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嫁夫随夫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嫁夫随夫 第8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不知道娘亲为何要说到这件事情上,杨采薇点点头,「只要跟娘没关系就好。」

  杨夫人轻轻地扣了扣手指,缓声道:「应该是与墨子安有关。」

  正要端茶喝的杨采薇愣住了,「娘,这跟他有什么关系?」

  「他之前不是常常跑到你的院子去吗?娘便找他谈了一番话,哪知他非要娶你不可,甚至撂下话,不会让任何人欺侮你。」

  杨采薇心不在焉地拿着茶盏刮开茶叶,这样的话确实是墨子安会说的,「娘,若是他做下的,父亲怎么会找他帮忙呢?」

  杨夫人笑了,「我不信这个世界上有巧合。」

  杨采薇细细地想着杨夫人的话,确实,巧合太多了的话,反而成了事实。欺负过她的人正好被人整治了,又正好墨子安说了这样的话,墨子安甚至要她不用管杨国公府,她自己开心便成。

  「若是小侯爷不答应帮忙,十有八九便是他做的了。」杨夫人笃定地说。

  杨采薇却皱起了眉头,「他不会这么为所欲为,更何况,娘,他不帮忙也说不过去,不是吗?」

  杨夫人神秘地笑了,「你父亲的性子我十有八九是掌握了,他啊,没有好处是断断不会要求提早婚期。」

  「父亲也许只是想借着这层关系……」

  「在提早婚期之前,你父亲去见过小侯爷。」杨夫人打断她的话。

  如此一琢磨,事情便再清楚不过了。杨采薇喝了一口茶,茶有些冷了,她将茶盏放在了一边,淡淡地说:「他也许只是心有不安吧。」

  「你是这么想的?」杨夫人轻柔地问。

  「不然呢?」杨采薇反问。

  「也许是想还债,也许是因为他心疼你。」杨夫人循循善诱地说。

  「我宁愿相信前者。」杨采薇冷笑,「心疼?我不需要他的心疼。」

  「他的心都落在你身上了,但凡你有一些不好,他的心焉能不疼?」杨夫人并不想女儿多走了冤枉路,尽量地开导她。

  杨采薇轻轻地摇头,「娘,这两年修佛之后,我的心思越发淡了,风花雪月之事不会去想了。」

  杨夫人疼惜地轻拍了她一下手,「你胡说什么。」

  杨采薇瞅着杨夫人,「娘,何必苦苦挣扎呢,情情爱爱的,最伤人了。」

  杨夫人心中叹气,女儿的心已经受伤,要修复只怕还要很长很长的时间。

  等她们出来的时候,墨子安早已等在花厅,杨采薇注意到杨国公的脸色极不好,可碍于墨子安的身分,硬是强颜欢笑。

  等用过午膳,杨国公便借口喝多了,要午睡,急急地离去了。墨子安携着杨采薇向杨夫人告辞之后,便上了马车回公主府了。

  杨采薇方一坐好,墨子安便将脑袋安在她的腿上,「夫人,为夫头疼。」

  「那便去看大夫。」

  「夫人替为夫揉揉就不疼了。」墨子安撒娇地说。

  「我手酸。」她拒绝道。

  万万想不到的是他竟然一本正经地抬头,将她的手包在他的掌心中之后,力道适中地揉着,「夫人,可还疼?」

  「不疼,放开。」杨采薇动了动手,他却抓着不放。

  「夫人,不舒服要早说,可不能忍着。」

  见他揉完了这只手又去揉她另外一只手,她脸色铁青不已,这个人怎么这么不会看人眼色,她不过是随意找了一个借口不用替他揉头罢了,或者他是明知故做?她用脚尖踢了踢他的脚,「你还不放。」

  墨子安见好就收,捏着她的小手亲了一记才松开,随即又将脑袋趴在她的双腿上,赖着不走,「夫人,头疼着呢。」

  手背上还有他留下的灼热,杨采薇红着脸,伸手替他揉着头。他立刻夸张地发出一声喟叹,「夫人,好舒服。」

  她的脸色又青又红,这个人怎么这般的不要脸,要是被人听到了……

  咚咚,一记有力的敲击声响起,好似马车车身被人用硬物敲了敲,随之而来的是温润中夹杂着狂肆的嗓音,「小外甥,光天化日之下,可别做些羞羞脸的事情。」

  话音刚落,墨子安便爬了起来,掀开窗帘,却只见到远走的马车,没好气地说:「是小舅舅。」

  等他转过头看到杨采薇的脸色,心中大呼不好。

  果不其然,杨采薇冷着脸说:「墨子安,你给我下去骑马。」

  青玉看着停下的马车,又看看黑着脸从马车上下来的墨子安。

  墨子安哼了一声:「给我找一匹马。」

  话刚落下,立刻有侍卫下马,将马让与墨子安,墨子安随意地跨上了马,跟在马车边走。

  青玉默默地低头,忍得肩膀抖得厉害。小侯爷说马车是娘们坐的,可小侯爷还是陪着夫人坐了,小侯爷不想下马车,可夫人发话了,小侯爷只能骑马。所以他应该偷偷地写封信给清风,让清风跟夫人求情,说不定清风很快就能回来当值了。嗯,天开始变了,以后看夫人的脸色做事就对了。

  翌日,用过早膳,杨采薇给长公主请过安,便带着春草回院子。

  刚到了院子,严嬷嬷便低头道:「夫人,二小姐过来了。」

  「谁?」杨采薇一时没想到公主府里有什么二小姐,因为墨侯爷极为专情,除了长公主再无别的女子,长公主除了墨子安之外再无所出,所以这府里没有庶女。

  严嬷嬷便道:「是杨国公府的二小姐。」

  「哦。」杨采薇随意地点头,给了两个字,「不见。」

  严嬷嬷似是也料到了般,「老奴这就让人……」

  「夫人。」春草尖着嗓子跑了进来,「二小姐昏倒了。」

  杨采薇的眼睛闪了闪,没想到杨紫薇这般不要脸,连这么下作的手段也使出来了,若是此刻她再拒绝见客,只怕会被人说她冷血无情。

  看来她是不得不见了。杨采薇刚站起来,外边的春草扬声道:「给小侯爷请安。」

  不一会,墨子安便掀开帘子走了进来,见她正要出去的模样,随口问了一句:「去哪?」

  「二妹妹过来见我,我本不想见,没想到她晕过去了。」杨采薇便是泥人,脾气也被惹急了,杨紫薇真是恶心她。

  墨子安的眼睛闪了闪,「以我所见,夫人不需要出去,说不定已经有人英雄救美了。」

  「什么意思?」杨采薇微怔。说着,墨子安便笑嘻嘻地坐在暖榻上,「夫人还是陪我喝喝茶,吃些糕点吧。」

  杨采薇蹙眉,「墨子安,你在打什么哑谜?」

  「采薇,过来。」他朝她伸出掌心。

  杨采薇却不动,墨子安的眼睛闪了闪,直接将她拉到了他的怀里,在她的耳边低语,道:「等等就知道了,你何必心急呢,心急可吃不到热豆腐。」

  杨采薇坐在他温暖的怀抱里,心想他定然是在谋算什么。既然他这么说,她便坐着等等。

  她朝严嬷嬷使了一个眼色,严嬷嬷明白地出去。可没过多久,墨子安正哄着她多几块糕点的时候,严嬷嬷急匆匆地走了过来,「夫人。」

  「怎么了?」杨采薇推开墨子安的手。

  墨子安重新将糕点放在她的嘴边,「先吃,等会听也无妨。」

  杨采薇再推,墨子安冷下脸,对着严嬷嬷道:「出去。」

  杨采薇怒了,「墨子安,你没看到我有事吗?」

  「有什么事情比你吃点心要重要?」墨子安理直气壮地说。

  杨采薇愣怔,听了他的话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严嬷嬷忙打圆场道:「夫人,确实是小事,你先吃点心。」

  杨采薇这才冷静下来。

  可墨子安却不爽了,他一个堂堂侯爷说的话在她的心里居然这般没有地位,他阴着脸,却不忘继续喂食,努力实行将她喂胖的目标。

  杨采薇心中千回百转,不知不觉地吃了好几块糕点,喝了一口茶道:「很撑。」

  墨子安冷哼一声,便将手中的糕点往他自己的嘴里一塞,大口吃掉。

  杨采薇自然知道他不悦,不过没有多想,望着严嬷嬷,「嬷嬷,什么事情?」

  「二小姐突然晕倒在花厅,一位男眷顺手便救了她,不小心扯坏了二小姐的衣衫。」

  严嬷嬷说到这里便停下来了。

  杨采薇眼眯了眯,「是谁?」

  「是一位五品官员。」

  「我知道了。」她从墨子安的怀里站起来,「二妹妹出了事,我得去看看。」

  「嗯。」他闷闷地应了一声,显然还是不开心。

  杨采薇望了他一眼,走了出去,这时严嬷嬷才详细地说:「那位五品官员是来找侯爷说事情的,二小姐不小心被看光了身子,他便说要娶。」

  「看了她身子的人还算少吗?」杨采薇冷笑。

  「是这么个理,本来夫人请老爷送二小姐去尼姑庵,那俞氏哭求在老爷身前,老爷便动了恻隐之心,装作不知道这件事情,想着别的出路。」

  「这出路倒是不错。」杨采薇冷冷地说。

  「可惜二小姐还看不上那五品官员,兴许是贪公主府的什么人。」严嬷嬷点拨道。

  杨采薇的脚步一顿,这公主府里的男人除了墨侯爷便是墨子安,墨侯爷只怕杨紫薇不敢肖想,可墨子安……她弯了弯唇角,怒不可遏,「真是不知道哪里来的狗胆。」

  杨采薇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心中的怒火彷佛要将她自己也烧着了,热得她几乎要疯了。

  杨紫薇怎么敢赖上墨子安!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