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擒得暖床夫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擒得暖床夫 第4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他们身边卖青菜的婶子,已经看着他们笑了半天,沈落霞注意到时才发觉他们此时的姿势太过暧昧了,看着好像她在跟他撒娇一样,忙退离一步,跟鸠明夜拉开点距离。

  “沈姑娘,又跟姑爷出来买菜啊!”那婶子有意打趣她,招呼她过来:“今天的菜都新鲜着,来挑挑啊,反正有姑爷在,买多点也不怕,有人给扛嘛!”

  沈落霞尴尬一笑,有些抹不开面子,也就上前看了看,随口问了句:“有萝卜吗?”

  “萝卜?姑娘你真问着了,本来是有的,不过今天卖得特别好,最后剩的那几根也在你们来的前脚,被一位大爷包了。”婶子像看见什么新鲜事似的,说:“这年头都时兴男人出来买菜了吗?那位大爷穿的、戴的咱都没见过,一看就是打京里的,但买菜喊价倒是熟练的很咧!”

  沈落霞对男人买萝卜怎么划价没什么兴趣,但京里来的?“是之前见过的面孔吗?”

  “没有,那位爷见过一眼就不会忘的啦,肯定才到的,不知来咱们这么个小镇做什么呢。”

  “怎么就不会忘?”问这话的人是鸠明夜,沈落霞奇怪地瞧了他一眼。

  “这个呀,怎么形容呢?”那大婶想了想,当趣事似的说:“就是那位大爷虽然很豪爽的样子,但长得十分秀气啊,在他开口前,我都以为是遇上哪家大小姐了呢!”

  结果沈落霞以没有萝卜为由,没有买什么菜,他们继续在集市上逛,到了一个相对人少的地方,沈落霞看了看四周,问身旁的鸠明夜:“你想到了什么?”

  “什么?”鸠明夜偏头问。

  “别来这套,从刚才起你就一直心不在焉的,是那婶子的话,有什么值得你这么在意的吗?”

  “原来你都有注意我啊!”鸠明夜很欢喜,结果被瞪了,他很识相地收回笑脸,有些苦恼地说:“是想到一些事啦,但我想应该不会。”

  “你认识那大婶所说的那个人?他是谁?”

  “我有个旧识,倒是和那大婶所说的人十分想像,只是我想他该不会出现在这,也许是搞错了,如果他出现在这的话,那……”

  他倏地定住脚步,看到什么稀罕物一样,沈落霞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在对街围着一些人在看热闹,热闹的中心是位华衣男子在和小摊老板吵架。

  说是小摊,不过是街连常见的赌摊,一块布上写着“大小”,再加一只碗,这生意就可以开始了。

  那华衣男子一手握着几颗骰子,一手抓着根萝卜,时不时咬上一口,利用吃东西的间隙还在跟那老板理论,隔这么远都能听到他的不满和抱怨。

  “你这分明是诈赌!怎么可能本少爷压了三盘大三盘都开小,你一定是做了手脚!”

  “大爷冤枉啊,明明是你自己手气不好,怎么就怪到我的头上,而且你只压了三把,能说明什么问题?”

  “已经够说明问题的了,不然你让我检查一下。”

  “我这就一块布一只碗,大爷你要检查什么东西啊?骰子不是在你手上吗?不是没问题吗?”

  “那我不管!骰子没问题,就是你这人有问题,不然你把衣服脱了让我检查!”

  “什么?脱衣服?这可是大街上啊,凭什么!”

  “你看你看,你心虚了不是!”

  可怜的老板,沈落霞哪能容下这种事在太合镇发生,看了一会就要过去主持下正义,可还没走两步,手腕就被人抓住了。

  她转头,只见鸠明夜神色严肃,对她说:“快走。”

  她马上意会过来,那个拿萝卜的人和大婶说的人以及他所说的那人,应该是同个人,她甩开他的手,不理解地问:“为什么要走,他不是你的旧识?也许就是来寻你的也说不定。”

  “是哪个仇家会叫他来寻我啊!”鸠明夜再拉住她,“快走吧,他不是鸠家人,要是被他抓到不只你见不到白秀,怕是连我都再也见不到啦!”

  可能是他们两个拉扯的动作太大,引来了旁人的关注,正在忙着跟小摊老板讨说法的萝卜男一眼就看到了他们。

  “明夜!”他也不管那老板了,将手里的骰子一丢,冲过人群就朝他们这边而来。

  沈落霞完全没时间去思考这之中的关系是怎样的,一切的动作都全凭第一时间的本能反应,面对冲来的陌生人,她一把反握鸠明夜的手,比他还快地朝反方向跑去。

  后面那人追得起劲,而且速度出奇地快,好像他那身累赘得要死的衣服是假的一样。

  沈落霞无暇顾及其他,不停地拉着鸠明夜在路人间穿梭,一门心思只想着怎么摆脱掉后面的人。

  他们跑过两条街后,后面来人的声势未减半分,倒是这里人不比集市,没了人群的阻挡就更难摆脱他。

  本想利用对地形的熟悉,找个地方躲起来,可后面追得太紧,连这种时间也没有,沈落霞正跑着,一眼就看到前面有个卖水果的小摊位,在跑过那摊位时,她随便抓起放在摊上切水果用的小刀,反身对准那人追来的位置。

  鸠明夜一看她的动作,简直要用大惊失色来形容,“不要对他射飞刀!”

  “他快追上了!”他不是不希望被这人逮到吗?

  沈落霞一想到他刚说起这人时的忧心忡忡,心下一沉不管其他就将手甩了出去。

  鸠明夜想挡,但动作哪有她快,眼看那小刀在空中打着旋儿直冲那华身男子而去,正对在他的胸前。

  完了完了,沈落霞这时才后悔自己的冲动,她本来瞄准的是他身侧啊,想吓唬吓唬他就得了的,这么近还会射偏,这下麻烦大了。

  可紧接着,令她目瞪口呆的事情发生了,就在那刀将要射入男子身体的一瞬间,那人甚至还攥着手里的萝卜,只是只手向上一抬,他竟然仅用两指就挟住了那把刀!

  这难道是杂技吗?可沈落霞连赞叹的时间都没有,练杂技的人就算能有这种反应力,也不可能有这种狠劲,因那男子在挟住刀的一瞬间,已经反手一甩又将那刀甩了过来。

  这种事情完全出乎常识,沈落霞呆呆地连跑都忘了,只见那把熟悉的小刀同样朝着自己的胸前而来。

  这真是自食恶果啊!她很佩服自己还有这份自嘲的心思,就在等待刀入身体的那一刻时,她腰间一空,什么东西由上而下劈下,像道银色的闪电,硬生生将那把飞至离她胸前半寸的刀给砍了下去。

  那力道极狠,飞行中的刀竟就那么垂直地砸向地面,发出了“哐当”一声。

  天啊,天啊!沈落霞终于尝到了腿软是种什么感觉,看着那把地面上明晃晃的刀,她真有点站不住了。

  “你没事吧?”她的胳膊被人一拉,同时茫然地看向那人。

  鸠明夜蹙着眉,眼里有几分急切,她摇摇头,这才后知后觉发现他另只手上正握着她的刀。

  那一道银光,是他用她的刀砍的?

  一个能把别人的飞刀抓住再准确地原路返回的男人,和一个能将飞行中的飞刀砍落的男人……

  “你到底是什么人?”事到如今,她似乎才想起来问他这个问题。

  除了知道他是鸠白秀的堂兄之外,她似乎对他一无所知啊。

  这工夫足够那华衣男子追上他们。

  “明夜,你跑什么?”

  那华衣男子脸上还挂着笑,已经被鸠明夜狠狠地揍了一拳,不过他好像很习惯被揍一样,只惨叫了声,捂着脸哀怨地看他,问:“你冷不丁打我干什么?都不知会一声!”

  “知会了还叫打你吗?你没事乱射什么飞刀!”鸠明夜做这系列动作时,一只手始终握着她的胳膊。

  “是她先拿刀射我的啊!”

  “她又不是故意的!”

  “我也是本能反应啊!”那男人看他真动了气的样子,跟对那小摊老板的无理取闹完全换了个人,“白秀说你跟个女马贼跑了,这女人又一直拉着你,我当然以为你是被她劫持了嘛!哦,当然,试过她的身手后,我就确定事情绝不是那样了。”他忙改口。

  鸠明夜余气未消还想说什么,手被人拍了拍,他一看是沈落霞。

  她听这两个男人说了会话,已经知道这华衣男人或者与鸠明夜不只是旧识那么简单,她对两个男人说:“你们不觉得自己有点太引入注目了吗?有什么事回去再说吧。”

  刚刚那飞刀绝技和惊险一幕,已经吓破了几个路人的胆,再任他们在这聊下去,怕整个太合镇的人都要聚来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