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擒得暖床夫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擒得暖床夫 第9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等她回到家,鸠明夜大冬天的大敞房门点着灯,很难让她将此理解为他不想看见她,于是她硬着头皮迈进了他的房中。

  他正坐在桌前瞪着她。

  “是你叫我去的!”她先声夺人。

  不说还好,这一说鸠明夜的脸都成了茄子色,比他受伤时还要难看。

  她倒真有理!没错,是他让她干脆去和那些人狂欢算了不用管他,所以呢,她就能真的去了?在他受伤时她还那么关心他的,一转眼还没几天,她就能真的视他于无物,去开心的喝酒打闹了?

  是不是确认他死不了,放心不用担责任了,还舞刀,还应笛舞刀?她倒是有够会享受的,以为他只看到她一脸幸福地应着商水瑶的笛声翩翩起舞吗?

  大错特错!一看晚饭不是她送来的,他就已经出门找她了,他一路跟着她到的广场,她一定一心想着终于能有机会跟大家玩了,都没心思注意自己是不是被跟踪了吧!

  不过,谁又知道她是为了大家去的,还是为了某个人去的,瞧她刚往那一坐,商水瑶那小子就贴了过去,两个人有说有笑的,还含情脉脉地不知在聊些什么,她就那么希望他快点离开这吗?一见面就告诉商水瑶他已经痊愈了,可以滚蛋了!

  碍于要照顾他这个“恩人”,他们两个已经好久没见上一面了吧!

  鸠明夜看沈落霞那理直气壮的样子,越看越认定了自己不过是个小丑,一想到至今为止,她都视他为一个不得不侍候着的累赘,胃里的酸气就一个劲往上窜。

  “其实你那话是说真的吧?”

  她当然听不懂他在说什么,谁想到他闭口不语,沉着脸瞪了她半天,说了这么句没头脑的话。

  鸠明夜站起身,边说边靠近她,道:“我原本以为你对别人说的那些话,只是为了他们不再提起你和白秀亲事而撒的谎,从来没在意过,但现在我不得不重新思考你那些话的真假了。”

  “那些当然只是编出的理由!”

  “是吗?那你又为什么前后的态度差这么多,我不认为你是个过河拆桥的人,你心里一直是关心我的,起码是有我的,但是自从商水瑶来了之后,你的心就不在我这了,他是个大英雄,救了你们所有人,还能跟你笛舞相和谈笑风声,这样的男人怎么可能不为之动情?”他越说心里越酸,说着说着,设想也被说成了真的。

  “你说我对商水瑶?”沈落霞不可思议看着他,搞了半天是在不爽这件事,她当然要对商水瑶好啊,如他所说,因为他是这里所有人的大英雄。

  可他是所有人的大英雄,并不是她一个人的啊!

  只有一个人肯在最危难的时候帮助她,在刀来枪往中用自己的身体护着她,就算她是个“头儿”,但她更是个女人,她心里自然也会有自己的英雄!

  可相比于这些委屈,她心跳得好快好快,更是因他那赤裸裸的醋意,他情绪变得这样易怒,起伏不定的,难道说到底,只是觉得自己没有受到足够的重视?他他他……

  “怎样,明天我就走,再也不会来这鬼地方,可我仍要奉劝你一句,商水瑶这个人,不是像看上去那么容易接近的,你以为他对你好,也许是他对所有人都很好。”

  “那你呢?”她终于忍不住反问:“你也一直对我很好,难道不是你对所有人都这样?”

  鸠明夜一愣,意外看到她眼里精光一闪,好像他第一次见到她时,那时她骑在一匹枣红色的大马上,双目有光,风姿绰约。

  她这种话在他听来,简直像是一种指责,好像他在她眼中就是一个花花公子!鸠明夜又有种所有努力都白做的窒息感,一口气差点没提上来,“我对所有人都这样?谁,哪个人,你倒是说说,你见过我跟其他女人睡在一起吗?见过我对其他女人嘘寒问暖吗?见过我对其他女人这样死皮赖脸吗?”

  “没有。”真的没有,仔细想想,他身边的女人似乎只有……她?

  可是,他这样的男人,怎么可能……

  “是你把我想得好像我对所有人都好,因为我在你心中无非就是那样的男人,我的一切努力终改变不了你对我最初印象,我对你好,反正都是有目的的,要嘛就是你的人,要嘛就是你的钱,反正我这种人,最后也是什么都得不到的!”

  他暴躁的样子像是要把她掐死,可最后他选择拿桌子泄恨,狠狠一敲,敲得桌上的茶具都跳了起来。

  他得不到她的人,也得不到她的钱?可是,他不是已经得到了吗?她的人……

  难道说,他所指的“她的人”,另有其他的一层意思,并不是说她的身体……那么,他做这一切,是想得到她的心?

  就算她再迟钝,这样的话似乎也没有别的更好误解的方向了,她大可以再将那些已经跟自己说过无数次的话,再用在这种时候。

  他们是没有可能的,他亲口说过不愿娶她,那他又将置她于何地?无论是哪个位置,都不会是她想要的,不想要和不敢想,决定了他们永远不可能在一起,那她又何必再胡思乱想?

  可这次,这番话似乎不再那么起作用,她有些说服不了自己了。

  这样盛怒之下的男人,全没了平日的体面,是最接近不得的时候,但就在这个时候,她却好想紧紧抱住他。

  不是对自己说过吗?如果大家这次都能平安,再不跟自己赌这口气,她这辈子大概也就只会对一个男人这样了,真要埋在心里放一辈子吗?

  沈落霞攥着的拳,松了下来,她跑过去,一把搂过鸠明夜的脖子,将他死死抱住。

  鸠明夜气得发抖的身体变为千年老树,被这一抱搞得措手不及。

  “你以为这样做有用?”虽然他自己都不晓得具体是有什么用,但他就是想把话说得硬点,好像不太成功,他的咬字有点含糊。

  “是我把你想得对所有人都好,所以,你并不是个滥用好心的人,你对我是不同的?”她抱着他,她太怀念他的怀抱,他身上的味道。

  “我对你当然不同!”

  “那我对你也是不同,跟对其他人都不同,不同于商水瑶,不同于虎六,不同于小四……”她将自己贴在他胸前,听着他有力的心跳。

  他的心跳在那时似乎是停顿了一下,她听到他吸了口气,依然是那种硬生硬气,“有,有什么不同?你明明就对他们比较好。”

  “真的?有像对你一样这么好吗?”

  “你对我哪里好了?你对我就只会……”

  她仰头,霸道地吻上他,一时间他说不下去了,并不是他不气了,而是他的气都被泄了出去,连说话都成了一件十分费体力的事。

  她的小嘴这样主动舔他咬他,像只好奇心极重的小猫玩着他的唇,不给他再说出任何一个字的机会。

  这是什么意思?

  她身上的香气越多地灌入他的鼻息,鸠明夜的脑袋就变得越沉,那甜甜的、软软的唇,带着点米酒的味道,好像一场醉了的春梦。

  他真的好没出息,女人就只会用这套对付男人!而他,就只能是对着这个女人就变得极没出息的蠢男人!

  他不想变成下半身的动物,他才不要被她小瞧,但是他……

  短暂到可以忽略不记得斗争后,鸠明夜揽过她的腰,将她更紧地搂向自己,同时反客为主,火舌侵入她乖巧微张的小口,大大地摄取她的芳香。

  但是他就是想这样,用一切可能的机会抱着她、吻她、要她!管她是出于什么原因,只要给他这样的机会,他就不能容许自己错过,他不能忍受她不看着他、不关心他、不喜欢他,将他视作次要的,视作一个累赘!

  他按着她的后脑,席卷着她口中一切他曾拥有过的,直到她因呼吸困难试图推开他,他才不舍地松开对她的箝制。

  一接触到空气,沈落霞大口呼吸,被吻肿的唇角挂着两人纠缠在一起的唾液,看上去性感妖娆。

  鸠明夜心音如鼓,看她抬起一双晶亮清澈的大眼看着自己,眼中水气环绕,似有难解的风情,在向他询问着什么。

  他艰难地想别开视线,但是没能成功,只能转而用别的方法转移注意力,“你不是说做这档子事只为快乐,又怎么算得上是对我好!”

  “可是和别人做,也就没有了快乐。”她的意思是这种事她只愿和他做,但在他听来又成了另一种的火上浇油。

  鸠明夜的体温在那一个瞬间上升了十度不止,他很有自信,现在的自己可以用手焐熟一只鸡蛋,但此时要有那种东西在他手里,下场只能是被捏爆。

  “别人?哪个别人?”

  “啊?”

  “你在拿我和谁比较?”他过去一把揪起她的衣领,一双眼灰暗的吓人。

  她本来就是那种可以为了缓解毒的副作用找男人上床的人,在他们有了第一次后,他每夜爬上她的床,她纵使抵抗过也从没问过一个原因,更不会像别的女人自此有了从一而终的心。

  她是一个匪,有着不同于别的姑娘的心,他明白的,可能这也是他欣赏她的一点,但他却从没想过利用她的这种匪心无休止地占她便宜,第一次是她的邀请,而之后的每一次都是他的自愿,他仔细权衡过这样做可能的后果,最后却仍是不忍看她夜夜被那毒所折磨。

  可相比他的认真思考,她却只是把跟男人上床,当作了自己以后不用嫁人的理由,如果说她真的又一时兴起去跟别的男人找“乐子”,那也并不是不可能的。

  并不是不可能的……他将她看得这么紧,追得这么紧,她怎么可以在这么短的间隙里又去找别的男人!

  “鸠明夜,我快不能呼吸了……”她不得提着胆子对那张狰狞的脸说话,因为她的脚都快被他提得离开地面了。

  鸠明夜也缓过神来,发现自己有些使力过度,这要眼前换是个男人,他一定把对方打得亲爹都不认得,可偏又是个他下不去手的女人。

  他恨!在松手的同时,他的力量并没卸去,而是将朝上的力转而朝下,只听“嘶拉”一声,沈落霞的衣服被他大力地撕开,连着衬衣一起,活像是被什么野兽惊险地抓了下。

  沈落霞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反射性地去护住自己胸前半露的春光,而他动作比她更快,转而抓住她两只手,将她顶在了墙角处。

  他的脸、他的眼,都在她面前放大,背光的墙角印出他阴沉的脸,像极月夜下的头狼,“你的意思是你对我很好,因为比较喜欢跟我做这档事吗?我该感谢你对我能力的赞扬?”

  “我才不是那个意思,是你将我想成那样……”她总算明白过来他是怎样误会了她的话,其实他们又何尝不是将自己的想法强加在对方身上呢。

  他们都不能让自己相信,对方对自己的好是唯一的,不参加任何杂质的,她不认为他会爱她,他也不认为她的心里只有他呀……

  “不是那个意思,那是哪个意思?”他手钻进她被自己撕开的衬衣中,烙铁样的大掌覆上她一边的浑//圆。

  ……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