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月上柳梢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月上柳梢 第8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大清早,章灵躲在风府大门附近的老树下,探头探脑,犹豫不决。尽管昨晚对阿娘胸脯拍得震天响,保证她一定能够搬来风哥哥这个救兵,可是临到这儿,她却不由自主地却步了。悴,怕什么?风哥哥会答应她的。

  一想到这儿,纵然心里万般忐忑不安,她仍然挺直起腰杆,硬着头皮走了过去。

  书房里,正整理着卷宗的风满楼闻知章灵来了,不禁一怔,心头掠过一抹喜悦,可随即又沉了下来。

  昨日说好的事,莫不成今天她又后悔了?

  坦白说,他非常期待两年后的那一个约定,因为时间可以考验、可以证明所有暧昧不明、混沌不清的感情。他希望届时她已经真正成熟长大,能够真正为自己所说的话、所做的事负起责任。他希望她所说的喜欢,不仅仅是妹妹对于兄长的崇拜,或是对于一个恩人的报答。

  他希望……她是真正将他当成一个男人来看待的。

  但是昨日的振振有辞反照今日的出尔反尔,令他不得不怀疑!

  她,究竟有没有将昨日订下的约定当一回事看待?

  他的心不由得一冷。

  她的保证真的是值得信任的吗?他还能相信她的话吗?或者是他们之间的约定,对她而言不过是小孩子勾勾手指头的游戏,是可以被轻忽、遗忘的?

  她所谓的爱,亦如是吗?

  他心头涌起一股莫以名之的恐惧和愤怒。

  「风哥哥。」章灵心下惴惴不安,原本想要展露的笑容不知怎的也不见了。

  看着他严峻的神情,说她不怕是假的。

  风哥哥……不高兴见到她吗?虽然昨儿是约定好,接下来两年之内都不能再见面,直到她能够证明自己已经成为一个配得起他的女人,可她不是成心要推翻已经说好的事,那是因为事态紧急呀。

  「又怎么了?」他冷冷地注视着她。

  嫣红的脸颊、水灵灵的大眼、娇润的小嘴……天真一如孩子。

  她就是个反复不定、喜怒无常、无法为自己的决定负起责任的孩子。

  他那一句「又怎么了」令她瑟缩了下。

  可是她已经没有退路了!

  「我是有很紧急的事要来求你帮忙的,我家老账房先生卷款而逃,现在债主就快要追上门了,我阿娘说要告官,可是新来的账房先生说咱们还是得先处理这笔烂摊子,所以可能得卖掉我们章家的大宅子―」她唯恐自己会没有勇气求人,所以连珠炮般说完,小手微微颤抖地巴住他的手,仰头望着他,「风哥哥,你本事大,你一定能够帮我们,对不对?」

  果然。

  「妳究竟什么时候才能真正长大?」风满楼慢慢地挣开她的手,神情森冷。

  章灵一震,不明所以地傻傻望着他,「风哥哥…」

  「千方百计,不惜一切代价,就是要依赖在我身边,亏妳昨日嘴上说得震天价响,要用两年时间来做一个令我刮目相看的女子……」他面色冷漠,眸光充满轻蔑和失望。「可事实证明,妳还是后悔了。」

  他在说什么?

  她小脸瞬间惨白一片,张口结舌地瞪着他,「不是的,你误会我了,我没有要耍赖,真的是我家账房老苏先生他!」

  「这样不堪的谎言妳也说得出?」风满楼面色冰若寒霜,瞇起双眼瞪着她,「苏先生是妳章家多年的账房,妳为了要取信于我,不惜诋毁于他?难道在妳心底,任何人任何事都是可以被拿来成全妳所谓的爱情吗?」

  不……不对……她不是这么自私的人……

  「风哥哥,你真的冤枉我了,难道在你心底,也就认定我是这样自私冷血的人吗?」她心痛如绞,喉头紧紧哽住了。

  「我认为妳彻头彻尾就是个孩子。」他语带愠怒地道:「幼稚的孩子任性妄为、予取予求,虽然爱憎分明,却几乎从不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任…妳,又何尝不是如此?」对于她的不受教,他心痛又气恼极了。「妳究竟什么时候才能真正长大?」他语气里满是悲哀与痛心。

  她究竟什么时候才能真正长大?

  原来,在他的眼里、心里,她一直都是个自私任性,只懂得予取予求却又不负责任的孩子,而她的掏心挖肺,看在他眼里只是个幼稚可笑的儿戏?

  「原来你就是这么看我的。」她颤抖着喃喃低语,「原来……一直以来,你都是这么看着我的。」

  她为什么要表现得这么震惊又悲伤的模样?

  风满楼心头重熏抽,胸口涌起一阵心疼和怜惜,但随即又被理智硬生生压抑下去。

  他不能再放任她这样下去。

  爱之深,责之切,上次她故意跌伤自己膝头,这次又谎称她家遭受危机,下一次呢?

  爱她,就不能害她,纵容她。否则总有一天,她一定会因此吃尽苦头。风满楼深深吸了一口气,决定硬下心肠给她个当头棒喝。「妳永远处事不明,永远拒绝长大,明明做得到,却又爱耍小聪明,从没有半点诚意和真心。」他语气沉重痛切地道,「阿灵,妳想一辈子这样浑浑噩噩嘻皮笑脸过下去吗?」

  他的眼神充满了毫不掩饰的失望、轻视与愤怒,这样的眼神击垮了章灵最后的一丝希望。

  她脸上浮起难堪的红晕,心却冰冷地往下沉去。

  「如果妳自己不先认真看待自己,那么又如何要求别人以严肃的心态去正视妳说出的每一句话,做出的每一件事?」

  说她,是为了点醒她,可是他内心的煎熬和痛苦却不比她少。

  章灵低着头,十指紧绞着,彷佛捏疼了、捏碎了手指,就可以稍稍转移他残酷的字字句句对她造成的重大伤害。

  「这就是你眼中的我?」她的声音忽然变得平板。

  他沉默了很久,「……是。」她盯着他,彷佛要将他这一刻的冰冷无情和残酷深深刻划在脑海。气氛僵凝,谁也没有先开口。像是一出声,就会将他们之间脆弱如薄冰的最后一丝联系给打破了。

  「我懂了。」恍若过了千年之久,章灵轻轻地敔齿吐露这三个字,然后朝他深深一鞠躬,「对不起,以后我不会再这样了。」

  风满楼被她突如其来的礼貌举止给震住了,错愕得完全说不出话来。

  「风哥哥,我走了。」她抬起头,目光忧伤的望了他一眼。

  「妳去哪里?」他冲口问道。

  章灵停下脚步,背对着他,足足花了两个心跳的时间,才低声回答:「去做我早就应该做的事!学会长大。」

  他深刻地注视着她,内心涌现一股莫名的恐慌,冲动就想伸手抓住她的衣角!

  可是他伸出的手,却捞了个空!

  因为她瘦小身影已然消失在眼前。

  回到章家的章灵只对满面关怀的继娘说了一句话―「把宅子卖掉吧。」

  章云氏震惊地看着她,「阿灵,妳、妳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卖了它、咱们离开京师。」她脸上浮起一抹凄凉的微笑,「阿娘,世上没什么是渡不过的难关,就算只剩咱们孤儿寡母二人,就算咱们会穷到去要饭,也不能再让人瞧不起咱们了。」

  「他对妳说了什么?」章云氏心疼地看着她,轻抚着她苍白的脸庞。「他嘲笑了妳?还是拒绝了妳?他到底对妳做了什么?」

  阿灵的眼神好悲伤,空空洞洞的,彷佛所有的热情与盎然生气全然流逝一空了。

  她从来没有看过阿灵这么冰冷麻木的表情,不禁大大心惊。

  「没有。」章灵低着头,声音像是从好远好远的地方飘来,「风哥哥……我是说风满楼,他只是让我认清楚事实,认清楚我自己。」

  「他一定对妳说了什么不好听的话,我现在就找他算帐去!」章云氏咬牙切齿,抡起袖子就往外走。

  「我早警告过他了,要是他敢让妳伤心,我决计不轻饶他!」

  「不!」她忙拉住继娘的手肘,眼圈儿一红。「阿娘,是我的错,不关风满楼的事,是我自己令他看轻的。而且我早该长大了,不是成日净想要巴着他、赖着他不放,都是我太没志气。」

  「阿灵……」章云氏回头看着她,心酸欲碎。「这怎么能怪妳?是阿娘没能阻止妳喜欢上他,都是我不好。何况,今天也是我错信了苏通海那个老贼,让章家多年基业毁于一旦…阿娘对不起你们章家……更对不起妳爹在天之灵……」

  「阿娘,别哭。」反过来是章灵安慰着她,吸吸鼻子,强颜欢笑道:「这有什么?以前阿爹不是说过千金散尽还复来……虽然咱们现在明着是吃亏了,可是焉知将来没有天大的-福气在等着我们?」

  「妳……妳真这么想?难道妳不怪娘吗?」章云氏泪眼迷蒙地望着她,「我让妳一无所有,什么都没有了。」

  「一无所有……」她喃喃重复,想起风满楼对她的鄙夷和不屑,不由得悲从中来,几乎忍不住夺眶的泪水。

  「阿娘,我们走吧,离开这个伤心地,忘了所有让我们伤心的人与事,然后一切从头开始,好不好?」

  「阿灵,可这是妳的家呀!」章云氏心痛地哭了。「还有风家少爷,妳真的能够就此忘了他吗?」

  「我以为他也是有一丝丝喜欢我的,现在我才知道,这一切都是我的一相情愿。」章灵闭上双眼,凄然一笑。「在他心里,我永远是个长不大的任性孩子……什么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原来约定并不等于誓言,容忍不代表喜欢,可我还傻傻的以为,总有一天他会像我爱他那样地爱我。」

  原来,所谓的姻缘天定,全都是一连番的错错错……错到底。

  约定成了个笑话,诺言也只是飘零在空中的柳絮,一阵风吹过,立时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阿灵……」章云氏轻揽住她的肩膀,心里阵阵绞痛。「虽然昨儿我已经打发琛儿回江南了,但只要妳愿意嫁给他,娘随时派人去追他回来,让他带妳回江南成亲。」

  她笑了,笑容苦涩而寂寥。

  「阿娘说的是真心话,不管怎么说,琛儿很喜爱妳,虽然我娘家哥哥家境不若风家显赫,可是让妳过衣食无忧的日子绝对没有问题的。」

  「阿娘,不如妳回江南投靠娘家吧。」章灵迥避了这个问题,轻轻地道,「这些年妳替章家做的也够了,这担子太重太苦,不该再由妳来挑着了。我是章家唯一的女儿,这些事由我来承担就好。」

  「妳这孩子说的是什么傻话?」章云氏含泪气恼道,紧紧握住她的双手。「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我生是章家的人,死是章家的魂,无论如何我是不回去娘家的了,更不可能把这烂摊子丢给妳。」

  「阿娘,妳这又是何苦?」

  「也罢!咱们就离开这个伤心地,就不信凭咱们娘儿俩一身力气,会饿死在街头!」章云氏深吸一口气,久违的豪气乍现。「谁爱这宅子就谁拿去,只要人还有一口气,还怕将来没机会把咱们祖宅赢回来吗?」

  「好!」章灵苍白小脸掠过一抹毅然之色,微微笑了。「就这么办,咱不靠任何人!尤其是男人,就凭咱们自己的双手,把所有失去的全拿回来!」

  「阿灵,妳长大了……」章云氏看着双眼闪动着坚毅光芒的女儿,心里悲喜交集。

  章灵嘴角微微往上一扯,涩涩道:「是,我也该长大了。」十多年来的暗恋苦追只是梦一场,现在的她终于明白,强求着一份永远不属于自己的幸福,只会招来噩运,更会令自己遍体鳞伤,尊严尽失。过去她只懂得傻傻地爱人,现在,她要学会爱自己。

  三日后,章家大宅正式易主,所有强压下的事件全数爆发,所有人万万没想到老地头老字号的章家竟然也会破产,整个京师顿时间闹哄哄地喧嚷叹息了好一阵子。

  只是那时章云氏和章灵已然解散所有仆人,只带着方儿一名忠仆,坐上马车离开京城。

  同时间,闻知这青天霹雳消息的风满楼,震惊地瞪着前来报讯的绍兵,英俊脸庞上的血色瞬间消失得一乾二净!

  阿灵。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