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擒得暖床夫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擒得暖床夫 第9章(2)
上一页 目录  
  到了后半夜,他们躺在同一张床上,盖着同一条棉被,他搂着她,她倚在他的胸前,两人都很累,但谁都睡不着。

  “我怎么可能离开你呢?”想到她说的话,他走了,她会伤心,鸠明夜在黑暗中率先开口,“从来都只有你耍得我团团转的分,我又怎么可能离开你。”

  “你不是马上就要去前线了,虽说现在战事平稳,但看上去朝廷依然没有撤兵的打算,见不到你,我会想你,与其这样还不如没有开始,也好渐渐忘了你……”沈落霞摸着他平滑的胸肌,说出自己的顾虑。

  没想到她不说不要紧,这一说鸠明夜反应极大,侧过头奇怪地看她一眼,“谁说我要去前线的?”

  “啊?是你亲口答应商水瑶啊,当时我都在场!”

  鸠明夜翻了个白眼,极其无奈地叹了口气,“小笨蛋啊,我那当然是应付他的啦!就像你在情急之下说和鸠家定了亲一个意思,都是随机应变的无奈之举,我如果不那么说,商水瑶又怎么会乖乖等到,我为你寻来解药呢,他等不到那时候,我又怎么能安心帮你,光应付他就够头大了!”

  “什么,你那是在应付他,说假的?”

  “不然呢!难道我真是哪来的大善人,治病救人然后一声不响地离开吗?”

  “可是你不是都吩咐人去收拾行李了,就在拿到解药的当天,我以为你必是守信,以为你马上就要离开京都,反正也是见不到了,才急忙忙赶了回来。”

  这下,鸠明夜的叹气更显无奈了,“落霞,我收拾行李,是为了能早商水瑶一步跟你离开啊!”

  “跟我离开?”她更糊涂了。

  “边关来人也一定瞒不过那小子,他知道我解药到手,马上就会来接着缠我,我就是为了早他一步,才急着叫人收拾行李,想着隔天一早就带你离开,去各处转转玩玩。”他说:“但我想到你在太合镇还有未了的事,大概不会跟我走,所以很犹豫,一时没说出口,谁知道就是这一时的耽误,让你误会了,回到府里见你人已离开,我当然急着来找你,怕你遇到危险,也就一直没机会说,更别提之后你又跟商水瑶打得那么火热!”

  她拍他一下,“我哪有跟他火热,是你跟我赌气!”

  “是是是,是我不对,不该给你机会把你往外推,在京城的那晚你明明对我很好,可转眼间又跟换了个人似的,变回对我不冷不热的那个沈落霞了,这样当然会教我不安,原本以为自己是有希望的,最后不过是自作多情!”

  说得倒真好像又是她的错了,沈落霞不服,闭口不语,被他哄了一会才不情愿地小声说:“到底是谁在自作多情了,你对我各种照顾我当然知道,你以为我想对你不冷不热吗?你明明没打算过跟我有什么结果,又总表现得好像我负了你一样,要叫我怎么办?”

  “我没想过跟你有结果?”

  “那天晚上!我无意听到你跟你堂弟在说话!你可别否认!”其实她是极不想回忆起那一晚的事的,那一直是她心中的一根刺,就算现在想来,也会不禁认为鸠明夜这样抱着她,是被她逼的!

  鸠明夜费力地想了半天,才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

  “你看你都忘了!”她指控,“你说我对你来说是个困惑,从没想过娶我为妻!”

  “天,我那些话是跟白秀说的啊,他跟我从小一起长大,最知道我的个性,当然能明白那番话的意思,我不是不想娶你为妻,是根本没想过娶妻这回事!”他显得很有点头疼,吸了口气,像下定什么决心似的,将她拉起来,在黑夜中面对面看着彼此。

  她只能看到他模糊的轮廓中那双发亮的眼,他说:“我早说过,我这人从小就是个待不住的人,喜欢到处跑到处混,连自己明天要做什么都不清楚,又怎么会想到娶妻生子之类的事,所以我才会困惑!因为自从遇见了你,和你接触后,我发现自己不再想到处瞎跑了,似乎任何地方的美丽风景和漂亮姑娘,都不及你对我无意间展露的一个笑容,我变得连自己都搞不懂,不明白这是我本身的变化,还是因你才有的变化,如果换做那个时间、那个地点,我遇见的是另一个穿红衣、骑俊马的女人,我还会产生这样定下来的念头吗?”

  因为鸠白秀知道他的品性,自然明白他这“困惑”的点在于自己的改变,而不是困惑她这个人,沈落霞脸腾地红了,幸亏对方也看不到。

  “我很怕这只是一时的意乱情迷,如果断定做了决定,日后我那性子又回来了,娶妻生子不等于是耽误了人家?为了娶妻勉强违背自己的意愿,大家也一样过不痛快。”

  “那最后,你有结论了吗?”即使知道他看不见她,她仍是偷偷望他一眼。

  她能感觉到他笑了下,“还能有什么结论啊,听到你只身回了这片是非地的时候,我吓得魂都出窍了,哪还顾得上那些就追了过来,你说,我这算是什么结论呢?”

  “你……你明明跟你堂弟说,我不是个好姑娘……我……”

  “你本来就不是个好姑娘!”他摸着黑,一把将她搂在怀里,在她耳边叹息道:“你是个冲动、鲁莽又暴力的姑娘,跟一群汉子挤在一起生活,绑个男人做你的新郎,又强行霸占了那个男人的身体,然后还意图甩了他,更别提还整天舞刀弄剑的。”

  “那你……”

  “可我就是喜欢你这坏姑娘,所以我怕别人说你好,姑娘家都喜欢听人夸,有人夸你好,也许你的心就会跑了,所以我只能让那些觉得你好的人再觉得你坏,可是我又怕别人说你坏,因为怕有人像我这样,就是喜欢你这种坏姑娘。”

  他抱着她,“可白秀偏要在我面前说你如何好,我怎么听得下去,他是个好人,你也是个好人,那还有我什么事?”

  结果,他是在怕鸠白秀看上她吗?

  她回抱他,同样叹息:“你是不是想得有点太多了?”

  “对你,想得再多都不算多,谁教你这么我行我素,就算我想得再多,也不知你是怎么样的!”

  “我?我是怎么想的啊……我想,这个太合镇就是我的家,我从小跟爹到处跑,从来没有一个家,就算这个家,以前是别人的也不要紧,我会把它变成属于我们自己的,除此之外,我什么都不想了。”

  “那我呢?也不想了吗?”

  “不想了,已经不用想了。”她抱住他,“因为我已经得到你了呀……”

  “得到的就不用想了?你可真是个坏人……”

  他笑了,“那这么说,你可以不赶我走了?”

  “嗯?那跟这是两回事。”

  “啥?”

  “你答应了商水瑶又怎能言而无信,你还想他再这么追着你一辈子吗?”

  “啊?那你的意思是……”不会吧,不会吧,不会吧!

  三更半夜,许多人都被沈家一座中院传出的男人惨叫,吓得惊醒过来,那是一个男人以为自己爬到了幸福的顶端,却又被无情地踹了下来的惨叫。

  言而无信的男人她不喜欢,答应了就要做到,她会等着他……

  真的要等,真的要等,真的要等着他哦!

  隔天中午吃过送别宴,沈落霞和其他人将鸠明夜和商水瑶送到镇口。

  商水瑶春风满面,而鸠明夜很没志气地一步三回头,他不累,马都累了。

  沈落霞站在人群的最前面,没有单独出来与他告别,她像其他人一样对他们挥手,笑着说有空再来。

  她等他,现在的她什么也不怕了,她就一直在这个镇里,在这个家里,等着他来接她,娶她。

  反正除了他以外,也没有人有胆子娶她了。

  “听说营里的艺妓都很漂亮啊……”

  直到他们的背影越来越远,沈落霞两手合成喇叭状,大笑着朝着那个方向喊道。

  隔了一会,远方的烟尘中同样传来悠长的两个字,只不过那语气中带着无限的委屈。

  “坏人……”那个声音说。



  直到两年后,那句“坏人”依然时不时地出现在沈落霞的脑中,只要一想起来,她都会忍不住笑出来。

  两年后,太合镇已经成了京城周边最繁华的小镇,由南上京的旅人多要经过这里,在这里补充下粮食,好好休息一天。

  这一天,沈落霞往常一样,早早起床,经过重新种植后生机盎然的庭院时,遇见正准备去私塾的小四。

  两年前,附近人的还都不太敢来太合镇这个地方,沈落霞清楚地记得,这一切的改变就要从这座私塾说起,那是她用了两个月时间,天天去京城一位老先生家拜托,才终于将之请动的。

  现在连那位老先生的家,也迁来了太合镇,在私塾之后,陆续有些人也跟着搬了进来,商铺也先后开了门,越来越多外地人进驻到这个小镇。

  商家多了,东西备齐了,来往行人也愿意在这里长留,人气慢慢地聚集了起来,现在提起太合镇,已经没人再想起它原先被人称为“鬼城”的印象。

  沈落霞来到集市时,这里已经是人声鼎沸,看上去是进京的学子,有些是拖家带口去探亲的,也有一些是打京城走要出远门的,这两年里每天都看着这些人,只稍微一看就大概知道他们的身份。

  “落霞,听说了吗?咱们打了胜仗了!”卖菜的大娘瞧见她,忙把她叫来,“听说咱们这仗打得好啊,打得是龙颜大悦,你说,这仗是不是鸠少爷打的啊?”

  沈落霞笑道:“那是商将军带的军,轮也轮不着他啊!”

  “那可不是这个道理,商将军一个人打得了数十万人吗?人家将军就是要会用人,然后主意都是下面人出的,我估计着这里面肯定有鸠少爷的功劳,你说这仗打完了,听说前线都撤兵了,那鸠少爷是不是也该回来了?”

  “不知道啊,这仗打完了又不是学堂下课,哪里是说回来就回来的。”沈落霞笑笑,继续往前走。

  他们打了胜仗的消息传回来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如果撤兵的话,那么撤回来的人也早该回来了,但鸠明夜并没有回来,也没有人给她过消息。

  这两年间他们一直书信往来,她知道他人很好,这就够了,至于他什么时候回来,重要还是不重要呢?

  她站定,远望这镇上最繁华的街道,如果他看到现在的太合镇,会很吃惊吧?所以,他还是快点回来比较好,她好想吓他一跳啊……

  走过虎六的面店,那店已经从一个小地摊变成了两层小楼,面也成了镇上的名产,当初虎六说他的面是祖传的,他们还不信,这下不佩服都不成了。

  正招呼伙计擦桌椅的虎六看到沈落霞,也跑了出来将她拉到一边,“头儿!京里派来的人是今天到不!”

  “嗯,说是今天到呢。”

  太合镇变得繁华起来,倒真应了商水瑶曾说的一句话,“这个地方是需要人治理一下了”。

  这不,朝廷终于注意到这里有个死灰复燃的小镇了,说是要派个县老爷来管理一下,他们镇的衙门可算不是摆设了。

  “知道来的是个什么人吗?”

  “那谁会知道?怎么,你不欢迎?”她笑问。

  “那还用说!咱们辛辛苦苦两年下来,倒让别人成了头儿,这哪还有理,如果来的是个欺压乡民的老爷,咱可不归他管!”

  “那你要归谁管?”

  “还跟着头儿,找另一个地方重新开始啊!”

  沈落霞大笑起来,再让她当一次马贼,她可不干了!见她笑,虎六也傻呵呵地笑了起来,还是他刚过门两个月的妻子看不下去,过来拉着他的耳朵让他去干活,把他给带走了。

  不过,新来的县衙老爷啊,会是个什么样的呢?

  正这么想着,打镇口传来了锣鼓声,这新老爷也是第一任老爷,没有前任负责欢迎他给他开道,他们这些百姓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所以这会街上还是乱糟糟的,没有个治理,直到老爷的轿子都进了城上了街,大家才自发地向两边让开。

  好奇心重的人跟在轿子后面,想一路跟到衙门瞧瞧这老爷长什么样,这老爷倒也不烦,就任自己的轿子后跟着大大小小的好奇百姓在街上走,看上去颇有些好笑。

  在轿子经过沈落霞身边时,她也好奇地看了过去,谁知这一看,轿子竟然停了下来。

  县老爷的软轿停在集市大街上,这像什么样子?沈落霞正想着,轿帘从内而开,下来个身着官服意气风发的年轻男子。

  街上极小发出惊呼,那些都是两年前就已经在太合镇的人,而更多的人,刚傻傻地看着新老爷下轿,朝个面店前的小女子而去,还满面笑容地。

  待官老爷走到她面前,她由下而上地打量他,最后停在他一双含笑的眸子上。

  “你信中可没说。”她看着他,笑了下。

  “说了还有什么意思?”

  “这官是想当就能当了?”她又问。

  “他们欠我的。”他说:“你的家就是我的家,你的心在这个地方,我也必会让她变成你心中的样子,所以就讨了这个官,只是这样一来,有件事就麻烦了。”

  “怎么麻烦?”

  “你以后是要住在原来的房子里呢?还是随我搬入府中呢?”

  “哦……这倒真是个问题,我还挺喜欢原来的房子的。”

  “那就等你嫁了我后再慢慢想吧!”他扶上她的肩,那样貌同两年前一点变化也没有,“落霞,我好想你,让你久等,我回来了。”

  沈落霞以为自己不会有眼泪的,这种高兴的事,为什么要流眼泪呢?可她的视线好模糊,如果不用他那身新官服好好蹭蹭,会更加模糊吧!

  她扑入他的怀中,顺便狠狠给了他一拳,“混蛋!想娶我就先提亲啊,这样突然冒出来,算怎么回事!”

  街上的寂静持续了两秒,然后响起了无数人的欢呼声,有些发自内心,有些跟着凑热闹。

  但那有什么关系呢,大家都很幸福,这不就够了吗?



  【全书完】

上一页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