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杏林嫡女(上)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杏林嫡女(上) 第一章 一个身体两个魂(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伊秋语不知道想起了什么,表情变得有些难过,缓缓诉说她从出生到坠崖的事情,何若薇听着,不由得瞪大了眼睛。

  伊秋语今年十六岁,是百年杏林世家伊家大房嫡女,家中经营名为“济德堂”的医馆。

  她出生时,被产婆失手摔成了憨儿,三岁时父母赶回外祖家奔丧,当夜外祖家发生大火,所有人皆死于非命,从此祖父伊志深便将她带在身边亲自养育。

  伊志深十分疼爱她,从不当她是憨儿,而是把她当成正常孩子养育,握着她的手一遍又一遍的教她写字、读书,到了大一点就教她识草药跟医术。

  这些年,伊秋语的二叔、三叔还有继祖母不断地游说她祖父,从两房之中过继一个男孩到大房名下,伊志深始终没同意,并在她十五岁时,向外宣布日后要招上门女婿,将家业传给伊秋语,这决定让二房跟三房长久的希望落空,因此埋下杀机。

  前些日子伊志深外出替人看诊,约需要七天时间才能回来,又不方便带着伊秋语一起出远门,只能把人留下,谁知,二房跟三房联手,藉口带她上山礼佛,制造马车坠落山谷的意外,幸好她大难不死,跌出车外,挂在树上,正巧被领着商队从山崖下经过的单墨寻救下。

  “原来是这样,你这十六年的人生还真是坎坷。”她颇为同情伊秋语。“不过……你这十六年都是个憨儿,但我听你说话很正常啊,你是怎么好了?而且还知道你叔叔他们要害你。”

  “是怎么好的我也不太清楚,至于为什么会知道……是因为我以前虽然傻,可是听到看到的事情都能记住,他们觉得我是傻子不会告状也不懂反抗,从来不遮掩对我的恶意,我都记在心里。”

  何若薇点头,摸了摸头上裹的布条,想起一事,“你刚刚说你出生时,被摔到地上所以才变憨?”

  “是的。”

  “以我在外科多年的经验判断,你过去会憨傻,可能是因为出生时的撞击让大片血块淤积在脑中,而你坠崖时头部也遭受到不小到撞击,可能反而让你脑中的血块散掉,因此你的智力与表达能力等等,也开始逐渐恢复正常,你这算是因祸得福。”

  听她这么一说,伊秋语眼睛一亮,开心地道:“真的?这样子爷爷就不用再为我担心了。”

  “我想你现在头部还有些许的血块未散,虽然血块是有可能会被人体吸收散掉,但难保这些还未散掉的血块不会压迫到其他神经,造成二次伤害,你要是想要更好的话,可以用针灸帮助疏通,也能让你的身子早日康复。”

  虽然有些用词伊秋语不懂,但毕竟学了十几年的医术,还是大致能明白,“针灸,我是有学,不过只学了部分,也仅在手脚部位,其他部位的还没学到,尤其是头部方面的更是完全没有练习过。”

  “只要你会针灸就好,我跟你说扎哪几个穴位,到时你回到家后就自己扎针,你会发现身体愈来愈来健康,脑袋愈来愈清晰。”

  “你这么说是要将身体还给我?”

  “我在你这身子里就像是穿件不合适的衣裳,怎么也穿也不习惯,自然是要还给你。”看到伊秋语之后,她就有了这样的想法。

  虽然不确定自己离开这具身体之后,能不能回到熟悉的二十一世纪,回到真正属于自己的身体里,也许这一离开,她会变成孤魂野鬼,但她还是想要尝试,想要回家。

  希望她自己的身体还在医院里急救。

  “好,那你赶快教我穴位吧,然后赶紧将身子还给我。”

  “嗯,我早点将身体还给你,我也可以早点回到我的身体里。”

  何若薇指着身体上几个穴道部位,然后跟伊秋语说该怎么扎针,等她记得差不多后,何若薇就尝试着要让自己的灵魂脱离伊秋语的身子。

  可是令她感到诧异的是,她灵魂一脱离伊秋语的身体,这具身躯居然马上就没了气,她大惊,赶紧催促伊秋语。

  “伊秋语,你发什么呆?赶紧回到你身体里啊!你没看到你的身体没有气了吗?”

  呆掉的伊秋语被吼了声,终于回神,也不敢耽搁连忙躺进自己的躯体里,只是她整个人四平八稳地躺好,没有感觉到什么不适,她的身躯就是没有恢复呼吸,她也不能控制身体。

  “怎么会这样?”这下连伊秋语都惊了。“为何我的身体没有办法呼吸,也不能控制身体?”

  “我在你身体里头的时候明明呼吸得好好的,没有什么问题……”何若薇挠着额头困惑的咕哝,“还是我再进去看看?”

  伊秋语点点头飘了出来,“你快点进到我的身体里,我的脸色已经呈现黑青色了。”

  何若薇倏地又进到伊秋语的身体里,她一进到身体里头,身体便马上恢复呼吸。

  “好了,又有呼吸了,你赶紧再进来。”何若薇催促。

  伊秋语不敢耽搁,马上钻进自己身体里,只是当何若薇的灵魂脱离她的身子,身体又停止呼吸。

  看到这情况,她们两人眉头同时皱紧,异口同声的低呼,“怎么会这样?”

  “你别飘在半空中看啊,赶紧进来,不然我的身子没了气息,久了我们两个就真的要成为孤魂野鬼了。”

  伊秋语焦急地催促何若薇,何若薇也不敢耽搁的赶紧又回到眼前的身体里。

  “何姑娘,你是从未来来的,又是大夫,你知道这是什么情况吗?”伊秋语满脸懊恼地在脑海里看着与她共用一个身体的何若薇。

  何若薇摇头,神情严肃地回答,“这个问题已经偏向玄学,我对这一方面没有研究,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只要我一脱离你的身体,你的身体无法自主呼吸,不久便会真正的死亡。”

  “那……怎么办?我好不容易不憨变聪明,都还没让爷爷知道这事,让他老人家高兴,就要死了,我不想。”伊秋语急得都要哭出来了。

  何若薇沉思片刻,叹息地说:“我想……现在只有一个办法……就是我们两人共用一个身子,这样你才能继续活下去。”

  “什么?共用一个身体!”伊秋语一张小脸瞬间皱成包子。“难道没有其他办法?”

  何若薇耸了耸肩,“目前我想不到其他解决方法,说真的,我也不想跟你共用一个身体,我想回到我的世界。”

  “何姑娘,你不会见死不救吧?”伊秋语泪眼汪汪的看着她。

  看到她这副楚楚可怜的模样,何若薇觉得自己要是点头,对一个小女孩太残忍了,可是她真的很想回到自己的身体、自己的世界里。

  “我对你的遭遇自然是感到同情,可是我……想回到自己的身体里……”她愧疚的看着伊秋语。

  “何姑娘,你确定你能回到你的世界吗?”伊秋语呐呐的问道。

  “我也不清楚。”何若薇睐了她一眼,道出心底最深沉的恐惧。“其实我也很怕我回不去……或者是回去后一切都迟了,但我还是想要回去。”

  “其实我也跟你有一样的想法,我之前灵魂就是飘到一个奇怪的地方,在那里看到好多没看过的东西,我也很紧张害怕,想要回到自己的身体里,又怕回不来,是直到一道雷电劈下,才又把我带回自己的身体里的。”伊秋语理解的点头说道。

  “你是说你灵魂出窍去到一个奇怪地方,却被雷给劈回来?”何若薇眼睛一亮,突然想通了一些事情,“雷!一定是打雷的关系,这闪电雷鸣就是媒介,雷把我们两人的灵魂带入异时空,所以我才会穿越,一定是这样的!”

  她记得她晕倒的时候外面也是这种诡谲吓人的天气,骇人的闪电不断从厚重阴沉的乌云劈下,像是张牙舞爪随时准备将人吞噬的恶魔,让人感到非常不舒服。

  伊秋语一脸茫然,“什么异时空,什么穿越啊?我怎么都听不懂?”

  “时间的穿越比较好理解,举例说,就是这阵雷电把你带到一百年前或几百年后,但是空间……就像是你要到隔壁的宅子,你必须走出大门,绕了一段路才能到,可是只要在这两座宅子中间的墙上打一个洞,就有捷径能直接到隔壁院子,而对于现在的我们来说,这阵雷电就等于那条捷径,让我来到这里,这样懂吗?”她换了一个说法跟伊秋语解说。

  “虽然不是很懂,不过多少能够了解你的意思……就是这些雷电劈下来把你带来这里,也把我带到别的地方。”

  “对,这些雷电将时间跟空间扭曲,倒楣的人就被吸进不同的时空里。”

  “是啊,我一定很倒楣,要不然我不做坏事,怎么会被雷劈?”伊秋语煞有介事的点头,“你有做坏事吗?”

  看她一脸“你肯定做了坏事,才会被雷劈”的怀疑模样,何若薇嘴角抽了抽,吼,她什么时候说她们两人被雷劈了啊!

  不过从另一个角度想,好像也真的是这样……

  “我没有做过坏事,我是大夫都在救人,你觉得我会做什么坏事?”

  “你是救人的大夫,我都被二房跟三房的人欺负,我也没有做坏事,我连麻雀老鼠死了都会帮牠们埋葬,我也不是坏人,那为什么会被雷劈呢?”伊秋语语气认真的说,“看来就像嬷嬷说的,这年头好人不能做……”

  “好了,现在不是讨论坏人好人的时候,现在要讨论的是我要离开的事情。”这跑题跑太远了不赶紧拉回来不行。

  “那有什么好讨论的?你离开了,这个身体就没办法呼吸,我就死了……”伊秋语伤感的低下头。

  “不,你听我说。”她有一个想法,“我们人的心脏只要骤停四到六分钟,没有急救身体就有不同程度的损伤与后遗症,所以必须把握黄金四分钟进行急救,这样可以把身体的损伤降到最低。”

  “四分钟、六分钟是什么?你跟我说这个又是什么意思?”伊秋语不解地看着她。

  “我的意思是,我会脱离你的身体,在四分钟内尝试看看能否回到我的世界,而一分钟就是六十秒。”她数给伊秋语听,“这里没有计时的东西,你用这个速度数到六十,大概就是一分钟,当你数到两百四十时我还没回来,就是我可能已经回到我的世界我的身体,要是我又回来,这就表示……我回不不去我的世界了。”

  “感觉这个赌注好大……”伊秋语忐忑不安地望着她。

  “是的,一半一半的可能……”何若薇苦笑了下。

  伊秋语噘着唇皱着眉沉默片刻,才幽幽的说:“我不想答应,可是我懂你的心情,我不能这么自私……好吧,就如你所说的……我数到两百四十……”

  “你放心,要是我回不去我的世界,或者是我的身子已经不在了,我会马上回来的。”她看得出来伊秋语像孩子一样单纯,她有些舍不得让她伤心。

  伊秋语用力点头,“不管怎么样,我还是要谢谢你帮我的身体挺过了这一关,没有让人直接将我装进棺材里埋了,你快试试看。”

  “好,你数到两百四十后就大声喊我,我要是没有回到我的世界,我听到你的声音就会马上回来。”

  何若薇一脱离伊秋语的身体,这具身子又顿时没了呼吸,看着何若薇离开的方向,伊秋语矛盾不安的数着数字。

  她一方面希望何若薇回到自己的身体里,另一方面却又希望自己能够继续活下去。

  就在她数到两百四十时,雨丝如瀑的夜空又劈下了一道骇人刺眼的惊雷,在巨大的轰雷声传来的同时,一道惊恐的尖叫声也由远而近传来。

  “啊!”

  伊秋语有些诧异又有些喜悦的看着以非常独特的方式再次出现的何若薇,方才她因为都数到两百四十了,何若薇还未回来,正想为自己再次死亡滴几滴悲伤眼泪,没想到却听到声音,睁开眼睛,一眨眼,何若薇就像是被人从高空中一脚踹下一样,坠落在她眼前了。

  “你没事吧?”她飘过去,同情的看着摔得四脚朝天的何若薇。

  “没事,还好我只是个灵魂,摔下来死不了……不过也是摔得够呛了。”她吃力地用着双臂撑起身子坐起身。

  “你回来……是因为没有成功吗?”

  “回去了,但来不及了……我运气真是有够背的。”她哀叹了声。“好不容易回到了现代,在殡仪馆找到了我的身体,想赶在我被火化前回到身体里,但就在我要进入身体的那一瞬间,外面却轰隆隆的又打雷,我感觉要被奇怪的力量吸走,只来得及回头看了我被推进火化炉的身体最后一眼。”现在她觉得自己上辈子肯定跟雷公有很深很深的仇恨。

  “那你就继续待在我的身体里吧,我不介意将身体借给你……”说是这么说,伊秋语其实松了口气。

  何若薇则是苦笑,“看来我们两人也只能这样共生了,同居人,以后请多多指教。”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