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嫁夫随夫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嫁夫随夫 第6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是夜,墨子安跑到杨采薇的香闺里睡觉的时候,被杨采薇一脚踢下床,「你这个王八蛋。」

  墨子安笑笑地拍拍屁股,坐在她的旁边,脸皮极厚地问:「敢问采薇,我是做错了什么事?」

  「卑鄙、下流、无耻。」她说。

  墨子安想想最近做的事情,嗯,除了暗示杨国公将婚期提前之外,他什么坏事都没有做,何况他做的也跟杨采薇说的卑鄙、下流、无耻无关。墨子安眼巴巴地黏了上去,一把贴在她的身上,学着姑娘家嗲声嗲气地说:「采薇,你为何生气?」

  「不要脸。」她说完,眼角不受控制地横了一眼他的下身,这会他那倒是安分。

  墨子安正紧紧地盯着她的神情,她的任何表情都没有逃开他的眼,他胡涂地也看了那,嗯,很安分呢,毕竟现在不是早上,早上容易冲动……他恍然大悟,露出一抹促狭的神情。

  「采薇,我对你坚贞不渝,可没有对别的女子做什么。」墨子安朝她挤眉弄眼地说。

  杨采薇闷不吭声,扭头就躺下闭上眼睛,很快便被墨子安拉进了他的怀里,他搂着她,在她的脸颊边吸了吸口气,香喷喷的,也不知道她是什么做的,怎么这么香。

  墨子安喜欢地又吸了好几口,才缓缓道:「早跟你说过,男子晨起容易激动,等缓过了就好,你可不能认为我背着你做什么偷鸡摸狗的事情,我可是清白的。」

  一个大男人对着她说他是清白的,杨采薇总觉得好笑,男人哪有什么清白可言。搂着她的双手又将她转了过来,面对面地望着她,「怎么不说话了?」

  「我要睡了。」杨采薇想把身体转回去,没想到他不许,「墨子安。」

  「这可不行,我来这可是跟你谈情说爱的,你动不动就睡,我们如何谈情说爱?」墨子安略微不满,她对他太冷淡了。他极其怀念她以前望着他时的那双水眸,说不清的情意、诉不完的情怀,哪里像现在了,把他当木头一样。

  「墨子安,我可没有请你来。」

  好吧,是他不请自来。他叹息,将她按在胸膛上,揉乱了她的发丝,看她满脸暴躁地要说什么时,他笑了,「睡吧。」  她发誓,他一定是故意的。她的气就梗在喉咙,望着他笑嘻嘻的样子,气不打一处来。

  「松开些。」抱这么紧,她怎么睡。

  哎,杨采薇是越来越习惯跟他一起睡觉的日子了,可他要如何告诉她,他想要的不是单纯地睡觉啊。更何况,在他身边,她一点也不觉得他很有魅力吗?

  墨子安开始怀疑自己的方法弄错了,没错,她是适应跟他一起同榻而眠,可她似乎一点也看不到他的俊,甚至她都不会面红耳赤。这可不好,他可不是简单地来暖床的,他还想她看他一眼,看到他,就恨不得剥光衣衫,尽情地蹂躏一番。

  光是想象杨采薇蹂躏他的场景,墨子安的呼吸都沉了不少,于是想一出是一出的墨子安直接将上身的衣衫给脱了,露出健壮的身体,又重新抱住了她。

  杨采薇只觉得来自他身上的热源更加炽烈了,她扭头一看,差点吓死,低低地尖叫:「墨子安,你在干什么!」

  墨子安邪邪地笑着,「天气有些热。」

  「现在都入秋了,热什么。」杨采薇不敢乱看,眼睛就盯着床柱,深怕自己看到什么不该看的东西。

  「可我天生燥热啊。」墨子安无辜地说,望着她脸上滴出血似的红晕,心中欢快不已。

  「你……」她气得说不出话,接着试着平静下心,「你若是要这样跟我躺一张榻上,绝对不可以。」

  墨子安扬扬眉,用手臂支起脑袋,悬在她的前方,黑色的发丝落在她的脸上,痒得她挠开他的发丝。他慢条斯理地说:「你应该提早适应才是,毕竟以后你我都要脱光光。」

  看着她的脸如他的预期般爆红,他一手扬起,直接放在她的头上,尽情地俯视着她羞红脸的模样。

  杨采薇真是没见过这么厚脸皮的人,他自己不仅自荐上了她的榻,更脱了衣衫要跟她一同睡,最可恶的是他的理由都是强词夺理到过于正当了。

  「等那时再说。」杨采薇顽固地说。

  墨子安笑了,指尖捧着她滚烫的小脸,「那时候再说啊。」他邪恶地拉长了声音,「可也没几天啦。」

  他们的婚期将至,约莫还有二十几天,听了他的话,她的心不可避免地跳快了,这个人为什么要提醒她这件事情?更可恶的是,他还拿这件事情当挡箭牌。

  「到时候再说。」杨采薇愤怒地强调道。

  「哎,我一片好心被你当成了驴肝肺,真是……」墨子安叹气地摇摇头。

  见他这副模样,她更气,「墨子安,你给我滚开。」

  「不要。」他任性地直接松开支撑的手臂,炙热的胸膛直接压在了她的浑圆上,坚硬碰撞上她的柔软,激荡出别样的暧昧,彷佛给这安静的夜里添上了一笔难以言喻的情调。

  杨采薇羞红了脸,男人与女人的差别在此刻格外的明显,她恍惚间觉得浑身发热得厉害,说话都不似刚才那样流利了,「墨、墨子安……」

  「嗯?」墨子安抬起深沉的眼,唇角带着优雅的笑容,眼底似乎有一簇小火苗在燃烧。

  她说不出口,咬着唇,一副想说却说不出话的模样。

  太可爱了。墨子安情不自禁地低头吻了她一口,胸膛缓缓地蹭着她的浑圆,一股说不出的舒服令他眯起了眼睛。

  他竟然还敢动!杨采薇羞得牙齿都打颤了,特别是杨夫人还提醒她千万不能婚前失身,到时候验元帕就不好过关了。她沉着脸,「墨子安,你答应过我……」

  话还没说完,他忽然吻住了她的唇,他的味道她很熟悉,阳刚、热烈,他每回熊熊燃烧起来时都恨不得将她也烧成灰烬,这股热情有时候令她呼吸都不畅通了,可她却又抗拒不了这股奇怪的感觉。

  一股酥麻从杨采薇的心底深处如涟漪的水波般缓缓的,一圈一圈地散开,麻得她的腿也软了,她的脑袋也跟着昏昏沉沉了。

  墨子安吮着她的唇瓣,发出津津有味的声音,大掌在她玲珑的身体上缓缓地抚弄着。

  杨采薇眯着眼,粉嫩的小嘴上还留着他残留的水渍,粉唇微启,沙哑地说:「你说不会碰我。」到这个时候,她还记得他的承诺。

  空气中还有墨子安留下的味道。杨采薇闭上眼睛,浑圆微微起伏着,香汗淋漓,身上薄薄的衣衫都湿透了。她的唇在燃烧,身上的肌肤也在燃烧,他碰过的每一寸肌肤都如火一般烧着,她缓缓地从榻上爬了起来。

  「呵呵……」银铃般的笑声在屋子响起,杨采薇只要想到墨子安刚才逃难似的背影,便无法控制心中的笑意。

  他明明知道她不许他碰她,他也坚守着他自己的承诺,可他偏偏要火上绕油,弄得她一身的燥热不说,他看起来更狼狈。

  杨采薇捂着嘴笑了一会,缓缓地下了床榻,用洗漱时剩下的水擦了擦身子,她换了一套干净的寝衣,等她坐在榻上,她的唇角还有抿不去的笑意。墨子安,她以为他会不顾一切地要了她,明明那时他已经忍得青筋都浮起来了,可他却没有。

  墨子安硬是忍住了,头也不回地走了。她知道他是一个信守承诺的人,想着他的解释,他并未找其它的女子消肿,这样的话莫名地多了几分可信度。

  杨采薇再躺在那床榻上,脸蛋红扑扑的,刚发生的一切还印在她的脑海里,她记得清清楚楚,转眼,只剩下她一人睡觉了。

  不过杨采薇没想到的是,接下来的日子,墨子安都只在白天过来,晚上他是不敢再来了,擦枪走火委实是危险。杨采薇明白过来之后,睡觉时都带着几分笑意。

  到了成亲的前一天晚上,杨夫人交代了杨采薇一些事情便离开了。

  杨采薇正打算歇息,门上响起规律的敲击声,她低声问:「谁?」

  「杨大小姐,小的是青玉。」

  墨子安身边的人杨采薇倒是认识,于是她打开门。青玉站在门口先对她行礼,接着道:「杨大小姐好,小的是奉小侯爷的命令来的。」

  杨采薇听了,唇角浮现一抹笑意,「有什么事情?」

  青玉轻咳了一声,「小侯爷说,明日便要成亲了,大婚之前不能相见,这是规矩。」

  确实是有这样的说法,男女在大婚之前见面不吉祥,可是杨采薇想,墨子安怕是故意不来,她仍然忘不了他逃跑的模样,唇角的笑意更明显了,「嗯。」她笑着点点头。

  「但是小侯爷命小的送来一份礼物给杨大小姐。」说着,青玉将礼物奉上。

  杨采薇接了过来,颔首,「有劳。」

  等青玉退下,杨采薇拿着礼物回屋,打开盒子一看,里面是一个木雕的人,仔细一看,那木雕的人还有几分像墨子安。

  好好的送什么木雕人像。她拿起盒子里的一封信,上面写着寥寥几语,漫漫长夜,你我相思,可谓无独有偶。

  杨采薇看得脸一红,将木偶重重地放回了盒子里去,气恼极了地将木偶连着盒子放在箱子里的最底层,打死她也不想被别人看到。他说的都是什么话,好似她没有他便睡不着一样,还故意送她一个雕成他模样的木雕,她才不会想他想得睡不着。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