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嫁夫随夫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嫁夫随夫 第6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杨采薇这一夜睡得不是很好,浑身都像是被石头碾过了一样,当晨光照进来的时候,她刚一睁开眼睛,迷糊地看着出现在她眼前的那张俊脸,好一会,她才反应过来,昨晚她与墨子安同床共枕了。

  杨采薇蹙眉地看他好一会,正要起来,却发现她的腰被他强而有力的手臂用力地箍住,她伸手去扯他的手,却怎么也扯不开。她只好叫醒他,「墨子安。」

  「嗯?」墨子安缓缓地睁开眼睛,沙哑地应了一声。她一动他便醒了,只是抱着她的感觉太舒服,他便没有出声。

  「放开。」

  「不要。」墨子安反而将她抱得更紧了。

  杨采薇怎么也扳不开他的手,气恼不已,正想破口大骂的时候,忽然发现臀部被一根炙热的「棍子」顶着。她不舒服地扭了扭身子,她身后的墨子安发出销魂的呻吟,「嗯……」

  她的耳朵一下子便红了,后知后觉明白那是什么东西之后,她伸手便往他的脸上狠狠地掴了一巴掌,「无耻、下流!」

  啪的一声,墨子安的脸上留下了一记铁砂掌的痕迹,他无奈地解释道:「采薇,这是很正常的反应,男人早上都会……」一柱擎天。

  「啊!你这个登徒子。」杨采薇压根不听他的解释,小手在他的手臂上用力掐着,「放开、放开。」

  墨子安哭笑不得,她的力气对他而言简直就是蚍蜉撼树,可她这样冤枉他就不行了。

  精瘦的身材一个翻身,将娇小玲珑的她压在了身下。他垂眸胁迫地看着她,「没有听到我说什么吗?任何一个男人早上都会这样。」

  「不要脸、无耻、下流……」杨采薇继续骂着。

  他的脸一黑,随即邪恶一笑,「如此说来,不按你说的做一番,倒是对不起你了。」

  「什么?」骂得正在兴头上的杨采薇一顿,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人已经被他死死地压在了被褥上。

  墨子安的薄唇随之而下,炙热、黏糊地贴上她,她睁大了眼睛,双手扯乱了他的衣衫也阻止不了他的兴致。

  「唔唔。」杨采薇的嘴被他堵得说不出话。

  墨子安的唇覆上她的唇,双臂无意识地用力抱紧她,灵活的舌尖分开她的唇瓣,湿热的唇舌不住地纠缠、交迭、碰撞,纠缠出令人遐想的丝丝银线。杨采薇的脸像是晕起了酒意,渲染开一片一片的红色,她因呼吸而张开嘴,半眯着眼睛,彷佛随时要晕过去一般,他笑着放过她,轻舔了一口她的鼻尖,「采薇……」

  杨采薇猛地清醒过来,脚一抬,将完全没有防备的墨子安狠狠地踹到了地上,发出啪的一声巨响。

  墨子安皮厚得紧,倒是没有摔疼,抬头看坐在床榻上的杨采薇时,他的眼里异芒闪烁,高高在上的她,搂着被褥,一头黑发披散在肩上,白皙的小脸染着红晕,小嘴被他吮得红红的,一双水眸怒瞪着他,他心中暗叫不好,身下的欲望更加坚硬了。

  杨采薇的眼睛往下一看,一览无遗,将他的反应看在眼里,她脸上的红晕更深了,但这一次是被气出来的,「墨子安,你给我滚。」

  出乎意料的是,墨子安竟真的站起来,拍拍屁股,懒散地套上衣衫,「好、好,你别气。」

  他居然真的打算走人了。杨采薇微微惊讶,没想到他会真的听话要走,她哪里知道,他要是再看着她,只怕他等不到新婚之夜,就会直接扑倒她、吃掉她。

  等看着脚步略急地离开的墨子安,杨采薇反而不气了,她怔怔地看着随风飘荡的帘子,一大早闹腾了一番,她的院子也热闹了不少,多了一些人气。她摸着跳快的心,猛地蹙眉,怎么就跟他斗嘴了呢,本不该理他,不该这么容易情绪起伏才是啊。

  杨采薇掀开被褥,手摸到另一半床榻,上面还有来不及散去,属于他的温度,她咬着牙,这样实在不行啊,本就不想嫁他,他倒好,硬要跟她来一段提前适应夫妻生活的日子。

  她困扰地皱眉,但很快,眉宇间的皱褶很快就被抚平了,无妨,有杨国公在,他想娶她只怕难了。

  「小侯爷,杨国公有找。」青玉压低声音说:「一大早就来了,等在花厅等了很久,属下便作主说你还在睡,可杨国公竟然耐着性子等了起来。」

  刚回到府中,正烧着某种不可言喻的火,墨子安的脾气也不怎么好,头也不回地说:「让他等。」

  青玉古怪地看了一眼大步离开的主子,怪了,怎么火气这么大?

  墨子安洗了一个冷水澡,熄灭了不该有的欲望,神色冷淡地喝了一盏茶,才缓缓地对青玉说:「杨国公还在花厅里等着?」

  「是。」青玉冷笑,「定然是有什么事情要找小侯爷帮忙,否则也不会赖着不走人。」

  墨子安的唇角噙着一抹冷笑,「自然如此,否则他哪会耐心地等着,之前撕破了脸皮的时候,他可是腰板挺得直直的。」

  「既然如此,小侯爷是见还是不见?」青玉好奇地问。

  「自然得见,毕竟是我的未来丈人。」墨子安嘲弄地说,慢条斯理地起身往花厅走去。

  花厅里的杨国公等得格外焦急,脸上都要冒火,拚命地喝了好几壶茶才压下了火气,结来又想去净房,等他回来看到墨子安,心里一松,「小侯爷。」

  「杨国公客气了。」墨子安笑着说,又责备道:「那些该死的下人知道你来了,却不喊本侯起来,当真是可恶。」

  杨国公听了,眉头狠狠一跳。下人哪里有这样的胆子,他也不蠢,知道墨子安有意要冷冷他,可他有事相求,不得不低头。

  「不、不,是我来得早了。」杨国公这么说。

  「哦?」墨子安诧异地说:「不知道杨国公这么早过来干什么?」

  杨国公想了想,「今日府中发生了不少事情,想必小侯爷应该听说了。」

  「哦,可是二小姐被人凌辱,三小姐失了嗓子,还是杨国公的好女婿被人给断了子孙根?」墨子安笑眯眯地说。

  杨国公被他的直言不讳气得差点血液冲到脑袋,立刻否定道:「这些都不是真的。」

  「哦?」墨子安一脸的不信。

  杨国公知道事实胜于雄辩,有些事情是瞒不住的,可他最宠爱的杨紫薇明明是清白的,却落了个这样的下场,他再想到俞氏整日以泪洗面的模样,不由得道:「来这里便是请小侯爷帮忙,希望小侯爷能找出幕后黑手,将其绳之以法,还我女儿、女婿公道。」

  真是一个好爹爹啊。墨子安想着杨国公对着杨采薇又是另外一张脸,心中微疼,神色一正,「此事不好办。」

  「小侯爷,以后我们可就是一家人了,以前的事情也就算了,可如此关系这般密切,这事情对小侯爷而言就是轻而易举。」

  「等一等。」墨子安对他摆摆手,「如今还不是一家人。」

  杨国公脸色一惊,「小侯爷莫非是要退亲?」

  「不是。」

  「那小侯爷是什么意思?」杨国公脸色难看地说。

  「如今虽然未婚夫妻,可毕竟不是真正夫妻,这关系说亲密也不亲密。」墨子安老奸巨猾地垂下眸。

  杨国公慢慢地明白了,双手作揖,「小侯爷说得是,其实小侯爷与小女的婚事确实该早完婚,我明日便禀告皇上,将婚期再往前提一提。」

  「这……」墨子安一脸的犹豫。「小侯爷放心,这是我的想法,我必会跟皇上说清楚。」杨国公暗骂墨子安心思狡猾。

  「那好吧。」墨子安勉为其难地答应。

  「那么小侯爷可否……」杨国公心急不已,想得到一个承诺。其实他可以找别人帮忙,可是论人选,自然是墨子安合适,不仅是墨子安身分、权势都合适,更因为墨子安以后是他的女婿,他可以使唤了。

  「这事不急。」

  杨国公明白墨子安的意思是先有了亲戚这层关系才好办事,若是中间婚事又吹了,那他墨子安不就白白做事了吗,真是比黄鼠狼还狡猾。

  杨国公心中能清晰地分析此事,若是他拿乔一下,不让杨采薇嫁给墨子安的话,说不定墨子安就焦急了,可问题这婚事是皇后娘娘赐的,墨子安的态度又是不明确。杨国公不知皇后娘娘为什么会赐这道婚,更不知道墨子安在其中扮演的是什么角色,打探消息也打探不出什么,但就他现在来看,墨子安的态度很平静,似乎娶不娶杨采薇都没有关系。

  他那个没什么用处的大女儿若是能嫁给墨子安,也算是有些用,从此搭上了墨子安的船,光是背后的靠山,皇上、长公主、墨侯爷等等,就够他笑得合不拢嘴了。因此他才求到了墨子安这里。他笑着说:「那我进宫与皇上说道说道。」

  墨子安随意地挥挥手,等杨国公一走,他语气欢愉地喊道:「青玉。」

  「小侯爷。」

  墨子安的眼角晕开喜色,「去长公主那说一声,聘礼单拿过来瞅瞅。」

  青玉的嘴角抽了抽,小侯爷是不是太心急了?但他还是乖乖应下,「是。」

  墨子安抚着下巴,还有哪些东西得准备?都得准备齐全了,可不能委屈杨采薇,想着想着,想得他都快拔光自己的头发了,他突然站起来,直接去问问宰相和晨王世子不就好了,他们两人肯定有经验。

  杨采薇被告知婚期提前的时候,她整个人都傻了。杨夫人抓着她的手,「你父亲定然有什么事情需要墨子安的帮忙,急着巴上墨子安,竟向皇上提议早些完婚,说你的年纪不小了。」

  杨采薇被杨国公的做法给恶心了,冷着一张小脸不说话。

  杨夫人急切地问:「你怎么不喝那药?现在时间也来不及,不到一个月你就要出嫁了。」

  望着喋喋不休的杨夫人,杨采薇心中一叹,「娘,罢了。」前有墨子安的威胁,后有亲生父亲的催促,这婚即便她不想认也得认下。

  杨夫人啧了一声,「你父亲就是个没骨气的。」是个有骨气的人定会拒婚,绝对不会答应这门婚事。

  杨夫人知道墨子安是非娶女儿不可,那一回打过照面之后,她便感觉得出墨子安和两年前不一样,那时还未成熟、稳重的墨子安已经对女儿是非娶不可,如今将心思都藏起来的墨子安更加难对付了。

  「其实离开了杨国公府也是好的,娘打听过,长公主不是一个咄咄逼人的人,墨侯爷一个男人管不到媳妇身上,不过他们在子嗣上有些心急,因为墨子安是独子。」杨夫人井井有条地分析着,「你嫁过去也好,只要墨子安护得住你,对你好,娘也没别的要求。」

  「娘,别说了。」杨采薇摇摇头,「船到桥头自然直。」

  「嗯。」杨夫人想起一件事情,「小侯爷这几日晚上还往你那去?」当下人禀告这件事情的时候,吓破了杨夫人的胆。若不是下人夜起察觉到,只怕没人知道,墨子安做得隐密,可这世上到底是没有不透风的墙。

  杨采薇闻言,脸色黯了黯,「娘。」

  杨夫人自知女儿不会做什么出挑的事情,只怕是那墨子安做下的,小声地问:「你们两人可有……」

  杨采薇的耳根子红了,墨子安倒是规矩,并未对她做什么,至多就是抱着她一起睡而已,但每天早上醒来感觉他生机勃勃的某处顶着她的时候,她真的是无所适从,宛若她随时被一头饥肠辘辘的野狼给盯着。她免不了地骂他一顿、踢他几脚,他倒是乖觉,不痛不痒地承受下来。

  起初不知道墨子安为何一改晚上时的纠缠,每天早上醒来被她骂几声就走,她后来才想到他有可能是急着去消肿,至于他如何消肿,她便不得而知了。

  「那就好,否则新婚之夜的第二日检查元帕,那就不好应付了。」杨夫人惊讶墨子安的墨守成规,又放心了不少,她也不用担心女儿的名声被毁了。

  杨采薇轻咬着唇,墨子安确实很规矩,大概跟他之前承诺她的事有关,他说过不会碰她就不会碰,那么他又是如何消肿的呢?找别的女子吗?她的心猛地抽了一下,她咬牙忍下那抽痛的感觉,听了杨夫人的话,她也不害羞,杨夫人并不是拘泥的人,在她第一次跟墨子安订亲时说的事情都同她说过,就怕她不清楚,在婆家闹了笑话。

  「娘,你放心吧。」杨采薇如是说道。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