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擒得暖床夫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擒得暖床夫 第8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鸠明夜和商水瑶都成了救了大家的恩人,每天沈落霞都不用出门,新鲜的水果、蔬菜、肉和酒就会自动送上,她的任务就是足不出户地照顾鸠明夜,因为他指名只要她照顾。

  这天沈落霞照例去给鸠明夜换药,一推开门正看见他在房里伸展手臂。

  “已经能动了吗?”她扫了一眼。

  “嗯,商水瑶呢,还赖在这?”鸠明夜很自觉地往椅子上一坐,脱去上衣露出赤裸的上身。

  “他现在是镇上所有人的恩人,就是想走大家也不会让他走,他每天都问我,你的伤怎么样了,为什么你就是不见他?”她走去柜子旁,拿出金创药和纱布。

  “让他见到我好得差不多了,他一定又要催着我走。”

  只因为这个?沈落霞真是不明白他看人的标准,她对他冷言冷语,他在一般情况下都对她好言以对,而商水瑶等于是救他一命,他仍能将他视为一个障碍。

  也许对待自己人时就是这样的吧,就像子女对外人都很客气,只会对自己的父母抱怨一样,她小时候受了别人气,也是忍着到家才抱着爹又哭又闹的,而他爹地会无怨无悔地忍受她的无理取闹。

  这么说的话,倒也能让人理解这种另类的“亲如家人”的情感了。

  一想到商水瑶会在那个时间出现完全只是个巧合,她就一身冷汗,如果他再晚来半个时辰,那么结局又会是另一番样子。

  “你看着我干什么?”鸠明夜问她。

  她这才想起什么,开始解下他身上的旧纱布,脑中还是在想那个幸好没成真的结局。

  如果他对至亲才会无理取闹,对她这种出身不好的人才多一份同情和关怀备至的话,那会关怀到愿意和她一起去死的地步吗?

  正常人会在看到那种情况时还冲出来,将自己至于危险的中心吗?他处处为她,全可以当一种喂食路边小猫的好心,但没有几个人,会为救路边快被马车砸死的野猫牺牲自己的吧,尤其是像他这种见识过更为血腥的场面,深知性命可贵的人。

  每每想到这里,就再继续不下去,似乎再往深处想,也只是个更大的死结。

  “我已经跟商公子解释完了。”她将旧纱布放在桌上,查看他的伤口。

  “跟他解释?解释什么?”

  “你不是故意失信于他,是被我拖住了,没法回去。”伤口已经基本愈合,看这样子铁定是要留疤了,沈落霞惋惜地叹气,在战场都没弄成这样,看来他真的不太适合过一般人的生活,又是夹伤脚,又是被刀砍,还不如在刀枪箭雨里安全。

  “被你拖住?所以呢?”感觉到她的手指轻轻的碰他刚长好的伤口,有点痒又有点疼,但他舒服地闭上眼,很像是在享受。

  “他给了我二百两。”

  “什么?”

  “我没要。”

  “不,我是说,你跟他说所谓的‘拖住’,就是我找你要钱而你没有一事?”

  “嗯。”

  鸠明夜气得转身,而她正在查看他的伤口,吓得忙把手收回,生怕被他这一动用力过大,再让伤口裂开。

  “落霞,你不会真认为我放着京城不回,在这跟你耗着是为了那二百两吧?”她敢说也要听的人敢信啊!

  “我知道你心里不痛快,想让我为难才那么说的,如果还你二百两就能让你痛快些,又有什么不好。”

  结果,她还是觉得事情的关键是那区区二百两!鸠明夜又气又恼,这种话要自己来说真是丢面子,可如果他不说,真怀疑她一辈子也不会搞懂,最后他也只能让这口心闷憋出毛病!

  “我不痛快,是不痛快你什么都不跟我说!”他抓过桌上的旧纱布,在手里揉啊揉,“我以为我已经表示出所有的全心全意了,以为得到了你的信任,结果有了事,你还是想着瞒我,用一些可笑的理由搪塞我,从来就没想过我是个可以商量的对象!”

  沈落霞有点联系不上他这话的前因后果,愣了半晌才问:“商量什么?”

  “你说商量什么?你以为我一个大活人看不出镇上的怪异吗?以为其他人也跟你一样,什么都不和我说吗?我早就猜到你在愁些什么,等着你来找我商量,或者起码像其他人那样,把自己的烦恼告诉我,就当是诉苦也好,为什么路人的大妈都能做到的事,放在你身上就这么难,你曾说相信我了,是说假的吗?”他等啊等,她就是东闪西闪,只想把他快快哄走,让他走的不明不白,那他成了什么,跳梁小丑吗?

  对她的所有关心,一时间全成了累赘,他都已经准备好帮她应付这次的事,她却只字不跟他提起,那他要怎么说出口自己能帮她,他还没贱到那种程度!

  而让他应了她的话,能走多远走多远,他又怎么可能真的为赌这口气就不管她,他想逞英雄,她连个机会都不给,最后倒是教商水瑶捡了个便宜。

  “我当然相信你,但那和这是两回事啊!”一听这个,沈落霞也有点着急,“这是我们自己的事,你已经帮了我那么多,这种搞不好会出人命的事,我怎么能把你拉进来,你就是为了这种理由险些让自己丧命。”

  她倒还责怪起他了!

  鸠明夜突地沉默,她不想把他至于危险中,这当然是很好的,但她不想这么做的前提是,怕把他“拉”进来,也就是说,他本是不在这个范围内的,而她却不在乎把她那些乱七八糟的兄弟“拉”进来,因为他们本就是站一边的。

  她呀,是从没将他视为自己人,怕连累了他,又怎么会找他商量些什么?

  “那我真要多谢你怕把我‘拉’进来了!”他一把夺过桌上的药瓶,扭开盖子就住自己肩膀上倒,也不管他看不看得清肩后的伤口在哪。

  “你干什么?”他以为那是面粉啊?

  “看不出来吗?我在上药,这里不用你了,你去陪虎六他们狂欢吧!”他气得一下就洒了半瓶多,如果她从始至终都只将他当作一个局外人,又怎么听得懂他的话。

  说半天,根本是对牛弹琴!

  “你自己怎么上药!”沈落霞也莫名其妙,她又不是害他,他干嘛又生气,再说虎六他们日日狂欢是他们的事,她哪有那个闲心啊,全部用来照顾他,时间都不够用了。

  “我这不是已经上完了,要没事的话你可以走了。”说是上完了,其实是把那一瓶子药都洒完了,地板上一层褐色的粉末,看着教人心疼,这可是她爹很久以前从苗人身上抢来的好东西,这么多年都没舍得用。

  看他还在把纱布胡乱地往自己身上缠,那样子教人又好气又好笑,可终归是气多一点,反正他伤口已经基本愈合,她一咬牙,走就走!

  不给自己犹豫的时间,沈落霞转身甩上了门。



  太阳落山后,太合镇的街头广场中央燃起了不输给阳光的篝火堆,在火堆周围甚至感觉不到冬季的寒冷,男男女女结束了一天的生活,并没有回家休息的意思,全都三三两两地聚来了广场上,有人带着酒,有人带着肉,大家都是劫后重生,以往成功干了一笔后都是这样庆祝的,只是那回在山上,这次换在了镇里,地方变了,可长久的习惯不是说改就能改。

  商水瑶完全和当地人打成了一片,啃着胡萝卜跟所有人都聊的有声有色。

  此时正是气氛进入最高潮的时候,大家正喝的高兴,就听谁叫了声:“头儿!”

  沈落霞看着这一大帮子的男男女女,连五十四岁的张大婶也掺合进来了!“你们到底打算这样闹到哪个时候?”

  “头儿,你怎么来了,鸠少爷怎么样了?”

  “不知道!”虽然嘴上说着他们太胡闹,沈落霞也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拿起身前的酒就先灌了一碗。

  大家你看我我看你,十分有默契地不再提鸠明夜这个人,只除了一个人。

  商水瑶拿着根胡萝卜硬挤在沈落霞身边坐下,看在他是大恩人的份上,别人当然也给他让位置,刚坐下他就问:“据我估计,鸠明夜应该已经能跑能跳了吧!”

  “你这么关心他,怎么不会自己去看?”她实在有些烦了每见一个人都要被问鸠明夜的状况,她又不是他的奶妈,“他叫你不要去找他你就不去,你就那么怕他?”

  “开玩笑,谁会怕他?是他脾气上来太难搞,教人头疼,如果我硬要去看他,他更有理由避我不见了,真把他绑走又有什么意义,反正我爹喜欢他比喜欢我多,到时被他告上一状,我可惨了!”

  要说难搞,那他们俩真是半斤八两,沈落霞心说。

  真不明白这些少爷公子的一个个都是什么怪脾气,说发火就发火,但又能在人前说出一些不觉脸红,别人都要替他害臊的话,真不知是个什么心理?

  不过一想到商水瑶这样千辛万苦,也都是被她害的,沈落霞也对他黑不起脸,要不是她不辞而别离开鸠家,鸠明夜也不会跑到这里,放了商水瑶的鸽子,那他也就不会跟着追来这里,天天靠喝酒打发时间。

  又灌了口酒,“别瞎想了,他是守信的人。”

  “不过,鸠明夜要是走了,你怎么办?军营里可是不准有女眷的,顶多是偶尔请些歌妓什么的助助兴,但也不能长待。”

  对于商水瑶万分认真地问出的这个问题,沈落霞迷惑地看着他,商水瑶眨眨眼,也有点期待地看着她,好像指望她能给出什么答覆似的。

  两人大眼瞪小眼,好像都在等着对方能给自己一个解释,可沈落霞什么也说不出,只是心里空荡荡的,每次想到那个人要走了,要去很远的地方,她就会变成这样,好像整个人都完全失去了方向、希望。

  她只知道,他们要去的地方是边关战场,那不是一般男人想去就能去的,去了就能发挥作用的,他们都不是一般的男人,身上肩负的责任也不是能轻易被超越的,所以他们一定要走,她只要清楚这点就够了。

  “商少爷,大家喝得高兴,你别只跟头儿一个人说悄悄话啊,今天不给我们吹曲子了吗?”那边有人喊。

  “吹什么曲子?”沈落霞感到新鲜,这些个粗人也懂得赏文听曲了?

  商水瑶答应着那边,从怀里掏出一支断笛,对她眨眼一笑,意思是她只管看着就好。

  他询问大家今天要听什么,那边你一句我一句,全是些风雅的曲子,一时间沈落霞还以为自己是到了哪个秀才们聚集的会所,看来这些天商水瑶没跟他们白待,还真教了大家不少东西。

  在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选曲中,商水瑶已经把笛子放在唇边吹奏了起来,大家全都闭了嘴,喝着自己的酒,听他的曲。

  那曲子沈落霞不曾听过,但她觉得那曲调很适合此时的夜。

  “难得今天头儿在,头儿也表演些什么吧,不能把风头总让给商少爷一个啊。”又有人鼓动。

  “别闹,我哪懂这些东西。”沈落霞有些窘。

  “又没让你也学着吹笛,头儿你以前都会舞刀助兴的,咱们已经好长时间没见着喽。”

  舞刀?拜托,那已经是六七年前的事了好吧,小姑娘刚学刀法新鲜,舞着玩的,但架不住大伙鼓动,沈落霞也想难得大家高兴,别破坏了这气氛,硬着头皮站了起来,抽出刀来,她吸了口气,但愿自己还记得。

  在商水瑶的笛声中,她反转手腕,扭动腰肢,将那刀自空中划出个月牙状,具体也没有什么套路,只是随着笛声做各种动作罢了。

  她觉得自己这样子一定丑爆了,但大家却都似乎十分欣赏,全都专注地看着她,叫着好,这教她越舞越有信心,好像那心无城府,只想讨大家欢心的小女孩又回来了似的。

  就在一个转身间,笛声未停,她的动作却停了下来,确切说是身体僵住了。

  大家都奇怪她的反应,好奇她看到什么可怕的东西,结果他们顺着看去,只看到了站在人群外的鸠明夜而已。

  “鸠少爷来了!”好多看到他的人都欢喜地叫起来,商水瑶一听也停了吹奏回身找他。

  看到大家都这么高兴,沈落霞十分诧异,难道他们都没发现鸠明夜的眼色异常阴冷慑人吗?在她不经意见看到他时,全身窜过一道寒气,以为他来这是要杀掉他们所有人的。

  好多人围上去对鸠明夜嘘寒问暖,而沈落霞只站在原地,和被人围着的鸠明夜远远对视。

  商水瑶当然不输人地也挤了进去,笑得比谁都开心,道:“你终于能出门了,我就说算算也该好了,落霞也跟我说了你恢复的不错,看来这下彻底没别的事了!”

  鸠明夜看他一眼,硬生硬气地说:“我明天就跟你走!”

  那声音就好像他受伤的其实是声带,但声音不好听不要紧,商水瑶简直心花怒放了,但随之,他又对着沈落霞用同样的声音说:“这下合你的意了!”

  说完头也不回地转身就走,让本来很高兴的众人全都僵在了原地,大家统一转身,看沈落霞,发现他们头儿的脸色同样不太好。

  在追和不追问,沈落霞倾向于第二个,但无奈所有人都用眼神指示她必须追上去,等鸠明夜已走得不见人影,她才不情不愿地也被人轰走了。

  她是受够了他这怪脾气,他干嘛总用那种她犯了什么滔天大罪的眼神看她,在她绑他、欺他威胁他时,他对她好言好语,倒是她视他为恩人后,他总是用那种,她欠了他几辈子的积蓄一样的眼神瞪她!

  让她……让她变得越来越害怕面对他,好像自己真的做错了什么。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