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擒得暖床夫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擒得暖床夫 第7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沈落霞打定主意,对他的关心只还以一个生疏的微笑,“有吗?可能是睡惯了你府上的软床,反而睡不惯自己的床了吧,这种事过两天就好了,终究是回了自己家了,就算条件差点,住得也安心。”

  “什么‘自己家’,也不过是鸠占鹊巢。”鸠明夜暗指这房子,不过是先前镇上搬走的人留下的,被他们后来人占为己用。

  鸠明夜只是听不惯她把他家说的那么生疏,她在那住了那么久,他给她吃最好的、用最好的,最终仍是比不上这占来的房子!

  “的确是,但起码在这不用看别人脸色。”

  “我什么时候让你看过我的脸色?”鸠明夜总算听出她话中的不满,弄不懂先前还好好的,怎么这会她就跟变了个人似的?

  “并不是看你脸色,只是之前我毕竟有求于你,在你府上也要尽收客人的本分,我感激你,更感激你因为担心我特地来看,我只是想告诉你我很好,回到自己家也很安逸,请你无需担心。”

  她以为他只是担心她的毒是否真正解了,特地大老远跑到这乌烟瘴气的地方来?他又不是鸠白秀,哪来那么伟大的医德!

  他来,只是为了见她的!但这话,无论如何如今他是说不出口了。

  “原来如此,”鸠明夜笑了下,“鸠家在外名声一向不错,我又是商将军的属下,心一定更加地好,帮你,担心你都是出于一片好心,你感激我的好心,可如今帮都忙完了,你要继续回到你的地盘做你的事情,不再需要我了。”

  这只是他为了气她才说的话,不过结果好像反而把自己气着了,因为他想了想,搞不好还真的是这么回事!

  “不,如果你日后有需要我的地方,我一定鼎力相助。”

  “我有什么可让你相助的地方,你都要自身难保了!”鸠明夜真的动气,她这种回应完全等于默认了他的假设。

  原来她对他真的只有感激!那那一夜又怎么说?“你把自己的名声搞这么坏,跟你在一起就已经够丢人的,还能叫你帮什么忙?你散播那种谣言,就不怕自己嫁不出去吗?”

  沈落霞惊了下,没想到他知道这么多。

  “我本来就没想要嫁人!”她决绝地说:“本来我是想说鸠家退了婚事,但鸠家帮我这么多,我怎么能陷他们于不义,反正我这个人在这种环境下,从来就没想过过什么相夫教子的生活,这样正好有理由让男人退避三舍,正合我意!”

  “落霞,不是鸠家帮你,是我在帮你!难道一直以来,我在你心中只是个‘鸠家’的代名词?你欠的只是鸠家,那对我呢?你把自己搞臭,那跟我的事又算什么?”

  “对你……”为什么要问这种问题?他想听什么呢?她说把他当恩人都不行,那他到底要她说什么才会满意呢?

  沈落霞在心中纠结着,她真的不明白这个男人想要的是什么啊,他能从她身上得到什么呢?

  她长久的停顿在他眼中,全成了另一个意思。

  “当初你绑了我,是因为误认我是鸠白秀:后来不放我,因为我是鸠家人;之后信了我,因为我是商将军的属下,我帮了你,你感激的是姓鸠的,那你对我这个人做的事又有哪些?只有不辞而别,只有利用我搞臭你的名声,我鸠明夜就是你从头到尾利用的一个工具而已吗?”

  不!当然不是!他怎么可以把跟他在一起的一切,都说成是一种利用!

  她一定是伤到他了,刺激到了他某根脆弱的神经,他觉得自己的好意被她糟蹋了吗?她没有啊,只是不晓得该怎样报答他而已。

  可这些,说了又有什么用,说了他也只会更烦躁吧,他又不想听她说什么感谢之辞。

  也好,如果之后她真的能帮到他,无论什么事她都会去做,哪怕付出自己所付不起的代价,但这件事只要她心里清楚就好。

  如今,她只需要让他尽快离开这里。

  “如果我说……是呢?”

  “那一定是你在说谎!那一夜又要怎么解释,你那么热情地回应我,难道那也仅仅是利用?可能做到那种地步吗?”

  沈落霞都没料到,自己在这种时候还能如此地冷静,她很平淡地看着他,反问:“什么地步我是不清楚,但那档子事,本来不就是为了图个快活。”

  “沈落霞!”

  “鸠大少爷,你大老远跑来这里,不是担心我,难不成是来要医疗费的不成?可你看到了,这个镇破破败败的,每个月计算的那点银两也是为了大家的生计,自己是留不下什么的。”她装作在思考,不留痕迹地退开他身边,“不过你出了这么多人力、物力,我只有一句‘感谢’确实显得太过廉价,也难怪你会生气,不然,我打个欠条?”

  好,很好!现在又以为他是来要钱的了!

  身为鸠家的人,如果没给她治好就等于辄了自己家面子,特地跑来确认一下,看是真的好了就该要钱了,这倒真是合情合理!

  “好!你跟我谈生意,我就也跟你谈生意!”他说:“这一趟我兄弟的路费,白秀的咨询费,我家的食宿费,零零总总也就是个二百两。”

  “好,我打欠条给你。”

  “欠条?还不上我还要派打手来要吗?你以为鸠家是做什么买卖的?现在就交钱!”他一拍桌子,“没有的话我就等到你有!”

  一听这,沈落霞也急了,他这分明是在找理由赖着不走,而他也就是一副“我就是不走你能拿我怎么样”的架势。

  “你爱等到什么时候就等到什么时候,总之钱我是没有,而且这里也不接待你,你要待,就自己找地方待吧。”沈落霞咬下牙,料他没住的地方也就乖乖离开。

  谁想到鸠明夜连口舌都不跟她浪费,说了句,“就这么定了。”然后就大步迈了出去。

  “呃……”看着他的背影,她真的好想拦上去,问他难道真打算露宿街头。

  但是不行,这种时候一定不能服软,反正他也只是吓吓她而已,他总不至于为赌这口气,就延误了自己的正事。

  不知是鸠明夜的毅力惊人,还是沈落霞身边的人全都倒戈,让沈落霞头疼的事又多了一件,已经过了两天,鸠明夜还在太合镇待着。

  镇上唯一一家客栈老板知道留下会有危险,早带着一家老小去外地避难,沈落霞算准了鸠明夜,无处可去只能回家,谁知道她错算了一点,就是在旁人看来,她是个悔婚的女人,而他是个痴心的男人。

  就算男人们整天商量着日后该怎么办,女人们闲得没事还是会同情起整日在沈家门外徘徊的鸠明夜,连小四都做过偷偷给他送东西这种事,晚上他则去一些单身汉的住所蹭吃蹭喝,幸好太合镇目前已经没剩下多少人,剩下的都是马帮的弟兄,也都认识他,所以鸠明夜并不愁晚上没处去。

  他们全护着他,把她当坏人,沈落霞怎么会不知道,等到第三天,刘彪总算是做好准备,带着人出现在了太合镇镇口,而那个时候所有人也依例聚集在沈家。

  得到消息,也都是意料之中的事,大家互相看看对方,早已心中有数。

  “我去跟他谈,你们答应过我的,绝不轻举妄动,别忘了你们的家人还在这里,你们要出了事,我没法向她们交待。”

  沈落霞临出门前,对大家再次交待。

  “头儿,我们听你的,不会做冲动的事,但你也要时刻想着,你的家人也还在这里,你要是有事,我们一样没法跟他交待。”站在最前面的虎六代替大家说。

  “我的家人?”她娘早逝,爹也死了,哪里还有的家人?

  可看着这一双双的眼睛,她顿时明白了他们的意思,明白了他们为什么以前都听她的,偏这最重要的时候跟她唱起了反调。

  虎六咧嘴一笑,“头儿毕竟是个女人家,心思哪能躲过我们家那些经过大风大浪的婆娘?她们说了,如果头儿对于鸠明夜那小子不管不顾,那头儿的心必定已不在他身上,可如果头儿对他发脾气,执意要赶他走,那说明你心里有那小子,你在护着他,结果不出所料,头儿你的做法还是太嫩了啊!”

  “你们,你们在这种时候还想那些有的没的!”她气,气得心里发酸。

  “这可是件极重要的事!那小子要是不在了,头儿你是不是就打算拿自己换我们所有人平安离开?那我们当初决定留在这又有什么意义?我们就是要把他留在太合镇,在你的眼皮底下,教你心里有个挂念,那小子对你那么痴心,在他面前出了事,你心里过意得去吗?”

  “你们这些人真是乱来,他对我才不是痴心,走啦!”沈落霞忍住胸中涌起的酸水,扭头出了大门。

  后面几个汉子互相笑笑,说:“头儿还是太年轻啊!”

  值了,沈落霞想,不管事情会变得如何,这些人肯认她当一个真正的“头儿”,事事为她着想,已经什么都值得了。

  是痴心,或是贪心,还是别的什么,也都无所谓了,他留在这里至今是为了她,这也就值得了。

  她以为自己一直是一个人,但忽然间发现,原来自己什么都有,兄弟朋友,挂念的人,这已经太过奢侈,为什么早一点没发觉到呢?

  其实,她一直都是很幸福的呀。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