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月上柳梢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月上柳梢 第9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百花深处胡同里。

  一个穿着绿袄子的女孩坐在天井,怀里捧着一只大竹筛,正在翻拣着里头红通通的枣子,冬日难得露面的阳光将她脸蛋儿也晒得红通通的,好不可爱。

  只是挑拣了一会儿后,她不由自主地抬头,仰望着一碧万顷的蔚蓝天空,不禁发起呆来。春去秋来,时光荏苒。不经意回头看,这才发觉自己已经度过了七百个没有他的日子。

  章灵心一痛,随即面色冷硬起来。

  那又如何?

  从她离开京师南城的那一天起,她就告诉自己,断了所有过去的念和愿,从今以后学着好好地爱自己,平平静静地过自己的日子。

  别再记着,也不再想起那个让她伤心的人、那些令她伤心的事。

  现在的她,已不再需要依赖任何人,因为她已经长大了。

  气色红润的章云氏端着一盘李子,自屋里跨了出来,一眼就见到正在发呆的章灵。

  唉……她无言地喟叹一声。

  她家阿灵已经花样年华十八岁了,越大越是出落得水灵灵,菱角似的小嘴儿习惯性地往上轻扬,无论怎么看都是个笑容可掬的美人胚子。

  可是她并不快乐。就算是笑着的时候,也常常会恍了神,或是忘了自己刚刚说过什么话,做了什么事。自从离开南城,再也没见风满楼后,她就一直是这样的。

  最近江南秘密捎来了消息,说琛儿已经订下亲事,不日就要与江南织纺庄的千金成亲了。

  真是姻缘天注定,该是什么人的,就注定是什么人的,半点也错失不了。

  章云氏心里酸酸的,有些不舍地看着她。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阿灵,妳听说了吗?」

  「听说什么?」章灵这才回神,转头茫然的看着继娘。

  「风……我是说,妳知道『他』最近又派人四处张贴告示的事了吗?」章云氏在她身边坐下来,递了颗李子给她。

  「谢谢阿娘。」她咬了一口丰润多汁的李子,酸得瞇起眼。「好酸喔,今年雨水多,李子应该又大又甜才是,怎么会酸成这样?」

  「凑合着吃吧,三钱五斤的李子能有什么好货色?」章云氏倒是看得很开,还一副乐在其中的样子。「不苦就好了,咱们什么酸的甜的咸的都吃,就是不吃苦,妳说是吧?呵呵呵。」虽然失去了财富和地位,但阿娘却变得好豁达、好容易满足呀。

  章灵感动地望着笑容满面的继娘。

  有舍才有得,相较之下,她更喜欢面前这个乐天知命的阿娘,也好喜欢现在这样闲适快活、无争无求的自己。

  「对了,妳还没回答我刚刚的问题呢。」章云氏险些被她岔开话题。

  章灵盯着手中吃了一口的李子,喉头更加酸涩起来。「阿娘,妳别又来了。」

  阿娘是怎么了?自从知道「他」抓到那个害得她们家破人亡的苏通海,而且还将所有被盗卖质押出去的章家产业全给赎了回来之后,就突然开始对「他」印象好转起来,还时不时在她面前替「他」说好话。

  这算什么跟什么?

  「不是我,这消息是方儿告诉我的。」章云氏赶紧嫁祸他人。

  方儿恰巧自外头收了贩卖绣件的帐款回来,闻言高高挑起了眉,「什么?」

  「呃,方儿,妳来得刚刚好,妳不是撕了一张告示回来吗?」章云氏拚命对她挤眉弄眼。

  方儿一脸「有吗」地看着她,「夫人确定?」

  「当然确定,妳早上还拿给我瞧呢…啊,应该是在我这儿。」章云氏拍了拍两下袖口,随即眉开眼笑,「可不正是在我这儿吗?来来来,妳瞧瞧这是什么?难道是元宵快到了,要猜灯谜不成?」

  章灵强迫自己的头转到别处,可是目光却自有意识地偷偷往告示纸的方向瞄去!

  上头龙飞凤舞的两行字,几乎令她落泪了。

  月上柳梢头

  人约黄昏后

  「风少爷好大兴致,在敲锣打鼓上天入地的找人之际,居然还有闲情逸致做灯谜给大家猜。」方儿在一旁闲闲地道。

  「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这好像是首诗嘛……」章灵小手轻颤着,目光留恋在上头的字句好一会儿,最后还是别过头去,耸了耸肩,「无聊。」

  「妳真不知这是什么意思?」章云氏忍不住旁敲侧击。

  「天晓得。」

  「是某一种约定吗?」方儿不冷不热地问。

  「不知道。」章灵站起来,回头睨了她们一眼,「这么想知道的话,妳们自己去问他,顺道回去接受他好心的『施舍』,去住在他帮我们『要』回来的房子里,一辈子承他的『恩泽』过日子。」

  话说完,她就径自回屋去了。

  章云氏和方儿互觎一眼。

  「还是以前呆头呆脑的阿灵好对付多了。」

  十五元宵

  京城燃起了灿烂花灯,宛若天上星子流泻曳地,美得不若凡尘。全城热闹非凡,人人都竞相观赏各家各院点出的奇巧花灯,尤其今年凤凰神鸟主灯由风府大力赞助,比往年更高更大,也更加精致美丽、巧夺天工。风满楼静静伫立在凤凰神鸟灯下,一张俊脸布满了罕见的忐忑与期待,胃部因紧张而纠结着。

  她会来吗?她记得两年前的约定吗?

  「阿灵,妳一定要记得,」他喃喃,眼神里透着一抹坚定的光芒。「我绝不许妳忘了我,忘了我们之间的约定。」

  她会来的。

  从来,她就舍不得气他、恼他、恨他,所以她会再给他一次机会,她一定会来赴约的!

  人来人往,有不少姑娘家芳心窃喜地偷偷打量着高大俊俏的他,吱吱喳喳嘻嘻笑笑着,想要鼓起勇气找他搭讪,却又是不敢。

  风满楼无视外在的骚动,所有的心神与意念全贯注在祈求她来赴约之上。

  月上柳梢头,花市灯如昼,繁华扰攘热闹在他身畔流转而去。

  随时辰光的消逝,夜更深,月影偏西,人潮也渐渐散去,只剩他独个儿清冷寂寥地伫立在原地,依旧不肯放弃等待。就在此时,他眼角余光瞥见一个小小身影!心猛地一跳,整张脸庞迅速亮了起来。

  「阿灵。」他眼眶蓦然热了,喉头噎住。

  可是当那身影自阴影中走出来,他脸上的狂喜倏然凝结住。

  那是一个小乞儿,边抹着鼻涕边走近他,脏兮兮的手从怀里掏出一团揉得绉绉的纸。「喂,你就是风公子吧?」

  「我是。」他勉强掩饰落寞,点了点头。

  「有位姑娘要我把这个交给你。」小乞儿再吸了吸鼻涕,将手中那团纸递给他。「她说你会给赏钱的。」

  是阿灵吗?

  他强自镇定地接过,挤出一抹亲切的笑容。「我自然会有厚赏,可是你得先告诉我,那个姑娘长什么模样?她是不是眉心有颗小小红痣?长得清灵可爱且笑容满面?」

  「咦?原来你们是认识的。」小乞儿恍然。风满楼几乎抑不住心头急促狂跳的喜悦,忘情地一把抓住小乞儿,「她在哪里?她往哪儿走了?」「痛痛痛--…」小乞儿杀猪般叫了起来。「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公子,你手劲好大,我会痛啊……」

  「对不起。」他连忙放开小乞儿,神情歉然却又焦灼地问:「你是在哪儿见到她的?她又往哪个方向走了?请你务必要告诉我,她是我的未婚妻子,我一定要找到她!」

  小乞儿龇牙咧嘴地揉着肩膀,哀怨地白了他一眼,「公子,你这么粗手粗脚的,我猜你家小娘子就是被你给吓跑的吧?」

  他一顿,啼笑皆非却又悲喜交杂。

  「全是我的错。」千言万语酸甜苦辣齐涌上来,最后,他只能低低的喟叹一声。

  「反正我把信带到了,其它的我全然不知……公子,赏钱。」小乞儿手一摊,老实不客气地道。

  「小兄弟,有劳你了。」尽管心神俱乱,风满楼还是自怀里取出一锭银子给他。

  「哇!」小乞儿接过那一锭足足有十两重的元宝,欢天喜地的捧着就跑了。「发财了发财了发财了…」

  顾不得小乞儿,风满楼急切地打开那张被揉得绉巴巴的纸,上头的字小巧娟秀,果然是阿灵的笔迹。

  今年元夜时,月与灯依旧。

  不见去年人,泪湿春衫袖。

  他像是被当头猛然敲了一记闷棍,震惊痛苦地瞪着上头充满悲伤与决绝的诗句。

  她是在跟他永远诀别了。

  风满楼心痛得几乎无法站立,大手紧紧钻着那纸团,气色灰败惨然,在这一瞬间,黑暗彷佛对着他当头笼罩了下来!

  阿灵,请妳原谅我,请妳不要这么对我!他知道自己已经深深爱上了她,再也无法自拔。就算坐拥巨大的财富和倾国的权势又怎么样?失去了她,他的世界再也不具任何意义。

  「不。」半晌后,他终于抬起头,努力振作起精神。

  她不能这么对他!

  他们俩,只能应了这首「生查子」上阙的曲意缠绵、温柔约定;她无论如何都不能用下阙的黯然别离失约来回复他!

  他不接受,死也不能接受。

  「所以妳在京城对不对?」他沙哑低语,再度将纸团打开,深情的目光紧紧盯着上头的一字一句,还有纸张的质地。

  纸粗纹浅,略带淡绿,是用蔺草熬煮成浆晾制而成,北城坊间惯常用纸,三个铜钱一大落……

  难道,她在北城?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