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月上柳梢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月上柳梢 第6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他说的「与人有约」,指的人原来就是她呀。

  一整天逛下来,章灵左手抓着一串糖葫芦,右手紧勾着他的臂弯,笑得小嘴儿都快咧到耳朵边了。

  真是天要下红雨了,风哥哥居然带她来逛市集;她待会儿得趁风哥哥不注意的时候,狠狠掐一把自己的大腿,看看这一切究竟是不是在做白日梦?

  风满楼睨了眼她堆满笑容的脸蛋,不禁啼笑皆非。「不过就是一串糖葫芦,值得这么开心吗?」

  「开!心!」开什么玩笑,这可是他生平首次买给她的第一串糖葫芦呢。

  要不是怕搁久了会被蚂蚁啃光光,她还想把它带回去珍藏在枕头底下,以兹纪念。

  「妳高兴的话,我再给妳十两银子,让妳去买来一次吃个够。」

  「那个意义不一样嘛。」她咧嘴一笑,不忘将手上的糖葫芦递到他嘴边,「风哥哥,吃不吃?」

  「我不嗜甜。」他敬谢不敏。

  「噢,可是风哥哥,这样你会错失很多人生乐趣耶。」

  风满楼微挑眉,静待她的下文。

  「你瞧,你也不喜欢吃东坡肉,也不爱热闹,还不能喝酒!」她替他想想都觉得人生无味。「除了赚钱以外,你好像也没别的嗜好,这样不会觉得日子很无聊吗?」

  「饕餮暴食,喧哗吵闹,醉生梦死,有比赚钱有意思吗?」他嗤鼻反问。

  「话不能这么说,你这么辛苦赚钱,当然要多吃好吃的,要常常开开心心的,偶尔喝点小酒放松放松,到达似醉非醉的微醺境界……」她好意劝他,「自律固然重要,但生活贵在适意,这样才叫作人生嘛。」

  风满楼突然不说话,专注地盯着她良久。

  章灵被他看得有点发慌,吞了口口水,期期艾艾的问:「怎、怎么了?我又说错话了吗?」

  「不。」他眼底掠过一抹兴味,微微一笑,「只是没想到妳也能说出一番大道理来。」

  章灵难得被夸奖,顿觉受宠若惊,小脸都红了。

  见她脸蛋红得跟桃花般粉嫩嫣红,他心下莫名有些坪然,下一瞬间,不经大脑的话已然冲口而出!

  「妳就这么想看我喝酒?」

  她双眼登时亮了起来。「你想喝吗?我陪你!」

  都是因为她那水汪汪的眼、亮晶晶的眸,一时太动人,所以尽管理智在大敲警钟,风满楼还是听见自己说了一个「好」字。

  然后,情况就开始失控了。

  明明知道自己不胜酒力,酒品很差―虽然是什么样的差法,他至今全无概念,因为清醒的时候通常脑袋一片空白―但风满楼还是硬着头皮和她去小酌一番,以兹证明他不光只是会赚钱而已。他风满楼,并不是个浑身铜臭、除此之外毫无嗜好的商人,他的酒量更加不可能连个小女人都不如。

  但冲动之余,他依然保有冷静的思考能力和危机意识,因此他带章灵回风府喝,就算有个什么不对劲,也不至于在外头丢人现眼,还可以随时有援兵速至。

  章灵脸上扬着天真无邪的笑容,实际上却是一副磨刀霍霍向猪羊……嘿嘿,她等这一天已经等很久了。

  把风哥哥灌醉,然后扑倒,虽然中间过程要干什么,她脑中也是一片空白,但那个不重要,因为细节不重要,过程不重要,结果才是最重要!

  只要明天天亮,等风哥哥酒醒之后,她就可以半裸肩头,躲在床角呜呜偷哭,接着风伯伯必定会带着一干人等冲进来,当场捉奸在床―呃,是撞破好事。总之,不管啦,好不容易等到这天,她说什么都不会让这个机会白白溜走!看着她嘴角往上扬的模样,风满楼突觉心头一阵发凉,剎那间有种自己是只傻傻跳入陷阱的兔子的威觉。

  不,别再落入惯常的思考偏见里,难道他误会她误会得还不够?

  不过就是喝喝两杯酒,情况能糟糕到哪里去?难不成她还真能「强迫」了他不成?

  「啊,风哥哥,今天晚上月色真好。」章灵甜甜一笑,环顾着四周。「你们府里的柳树长得真好,湖水也漂亮,就连亭子都比我家的美,果然是物随人形,你家的东西都像你一样,俊得不得了。」

  「现在就开始灌我迷汤,」他似笑非笑的,「妳今天真希望看到我醉倒吗?」

  「风哥哥是被我几碗迷汤就会灌醉的人吗?」她椰榆反问。

  反应倒挺快的。

  风满楼露出一抹微笑,眼底闪过一丝赞赏之色,嘴上仍旧淡然道:「也许。」

  章灵把握机会,赶紧替他和自己各斟了一杯女儿红。「来,风哥哥,咱们先干一杯,然后吃点下酒菜,再来欣赏月白风清的好夜色,然后秉烛夜话、促膝长谈……」风满楼略带迟疑地瞄了眼自己面前的那杯酒。

  色若琥珀,花香沁人,的确是好酒,但好酒通常后劲强,不是什么好相与的角色。

  但是,不就是一杯酒吗?没道理他一个大男人会连这小小一杯酒都禁受不住。

  「干。」他大男人特有的骄傲和尊严凌驾了平素的小心谨慎,举杯先干为敬。

  「好!」她满眼敬佩地望着他仰头饮尽杯中酒,不禁大声叫好,只是看着他双颊浮起淡淡红晕,眼神依旧清明冷静,完全没有传说中一杯就倒的斓酒量,章灵心下不禁暗暗懊恼。

  啧!是谁跟她说风哥哥酒量很差、酒品很坏,完全是一杯就倒的?

  「好酒。」他目光明亮,面带微笑。「再来。」

  「是。」她赶紧再替他斟了一杯。

  不管了,难得风哥哥好兴致,就算他千杯不醉,不能令她得逞也无所谓了。

  「干!」他手握着酒杯,兴致勃勃地再与她碰杯。

  「干干干……」她笑得好开心,「风哥哥,不管你想喝多少,我都陪你。」只要能够陪着他,不管是喝酒、吃饭、说话,还是只是静静地守在一旁,她就觉得无比的幸福和满足了。

  就在章灵陪着他喝完第二杯,忙着要帮他布菜让他吃来暖胃的时候,突然听见一个清亮悠长的男声响起!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

  咦?

  她连忙抬起头,愕然地望着面前拿起筷子敲着碗,摇头晃脑吟诗作对的俊美男人。

  「风……」她下巴掉下来。

  「风霜千里踏月行,归来且卧小楼西!」他接下去吟着,脸上笑意吟吟,醉态可掬。

  不、不会吧?

  章灵暗暗吞了口口水,看着仅有颊边微红,看起来清醒冷静一如往常的风满楼,虽然眼神温柔了一点,笑容灿烂了一点,还会吟诗,可她还真怀疑他是不是故意装醉来戏耍她的?正当她这么想的时候,风满楼突然抬起长腿跨过栏杆,快乐地往下朝着湖面翻去,嘴里还嚷着:「子非鱼,焉知鱼乐……鱼呀鱼,尔今朝问汝,究竟是乐非乐?」

  「风哥哥小心!」她吓出一身冷汗,急忙扑过去一把将他抓回来。「你到底在干嘛呀?万一摔进湖里可怎么办?你要我往后终身靠谁呀?」

  「靠!」

  什么?他还骂脏话?气质孤傲得宛若谪仙不沾俗尘的风哥哥竟然飘脏话?

  她心碎了一地。

  可是他话还没说完。

  「靠我!」他突然一把抱住她,深情款款地对着她傻笑。「灵妹妹,妳的一生幸福有我为靠,妳大可放心,我们俩是青梅竹马,我对……隔!」

  听得万分感动的章灵都快哭了,却偏偏被那可恶的酒一呢大煞了风景,忍不住跌足再三,紧抓住他的肩头一阵猛摇,「风哥哥,你对我怎样?继续说,继续说呀……」

  风满楼被她摇得前后摇晃,俊脸顿时一阵发白,迅速捂住了嘴巴。「我头晕,想吐。」

  什么?他不仅醉得比别人快,就连呕吐都比人快。

  「等、等一下,我找个碗!」章灵吓得顾不得追问,四下团团转着想找只空碗。

  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呕―」他全吐在她翠绿色的裙襬上。

  章灵这下真的措手不及,当场糟殃。

  可是就在这一阵兵荒马乱之际,她还是紧紧抱住他的肩头,甘心忍受着那一阵阵酒酸味又湿又暖地黏在腿心处,小手心疼地替他拍着背顺气。

  「风哥哥,吐了以后有没有觉得好些了?」她柔声地哄诱着,「如果还想吐,尽量吐没有关系,有我在这儿照顾着你……好点了吗?头还疼不疼?要不要喝点热茶润润口?」

  风满楼虚脱乏力地偎在她肩头,双颊滚烫,呼吸急促,半晌后,突然低声喃喃了一句什么。「什么?」她没细听清楚。

  「风哥哥,你说了什么?是不是想喝茶?」

  「……阿灵是个好姑娘。」他咕哝,随即倒在她肩上不省人事了。

  章灵屏住呼吸,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双耳。

  风哥哥说……阿灵是个好姑娘……他……他说……

  「我是个好姑娘。」她热泪盈眶,心窝儿灼热温暖,澎湃激荡了起来。「我是个好姑娘,我,是好姑娘。」

  噢,老天!

  她真的好爱好爱好爱这个男人啊!

  就算一辈子只能这么你追我跑下去,她都心甘情愿!一直到永远!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