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嫁夫随夫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嫁夫随夫 第1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墨子安背着手走出书房,那丫鬟早已被人堵住嘴拉走,他闭了闭眼睛,方抬头看着远方,他的眼睛沉静得不染任何情绪,手指无意识地揉着手腕,他垂眸低喃道:「你到底什么时候才不会纠缠我?」

  在他的脑海中,穿着朴素的妙龄女子笑着给来来往往的穷人端上一碗碗热呼呼的粥,她的笑丝毫不做作,她的眼含着怜悯柔光……

  「公子,可要一碗?」她笑颜如花地问。

  那时她不知道他是谁,只当他是寻常人。

  「好,有劳。」一向顽劣的他竟在她面前有了礼数。

  彼时,他被迷了心窍,长公主逼婚逼得紧,他长袖一挥,便认定了她。他一直认为他不是一个痴情的人,可遇上了她才知道,原来他也有成痴的时候。尽管她背叛了他,他却仍然无法忘怀她。他握紧了拳头,心中有一股复杂的情绪在飘荡。

  即使两年了,还是无法忘怀她,更忘不了她背对他,跟她的表哥诉衷情,如何如何不愿嫁与他,又如何如何声泪俱下地只想嫁给她表哥。

  既然如此,他顺了她的意思,她不想嫁,他也不会逼她,她大可以滚得远远的。但无论他怎么大喊着要她滚开,她却始终不肯滚出他的心口,如烙印般在他的胸口发烫、发热,「杨采薇……」

  一个月之后。

  「子安、子安,你一定要活过来,娘只有你一个儿子,你是娘的命根子。」

  墨子安躺在床榻上,僵硬的手指微微地动了动,耳边听到长公主的声音,缓缓地睁开眼睛,声音虚弱地说:「闭嘴。」

  长公主睁大了眼睛,擦了擦沾着泪水的眼睛,「儿子,你醒了是不是?」

  「好吵。」

  「快、快,喊御医过来!」

  一个月前,墨子安去临州办事,好好地去,却是被人抬了回来,说是半路遇到了土石流,被土石流给埋在了下面。虽然墨子安第一时间闭气,脑袋却被砸了一个大窟窿,至此陷入了昏迷中。

  墨子安靠在青镂玉枕上,额上绑着一条白布,唇色发白。清风跪在地上诉说着当时的情况。好一会,墨子安惨白的脸才有了些神色,「这么说,本侯昏迷了一个月?」

  长公主坐在一旁的锦杌上,听了这话,连连点头,「没错、没错,御医说要是再迟些天不醒的话,你就……呜呜。」

  墨子安皱眉,「娘,我好好的,你又哭什么?」

  长公主抿着唇,「好、好,我不哭。」

  墨子安的视线从长公主的脸上移开,一个一个地扫过屋子里的所有丫鬟、婆子,眉心渐渐地攥成一处,神色微沉,「她呢?既然我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她都不在?」

  长公主擦着眼泪,一脸的疑惑,「她?还是他?」儿子说的是谁?

  「杨采薇。」墨子安神色越发的冷凝,「我虽与她还未成亲,可我发生这么大的事情,她也不来看我?」

  长公主瞠目结舌地看着他,「子、子安……」

  「清风,去把她给我喊来!」墨子安心中有一股怒火在燃烧,她这个未婚妻也做得太过分了。

  清风跪在地上不知如何是好,耳边便传来墨子安的低吼,「还不去!」

  清风被一吼,脑袋发空,「小侯爷,你与杨小姐都解除婚约了,你让人家来干什么?」

  墨子安一怔,「你说什么?」

  「让人喊御医过来!」长公主不怒而威地喊道。

  「是。」一个婆子连忙跑了出去。

  可怜的御医才走出公主府又被拉了回去,仔仔细细地给一脸阴沉的墨子安看了一遍,才摸着白胡子缓缓地道:「兴许是撞到了脑袋,脑中的瘀血还未散开,所以小侯爷才会忘记了这两年的事情。」

  「你是说,本侯失忆了?」墨子安冷着脸。

  御医战战兢兢地颔首,「老夫是如此推断的。」

  「这可如何是好?」长公主紧张地问。

  「等瘀血自行散开便成,老夫给小侯爷开些祛瘀的药方加速瘀血散开,可无法保证这瘀血到底何时散去。」碍于长公主的威仪,御医老实地说。

  长公主叹了一口,「没事便好。」

  等御医离开,长公主眼中闪烁着狡黠,「儿子,这两年的事情,娘给你讲……」

  「清风。」墨子安不想听长公主如何跟他讲,「你说。」

  长公主瞪了清风一眼,清风一脸的窝囊,他不懂长公主是什么意思啊。墨子安也不给他们太多时间去想,冷声道:「你再不说,以后就不用说了。」

  这可不是安抚,绝对是威胁。清风苦笑,将这两年的事情都说了一遍,墨子安听了之后,道:「所以,我与杨采薇的婚事已经解除了?」

  「不是解除,是退亲。」长公主插嘴道:「你啊,也不知道发什么疯的,当初要她的人是你,结果后来要退亲的也是你,不过后来又订亲了,对象是平阳郡主。」

  「那个泼妇?」墨子安冷笑道:「娘,我就算是瞎眼了也不会娶她。」说着,他指着自己的头,「娘有意要骗儿子?」

  长公主叹了一口气,也不知道平阳郡主到底是哪里不如那杨采薇了。她心平静气地道:「娘看你脑子倒是好得很。」

  墨子安神色平静地看着清风,「后来呢?」

  「后来,小侯爷就退亲了。」清风摸了摸头,都讲完了,怎么还问他后来呢?

  「她呢?」墨子安不相信他会退亲,他还记得他当初如何去讨她欢心,如何费尽心思换她一笑,怎么一转眼他就主动退亲了,连清风都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长公主深怕墨子安对杨采薇还有心思,「你便歇了心思吧,被你退亲的女子谁敢娶。当初你一意孤行要退亲,她这两年也没说下订亲的人。」

  长公主一直盯着墨子安的脸看,见他的神色微微放松,她冷声道:「可她也束了发,从此常伴祠堂,一生不嫁。」  墨子安对上长公主的眼。长公主一字一句地说:「娘是了解你的,你虽然顽劣,却不会胡来,特别是坏女子的名声,你当初不说个理由,执意要退亲,定然是她做了令你厌恶的事情。」

  长公主的话很有道理,这确实是墨子安才会做的事情。墨子安的脑海里却浮现杨采薇白皙、莹润的侧脸,粉嫩的樱唇微微上扬,歪着脑袋望着他,喊他小侯爷。

  墨子安的心蓦然一抽,剧烈地喘气着,吓得长公主扑到榻上,「这是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他忍着胸口的疼,冷然地摇摇头,「头不舒服。」

  「别想了、别想了,赶紧躺下,什么也别想,好好地休息,如今能捡回一条命便是一件好事了,其他的迟些再说。」长公主心疼不已地说。

  「嗯。」墨子安闭上眼睛,那股心疼的感觉阴魂不散地紧随着他,听着身边的人来来往往的脚步声,而他的眼前却彷佛陷入了黑暗中,脑海里最后只剩下一个念头,他退亲了,他跟她早已不是未婚夫妻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