸色惨白,可看着他的眼睛很明亮有神,显然身体状况是有好转的,心中感到喜悦。

  见何若薇擦干净双手便走出内室,单墨寻连忙跟着她出去到外间。

  “伊姑娘,墨书身上的毒是否已经全部清除干净?”他问道。

  “才施针一次怎么可能将所有累积的毒素一次排干净?即使我有办法一次就解了他身上的毒,病人的体力也负担不了,强行排毒只会为病人带来生命危险,因此只能循序渐进,不过你放心,他体内残留的毒素,已经不会再对他造成生命危险。”

  “那我就放心了。”

  “之后,每三天施一次针,最后几次的疗程搭配上特殊药材,他身上的余毒便会全部排除,如果我估计的没有错,大约半个月后,二少爷就能站起来,不过要走路还有些困难。”何若薇告知他自己所预估的情况。

  “这期间有什么事需要特别注意的吗?”他并不担心她口中的特殊药材无处取得,以单家的财力不用担心买不到药材,即使市面上没有,皇宫里总有,届时请宝庆亲王帮忙总取得到。

  “在治疗期间,他的身体会特别虚弱,要千万小心不能染上风寒,所以最好都待在屋子里……”何若薇一边思索一边交代了不少事项。

  “我明白了,也会叮嘱下人们。”他颔首,将她所吩咐的事情一一记在心里。

  一直以来他最为担心的事情算是解决了,但他还有一个疑问,那个问题已经困扰他许久,没有得到答案,心窝就像有蚂蚁在啃食般难受。

  沉吟片刻,他决定将那困扰自己许久的疑惑提出,“伊姑娘,我想请教你,墨书中的是何种阴狠之毒?”

  她看了他一眼,思虑片刻,才决定告知他,“异域的奇毒‘萎靡’。”

  单墨寻蹙眉,这个名称他从未听过。

  “顾名思义,只要中了这种毒的人或动物,就会像枯萎的植物一样慢慢失去行动能力,逐渐萎靡,这是一种来自异域的阴狠毒药,若不是我曾经在书本上见过,我也不知道。”

  单墨寻眼神一冷,“说是异域,伊姑娘可知此毒是来自哪个国家或部族?”

  “一个叫奇兰的部落,好像只有他们的巫医才会制作道种毒。”

  其实这毒和解毒法子是伊秋语告知她的,伊秋语灵魂出穷那段日子,不知怎么的竟然跑到奇兰部落去,还跟在一个女巫医身边看着她如何制毒,用人或动物做实验,然后又如何帮那些被她抓来做实验的人解毒,也因此她才知道解毒的法子。

  听到这名称,单墨寻脸色瞬间变得很难看。

  “怎么了?有问题?”何若薇注意到他神色的变化。

  他摇头,“没事,只是有些疑惑,我曾听说奇兰部落,那是一个非常隐密且神秘的部落,不跟外族有所来往,他们的毒怎么会传出来?”

  “这点我就不清楚了。”何若薇耸了耸肩。“我只能跟你说二少爷所中的毒是从那里传出来的。”

  他没再追问,低垂的眼眸中燃烧一团熊熊怒火。

  奇兰部落……肯定是那女人!

  那女人刚从异域回到京城不久,墨书便坠马,躺在床上整整两年,墨书中毒之事定跟她脱离不了关系!这事看来得好好的调查。

  “对了,单大少爷,我爷爷的案子现在如何了?”爷爷被收押后,京兆尹下令禁止任何人探监,连医馆都暂时查封不准开门营业,这让她只能在家干着急,一筹莫展。

  “马老爷身亡的原因已经查出,确实是中毒,仵作从送交上去的那几包药里检验出里头掺有泡过毒的药材,一经熬煮,毒性就会溶入汤药里。”

  “你的意思是……济德堂出了内鬼,有人陷害济德堂?”

  他点头,“是的,你应该知道当初这帖药是谁抓的。”

  “是林清!”一直专心倾听两人说话的伊秋语惊呼。

  同一时间,何若薇也低喊道:“你的意思是,下毒的是林清?”

  “我确定是他。”

  “我实在不敢相信他会做出这种事……”林清在她的印象里是一个很腼腆又老实的孩子,对爷爷极为尊敬,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情?

  “我让手下探查过医馆里的所有人,得知林清的母亲生了重病,急需银子看病,林清先前已经向医馆预支了半年的月俸,按照你们医馆的规矩,不能再预支给他,所以有人藉机利用他。”

  “这糊涂家伙,他母亲生病难道不会带到医馆来,请爷爷帮他母亲看诊吗?竟然……”

  “据说林清曾经请求伊华林帮他母亲看诊,不过伊华林告诉他,虽然他在医馆当学徒,不过医药费是一文钱也不能少,他大概是因此不敢开口,而且他还被抓到另一个把柄。

  “他母亲以前生病所需的药材价钱较高,依他的月俸根本不够抓上五帖药,于是他趁抓药同时,偷藏一些他母亲所需的药材,当时他偷窃的行为被伊华林抓到,伊崇林也在场,看在他算是个孝子的分上才饶了他,并警告他再有下次就直接送官……”

  “看来陷害济德堂陷害爷爷这事,是二叔跟三叔做的,他们利用林清的把柄,威胁他将已经泡过毒的药材,放进病患的药包里。”何若薇十分愤怒,难怪事发当日林清脸色惨白、直冒冷汗,急着想将剩下的那几包药给丢了,原来他是帮凶。

  伊秋语愤愤不平,又是骂伊华林兄弟,又是对林清生气。

  “差不多是这样,林清担心他母亲没钱治病,他被送官母亲又没人照顾,只好答应替他们办事,不过林清可能没有料到,那些泡过毒的药材竟然吃死人了。”单墨寻有些无奈的说。

  “太可恶了,伊华林兄弟根本不配为医者!”何若薇怒斥了声,猛然想起一事。“单大少爷,那是不是只要找到林清,就可以证明我爷爷的清白。”

  他脸上闪过一丝歉疚,“我的人慢了一步,找到林清的家时,他已经带着他母亲离京。”

  何若薇瞪大眼,难以置信的看着他。

  “据我手下打探到的消息,说林清带着他母亲离开的前一晚,有个男子到过他家,还送来一辆驴车,听邻居的形容跟你二叔很像。”

  “可就算知道伊华林去找过他,只要没有林清这个证人,就没有用啊……”何若薇忧心的说。

  “林清的母亲生了重病需要吃药,不可能赶路,也不可能离开京城太远的地方,只需要一点时间便能找到,你放心,我定会在京兆尹开堂审案之前将人找到。”

  看着他坚定的神情,何若薇心中生起希望,“一切都要麻烦你了,单大少爷!”

  “你我之间无须客气。”

  “二哥,那林清是不是你送走的?”

  伊崇林一来到二房住的宅子,便直接往伊华林的屋里走去,不等人通报便直接推开他房门,怒气冲天地质问。

  正歪躺在矮榻上,享受小妾温柔服侍的伊华林,皱着眉头看着一点都不懂礼数的弟弟,“你这是什么态度?”

  伊崇林不理他的质问,瞪了他的小妾一眼,命令道:“你出去!”

  小妾委屈的看了伊华林一眼后,乖顺的朝外头走去。

  伊华林满腔不爽的横了胞弟一眼,“你心急火燎跑来,只为了问我昨天是不是有去找过林清?”

  “二哥你别啰唆,快说!”

  伊华林漫不经心地点头,拿过一旁的茶盏啜了口,“没错,我给了他一笔钱,跟一辆驴车,要他带着他老娘离开京城,不要再回来。”

  一听,伊崇林暴怒吼道:“二哥,你知不知道你坏了大事!”

  “能坏了什么事,林清走了对你我都好!”

  “你知不知道那个死丫头现在有人在帮她查案子,那人已经查到是我们收买林清,在药包里混入将泡毒的药材这件事了!”伊崇林手指着伊家老宅方向。

  “那又如何,只要他找到林清,你不是死无对证。”伊华林一副无所谓的表情。

  “二哥,只要人活着就不叫死无对证!”伊崇林咬牙低声提醒他。

  伊华林神色一变,“崇林,你胡扯什么,难道你打算……”

  “二哥,只要林清被他们找到,到时身败名裂蹲大牢的就是我们!”伊崇林指了指兄长又指了指自己,咬牙切齿地道。

  “我早让林清远离京城,他们不可能找到的!”

  “你别天真了,快告诉我,你让林清往哪里走了?”伊崇林见他犹豫不决,开口威胁,“二哥,你可别忘了我们现在在同一条船上,你当真想要下大牢?你难道不想要伊家那些钱了?伊秋语那一份老头子还没有过户给她,地契什么的都还在老头子手里,我们还是有机会拿到。”

  一想到伊家那庞大的家产,伊华林整个脸瞬间冷了下来。“那你想怎么做?”

  “你只要告诉我林清往哪个方向去,其他的你不要管!”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