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嫁夫随夫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嫁夫随夫 第4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大姊姊,怪不得你不愿意嫁给表哥。」杨莲薇一看到杨采薇便生气地喊道:「如今攀上了高枝了!」

  杨采薇看了一眼杨莲薇,曾经娇小、可人的美人在嫁出去才两年的时间里居然如吹了气的气球一样,一下子胖了不少。

  杨莲薇被杨采薇一看,脸色涨红,「我才不胖,是表哥说我太纤瘦了,不好生孩子。」

  她越说越有底气,「像你这样的,以后可不好生养。」

  杨采薇笑了,「三妹妹生了几个了?」

  杨莲薇脸色巨变,想到她为了生孩子拚命吃补品却怎么也怀不上,还变得如此胖,表哥对她越发不耐烦,反倒对那些通房、小妾更为温柔,她有些疯狂地说:「起码表哥最后娶的是我。」

  杨采薇看也不看她,继续看着手中的经书。

  一旁的杨紫薇并不想听杨莲薇的抱怨,插嘴道:「大姊姊知道了吧?你很快就是侯爷夫人了。」

  杨采薇不理她们。杨紫薇的眼睛闪了闪,「可惜啊,两年前,小侯爷是误会了你,认为你不贞洁,如今你确实不洁了,他却又要娶你。」

  杨莲薇的脸色先是不好看,听了这话,脸色又好转了,「呵呵,洞房之夜可是要验身呢,元帕上没了落红,看你怎么办。」

  杨采薇笑了,「谢谢你们的关心。」

  杨莲薇看着杨采薇姣好的面孔,想到表哥对她的恋恋不忘,冷冷地道:「你到时成了弃妇,我倒是不介意表哥收了你,但到了那时可没有什么平妻的位置给你了,至多就是一个小妾吧,不过大姊姊放心,我一定会好好关照你。」

  杨采薇微微一笑,「你们渴了吗?」她指了指桌上的茶壶,「若是渴了,自己取水吧。」

  说着,她径自靠在长榻上,完全地无视她们。她们就是一群疯狗,见谁都咬。

  杨紫薇最后怏怏地拉着杨莲薇走人。

  杨采薇的耳朵才清静了不少,一抹阴影倏地遮住了光线,她移开佛经,正好对上了一张冰冷至极的俊脸。

  「她们说的是什么意思?」

  她后知后觉地明白,原来墨子安都听到了她们说的话了,她的手指紧了紧佛经,松开,放下。她沉静地说道:「你听到了不是吗?我不是一个清白的女子。」

  墨子安脸色发青,头疼得厉害,恍惚间,他彷佛看到了一抹红色玛瑙串成的珠帘,而那珠帘后站着窈窕的她。她穿着她素来爱穿的粉紫衣裙,娇美得如一只漂亮的粉蝶,搨着透明的羽翼,翩翩起舞,但下一刻,他便恨不得撕裂了她那双羽翼。

  表哥、表哥,我并不想嫁给墨子安,可是他舅舅是皇上,娘是长公主,爹是侯爷,有权有势,我就算是杨国公府的嫡长女又能如何?我不想啊,表哥,我不想嫁给他,我喜欢的是你,我们青梅竹马,从小便认识,我喜欢的从来都是你。

  一句一句煽情的话,一句一句不要他的话在他的脑海里不断地旋转,他头疼欲裂,恨不得撕裂了自己。

  杨采薇怔怔地看着一脸狰狞的男人,她以为她说了这样的话,他一定会生气地转身离开,但他没有。他双手捧着脑袋,一副要杀了她的神情令她却步了,她下意识地往后退了退。

  墨子安忽然双手掐住她的脖颈,冷沉的黑眸里看不到任何情绪,「杨采薇,你竟敢背叛我!」

  被他掐着的脖颈脆弱极了,他稍稍用力就能掐断她的脖子,黑眸无情地注视着她,她困难地呼吸着。

  说啊,她倒是说说看,说她不是故意那样说的,说她并不是不要他,说她其实是喜欢他的……

  杨采薇睁开眼睛,他突然坠落在她清冷如水的眼里,在她的眼里,他看到了冷血、无情的自己,他猛地一惊,松开手,她软倒在长榻上,剧烈地喘气。

  墨子安握了握拳头,才惊觉他刚才差点就杀了杨采薇,他深深地呼吸,声音带着颤抖,「杨采薇,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咳。」杨采薇揉着发疼的喉咙,空白着一张小脸,「你都听清楚了,不是吗?」

  「你……」墨子安的胸膛剧烈地起伏着,脑海里格外的清晰,想不起来的事情一点一点地如回潮的水往岸边靠,再加上刚才听到的话,他的脸色青白一片,「你妹妹说,两年前我误会了你。」

  杨采薇垂眸喘气,并不想理会他,原来他以前真的误会她是水性杨花的女子才会退亲,想到退亲之后……她闭了闭眼睛,从嘴里挤出一个字,「滚!」

  高大的身躯一震,墨子安看向她。

  杨采薇陌生地看着他,「墨子安,你给我滚!」

  她的眼神很清澈,所以他能清楚地看到她眼中的怨恨。杨采薇一字一字,咬字清楚地说:「你要娶我,我就要嫁你,凭什么?你若真的要娶,那你就娶我的尸体吧!」

  这是第一次,墨子安清清楚楚地听明白了她的意思,她压根不愿嫁给他。

  「像我这种不清不白的人,小侯爷还是不要娶的好。」

  黑夜降临,杨采薇穿着衣衫,赤着双足坐在床榻上,她没有睡意,她怕自己睡着了,然后会有一个男人压在她的身上侵犯她。

  她紧紧地抱着双膝,将脸埋在膝盖上,过去了两年,她还是无法忘记,那一天她被赶到这个小院子里,所有伺候她的下人都被打发了,她空洞的心还未从情伤中走出。

  后来她流着泪睡着了,再醒来时,她被一个男人死死地压在身下,她一开始以为是墨子安,但不是。墨子安身上从来不会擦任何香,而那股香,她很熟悉,不是墨子安,而是与她一同长大的表哥。她尖叫地清醒过来,张牙舞爪地推开表哥,但不管她多挣扎,表哥总是再扑上来,她精疲力尽,却不愿被玷污。

  她身上的衣衫被扯开,她听到表哥说:「表妹,从了我,我会娶你回去,我会明媒正娶,会让你……」

  不不不!杨采薇拚命摇头,喊破嗓子地尖叫着,却刺激了表哥疯狂的本能,他手劲极大地在她的身上留下了痕迹,她疼得哭了,双腿不停地踹他,却撼动不了他一分一毫。

  呜呜,墨子安、墨子安……那个发誓会用命来保护她,来守护她的男人在哪里?她哭得满脸都是泪,当她的肚兜被表哥扯掉,身下的亵裤也要不保的时候,她一脸绝望。墨子安不要她了,他真的不要她了,他已经跟她退亲了,她不过是一个没人要的弃妇。

  杨采薇只觉身体一阵的冰冷,听着表哥发出兴奋的喘息声,当她明白如何都阻止不了表哥的兽行,她的脸色是一层死灰,她轻轻地将舌头放在齿间,皓齿用力地往下一咬,一股血从她的唇角流了出来。

  表哥正准备完完全全地得到她,却忽然衣衫不整地从她的身上跳了下去,惊恐万分地看着她,她如死人一般望着他,唇抿得紧紧的。

  「表妹!」

  黑暗袭击了她,她陷入了无边界的悬崖中,直到一双温热的手轻轻地将她揽在怀里,她猛地一颜抖。

  「是娘……」

  杨采薇抬头,杨夫人一脸慈爱地摸着她的脸,「不怕,娘在这里。」

  「娘。」杨采薇呜咽一声,如三岁稚童般猛地扑进了杨夫人的怀里,在杨夫人温暖的体温下不停地发抖。

  「不怕、不怕,娘在这里。」杨夫人一下一下地安抚着她。

  好一会,杨采薇抬头,怯怯地问:「娘,你别走,好不好?」

  杨夫人的眼里闪过一抹痛,「好。」她一夜不回院子也没关系,反正她回去了也只是独守空闺,杨国公早已被俞氏迷得团团转。

  可怜她的女儿,已经两年过去了,每年的这一天都不敢闭上眼睛睡觉。

  「娘,今日是不是九月十八了?」

  「嗯,娘会陪着你,不用怕。」唯有这一天,杨夫人才能看到可怜的女儿退去平静皮相下的波涛汹涌。

  杨夫人的手有节奏地轻拍着杨采薇的背部,轻哼着江南小调,哄着杨采薇睡觉。那一夜,如果不是她心念着女儿,偷偷地跑到院子,却看到外甥一脸骇然地跑出院子,不敢看她一眼就逃了,她也不会救回差点就死掉的女儿。

  杨夫人用力地眨眨发热的眼睛,「采薇,娘会保护你。」

  杨采薇却不敢闭上眼睛,「娘……我是不是早该在那时候就死掉?」

  「胡说什么。」杨夫人斥责道。

  「我不清不白。」

  「没有。」杨夫人沙哑地说:「娘早让嬷嬷给你验过身,你并没有失身。」

  「可是女儿的身体都被看过了,已经没什么清白可言了。」杨采薇苦笑着,小手紧紧地抓着杨夫人的衣角。

  杨夫人摸着杨采薇的头,「当初我问你,你愿不愿意嫁给那个畜生,你还记得是怎么回答的吗?」

  「死也不从。」杨采薇重复道。

  杨夫人温声细语地道:「有些人身子干净,清清白白的黄花大闺女,可是那心却肮脏得很,娘的采薇身和心都干净的呢。」

  杨采薇抬起泪脸,「娘,我不想嫁给墨子安,好不好?」

  「为什么?」杨夫人一愣。

  「我不配。」杨采薇笑了,笑得凄凉。

  杨夫人红了眼,望着女儿凄惨的模样,心里一阵阵地疼,「应是他如何配得上你。」

  杨采薇摇摇头,「我不嫁。」

  杨夫人默默地流泪,「采薇,你还钟情于墨子安,是不是?」

  「娘,我不喜欢任何人,我只想一个人过完此生。」杨采薇闭着眼睛,歪着脑袋靠在杨夫人身上。

  杨夫人默默地说:「采薇想如何便如何。」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