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擒得暖床夫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擒得暖床夫 第3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对了,当时同行一起发现那少女的同僚是怎么处理的?他们去溪边取了水。

  对对,降温降温!

  鸠明夜在屋里转了两圈,才发现一直在桌上放着的茶壶,忙倒好送来,喂到沈落霞唇边。

  这么一会工夫,沈落霞已经有些神智不清,呼吸急促。

  碰到杯边,把凉凉的茶水顺进喉间,她舒服地叹气,鸠明夜连忙又倒来一杯,这次改为抓着他的手腕将水往口里送,看上去真的很渴。

  “慢点,慢点……”

  “咳!咳!”

  虽然这么说,但她也听不进去,还是呛到了。

  他扶起她,给她揉背,他的手掌大而有力,不疾不徐地抚着她的背,那厚掌隔着衣物摩擦着她的身体,兴起一种异样的舒适感。

  好像有种能令心情平静的神奇作用,但又觉得不够,如果再多一点……

  “怎么了?”鸠明夜一僵,因沈落霞两只小手爬上他的衣襟,抓着他像是要将他拉向她,也像是要把自己带到他身边。

  “嗯?”她全身都软软的,平时这个时候都是最为难熬的,但今天不知怎么的,好像有点不一样。

  靠近他,贴近他,直到他的下巴抵在她的额上,鼻间满是他身上的气味,她抓着他的衣襟,仍想要再靠近。

  “落霞?”他试探性地拍拍她的背。

  “啊……就是这样……”她整个人欺向他,脸颊在他颈间磨蹭,从不知与人的肌肤相贴能这样舒服,“再使些力,更加地……”

  “使什么力,落霞?”

  鸠明夜就算再怎么催眠自己,这会也不得不正视眼前的事实了。

  沈落霞不止整个人贴着他磨蹭,甚至硬拉开他的衣襟,去咬他的颈子!

  他倒吸一口凉气,知道她现在是什么状况了!她中的本就是极厉害的春药,只是看她跟他对话时没什么问题,加上她平常的表现,就算知道她一定很难受,也实在无法将她和眼前的这个动了情的女子联系起来。

  她动了情,因抵抗不住药力,还是在她正在努力与之抗衡时,偏偏他的“热心”帮了倒忙,谁叫他非选在这时候碰她的!

  一想到这,鸠明夜剁了自己手的念头都有了,可当下的事又该怎么处理?

  “落霞,放开我,我再去给妳倒杯水。”他少有这种脑袋短路的时候。

  “嗯?不用了。”她在他颈间嗅着,那味道出奇的好,不是男人的汗臭,也非女人的脂粉香,那是他的味道,让人垂涎啊。

  他小心地扶住她的肩膀,试图将她推开,可沈落霞早料到他的动作一样,同一时间环起两臂搂着他的脖子紧紧抱住。

  他本是坐在床沿,这下她先是环住他的脖子,让他不能动弹,再将两腿缠上他的腰,整个人又坐在了他身上,他就更没有起身的可能。

  鸠明夜心中一慌,为这突然袭身的女人香,而他的耳朵忽地刺痛,她在咬他的耳朵!

  他以为他的耳朵肯定是破了,但随之疼的地方又转为微微的麻痒,她的舌头在咬过的地方舔来舔去,似乎是在品尝他的味道。

  她搂着他,在他耳上又啃又咬,还将小舌伸入他的耳中,搞得他心脏处跟着一缩。

  “落霞,我知道妳很难受,但不能这样,对妳不好。”他何时这样苦口婆心又不敢说重话地劝过一个人?但如今他这样想劝醒的,却是一个已经失了神智的女人。

  “哪里不好?”沈落霞仍能与他对话,但他确定她此时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她冒着热气的身子在他胸前蹭来蹭去,那属于女性的娇小体形和柔软的双胸,都让他的体温跟着飙升,尤其她盘在他腰间的双腿,贴得他那样紧,也在不安分地扭动。

  她在他耳边低喃,那湿湿的热气通过他的耳,在他心中涌起千层热浪。

  “鸠明夜,帮帮我,就这一次。”她轻声说:“我熬不住了。”

  “妳!”

  她没给他说完的机会,怕他会说出什么决绝的话一般,在他张口时她的丁香小口也同时封住了他的嘴。

  她香舌笨拙地舔他,似乎因不得要领而急得在他口腔内乱撞,而她的笨拙技巧恰好勾起了他的征服欲,加上她是那么热情,又是那么美好。

  她长长的马尾,搔着他的手背,娇软的人就在他的怀中,乞求他去爱她,往日光彩万千的杏目此时迷离魅人,闪动的全是属于女人的风情。

  他心音鼓动,额头也渗出了汗,猛地,他在她背后的手收力,像是要把她夹断那样紧紧将她贴向他,口中的舌从被动转为主动,卷起她忙乱的香舌,吸吮品尝之后直探入更深、更加敏感的地方。

  “唔,嗯……”他的热情回应,教她有些招架不住的样子,当他的舌尖挑弄起她喉间敏感的小舌,颤栗瞬间席卷了她,让她忍不住全身都轻颤了起来。

  他手来到她的腰间,拉开她腰间衣带和外衫的扣子,红色的外衫分向两边打开,露出纯白的衬衣。

  在衬衣映衬下,那高耸的双峰和她略瘦的身形完全不符,让他更加血脉膨胀,他可以吗?如果做了,一定会被她杀掉吧。

  他松开她的口,胶着的唾液连在两人唇边,异样的惑人。

  “啊……”她仍半张着小口,迷蒙地望着他,却像是看不清他这个人。

  他的手抚上她的颊,她的皮肤并没因长年在外而变得粗糙,像是稍使力就能磨掉一层皮,让他不自觉放轻了力道,“落霞,妳看看我,这种事不能乱来的,妳晓得吗?”

  他的努力显然又是白白浪费,沈落霞倒是依他所言去看他,但她只看到了他一张一合的嘴,然后又像小猫一样地舔了上去。

  鸠明夜吸抽了口气,在她淘气地舔玩着他的下巴时,他的手来到两人之间,按在她一方浑圆的突起上,淘气的小猫马上给予反应,颤抖着发出甜腻的低喃。

  那么地柔软而又饱满,她的反应像是一种鼓励,鸠明夜隔着衬衣托起她一边浑圆,轻轻按压,掌中被填得满满的又暖暖的。

  “嗯嗯,啊……”她环着他的手臂收紧,身子挺起,很享受他给予的压力,将自己的胸脯更多地送入他的掌中。

  “妳这个让人头疼的丫头,我可真不管妳会不会后悔伤心了!”鸠明夜咬着,有些恶狠狠地,但他知道这话沈落霞是听不到的,他是在说给自己听。

  他该不该做这可能会让她后悔,让她伤心的事,如果这只会给她造成更大的麻烦,他该做吗?送上门的美女,他何时这样犹豫过呢!突然又觉得自己好没用了。

  他鸠明夜可不是个没用的男人!

  他猛地拉下她衬衣的衣襟,动作之粗暴让她的衬衣完全向两边打开,她那雪琢般的肌肤透着层粉红,在白衣的衬托下越发诱人。

  “不要……”她畏冷地缩起身子,向他怀中靠去。

  他理解了她的意思,搂住她的腰一个转身俯下,将她和他一起倒在了床上,“安心,马上就不会冷了。”

  她毫无反抗的意思,只是乖巧地瞧着他,如一朵绽开的花朵,只允许他一个人去采摘。

  ……

  她无法思考,全身颤栗连连,在他一个猛刺间,她只觉得有什么东西在自己体内炸开了,好像灵魂真的离开了身体,她什么都感觉不到,只有体内那缠绵的快乐。

  人生中的第一个高潮来得如此猛烈,在多日连续的睡觉不足下,遭遇这样激烈的事,沈落霞连呼吸的力气都没有,只觉得眼前模模糊糊是一个人影。

  那个人好温柔地在摸她的脸颊,好像是在说话,她恍恍惚惚,只觉得那种抚摸很是舒服,和她在摸刚出生的小马一样。

  她有点高兴,然后就再无知觉。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