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月上柳梢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月上柳梢 第10章(2)
上一页 目录  
  一早,章灵被吹吹打打锣鼓喧天声吵醒了。

  她揉着眼睛,一脸莫名其妙。「搞什么?谁家天还没亮就赶着娶媳妇儿?是怎样,怕新娘子逃了不成?」

  咦,不对呀,怎么声音好像就在她家门外?

  她心下一沉,忙下床随手披件袍子,披散着如瀑长发,一边挽着袖子,一边抡起搁在门边那把居家防盗两相宜的折椅。果不其然,她才走到院子口,就看到章云氏穿得一身新簇簇,方儿脸上抹了两团圆圆酷红,笑吟吟地看着她。

  「新娘子起来了,赶紧换上凤冠霞被,该嫁人了。」章云氏笑嘻嘻道。

  这一招叫赶鸭子上架,万试万灵。

  章灵绷着俏脸,走到门口,尽管心里早有准备,还是被前头那顶绣花晕翠、洋洋喜红的十六人抬大花轿给惊住了。

  包括面前捧着美丽的凤冠霞被,身穿喜气新郎袍的风满楼。

  她心漏跳了一拍,呼吸跟着紊乱了起来。

  他……好俊,好帅,好风度翩翩,脸上带着温柔的微笑,深邃目光里透着满满的爱意―

  那又怎样?

  章灵不顾他和他身后浩浩荡荡的盛大迎亲队伍,以及笑得跟个傻兵似的绍兵,还有挤得水泄不通看热闹的左邻右舍,冷着脸问:「干嘛?」

  众人倒抽口凉气,像是不敢置信她居然没有感动到涕泪满衣裳,竟然还会问出这么失礼的问题?

  可是风满楼神色连变也没变,依旧温柔得像水一般,柔声道:「阿灵,我喜欢妳,请妳嫁给我,好吗?」

  「不好。」她拒绝再被他发神经的温柔给打动了。

  上一次,他的温柔令她误以为姻缘路近,终身有靠,结果下一瞬间又将她狠狠打入地狱里。

  这一次,她宁可懊悔至死,也不要再跟个呆子一样傻傻相信他了。

  她毫不留情的回答令风满楼脸色瞬间苍白,原就憔悴清减的英俊脸庞分外悲伤而痛苦。

  他痴痴地看着她,好半晌后,总算又找回了呼吸和声音。「我知道我伤妳至深,可是这次,换妳再给我一次机会好吗?」

  她心痛如绞,暗暗握紧了拳头。

  不能心软,不能再心软……

  多年来的你追我跑,她已经累了、倦了,不想再苦苦追求他的认可与永远也不会出现的爱,就算现在他说爱她,可是她已如同惊弓之鸟,没有办法再轻易信任他的承诺。爱,或尊严,她只能选一种。经过长长的沉默,所有人都屏息等待她的回答,最后盼来的依旧是她决绝冰冷的回答。

  「不,」她刻意而残忍地道:「因为我已经长大了。」

  风满楼如遭电极,眼底残存的一丝希望光芒剎那间消逝了。

  话说完,章灵头也不回地转身回房,不看他恍若死去的惨白容颜,不去看身后人们是如何同情地窃窃私语,更不去看继娘和方儿气急败坏的神情。

  没有人知道,在这一刻,她的心也同样地碎成了千千万万片,再也拼凑不起来了。

  「听说他为爱相思太重,病倒了。」

  这天早上,章云氏自外头进来,愁眉苦脸地摇头叹气。

  正在把野生当归捆束起来的章灵微微一顿,脸色白了,但她依旧不屑地嗤了一声。

  悴,肯定又是在耍花招。他们能不能不要再耍这些花头了?是谁当初说她满脑子都是幼稚的把戏,是谁说她一直拒绝长大,是个无知任性的小孩子?

  现在他们这些「大人」又好到哪里去了?

  她都已经说了不,他们就该要承认事实,该就此收手了。

  章灵不顾内心翻腾如滔天巨浪的痛楚和矛盾,强迫自己冷着脸,面带嘲弄。

  「我是说真的。」章云氏叹了一口长长的气,神情黯然。「听绍兵说,这两年他急着找妳,急着帮咱们章家报仇,两相煎熬心力交瘁,所以这次病来如山倒,就连薛神医都说情况严重啊。」

  她心一跳,手掌深深陷入粗糙的当归枝里,描得几乎刺破掌心。

  「阿娘,我是不会相信你们的诡计的。」她勉强开口。

  「随妳吧。」章云氏一反常态,没有逼她,只是悲伤地笑了笑。「如果断情弃爱会让妳觉得好过一点,那么就这样做吧,当初是他伤得妳这么重,就算是以死偿偿还,也不算冤了他。」

  死?章灵倏然站了起来,面色褪白若纸。「什么死?哪有那么容易死?阿娘,妳不要再用这一招吓唬我了,我看起来像是会理会他死活的人吗?我已经长大了,我已经不在乎他了,我……我……」

  「阿灵,我从没有告诉过妳,我在妳爹病逝前一刻,还跟他大吵了一架的事吧?」章云氏眼神哀伤地看着她。

  她心下一紧,「阿娘……」

  「我气他要抛下我不顾,还自私的把妳托付给我,他是那么样地安心,他就知道我和风少爷绝对不会让妳吃苦受罪。」章云氏落下泪来。「可是他心里想的就是妳,那我呢?虽然我是一个母亲,但我也是一个女人,是他的妻子……他怎么就不担心我将来好过不好过?」

  「阿娘,我从来不知道…我…」章灵也忍不住哭了,走过去环抱住她。

  「对不起……我、我…让妳操心了……」

  「我是真心把妳当亲生女儿看待,所以总护着妳,又忍不住气妳跟个傻子一样,成天被一个不爱妳的人瞧不起…」章云氏哽咽道,「妳小时候多灾多难,好不容易每每逢凶化吉,娘自然是希望妳从此多福多寿无灾厄,嫁给一个能真正爱惜妳的人。」

  「我知道妳总对我好,总是替我想。」章灵泪如雨下,心底万分感激。

  「所以我不想妳将来后悔。」章云氏轻轻替她拭去眼泪。「我知道妳怕,妳害怕自己会像过去那样,错把真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可是妳该对自己有信心,更该对自己慧眼爱上的男人有信心。」

  「阿娘,可是我……」她噙着眼泪,深深犹豫了起来。

  「妳的勇气都到哪儿去了?」章云氏温柔地道:「当初那个发誓一定要将风哥哥抓进洞房的小姑娘到哪里去了?妳要一辈子失魂落魄的过着安全的生活,还是不一让自己余生后悔,再度放手一搏?」

  章灵怔怔地望着继娘,胸口逐渐地恢复了温暖热切的心跳和悸动。

  是啊,她爱风哥哥,就算有气有恨有怨,可她无法否认,自己一直都是爱着他的,永远也不会改变。

  「妳就听凭自己的心意吧,只要此生无悔,就好了。」

  她豁然抬头,小脸乍然绽放开了光芒,像是已经做出了决定。

  「去吧。」章云氏看出她的心意,微笑地轻推她一把。「阿灵,无论妳做什么样的决定,阿娘都支持着妳。」

  「阿娘,谢谢妳。」她盈着泪,展开双臂用力抱了下章云氏,然后拎起裙襬拔腿就往外跑。

  才刚奔出门口,她就呆住了。

  面色苍白,一脸病容却仍旧英俊的风满楼,伫立在门口那株柳树下,温柔地凝视着她,眼底闪动着永不放弃的深情。

  「阿灵,再给我一次机会好吗?」他的声音沙哑粗嘎得令人不忍闻听。

  她紧紧地注视着他,又再度感受到心跳加速、呼吸急促、悸动不已的感觉,那是,深深爱着一个人的幸福滋味。

  「再给我一次机会好吗?」他温和地重复。

  她凝望着他,良久良久,然后终于开口,眼底笑意跳动。「我不要给你一个机会,但我可以给你一个约定。」

  闻言,他祈谅的目光顿时亮了起来。

  「这个约定,多久?」他还是有一丝不敢置信,想狂喜,却又有些惶惶不安。

  章灵伸出两根手指头。

  「两年?」他心一紧,还是二十年?她还要花二十年的辰光才能够原谅他,相信他?但是,他愿意,无论要等多久都愿意。

  「两天。」她嫣然笑了,笑容娇俏可爱极了,慢慢吟道:「月上柳梢头。」

  「人约黄昏后。」他俊脸一亮,几乎无法呼吸。

  感激上苍,老天垂怜……她答应了!

  「就这么约定。」章灵朝他扮了个鬼脸,然后转身又跑回屋里了。

  害羞的咧。

  久违了两年,风满楼终于发自内心欢天喜地的大笑了起来。

  去年元夜时,花市灯如昼,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今年元夜时,月与灯依旧,不见去年人,泪湿春衫袖。

  明年元夜时,月明灯火透,执手那年人,喜将春心授。



  【全书完】

上一页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