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月上柳梢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月上柳梢 第7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一觉醒来,风满楼一如往常地脑筋一片空白。

  对于喝酒前发生的事,清清楚楚。

  但是对于喝酒之后发生的事…全无记忆。

  可身上是干净的衣裳,床上也只有他一个人,四周没有特别诡异的气氛,也没有一堆等待要抓把柄的凑热闹人士,他不禁松了一口气。「我酒品一点都不烂。」他皱起眉头,再一次怀疑起「酒量差,酒品烂」封号只是某些心怀不轨家伙的恶意中伤。

  例如他的长随。

  不过说也奇怪,绍兵到哪儿去了?通常听见屋内他起身的动静,绍兵就会立时推门而入,伺候他更衣梳洗的。

  「绍兵!」他扬声唤着,太阳穴突突抽痛悸跳了起来,痛得他懊恼地低咒一声。「该死的!我昨晚究竟喝了多少?」等待一阵晕眩过去后,他深吸了一口气,苍白着俊脸缓缓下床,咬牙努力对抗

  脑袋里一阵拚命敲敲打打的锣鼓喧天……终于,他移动到西宝琉璃屏风旁,抓了件外袍穿上。

  他脚步艰难却坚定地走出门口,却一眼就看到章灵那张笑容耀眼的小脸。

  在晨光下,一身嫩绿色衣衫的她笑意晏晏,美得像清晨绿叶上的露珠儿。

  然后,他心跳瞬间漏了好几拍。

  「我一定是还醉着。」他喃喃自语。

  等他真正清醒的时候,一定就会恢复正常,不会有这种心脏乱跳、呼吸紊乱、胃部打结的混乱状态了。

  一定。

  事实证明就算喝了一大碗醒酒汤,噙了好半天的醒酒石,外加灌下一大壶浓浓的热茶,结果还是无效,否则他就不会在她温柔娇甜关怀的笑脸里,再度冲动地抓着她的手就往外走。「我们去逛逛。」

  只要疼她、关心她、照顾她一如个小妹妹,或许他就能忘了那想要将她拥入怀里的强烈悸动感。

  「真是天杀的见鬼了!」他低咒一声,可是嘴角频频上扬的那一抹微笑却削弱了原本的杀气。

  眼见前方春水潺潺,清风徐徐,吹起了柳丝儿幽幽摇曳。

  「好美……」

  章灵睁大双眼,无比惊艳地望着眼前绿意如沉静波涛般细细流动,雪白柳絮伴随着娇艳桃花瓣旋然飘飞漫舞风中,远处青山如翠,近处湖生烟波,美得不似在人间。

  没想到犹是冬日时分,元宵初过,春天却已然提早在这山谷里开放了!

  还亏她痴长了十六岁,自谢为京师鬼混小霸王,近郊有此仙境桃花源,她居然会不知道?风满楼低头凝视着她着迷的惊异目光,微微一笑,心底没来由地一暖。

  「妳喜欢?」这是他纵马驰骋时,无意间发现的一处山谷,绿水如翠,林风清爽,还有一大片花朵怒放的桃树林。

  那时,桃树上结满了大大小小或青涩或娇红的果子,他就曾想过,如果阿灵那个调皮鬼知道有这么一个地方,定然会来闹得天翻地覆,满树的果子也逃不了她的魔掌。

  可是不知怎的,今天他却突然很想带她来。

  他想要见到她惊喜的张大嘴巴,快乐的在林子里奔来跑去的模样。

  他希望见到她开心。

  「我当然喜欢,真是太美太美了!」她感动地抬头看着他,「风哥哥,你怎么知道有这个地方的?它简直像一幅画、一首诗…哎哟,我突然觉得自己变得有气质起来了。」

  「再等个五百年吧。」他口不对心地道。

  「干嘛对我这么没信心呀?」她神情懊恼了起来。「我已经很努力在学习怎么过有气质的生活了,人家我今天早上只吃了一碗粥,还很秀气的只夹面前的菜,看吧,我有在进步了。」

  「有气质与否跟那个有什么关系?」他故意伸手搔了搔她额前的发。

  章灵赶紧把乱七八糟的头发捂住,小脸又羞又恼地红了起来。「哎呀,别弄,会很丑啦!」

  「丑一点好。」他闲闲地道。

  「为什么?」姑娘家的自尊心不由得大大受伤。

  这样说不会被什么大袁小袁的登徒子,吃掉妳这块小笨牛皮糖!

  风满楼被自己心底一闪而过的念头呛到。

  「咳。」他将喉头的搔痒感咽了回去,却怎么也抑不住胸口莫名翻腾的泛酸和不是滋味。

  「风哥哥,你还好吧?」她关怀地猛拍着他的背。

  「没事。」他定了定神,不着痕迹地稍微避开她的蛮力之掌。「谢谢,可以了。」

  再拍下去,没事也会变有事。

  「真的吗?不舒服的话要跟我说喔。」她一脸担心。

  「老实说―」看着她焦灼忧虑的小脸,他不禁脱口而出:「妳究竟喜欢上我什么?」

  风满楼自知性格疏离,对谁都是冷冷淡淡,情绪起伏不大,也从未对谁有特殊的喜恶爱僧,他没有和谁特别亲近,也从未和谁特别投缘,唯一能激起他热情的,充其量也就是生意―各式各样巨额的、利润惊人的生意。

  所以就算风府家大业大,就算他容貌尚称英俊,那又怎地?

  放眼天下比他风某人知情识趣的男子不知凡几,比他风流惆傥者更加有之,为什么天真热情的阿灵,偏偏会喜欢上他这个骄傲冰冷的男人?

  嫁给他,就跟嫁给一堆冷冰冰的黄金白银没两样。

  风府财势富可敌国,非寻常人家可比,但章家也颇有田产,衣食无忧。

  所以他到底哪一点吸引她,值得她这样穷追猛打、不离不弃的?

  生平首次,他深刻而真实地自我内省起来。

  「不是一点,」章灵嫣然一笑,眼神变得好不温柔。「是全部。」

  「为什么?」他盯着她,真心感到疑惑。

  「不知道耶。」她灿笑若花,嘴角那一抹俏皮甜得令人为之融化。风满楼脸色微微一变,错愕地瞪着她,「不知道?」这是哪门子不负责任的答案?

  「是啊,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也不知道为了什么,就是突然发现你好厉害、好迷人、好了不起,天塌下来你也可以不当一回事,就算地裂了开来你也能把它补回去……」过去点点滴滴,他英勇又动人的姿态不断在她心底盘旋着,一天比一天更加鲜明。「总之,你就是我心目中唯一的大英雄!」

  他一怔,更加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

  天何曾塌过?地几时裂过?他又是什么时候做了那些她心底认定大大了不起的事?

  风满楼胸口没来由的一阵闷痛慌乱,一颗心更是直直往下沉。

  不。

  她完全搞错了,他从来就不是她以为的那种人。

  「我只是个商人,」他的语气里有一丝难掩的失落和酸涩。「不是什么大英雄。」

  「可是你救了我无数次呀。」她热切地道。风满楼瞇起双眸,目光深刻地注视着她,彷佛想望入她灵魂最深处。「如果今天救妳的是别人,妳还会这么喜欢我吗?」他喉头没来由的涌起一股苦涩不堪的滋味。

  像是突然间惊觉到自己原来并没有出到应有的价钱,却无缘无故就接收了一只价值连城,却不真正属于他的珍贵瓷器,而真主儿随时都会出现,来夺走他原本以为已经拥有的宝物。

  他神色变得深沉阴郁,这滋味该死的糟透了。

  章灵呆了呆,不太明白他的意思。「可是明明就是你救了我呀。」

  「如果当初我没有救妳呢?」她可还会喜欢上他?

  「可是你已经救了我呀。」她口口声声咬定这点,完全搞不清楚状况,不懂他为什么一直追究这个早已是事实的事实。

  「所以妳原来只是……」

  章灵挠了挠头,傻气地望着他,「只是什么?我不太懂耶,风哥哥,你就是我的救命恩人,我就是喜欢你啊。」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