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月上柳梢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月上柳梢 第9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年后冬至

  屋外隆冬正盛,屋内暖意盎然,就连墙角几盆子腊梅都被那香宠暖炉散发的热意,烘得幽香尽吐。

  一时间,满室幽幽飘散着清甜似醉的梅花香气,萦萦绕绕、兜兜转转、缠缠绵绵。

  风满楼凝视着面前五彩鸳鸯碗里装盛的雪白汤圆,在桂花浆汤里半浮半沉,阵阵热气袅袅上升。

  曾几何时,他的日子变得如斯平淡孤独麻木了?

  还是,他的生命从来就是如此无味,只是因为过去有阿灵吱吱喳喳的生动笑语,关怀备至的温暖陪伴,所以才令他感觉到热闹,不孤单?赚钱不再像过去那样充满刺激和成就感了,赚钱就只是赚进大把大把的银子而已,为风府丰盈饱和的金库再增加另一座,帮风家商业霸图领域再多推进各州各省,如此而已。

  他突然间觉得自己心境苍老了不只十年。

  你这么辛苦在赚钱,誉田然要多吃好吃的,要常常开开心心的,偶尔喝点小酒放松放松,到达似醉非醉的微醺境界,自律固然重要,但生活贵在适意,这样才叫作人生嘛……

  突地,她过去曾说过的话跃现脑海,风满楼胸口一窒,绞拧纠结得几乎喘不过气来。

  还吃什么桂花汤圆?

  可以和他开开心心吃好吃东西的人已经不在身边,这碗冬至汤圆要他怎么吞咽得入喉?

  眼前热雾倏起,风满楼猛一咬牙,冲动地推开窗,劈手抄起碗就将热腾腾汤圆全数往外砸去!

  哐啷破碎了一地声响!可是砸毁了这一切,他沉重绞痛的心脏却也没有因此而好过一些。她到底在哪里?她现在可有穿暖吃饱?

  她还记得「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的那个约定?

  她……她恨他吗?

  「阿灵,对不起。」他紧紧抓着窗框,坚硬木头深深陷入掌心内,可掌上的痛楚却远远不及心底的万分之一。「我居然对妳做了这么残忍的事。」

  那个该死的老贼苏通海果真卷了章家巨款而逃,还以章府名义向外质借银子,并将章家所有地产盗卖一空。

  他誓言就算上天入地,倾尽所有,惊动黑白两道也要将那包藏祸心的老贼捉回来,替阿灵报这个夺家之恨,且以慰章伯伯在天之灵。

  阿灵。

  一想到她,他的心脏又紧紧痛缩成了一团,全然无法呼吸。

  他至死也忘不了那一日她前来求救,却被他误以为又是耍花头,毫不留情狠狠训斥了她一顿,每每想起,他就恨不得杀了自己。他是个天杀的混帐!阿灵将她的真心和她的信任全交付给他,可是他却对她做了什么?过去十几年来,几乎无一日待她好,对她的付出更是视若无睹,还在她最需要他的时候,无情狠绝地背弃了她!

  悲伤与懊悔日日啃噬着他的心,她临离去时那一眼的凄凉和忧伤,到现在依旧深深烙印在他脑海里。

  「主子?」

  风满楼猛然回头,灼热目光布满血丝。

  绍兵看着他,心下一凛,忙低下头禀道:「人找到了。」

  他心一跳,黯然眼神倏然亮了起来,一个箭步向前,急急抓握住绍兵的肩头,「在哪里?」

  「主子,小人说的是苏通海,不是……灵小姐。」绍兵声音越来越小。

  他脸上神情苍冷了下来,眼底杀气毕露。「他,现下何处?」

  大雪,如扯棉拉絮般纷纷落下。家家户户燃起温暖烛光,大红灯笼高高悬挂,倒映了一弯河流。洛阳城里,弯弯曲曲巷弄深处,有座前朝大官当权显赫时建就的豪华大宅院,朱墙碧瓦,深不可测。

  苏通海坐在红烛高照,满室暖香的花厅里,舒服地躺在铺着上好织锦绣墩的雕花红木榻上,正听着一班歌妓拨筝弄弦,奏一曲「富贵春」

  「老爷,今儿『大燕祥』的燕窝发得不好,赶明儿咱们买『庆和福』的,再帮老爷炖盅好的漱漱口。」丰满妖娇的妇人边帮他槌背,边莺声燕语道。

  「唔,唔……」原本身材如同姚干瘦的苏通海这一整年来吃胖了,人也显得满面红光,活脱脱一副老爷样了。「有心,下回老爷带妳去挑几项首饰,如果晚上再伺候得好,老爷就帮妳娘家置所房子,让妳风光风光。」

  「我的好老爷呀,能伺候到您,真是妾身三生有幸。」

  「呵呵呵,那还用说?」苏通海笑瞇了眼。「老爷我可是有德之人,自然也是!」

  「该死之人。」一个冷冷的声音在门口响起。没有人警觉几时门口来了人,而且还是黑压压的一群剽悍黑衣人,为首的是一身白衣、神情冰冷如万载寒霜的风满楼。

  苏通海手里捧着的瓷杯瞬间掉落了,泼了膝上一片湿,脸色全吓白了。

  「风……风--…少爷…」

  「苏『老爷』,近来可好?」风满楼微微一笑,看在苏通海眼里却惊得魂飞魄散。

  「风、风少爷……您、您几时到洛阳,怎么……怎么……」苏通海努力想装出亲切熟稔的笑脸,可瞧起来却比哭还凄惨。

  歌声乐声全消失了,歌妓们和苏府下人们一脸惊慌,惶恐地看着黑衣人迅速占据了大厅。

  「吃的是老东家的肉,喝的是老东家的血,享这等偷抢拐骗的清福,滋味如何?」风满楼瞇起双眼,沉声喝道:「拿下!」

  「是!」黑衣人轰然应声。

  苏通海还想跑,可是早已吓得腿软脚软,哪里抵抗得了?三两下便被捆得扎扎实实,所有小妾下人歌妓全害怕地伏在地上瑟瑟发抖,拚命求饶。

  「我要的是他。」风满楼锐利目光环视全场一周,冷冷道:「从此刻起,苏老爷不复存在,这宅邸也不再是苏府,而是章府,听懂没有?」

  「懂……听、听懂…」

  「限你们三个时辰内离开这里,再不许踏入一步!」

  「是、是。」所有人连滚带爬,「快走快走…」

  「我们回京。」他负着手,淡淡道。

  「是!」黑衣人们恭敬应道,押着苏通海,煞气腾腾地离开。

  开春,春暖花开。

  京师到处盛传着,坑了章家的那个狼心狗肺的账房已经落网成擒,被扔进大牢里去了。

  听说这次连朝廷都惊动了,皇帝龙颜大怒,亲下圣旨要腰斩了那个十恶不赦的欺主刁奴!这下子真是额手称庆,大快人心极了。而且人人都争相讨论着,风家少爷有情有义,花下巨款,不辞辛劳地将原来章家的产业宅院全都收购回来,并且依旧记为章家名下。

  人人都讨论,人人都知道……

  「她知道吗?她都听见了吗?」柳树下,风满楼怔怔地望着桃花初绽如浮霞的林子,想着曾在这儿与她订下的约定。「她知道章家所有产业都已经物归原主,大宅子也再度更名为章府……如果她知道,她听见,那么她是不是也该回家来了?」

  这一年来,他派出的人马踏遍大江南北,可就是没有她们母女俩的下落。

  阿灵,彷佛消失在人间……

  「不……」他痛楚地闭上眼,喃喃低语:「她不能有事,绝对不能发生任何不好的事!」

  只要一想到她不知流落到何处,盘缠用尽,饥寒交迫的景象,他的心就揪成了一团。

  人为什么总要等到失去了之后,才幡然领悟到自己曾拥有过的,原来是多么的珍贵?她每天在他跟前打转,带着灿烂的笑眼和快乐的笑容,点亮了他无趣乏味的冰冷世界,可他对她做了什么?

  她的热情,他视为鲁莽;她的天真,他视为幼稚;就连她挖空心思的讨好,都被他认定是无知少女的游戏之举。

  但说穿了,原来真正无知幼稚、愚蠢又自以为是的人,其实是他!

  「阿灵,妳到底在哪里?」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