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月上柳梢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月上柳梢 第8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夜已深。独自在外头晃了大半天的章灵,噙着一抹似喜似悲的恍惚笑容,慢慢赠回了家。

  从今天起,到两年后的元宵为止,她已和风哥哥说好,在这段期间不再相见。可她心底空空落落的,像是遗失了什么。

  春夜微暖,她却突然觉得有点冷。

  「我该怎么做,才能让他相信我?」她仰望着天空稀稀落落的星子,小脸上满是迷惘与惶惑。长夜无语。

  「我还能怎么做?」章灵步伐沉重地走过小桥,步过西苑,不经意瞥见账房窗口隐约犹有灯火。

  咦?都这么晚了,怎么阿娘还在账房里?她正想开口唤,却听见账房里有个男声叹息―「夫人,这事太严重了,恐怕不是晚生可以担待处理的。」

  「戴先生,你是这京城里最有本事的账房先生,请你一定要帮帮忙,我们章家一世都感激你……」章云氏低声道,声音透着罕见的焦急。

  「夫人,若晚生能帮得上的,自然会尽力相帮,可是之前的账房先生手法太狠毒利落,所有买卖契约上盖的全是章氏的印信,就算您不认也不成。」账房戴先生摇着头,一脸爱莫能助。「夫人,这是晚生这些日子去张罗搜寻来的条子,您可一一过目。」

  发生什么事?什么账房先生手法太狠毒利落?他们说的是谁?

  章灵心下忐忑不安,直觉想逃离这彷佛笼罩着不祥预兆的账房,可是双脚却自有意识地钉在原地,无法动弹。

  章云氏沉默了很久很久,再出声时,已是略带哽咽。「不……」

  「唯今之计,只有估计清点出损失到什么地步,还有,外头究竟有多少人是拿着章氏开出的质借条子。」戴先生顿了顿,不忍地道:「晚生粗步估算过,若将手头上仅剩三处房产,外加这大宅子全数卖了,或者足够赔给那些人。」卖这大宅子?卖她的家?章灵脸上血色顿时褪得一乾二净。为、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阿娘!」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一把推开门,脸色惨白地望着继娘。「到底发生什么事?为什么要卖我们的老家?这是咱章家传了好几代的宅子,无论如何都不能卖呀!」

  「阿灵”」章云氏万万没想到女儿会出现在这里,面色大变。

  「究竟怎么了?妳告诉我呀!」她心急如焚,一把抓住继娘。

  章云氏镇定下来,勉强挤出一朵笑来。「傻丫头,没事,我只是跟新来的账房先生沙盘推演一下,倘若咱们章家财务出状况的话,究竟该怎么处理才好……娘只是在考考戴先生罢了。」

  「是吗?」她脸上惊惶之色犹未褪,转头望向新账房先生,「是这样的吗?」

  戴先生吞吞吐吐,「这……」

  「就是这样!」章云氏断然道,随即揽住她的肩头,笑着就要将她往外推。

  「大人在谈事情,小孩子回房睡觉去。妳尽管好好过日子,开开心心过日子,其它的都没妳的事。」

  不,不太对劲。她心下隐隐约约察觉到气氛异样,阿娘的笑脸灿烂得像有些太刻意了。「事情爆发多久了?」她转头问戴先生。

  「没多久,」戴先生是个老实头,不隐瞒的答道,「最多才半个月,可消息应该压不了多久了。」

  章云氏心猛一跳,想阻止已是来不及了。

  「这么说是真的?」章灵大受打击,不敢置信地望向继娘,「老苏先生真的害得我们家得卖宅子还债……为什么会这样?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为钱。」无言了好久好久,章云氏再开口时泪水已然落下。「阿灵,娘对不起妳,没能替妳把章家的产业守住,娘就算死了也无颜到地下见妳爹……」

  「阿娘,妳不要这样说……」章灵鼻头一酸,望着像是突然间衰老了二十岁的继娘,「不是妳的错,可是为什么会这样?老苏先生是咱们章家用了一辈子的老人啊!会不会是哪里弄错了?」

  他甚至还是从小看着她长大的,以前还时不时抓蝈蝈儿给她玩,还带她去放风筝。说老苏先生卷了他们章家的款,她说什么也不信!

  「阿灵,我何尝不希望这是误会一场?」章云氏气色灰败,含泪跌坐椅内,苦苦笑了起来,「若不是咱们章家用老了的人,我会那么安心将帐和印信全交代给他吗?说是可以便宜行事,犯不着大小事都寻我这妇道人家拿,却万万没想到他却…」

  「没想到什么?他做了什么?」章灵屏住呼吸,心跳像是快停止了。

  戴先生轻咳一声,语带同情地道:「他将章家一十九处地产全抵押了出去,做得神不知鬼不觉,还用章家名义质借了许多银子,然后留下这天大亏空、一笔烂帐,就此一走了之。」

  章灵眼前一片发黑。

  不……不可能……

  「阿灵,妳放心,娘无论如何都不会让他们动咱们宅子的。」章云氏咬紧牙关,美丽眼眸透出腾腾怒火。「要钱没有,要命一条!再说了,就算是咱们章家的印信盖下的契约,我也要去告官,我让他苏通海揣着大笔银子逃亡天涯海角,一辈子寝食难安!」

  「就怕难哪。」戴先生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不忍地戳破她的念头。「您可以告,官府也可缉捕,但他有的是银子,大可隐姓埋名过舒心日子…但说到底,夫人,您恐怕还是得先面对这个烂摊子。」

  章云氏面色僵硬,拳头握得死紧。

  「阿娘,不如我去找风哥哥求救吧?」章灵脑袋灵光一闪,苍白小脸亮起了希望之光。「风哥哥神通广大,他会知道该怎么做,他会帮我们的!」

  「不。」章云氏闭了闭眼,悲哀又心疼地望着她。

  「为什么?风哥哥他会帮我们,他一定会的!」她热切地看着继娘,满眼都是强烈的信心。

  章云氏看了她一眼,欲言又止,最后牵起她的手,勉强笑道:「咱们回房里,慢慢说。戴先生,时候不早了,你也歇去吧。」

  「是,夫人。那么关于这些帐!」

  「明儿再说,今天大家都累了。」章云氏腰杆挺得老直,雍容威仪依旧在。

  「该来的事躲不掉,多储备点气力,咱们同他奋战到底!」

  「是,」戴先生点点头,「夫人。」

  章灵既敬佩继娘,却又感到大惑不解。为什么阿娘无论如何都不肯拜托风哥哥帮忙处理这些严重的事?他势力大、人面广,这件事到他手里还不轻轻松松迎刃而解吗?何况他就算不看在她的面子上,也会看在阿爹过往的情分上,不至于眼睁睁看章家就此蒙受打击、一蹶不振的。

  他会,他一定会愿意的!

  章云氏牵着她的手慢慢走,在寂静无人的花墙畔,在清冷的月光下,侧头看着她满眼的热烈和信心,不禁低喟一声。「阿灵……妳还想让人瞧不起到什么时候?」

  章灵一呆。

  「阿娘,我不明白妳的意思,谁瞧不起我了?」

  「风满楼。」

  她怔了怔,随即浅浅地笑了起来。「风哥哥不会瞧不起我,他很爱护我,真的。」

  「他瞧不起妳。」章云氏重复。「不会的,他……」

  「他曾经说过喜欢妳吗?」章云氏冷冷地问。

  章灵顿时无言,随即强自扬起微笑。「虽然还没有,但他给我机会了,我们俩约定两年后,只要我能向他证明我有能力成为风家主母,证明我喜欢他不是随便说说的,他或许就会娶我的。」

  章云氏怜悯又悲伤地看着她,「阿灵,妳还要傻到什么时候?就为了个不信任妳的男人,妳花了多少力气,付出多少努力,可到头来只争取到一个约定……说到底,这还是妳求来的。」

  「我……」她心猛地一震。

  「悲不悲哀?妳如花似玉的一个女孩儿家,正是该被呵护被照顾的时候,就算不能窈窕淑女君子好述,至少也得你愿我肯两情相悦,可是妳呢?」章云氏终于再也忍不住,两手紧紧抓住她的肩头,苦口婆心的劝道:「阿灵,妳醒醒吧!强求一个不爱妳的男人,最后痛苦难过的只有妳自己……阿娘已经失去了妳爹,我舍不得再见到妳受伤害呀!」

  她被继娘的眼泪惹得心都揪在一块了,不禁也跟着哭了。「阿娘,妳不要这么说,我不会难过,不会受伤的,妳别净顾着担心我,而且这一切都是我心肝情愿的。」

  「阿灵,妳究竟明不明白我在说什么?」章云氏看着天真坦率单纯的章灵,心更痛了。「如果他是真心喜欢妳,他不会舍得见妳这么吃苦卖力,不会要妳向他证明什么;如果他是真心喜欢妳,就算妳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会,他依然爱妳。」

  章灵呆呆地望着她,看着她脸上沉痛的悲怆与气苦,胸口不禁掠过一阵椎心刺痛。

  积压在心底深处的迷惘与惶惑渐渐清晰明白起来,在这一瞬间,她终于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茫然失措了。

  原来她的心,也是深深害怕的。

  怕自己做的不够,做的不对,做的不好,更怕自己做了再多,风哥哥依旧只是天上那一弯高傲遥远的月,任凭柳丝如何多情,依旧捞不起水面那一弧冷冷的月光。她怕……原来她真的很怕。用尽一生的力气,换来的依旧是他的不屑一顾,那么,届时她还有任何出现在他眼前的勇气吗?

  「我也想妳幸福。」章云氏苦笑着,「虽然人人都说继母心狠,多半凌虐前妇生的子女,可是妳知道阿娘不管对妳凶还是待妳好,都是本着一片真心。我不管别人怎么说,我就是不能让妳受半点委屈,妳爹临死前也嘱咐过我的,我不能辜负他的托付。」

  「阿娘,我知道妳疼我,一直是最心疼我的。」章灵哽咽道,泪如雨下。「我知道自己蠢,可是我就是没有办法不喜欢他……阿娘,妳就让我再任性一次吧!」

  「傻孩子……」章云氏将她紧紧揽入怀里,也哭了。「妳真是个傻孩子……」

  「我对风哥哥有信心,所以他会帮忙我们的。」她仰起泪痕斑斑的小脸,语气坚定,「明天一早,我就去求风哥哥帮忙!」

  「别去。」

  「阿娘,妳别管,我也是章家的一分子,我不会眼睁睁看着咱们家倒下去!」她脸上神情严肃而坚决。

  「我也相信咱们家会渡过这次难关的。」不知该怎么说服她才好了,章云氏心乱如麻,只是她心里总有一种莫名的、不好的预感。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