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嫁夫随夫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嫁夫随夫 第5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回到院里,杨采薇看着桌上的药汁,想着杨夫人的话,这药会让人看起来像生了重病,病入膏肓,无法下榻,连续不断地喝上几回,将病样做足一个月给人看,最后再顺其自然地假装死去,一切都会很完美。

  杨采薇盯着药汁好一会,缓缓伸手端起,突然一道男声响起,「我若是你,便不会喝下这药。」

  她一紧张,手不禁一抖,药汁洒了不少出来,她转过头,猛地对上一双漆黑的双眸,她深吸一口气,「墨子安,你……」

  「即便你生病了,奄奄一息,我也会娶你,就算你死了,我更会跟你冥婚,杨采薇,你可想好了?」

  眼前的墨子安是墨子安,他的模样并未发生变化,可他的气息有些不一样,阴暗、深沉,让人看不透他。在杨采薇的印象中,除了他绝情离开时的背影之外,绝大多数时,他给她的感觉是如沐春风,很舒服、很明亮、很干净,他笑的时候连天上的娇阳都比不过。

  杨采薇吞了吞口水,总觉得这样的他异样又陌生。

  「既然想明白了,也不想拖累别人,便将手里的药,放下来!」最后三个字他咬得极为重。

  「你在威胁我?」杨采薇微恼墨子安看穿了她的把戏,为何他会知道她要喝的是什么?

  她的一举一动都在他墨子安的眼里,她不知道,而他也不会告诉她,她身边有他的暗卫,「一切都由你自己决定。」

  杨采薇重重地将碗放在桌上,不少汁液洒了出来。

  似乎见不到她恼羞成怒的模样,墨子安忽而唇角一扬,走至她的身边,将手里提着的食盒放在了桌上,「这几日有些忙,没有陪你用膳。」

  「滚。」杨采薇冷冷地说。

  「采薇,你我早晚是夫妻,先提前适应也不错。」一反方才冷森森的模样,墨子安嬉皮笑脸地说。

  「你又知道我们会成亲?」杨采薇冷酷地一笑,「小侯爷不会再退亲一回?」

  墨子安诧异地看着她,「怎么会?」

  「有一便有二,有二便有三。」「所以这次我特意将婚事定在两个月之后。」墨子安慢条斯理地说了一句话:「以免夜长梦多。」

  她浑身一阵哆嗦,总觉得他说出的话带着一股阴森。她不安地动了动身体,却被他伸过来的大掌一把摁住,「别动。」

  杨采薇抿着唇下意识地往后退,他却不许,加重了力道,控制她往他的方向靠拢,「你既然调皮地不肯自己动手用膳,那我喂你吃又有何妨呢?」

  她听得气红了脸,「墨子安,你放手,我自己来。」

  「迟了。」墨子安眼神沉甸甸,好像一朵乌云躲在他的眼里,想到她妄想以假死来逃离他,他的心情便极度不好。

  「你……」嘴一张,刚好吃了一口他以筷子挟来的豆腐,她一时间说不出话。

  「豆腐好吃吗?可我觉得你的豆腐更好吃。」墨子安空着的手不客气地在她的手臂上轻轻滑动,隔着衣衫留下旖旎的痕迹。

  杨采薇微微侧了侧身体避开他,干脆不说话。越说越错,更会惹来他莫名的举动,她还不如别说话的好,专心地吃饭。

  等杨采薇快速地用完膳,她飞快地离开了墨子安的怀里。

  只见他一脸的莫名其妙,「怎么这么急?」

  「你现在可以走了吧?」杨采薇急急地赶着他走。

  「不走。」

  「我要就寝了。」杨采薇火大地说。

  「那你就寝了再说。」他死皮赖脸地说。

  杨采薇板着脸,平着嗓子,「随你。」说着,她便洗漱一番,接着换了寝衣便上了榻,「小侯爷如今可以走了吧?」

  墨子安如她所愿站了起来,却不是往门口,反而朝她的方向走了过来,「嗯,来了。」

  「什么?」她以为自己听错了。

  「夜深了,是该就寝了。」墨子安就着她用过的温水洗漱一番,解开了外袍就要上她的床榻。

  杨采薇如惊弓之鸟般缩在了床榻最里面,「你要干什么?」

  「与你一起睡觉啊。」他理所当然地说。

  「什么?」杨采薇听得张大了嘴,「跟我、我一起?」

  「是啊。」墨子安邪恶地对她挤眉弄眼,脱了靴,爽快地上了榻,高大的身子轻而易举地霸占了她半张床榻。

  她不停地往床里缩,小脚踢乱了被褥,脸上带着绯红的红晕,「墨子安,你开什么玩笑,你当这里是什么地方。」

  「我未来夫人的闺房。」他顺口接道。他半靠在床榻上,一手撑着脑袋,一手朝她伸过去,「放心吧,我不会对你不轨,只是想跟你同榻而眠。」

  杨采薇气得脸都黑了,这人说得这般轻巧,可他有没有考虑过她的名声?好吧,她的名声也不是很好,可他也不能这么做啊。

  「不会有人说你不好,而且也不会有人知道。」墨子安胸有成竹地说。

  「你到底懂不懂礼数,还未成亲便想上我的榻,你当我是什么人?」杨采薇咬着唇,唇瓣都咬出血来了。

  墨子安惊讶地看着她,「你是我的夫人啊,你我之间还讲什么礼数,我们是再亲密不过的人了。」

  她的脸气得又白又红,赤裸的双足上突然多了一道力道,她头一低,便看到他宽阔的大掌抓着她的脚往下一拉,直接将她拉进了他的怀抱里。

  她娇呼一声,小脸便被他用力地摁在了他的胸膛前,炙热的气息扑面而来,烫得她整个人如热锅上的蚂蚁,急急地想挣脱开他的怀里。

  「墨子安,你快放手。」杨采薇在他的胸前闷闷地说,甫一张嘴,鼻尖嗅到的是他满满的男性阳刚味,直直地钻入她的鼻尖,令她忍不住地头晕目眩。

  她柔软、娇小的身子截然不同,他浑身充满了力量,抱着她的手臂鼓鼓的,在他的怀里,她才发现她是多么的娇小,她有些惊慌,男人强健的身体令她心慌。

  「动来动去,干什么。」墨子安的大掌在她挺翘的臀部上轻拍了一掌,她立刻乖顺地一动也不动,他看得直发笑,「怎么了,害羞了?」

  说着,他低头寻到她的小嘴,霸道地贴了上去,「你还是幸运的,不少姑娘家婚前可提见都没有见过自个的夫君呢,刚一见面就要被一个完全陌生的男人压。」

  压?压着做什么?杨采薇不会傻得问出这个问题,否则她就是真的傻了,可听了他的话,她却觉得他真是得寸进尺。她狠狠地说:「这样的幸运小女子不要,小侯爷还是给别人吧。」

  「啧啧,这可不行,我既然已经被你订下,便是你的人,岂有沾花惹草的道理呢。」

  墨子安一副要为她守身如玉的模样。

  杨采薇被气坏了,她没见过这样不要脸的人,她扭过头,不想理会他,可她已经被他紧紧锁在怀里,她无处可逃。

  墨子安万分疼惜地吻了吻她的唇角,他已经想起这两年的事情了,她过得不好,他又怎会过得好,简直就是行尸走肉,连小舅舅都取笑他死气沉沉,闷得慌。

  杨采薇不在他身边,他的生活又有什么意义,可笑他那时太过冲动,居然被几个内宅女子给骗了,被妒忌蒙蔽了眼睛,甚至也不求她一个准话,就傻傻地要退婚,婚退了之后又魂不守舍。

  他真的是蠢,更让她差点被人凌辱,他几乎无法想象,她要是脆弱一些,直接选择了死亡,那他该怎么办?他这无处安放的心又该放在哪里呢?幸好她很坚强,没有选择最极端的方式。想到此处,他忍不住地圈紧了她,他真的很喜爱她,没有她,他又该如何是好。

  「小侯爷还真是纯情。」杨采薇冷哼一声,道:「怎么就看上我这样的残花败柳。」

  话音刚落,她的下巴便被他用力地捏住,水眸对上他那双阴暗,饱含怒火的眼时,她的心不由得跳快了几步。

  「杨采薇,对男人而言,天黑了,女人都是一样的。」墨子安狠戾地低声说道:「但是我要的,永远都是你这个人,不仅仅是你的身体,还有你的心。」

  他的手落在她饱满的左胸上,她惊得要挣脱,却反而将她自己往他的手里送一样。她羞得脸色大红,耳边还听见他大言不惭地道:「你在我的眼中、心里,从第一次见到你开始,你便一直没有变过,从来没有,不许你再诋毁你自己了,否则……」

  裼采腋的背脊泛起一股凉意,一句话都不敢再说了,她被他在她身上乱摸的大掌给吓到到,「不许乱摸。」

  墨子安的手微顿,一手忽然抬高,伸到她的额头,掀起她的浏海,看着那抹胎记,温柔、郑重地在她的额上落下一吻,「别人都说你是丑,可在我的心里,你最美,他们有眼无珠,就爱说你的是非,明明这胎记是专门生来诱惑我,是我上辈子留给你,好让我这辈子依然能循着这胎记寻到你,哪里丑了。」

  杨采薇的心剧烈地跳着,她不想听他说这些话,可耳朵拢不住,挡不住他源源不断述说的情话。他说的这些,她早已不在意,别人的眼光如何不关她的事情,别人如何看待她,她也不想去理会,但有时候听多了,心还是会在乎。

  而墨子安此时正在一点一点地安抚着她,抚平她自以为不在乎,实际上伤痕累累的心,但她忘不了,她心口上的最大的裂痕便是他亲手割的。

  抱在身上的手臂松了一些,杨采薇连忙背过身不去看他。

  墨子安立刻又贴了上来,紧紧地靠在她的背脊上。他委屈地说:「怎么不理我?」

  「墨子安,我要睡了。」杨采薇微顿,「别忘了你说的话,不许对我不轨。」

  他的唇角微抽了抽,有种对牛弹琴的无力感,这个女人当真是一点也不可爱了,不对,是对着他,她似乎变得太过平静了。以前的她,只要他靠近一些,稍稍逗弄她,她便会一脸的羞涩,小脸一片的粉红。  :

  失去了才知道珍惜,墨子安忍着心中那股焦躁,双手圈住她,将脸埋在她的背上,听着她有规律的呼吸声,他不得不承认,他确实很混蛋,让她受了这么多委屈,明明是他要保护一生一世的女人,他却没有做到。但让他宽容地放过她,他又做不到,这简直是在要他的命,他无法看她孤苦到老,更加无法接受她嫁给别的男人。

  没关系,墨子安安慰自己,不急不躁,慢慢来,就算要他用他的一生一世再一次地去换她的真心,他也在所不惜。是他搞丢了杨采薇的真心,他愿意跪在她的脚边,一点一点地拾回她碎了的心,蚕食鲸吞地将她重新吞到肚子里。只要她再一次地对他打开心扉,让他进去,无论要付出什么代价,他都愿意。

  杨采薇排斥着他,在睡梦中也不愿贴着他,他一点也不想两人成亲时还如此,有些事情要早些开始,水滴石穿,要让她早早习惯他才行,反正杨国公府他来去自如。

  怀里的人儿不知何时睡着了,但她睡得并不安稳,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的存在,她动不动地扭了扭身子,额上也冒着细细的汗珠,小嘴呢喃道:「别、别碰我。」

  听见她的梦呓,墨子安的脸瞬间阴暗,果真让那人仅仅是断子绝孙太简单了。他心思阴暗,大掌却格外温柔地拍着她的背,轻柔地哄着她,「乖,有我在,不怕……」

  如此反反复复地哄了好几声,杨采薇才稍稍安定,身体仍然僵硬着,他轻拍着她的背脊,直到她的身体也渐渐地放松了,他才怜爱地亲了亲她的额头,「我永远都会在你身边,生死不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