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月上柳梢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月上柳梢 第7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风满楼深深地凝视着她茫然不解的大眼,突然觉得莫名一阵恐惧。这个翠绿的小小身形追逐在他身边已十多年,亲密贴近得就像他自己的影子,可是他从来没有感觉到有什么了不起,更未曾觉得有任何特殊的意义。

  但他真的从没想过,原来她灿烂的笑容,美丽的真心,无私的爱意,全心全意的崇拜,其实只是因为他是她的救命恩人,而不因为他风满楼。

  她根本由始至终都错认他了。

  她没有看清楚他的真面目,她一直不了解,其实他不过就是一个满身铜臭,霸道冷漠的商贾而已。

  救她,完全只是出自意外。

  风满楼表情一片空白,脸色因深受打击而黯淡下来,觉得胸口翻腾欲呕。

  一定是因为那该死的宿醉!

  否则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他,怎么可能会因为她喜欢的不是他的本质,就为此难受不舒服?

  她喜欢他什么,不喜欢他什么,曾几何时,对他来说已经变得如此重要了?

  一定都是因为那天杀的酒。

  「风哥哥,你怎么了?」章灵屏住呼吸,心头阵阵发慌。「你还好吗?你身子不舒服吗?」

  「我想,咱们往后最好不要再碰面了。」良久,他低沉地开口。

  「为什么?」他的要求对她宛如青天霹雳,脸上血色瞬间褪得一乾二净。

  难道是风哥哥终于再也受不了她的口无遮拦,再也不想忍耐她的幼稚无知,再也不想被她骚扰了吗?

  见她脸色惨白,像是受到极大打击的样子,他再也不能够像过去那样表现得无动于衷,反而是该死的难受。

  风满楼紧握着拳头,指尖深深陷入掌心之中,感觉到阵阵疼痛自掌心逐渐蔓延攀升至绞拧成一团的心口处。

  「因为我不相信。」他深深吸了一口气。

  章灵呆呆地望着他,神情凄惶而无助,像是个不知道为什么会被遗弃的孤儿般,令人见了心酸。

  这一切都是为了她好,这一切、兄全都是为了她好。

  「这一切都是错爱,所以我不能占妳的便宜。」他闭上眼睛,再睁开时,灼热的目光已恢复冰冷自制。

  「妳从小在我的影子底下长大,已经忘了外面的世界和外面的人,或许才是真正适合妳、属于妳的,摆脱掉我的阴影,妳才能真正找到自己的真命天子。」

  「不!」她瞪着他。

  地面突然在她脚下裂了个大洞,像是就快要把她吞噬进去了。

  「一直以来,我从不是有心要救妳,只是不得不救妳。」风满楼强迫自己硬下心肠,冷着声道:「妳一岁、八岁、十三岁,失足的池塘、失控的着火马车、该死的大胆淫贼……我救了妳三次,都只是纯属意外。」

  「不是的!」她的眼眶滚烫湿热起来。

  「妳把我当英雄,我只把妳当麻烦。」他顿了顿,花了极大自制力才逼自己冷冷说出:「我想,妳从头至尾都爱错对象了。」

  她爱的不是男人,只是个恩人。

  「不是这样的!」章灵的声音微弱得像风中低语。

  她的心跳也变得好慢好慢……渐渐冰冷……

  「妳不了解真正的我,妳只是拿我当英雄看待和崇拜罢了。」他深深地注视着她,黑眸闪过一抹痛楚。「我拒绝这样盲目的爱意,如果妳真的喜欢我,就该真正认识我、懂我。」

  「我怎么会不认识你?我已经认识你十六年了啊!」她死命强忍住的泪水终于溃堤了。

  怎么会这样……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

  为什么会在风哥哥已经开始对她有好感,对她关怀体贴备至的时候,却一夕间又天地变色?

  风满楼抬手拭去她颊上的串串泪珠,心痛地道:「乖,别哭,我的本意从来不是想把妳弄哭。」

  「风哥哥……再给我一次机会……」章灵哇地扑进他怀里,浑身颤抖地紧紧巴住他不放。「求求你……我再也不会说错话,再也不会让你不开心了……你不要对我说那么可怕的话好不好?」

  他心头阵阵刺痛,暗暗握紧了拳头。

  现在没有点醒她,他将来必定会瞧不起自己的贪婪自私,更恨自己坐享其成她错置的喜欢,掠夺她真正应该拥有的真爱。他更怕,当她长大了后,会发现童年时不切实际的英雄幻想褪色消逝了,她睁开晶莹雪亮的双眼后,却发现自己竟嫁给了一个她从来不了解的男人。加上商人重利轻别离,她会开始厌恨他有九成时间全放在工作上,痛恨他一生汲汲于名利,她会发现或许这从来就不是她想要的生活、她想过的日子。

  「风家是京师商界霸主,麾下产业庞大,我如今担着数千家店铺、数万家庭营生家计,肩上责任千斤万担,成为风府当家主母是份苦差事,不是只陪着我吃吃喝喝,风花雪月即可。」

  「我可以的,只要能够成为你的新娘子,只要能够一生一世都陪在你身旁,叫我做什么我都愿意!」她猛然抬头,满面泪痕地祈求着,「风哥哥,你给我个机会,我会向你证明,我真的能成为足以匹配你的好娘子!」

  「那太辛苦。」他还是抑制不住心头汹涌澎湃的诸多情戚,涩涩地叹了一口气。「我希望永远保有妳的天真和快乐。阿灵,相信我,当我的妹子比当我的娘子幸福多了。」

  「我不怕,我要为你分忧解劳。」她脸上散发着坚定的光芒。

  「妳太天真了。」

  「我才不天真,我是认真的―」

  「妳喜欢的不是我。」他温和而耐心地告诉她。

  「不对,我喜欢你。」

  「妳不喜欢我。」他咬了咬牙。「等妳完全长大了,心思成熟了,妳就会知道我说的没错,而将来,妳会感激我的。」

  「你凭什么擅自替我决定我的感情归属?」她又泪盈于睫了,「又是像我阿娘一样,口口声声说是为了我好吗?」

  「阿灵……」他何尝不觉得痛苦?可是他大了她六岁,有责任阻止她做出将来会后悔的决定。

  「风哥哥,」她向来娇俏可爱的神态顿时像老了好几岁,天真斓漫的眼神也因强烈的打击和痛苦,烙入了一抹悲凉的沧桑。「如果你真心疼我如妹妹,那么可否给我最后一个机会?」

  风满楼看着她的目光里盛满千言万语,无法说出真正的情凤,却也说不出那个「不」字。

  从头到尾她并没有做错什么,她只是太小、太善良、太热情、太天真,所以才会傻傻地崇拜着他,并且自以为爱上了他。他不知什么是爱,所以他不能在阿灵还懵懵懂懂的时候娶了她。正因他不知什么叫爱,所以他必须要给她一个真正抉择自己幸福的权利。

  「什么样的机会?」他沙哑地开口。

  「你我订下一个约定。」章灵目不转睛地望着他,语气忧伤缠绵却坚定无比地道:「你给我两年的时间,两年后,我十八岁……你等我两年,若是两年后,我还是无法成为你心目中那个能够令你安心、信任、委以真情意的女孩,那么我答应你,我会离开你的人生。」

  「阿灵……」他大戚震惊,怔怔地看着她。

  「可若是两年后,我做到了,我让你能够真心地爱上我,真正相信我拥有担负得起风府当家主母的能力,你就要在元宵凤凰神鸟灯前等我,牵着我的手,一同许愿,然后开开心心地娶我为妻!」她泪雾犹存的眼里绽放着强烈的决心。

  一时间,风满楼被她全身上下散发的耀眼光芒和气势慑住了。

  「风哥哥,」她伸出纤细的小指,清秀美好的脸上透着毫不犹豫的坚决,「你敢和我订下这个关乎一生命运的约定吗?」他目光深刻地直直锁住她的视线,彷佛已深深窥入她灵魂深处。如此美丽的认真。在这一剎那,他内心不禁对她升起强烈的激赏。

  他微微地笑了。

  好,就赌一把世上是否有坚贞不移的爱情,赌她是否会就此蜕变为思想成熟、行为独立的好女子!

  「月上柳梢头,」他点头开口,「人约黄昏后。」

  「人……约黄昏后?」章灵双眸亮了起来。「好,黄昏后,就约在黄昏后!」

  这代表,他是有极大可能会去了?

  风满楼伸出手指勾住她的小指,以和她相同的坚决,勾指为契,定下约定。

  两年后的元宵,十五灯会的那日,是死生契阔,还是各自远扬。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