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擒得暖床夫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擒得暖床夫 第7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沈落霞醒后,按照鸠明夜的嘱咐,吃过早饭后又吃了最后那粒药,吃过后没多久,本来很精神的人却开始犯困,迷迷糊糊地就又睡着了。

  再醒来,仍是个清晨。

  她都以为上次清醒只是个梦,但见桌上的药粒已经不见了,这才确定那是真实的事,看来是那药起了作用,才会让人那么疲惫,也不知自己睡了多久。

  沈落霞整理完毕推开房门,把正在院里打扫的下人吓了一跳。

  “沈姑娘你可算醒了,你都睡了两天了!”

  “两天?”沈落霞愣了下,但马上又觉得没什么可奇怪的,自己现在身体一点异样的感觉都没有,她有预感这并不是什么坏事。

  “你等一下,我这就去叫人!”那人放下扫帚,“嗖”一下人就不见了。

  哪里值得这样大惊小怪!

  沈落霞心中一笑,又不禁联想是不是有人非常的担心她呢?

  不一会,半月门那边两道人影急忙忙而来,走在前面的是那个带路的下人,而后面那个人……

  沈落霞一时间有些恍惚,待那人走近,她心中一颤,来的人竟然是虎六!

  “头儿!你可醒了,我还说要是那个姓鸠的把你治死了,我就要了他的命!”虽然虎六公然在人家宅子,放话要取人家主子性命,但府里下人显然已经听得多了,那个带他来的人去捡起扫帚继续扫地,当自己不存在。

  “你怎么来了?”她发出自然的疑问:“我不是叫你看好镇子?”

  “别提了,当然是出事了,才来找你啦!我昨天就到了,但他们说你一直在睡觉,那我哪里相信?他们就放我进屋看,结果头儿你真的睡得好沉啊,任我怎么喊、怎么推都没反应,要不是确定你还有呼吸,我直当是你被他们害了!”虎六一口气说完一大串。

  沈落霞听了个大概,不用细问也能想像的到,以虎六的性格,昨天这府中一定很精彩。

  “镇上出了什么事?”

  沈落霞出门时,本以为找到鸠白秀就能有希望,所以并没计划待这么多天,只吩咐了虎六、小四等值得信任的人,让他们在这期间留意镇上的动静。

  “头儿你太多天没出现在大家眼前,不知哪个孙子得到了消息透露给了刘彪,那个彪孙子更是懂得见缝插针,一点道义也不讲,也不想想沈老父子在世时,帮过他们父子不少,竟就带着人闯进了镇里,抢了咱们的武器库!”

  沈落霞心顿时一沉,武器库是当时大家决定洗手不干后,都把各自的家伙统一放在了一起,用以表决心。

  “刘彪抢了咱们的武器,又骑马游镇号召大家跟他走,结果不少兄弟还真的跟他走了!”

  “那些人里恐怕有不少本来就是他的人吧,走了也好,省得咱们做什么事还要小心翼翼防着自家兄弟。”沈落霞心中已经有数,看着虎六说:“我已经没事了,这就跟你回去。”

  “好!那我这就去备马!”

  一听这,沈落霞又怕他走太快一样,忙叫住,说:“我先去找鸠明夜告个别,怎么说这次也多亏了他帮忙……”她,她还是该去见他一面才对……

  “还告什么别啊!他根本就不在这!”虎六着急地催着:“昨天我来之后没多久,他就出去了,到现在都没回来,可能是怕我卸了他一条腿,去外面躲着了吧!头儿,你可没告诉我那小子不是鸠白秀啊,这府里也没有要办亲事的意思,你来这到底是做什么的?”

  架不住再被这样问下去,沈落霞一想,也罢,不见就不见了吧,见了又能如何?

  叫虎六不要把这件事说出去,她连饭都没吃,就急忙忙地出发回去太合镇。

  在沈落霞到了太合镇的两天后,另一个人也跟着赶到。

  那就是一脸阴郁的鸠明夜,而这个太合镇,给人的感觉也阴郁了不少。

  原本就算不上多热闹的小镇如今更显萧条,大街上倒是仍然可见来往行人,但从穿着神态来看,大都是些路过的旅人,而本来立于街两旁的小商小贩都不知移去了哪里,开张的店铺一半都停了业。

  一进镇,鸠明夜就察觉到了这气氛的不对,牵着马慢悠悠地走在街上,他留心注意着周身发生的事,可除了比以往萧条外,又仿佛没有什么别的异常。

  “呀!这不是鸠少爷吗?”

  鸠明夜与一个妇人擦肩而过时,那妇人惊讶地回过头,鸠明夜也回头去看,想了一会才认出来,这是原本在市场卖蔬果的那位大婶。

  “鸠少爷,你怎么又回来了?”那大婶十分震惊于能在这再次见到他,跑回来两步将他看了个仔细。

  “我来找落霞。”鸠明夜如是说。

  谁知那大婶一听,露出了“果然如此”的表情,并且那表情也透着深深的怜悯,还没等他再开口,大婶已先截断了他的话,说:“也难怪你还要来找她,落霞那孩子这事干得太不地道了,让你一个大男人的颜面往哪里摆啊!”

  鸠明夜很机警地意识到大婶话中有话,又不知是什么事,于是顺应地给了个苦笑。

  大婶一见,果然更加心疼,“虽然落霞是我们看着长大的,但这事我们都已经数落过她,无奈她就是听不进去,你说一个大姑娘家家,我们都知道她已经跟你定了亲,又都看到你们天天成双入对地在一起……呃,‘相处’了一段时间,想着她早晚是要进鸠家的门,也就都默认了,这次她去拜见未来的公婆,本也是好事一桩,可谁知那个丫头……唉!”

  大婶恨铁不成钢地重重一叹,“那丫头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偏偏看上了别人,就这么退了婚跑了回来,你说她这样,以后还有谁敢要她!”

  原来如此,鸠明夜总算明白沈落霞回来后,是怎么跟众人说的,她说她去京城本是拜会未来公婆,却意外遇见了真命天子,而那个人不是“鸠白秀”,于是她执意退婚回到了太合镇。

  很好,这样一来她身上的毒解了,也不必真的连累白秀跟她成亲,算是一举两得。

  鸠明夜表现得很哀伤的样子,摇了摇头,惹得大婶又心疼地安慰了他几句。

  “对了大婶,才几天功夫,怎么太合镇萧条成这样?”

  “人都走了大半,怎么可能不萧条。”说到这,大婶也不免心事重重,“所以我才说鸠少爷你不该来,我们这里要出大事了,这会也没人有心思做什么买卖,老弱妇孺都在家躲着,男人们天天集合起来商量事,哦,对了,说到这我也得快回家才行,鸠少爷你要小心啊。”

  与大婶告别,鸠明夜大概弄清这里发生了什么事,也不再闲逛,上了马直奔沈落霞家而去。

  也许他一开始不满的是她对他的不辞而别,但现在也许又要加上一条,她什么事都不跟他商量,这个被蒙在鼓里然后傻傻追来的自己,真是让人暴躁。

  到了沈落霞家,第一个见到他的是守着门的小四,他也是像大婶一样意外又同情。

  “头儿,你看谁来了!”小四飞也似地跑进了屋。

  刚送走了一班来谈事情的兄弟,这会沈落霞正头疼地揉着太阳穴,被小四这一闹,头又更疼了。

  不会是刘彪吧,他也来得太早了!

  沈落霞刚从椅子上站起来,鸠明夜也同时进了门。

  两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好像都变得不认识对方了似的,直到小四一句“我去沏茶”后,才都双双回过神来。

  “你……”沈落霞哪里想到来的人会是他,按她的计算,这会,他不是应该已经去了边关?

  “我来看看你,问你为何不辞而别。”鸠明夜也不客气,找了个地方就坐了下来。

  “我没有不辞而别!”沈落霞抑制住自己要冲过去抱着他的冲动,硬生硬气地说:“只是那天事来得突然,你又不在家,我只能先行告辞。”

  “那时我正在白秀那里。”鸠明夜说:“见你一直睡着不醒,我担心会不会是那药有问题,就拿了另一份去找白秀,让他帮忙鉴定那药的成分,他那边花了点时间,等我回来你人已经不在了。”

  原来又是为了自己啊!沈落霞低着头。

  本来在她不知有没有事时,他不在一边陪着,让她觉得有些失落;现在得知原来又是为了她,如今还特地跑来看她……唉,分明是对她没那种意思,又何必对她这么好呢!

  “托你的福,这些天一直没什么事,我想那药确实没错,我已经完全没问题了,等日后手边的事情处理完了,我一定再登门向你道谢。”

  本来看到她是很高兴的,但听她语气这样生硬疏远,鸠明夜微乎其微地皱起了眉,不晓得是不是自己的错觉。

  “真的没问题了?为什么我一不看着你,你就能把自己搞得这样憔悴?”他问。

  沈落霞也知道自己脸色很差,可是没有办法,刘彪抢走了武器,就是再不顾与沈家的那点情分,一知道她已经回到镇中,一定会带着人来,把反对他的人全部解决掉,夺了这镇子,用于他那些见不得人的勾当。

  很多之前就不满她爹当时决定的兄弟,一部分早早成了刘彪的内应,另一部分也在他上次来时跟他走了,留下的人全是些不想让她爹心血付之东流的兄弟,留在这就是要和刘彪最后一拼。

  她当然不能走,也不能看着那些兄弟白白送死,更不想让刘彪得逞,这些天她满心都在这件事上,饭也顾不得吃,怎么能不憔悴。

  只是偶尔,在某个思绪达不到的间隙,他的脸会突然闪现,让她疲惫的身心得已暂时的松懈,但她不敢由着自己更深地想他,怕一想思绪就再回不来,她好想倚在他肩上,说她好累。

  如今他人真实地出现在她眼前,她却最应该将他赶的远远,他已经帮了她那么多,日后前程太好,她怎么能让他成为一群马贼间内斗的牺牲品。

  这件事情无论如何不能再让他牵扯上。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