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嫁夫随夫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嫁夫随夫 第5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京城最大的花楼,汾酒楼。

  墨子安踹开一扇门,门内没有任何淫糜的场景,一个颀长的男子半靠在榻上,倾泻着一头乌发,正对面坐着一名清雅的拉着二胡的女子。

  「小舅舅。」

  九王爷啧了一声,「怎么了,这么委屈的样子是做给谁看?」说着,九王爷端起一杯酒缓缓地喝了下去。

  女子无声地抱着二胡退了下去,九王爷邪气地睥睨了他一眼,声音轻扬地说:「说吧,怎么了?」

  「想请小舅舅帮一个忙。」

  九王爷眼里闪过一抹兴味,「喷啧,怎么浑身一股血腥味?」

  墨子安一脸的沉静,眼角都带着猩红,「替外甥遮掩一些事情。」

  九王爷风华绝代地一笑,「哦,这种事情小舅舅我最爱做了。」

  墨子安眼里燃起一抹火焰,他动了那些人,自然会惹出不少麻烦,此刻最需要小舅舅的帮忙。

  九王爷是皇上和长公主最小的亲弟弟,倍受宠爱,墨子安有九王爷的帮忙,他才能从这件事情里脱了嫌疑。虽然他墨子安根本不介意被人知道,但是他更喜欢看着那些蠢人在不知敌人的情况下如履薄冰,一生都活在恐惧之中。

  两个时辰之前,郊外的无人宅中。

  青玉跪在地上,低声道:「属下已经请两位杨小姐在宅子里待着了。」

  墨子安神色冷酷,冷冷地说:「可问出了什么?」

  青玉低低地说:「属下不敢用刑,已备好药。」

  「哦?」

  「等小侯爷发落。」青玉道。

  墨子安走进宅中的一间屋子里,他看了一眼,是杨国公府已出嫁的庶女杨莲薇,他走至一旁的椅子坐下。

  青玉一点也不怜香惜玉地让一旁的人给杨莲薇灌药,他在墨子安耳边低语道:「小侯爷,这药会让人忘记当时发生了什么事情。」

  「嗯。」墨子安应了一声。

  等药效在杨莲薇身上发作的时候,墨子安深沉地开口道:「你对杨采薇做了什么?」

  杨莲薇哈哈大笑,完全不像平时的贵夫人形象,「杨采薇,哈哈哈,我好恨你,就因为你,表哥看不到我,眼里就只有你,我努力学着你的模样,学着你说话的样子,可是他却看不到。」

  说着说着,杨莲薇便哭了起来,双手捂着脸,哭得好不可怜,「不过你没想到吧,你的好亲事是被我破坏了,若不是二姊姊让我这么做,我都不知道如何能让你生不如死。这么多年,我学了你的声音、你的模样,骗了墨子安,让你被退亲,你很痛苦吧,哈哈……」

  青玉听着,偷偷地看了一眼安静的墨子安,默默地低下头。

  「你水性杨花,墨子安只要不是个蠢的,一定不会娶你,可你知不知道,他当时看到的人是谁?是我,是我啊!」杨莲薇得意地说:「他一个小侯爷居然也被我骗了。」

  说着说着,杨莲薇学起杨采薇的声音,唯妙唯肖,「不过你可别以为,你被退亲就能嫁给表哥,表哥是我的,可他得不到你又不安心,我就满足他,我故意让他从后门进来,故意让他进了你的屋子……啊!」

  一道凄惨的声音响起,另一个屋子的杨紫薇吓得缩了起来,她急急地趴在门口,听着杨莲薇断断续续的声音,那嗓子活像是鸭子嘎嘎一样的难听,让她惊得心神不宁。

  「得到了,咳咳,才不会珍惜……」杨莲薇一边咳着喉咙的血,一边笑着,「最后、最后还不是被我用相似的身形、声音给骗上了床。你失了身,我赢了,哈哈哈……」

  杨紫薇不知道杨莲薇在说什么蠢话,这些话怎么能在外面说,若是被人听到了……她气恼不已,门吱嘎地一声打开,她看不到人,她的眼睛被蒙住,手也被绳子捆住。

  「你们是什么人?我告诉你们,我是杨国公最疼爱的女儿。」杨紫薇听出了几道脚步声,好像是好几个人,她不断地蠕动,「你们要什么,钱?只要你们不伤害我,我便……啊!」

  她被人从身后狠狠地扯住头发,一碗难闻的药汁灌入了她的嘴里,她难受地趴在地上,神志不清。

  恍惚间,她听到有人问:「你对杨采薇做了什么?」

  杨紫薇管不住脑子,关不住嘴,一张嘴,什么话都说了出去,「我恨她,明明爹最疼爱的是我娘和我,却什么好处都让她占去,就因为她比我早出生,比我多一个有身分、地位的娘。就连婚事也这么好,能跟长公主的儿子订亲,凭什么。可惜啊,男人都是自负、愚蠢的,任凭他再疼她,他也不能忍受她红杏出墙吧,哈哈哈。

  三妹妹正好派上用场,用相似的声音和形态就骗过了他,婚事就这么轻易被退了,哈哈……看着她被表哥蹂躏,我心里莫名的爽快。可恨啊可恨,偏偏没有成功,玩什么咬舌自尽,三妹妹以为她丢了清白,表哥自然不愿承认自己失败,就这么相信她不贞、不洁。」

  说着,杨紫薇狠狠地捶了几下地上,暗自说道:「就差一点可以完全毁掉你了,就差一点啊。」

  青玉的神色白了又白,过了好一阵子才敢去看墨子安,屋里极为黑暗,根本看不清墨子安在想什么,可青玉隐约知道,小侯爷已经走在爆发的边缘了。那杨莲薇被废了嗓子,而这杨紫薇更可恶,小侯爷却没有直接动手,青玉心里升起一股凛冽。

  「脱了她的衣衫,让她一路衣衫不整地回去。」墨子安的声音很冷很冷,似是冷到了骨子里。

  这简直是……青玉叹了一口气,比起手段,小侯爷平日里是懒得动手,若是真的动手,真是狠到心坎,不过这两姊妹也是活该。

  墨子安站起来,走过杨紫薇身边的时候,他一顿,突然抬脚在杨紫薇的手上狠狠一踩,骨头碎掉的声音在安静的屋子里格外的清晰。

  杨紫薇发出一声惨叫便倒晕过去了,墨子安浑身寒气地走了出去。

  青玉朝一旁的人吩咐了一声:「让她们服下忘忧草。」实际上是一种忘记近期事情的药。

  等青玉追上了墨子安的脚步,墨子安已经在李伯侯府,青玉吞了吞口水,这便是杨紫微她们口中那表哥的住处,小侯爷这是要做什么?

  青玉这一想,便慢了几步,再往前的时候,便听到一声男人的惨叫声,青玉立刻上前,只来得及看到那小李伯侯捂着身下一处哭天喊地,他眼力好,一看便看到了那血迹,吓得冷汗直冒,小侯爷太冲动了。

  青玉也不停留,连忙跟着墨子安离开的方向而去。他在墨子安的身后道:「小侯爷……」

  「什么话也不要说。」墨子安带着若有若无的血气去了汾酒楼。

  杨采薇再与世隔绝,她也听到了丫鬟间的碎嘴。杨国公府最近霉运连连,先是杨莲薇的嗓子坏了,接着是小李伯侯半夜被人断了子孙根,最后便是早晨才回到了杨国公府的杨紫薇,听说被人坏了清白,一身褴褛地跑了回来,还伤了右手,怕以后右手是不能用了。

  杨采薇镇定地听完,可她的手却抖得不象话,她深吸一口气,缓步往杨夫人那去。

  到了杨夫人的屋子,杨采薇喊了一声:「娘。」

  「采薇来了,快快坐下。」杨夫人一脸的惊喜,杨采薇很久没有来她的屋子里了,这是两年来杨采薇第一次过来。

  「娘,我有些事情想问你。」杨采薇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下。

  杨夫人点点头,「什么事情?」

  杨采薇看了看旁边,杨夫人使了一个眼色,李嬷嬷将人都带了下去,杨采薇才开口道:「娘,我听说了一些事情。」

  「你是想问娘,那些事情是不是娘做的?」杨夫人温柔地问。

  「是。」杨采薇点点头。

  「实在是大快人心,可惜不是为娘做的。」杨夫人一脸的解恨,「也不知道他们是惹了什么人,才会得了这些报应。」

  杨采薇松了一口气,「不是娘做的就好。」她只担心娘亲爱女心切,不顾身分地做了这些事情,若是被查出来就糟糕了。

  「娘曾经也恨不得弄死他们,可是娘家不够有势力,你爹又是一个宠妾灭妻的人。」

  杨夫人痛苦地闭上眼睛。

  杨采薇自然知道自家娘亲所受的苦,娘亲不过是占了一个嫡妻的位置罢了。她伸手抱着杨夫人,「娘,不是你做的,女儿就放心了。」

  「采薇……」

  杨采薇又想到一件事情,「娘,你答应过我的事情,你还记得吗?」

  「你是说,你不愿意嫁给墨子安的事情吗?」杨夫人温柔地问。

  「是。」杨采薇一顿,「娘,你准备如何做?」在任性过后,杨采薇才明白她所要求的有多难,皇后娘娘赐的婚,她怎么能拒绝,何况以娘亲的手段怕是做不到。

  料不到杨夫人反握住她的手,低声道:「假死。」

  杨采薇眼睛发亮地看着她,「娘。」

  杨夫人含泪地说:「这是娘能替你做到的唯一的事情,之前都委屈你了。」舍不得女儿离开自己,可更不愿意女儿如她一样一辈子被关在后院里。

  杨采薇平静地抓着杨夫人的手,「娘,女儿不孝,不能在你身边孝顺。」

  「傻女儿……」

  母女俩泪眼汪汪,紧紧地相拥在一块。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