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月上柳梢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月上柳梢 第10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最近,风府又有大动作了。」坐在天井里,这次换成是方儿和章云氏在挑拣红红的野生枸杞子,闲来说闲话。章灵又上山去采野生药材了,没有大半天是回不来的。

  还真是傻人有傻福!在她们主仆三人身上首饰都变卖光了,家中无米下灶的时候,章灵只得到山上去挖野菜回家充作食物。

  没想到她挖回了几条粗大的「白萝卜」,说要炖锅白萝卜汤喝,被自小娘家就是开药铺的章云氏认出了那是极为珍贵的云山雪参,欣喜若狂地拿去附近药铺子卖得了极好价钱。

  就是那几根云山雪参让她们得以免除捱饿受冻的窘境,还启发了上山摘采野生药材回来贩卖的点子。后来,还真是越采越有心得,现下靠卖药材过日子,生活倒也安乐。章家、风府、那上等人家高贵生活,好似已经离她们很遥远很遥远了。但是方儿和章云氏心知肚明,章灵不想念富裕的生活,却无法不思念那个始终烙印在她心上的男人。

  「小姐知道吗?」

  「怎么会不知道?风满楼存心让全天下的人都知道,他把咱章家的祖宅整修得焕然一新,还张灯结彩,说是要做迎娶章家的灵小姐用……」章云氏虽然以前很气那个眼睛长在头顶上的家伙,但现在也不得不承认,那家伙这两年默默为阿灵做的,实在令人不得不感动。

  好吧,光是替她们痛宰魏通海那个老贼,以及用章家名义收购回所有属于章家的产业这两项,就已经足够让她阵前倒戈,开始有点喜欢起这个女婿人选了。

  可头痛的是,章灵却是铁了心不愿意再回到过去那种只为他活,还被他瞧不起的无尊严生活。

  任凭她们怎么暗示,她都不相信今时已不同往日了。

  「小姐真沉得住气。」这么多年来,方儿终于对自家小姐露出了一点点敬佩之情。

  「现在是很有骨气,可是万一她就这么一辈子硬骨气下去,将来嫁不出去,变成了老姑娘怎么办?」章云氏有着全天下母亲对女儿最矛盾的情结!又恨嫁,又不放心她不嫁。

  「也是。」方儿点点头。

  「所以我们可得做一回坏人了。」章云氏已经下定决心了。「妳去通风报信,我来阴谋诡计。」

  方儿看着她,[一定要把她嫁出去。」

  「一定要把她嫁出去!」

  事不宜迟,打铁趁热,趁章灵还没下山前,两人已决定分头行事。

  方儿才刚要出发前往南城,没想到风满楼已经找上门来了。

  见高大英挺却清瘦憔悴的商业霸主站在自己面前,方儿微微一怔,却依旧处变不惊,神色不变。

  「风少爷。」方儿朝他福了个身。

  「妳是方儿。」风满楼没有她想象中的怒不可遏或是冷淡高傲,而是温和地笑。「请问夫人在吗?」

  「夫人在,小姐不在。」方儿看得出他心里努力压抑下来的焦灼,也不啰唆,耸耸肩道:「不过风少爷来得正好,夫人有请。」

  「夫人她……」向来沉稳内敛的他,难得地讶异了。

  「请。」方儿回身推开老旧的大门。

  章灵失魂落魄地背着药篓子,手里拿着根长长的柳枝,在地上边走边乱挥乱画着。

  她没有去,他有没有很伤心?

  可事实上,那晚她是去了的,还躲在角落偷偷看着他,从黄昏站在那儿苦苦等待着自己,然后月上柳梢,月到当空,一直到月影斜西…他一动也不动,双眸痴痴环顾着前方,一真直在等她。

  看得她心疼又难受极了,好想冲动地踏出暗处,冲进他怀里。可是他两年前带给她的伤害太大,她迟迟未能释怀。她不敢,也不想再让自己变成过去那个傻傻的、一头热的无知野丫头了。他鄙视轻蔑又大为失望的眼神彷佛还在眼前,只要闭上眼,那天椎心疼痛难堪的感受依旧深刻鲜明。

  她在他的心里,原来是那么任性、幼稚、不堪。

  所以纵然饱受相思日日煎熬,她还是不愿和他相见,也不会再跟他有任何交集了。

  过去的伤,还太痛。

  章云氏在她身后悄悄挽起袖子,对藏身在树后痴痴望着章灵望到失神的风满楼,拚命比手画脚抹脖子。

  那个情痴,还枉称什么商业霸主,没想到才一见着睽违了两年的心爱姑娘,就整个人心呀魂呀都不见了,只会站在那里犯傻。

  哎呀!不管了,反正他只要见到阿灵有危险,马上就会挺身而出的。

  章云氏暗暗摩拳擦掌,然后趁章灵边走边发呆之际,伸手就要往她背上一推!

  旁边就是条河。没想到章灵发呆归发呆,练过武的身子还是在警觉身后有人时一闪,然后眼睁睁地看着自家阿娘一个收势不及,扑通一声摔进河里!

  「阿娘!」

  「哈!哈啾!」全身裹着厚厚棉被的章云氏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一张风韵犹存的老脸不知是冻的,还是气得发青。

  真是见鬼了,怎么会有这样的事?

  「阿娘,妳到底在搞什么鬼?」章灵脸色也不好看,火冒三丈地端着碗姜汤塞进她手里。「妳都几岁人了,还玩这种幼稚的把戏?」

  阿娘掉进河里,然后风满楼就突然冒了出来,带着疑惑和措手不及的尴尬笑容,欲言又止地望着她,像是想要说出千言万语,可是又不能不顾在河里拚命挥手叫救命的阿娘。

  她见他突如其来的出现,先是心儿坪然狂跳,随即煞白着俏脸,冷冷地瞥了在河里大喊大叫的阿娘,心下立时了然。又要重演她一岁时落水的英雄救美桥段?省省吧。

  「谁干的好事谁收拾。」知道他不会不管阿娘,她背着药篓掉头就走。

  虽然她姿态端得很高,腰杆挺得老直,可是在回家的一路上,坪然狂跳的心却怎么也不能安生,她又是想笑又是想哭,更想要徒手狠狠劈断什么!

  可恶!谁许他又来扰乱她的心神?害她足足花了好几个时辰才把骚动的心给压下去。

  「我这都是为了谁呀?」章云氏哀怨地望了她一眼,岭抖着啜饮了一口热热姜汤,又吸吸鼻子。「还不是怕妳待在家里变成了老姑娘,妳都十八了呀!」

  「十八又怎样?」

  「想当年我十八的时候早就嫁给妳阿爹当续弦了,如果不是老娘肚皮不争气,早生出十个八个萝卜头叫妳姊姊了。」

  「妳以前不是跟我说,那是因为要专心疼我,所以这才故意不生的吗?」章灵愕然质问。

  「美丽的谎言没听过呀?」章云氏横了她一眼,「而且不知道是谁,成天追着我问:『阿娘阿娘,妳几时要帮我生一个姊姊呀?』老娘要是生得出妳的『姊姊』,那才真叫见鬼了呢!」

  章灵又好气又好笑,可想到今天的事,还是决定不能姑息养奸。「反正妳就别再插手我跟他的事了,妳以前拚命阻止我,现在又拚命帮着他,妳做人有点原则好不好?」

  「老娘宁愿没原则,也不要被人家笑女儿嫁不出去。」章云氏开始撒赖。「我不管,总之他也改了,妳也好了,你们俩就二一添作五,凑合凑合去好了。」

  「妳以为出门买鸡蛋哪?还二一添作五!」章灵柳眉倒竖,气呼呼地道:「反正我是不可能再像以前那么蠢了,妳那么爱作媒,就把方儿嫁出去好了!」

  方儿正好从外头进来,闻言下巴掉了下来。

  干她何事啊?

  一计不成,再生一计。不惜一切代价都要把章灵嫁出去,章云氏和方儿是恶向胆边生,豁出去了!接下来,换火烧马车那个桥段上场,这次最重要的配角是方儿。没想到章灵还没上车,偷偷在车上试吹火折子的方儿,一不小心就点着了车厢里头的窗布,火一下子窜烧了上来。

  「方儿―」章灵大惊失色,就要冲上去救人。

  但身边有个高大身影窜得比她更快―因为害怕她冲动救人而有个闪失―所以风满楼自告奋勇去救她的丫鬟。

  「又是你们干的好事!」

  「阿灵,妳听我解释,我……」他才把方儿连抓带拎地救出来,一回头就看到一脸又惊又怒的章灵。

  英雄救美计划再度告吹。

  但是那三个人还是不死心,于是在一番争执与讨论之后,风满楼勉强答应了「采花大盗」计划上阵。

  但是在派出手下充当辣手摧花淫魔的当儿,那个手下先被风满楼叫去狠狠地威胁了一顿!要是他真的敢动到灵小姐一根寒毛,就准备提头来见!也许是因为主子的威胁实在太可怕,原本身手高超的手下在翻墙的时候手脚发软,才翻到一半就失手掉了下来。

  「淫贼」还来不及爬起来,就看到被惊醒出房探看的章灵冷冷地看着他。

  「呃,对不起……我走错间了。」「淫贼」笑得好不尴尬。

  「滚。」她眼角微微抽措,铁青着脸,顺便对着肯定是躲在暗处的风满楼和家里那两只内贼吼道:「全部!」

  众人只得垂头丧气地走的走,逃的逃。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