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月上柳梢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月上柳梢 第6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自从那一天后,风哥哥对她的态度就变得不一样了。也说不出哪儿不一样,总之是没有特别热情,但也没有特别冷漠。这次章灵倒是学乖了,没有因为他对她的态度转趋温和,就迫不及待追着他要成亲。

  她只是小小心心地,暗暗窃喜地,偷偷地在等待着他终有一天会主动提起亲事。

  她总觉得那一天的到来已经不远了。

  「呵呵呵。」她支着下巴,笑得合不拢嘴。

  方儿端了盆水进来,正要伺候她梳洗,见状不禁高高挑起了眉。「哟。」

  「方儿,妳今天看起来特别的漂亮。」章灵笑咪咪地望着贴身丫鬟,语气充满梦幻。方儿上下打量了她一眼,随即摇了摇头。「妳那是什么表情呀?」

  「麻烦了。」方儿拧干帕子,准备着漱口青盐。

  「哪里麻烦?我觉得这辈子从来没这么好过呢。」她不服气地接过帕子,胡乱抹了一把。

  「夫人一心要把妳嫁给云公子,昨天她还问云公子要不要先回去合八字备婚帖呢。」

  章灵心一惊,脸上笑容消失得一乾二净。「才不要!」

  「夫人这回是吃了秤砣铁了心。」方儿淡淡道,「妳和风少爷心里得先有个底。」

  「方儿,妳说的是真的吗?」章灵惊惶地紧紧抓住她的手,「可是我阿娘说了,她会给我和风哥哥机会的……」

  「妳相信?」

  「方儿,妳什么意思?我没有理由不信阿娘呀……」她顿了顿,苦恼地道:「就除了这件事,她成天就怕我被风哥哥吃死死的,所以老是一相情愿想把我推给琛表哥。」她不喜欢琛表哥,阿娘就是逼死她也没用。更何况她有手有脚又力大无穷,谁来逼都一样,如果阿娘不想她心爱的侄子被她打得头破血流的话,就尽管试试好了!

  「小姐心里既有打算就好。」方儿耸肩。

  「方儿。」

  「是。」

  「有时候我觉得妳如果不是真的在为我好,就是故意在看我笑话?」章灵忍不住问出心里的疑惑。

  方儿接过她手里的帕子,似笑非笑的反问:「有这么明显吗?」

  「妳真的在笑话我?」她登时傻眼。

  「不是针对小姐,婢子只是对笨蛋没有耐性。」方儿坦白地说完,捧着水盆转身走出去了。

  章灵下巴又掉了。

  「哇,我都不知道原来我有个这么性格的丫鬟呀?」半天后,她难掩满面佩服之色,大大惊异地自言自语。还是她以前只顾着追风哥哥,成天忙赠在风哥哥身边打转,所以对于很多人、很多事,一直都没有仔细睁大眼睛、张开耳朵,观察注意过?

  多亏方儿的提醒,在吃早饭的时候,章灵就很认真地注意着继娘和云琛的互动和神态。两个人「眉来眼去」的,果然不太对劲。

  「对了,琛儿,你也进京好些天,你爹娘想必也想你想得紧了,」章云氏对侄儿使了个眼色,笑吟吟地道:「要不,你明儿先回江南一趟,改日再进京来找姑姑和你灵表妹玩吧。」

  章灵警觉地抬起头,瞥了眼云琛。

  不知怎的,琛表哥好像有点失神,左顾右盼的,眼神都不知飘哪儿去了。

  「琛儿!」章云氏拉长了音。

  「喔,是,姑姑说什么就是什么。」云琛迅速回神,挤出一朵风度翩翩的诚恳笑容。「琛儿完全没意见。」

  「我有意见。」他们俩齐齐望向出声的章灵,像是没料到她居然主动开口说话。

  这阵子她一直积极避开他们姑侄俩,成天就是到外头野,随便想想也知道又是上风府去了。

  「怎么,妳有什么意见?」章云氏突然惊喜地望着她,「难道妳不舍得妳琛表哥回去吗?」

  「是呀。」她笑咪咪的点头。

  开玩笑,要她明明知道琛表哥是回去写婚书合八字的,她怎么可能会乖乖让他回去?

  就算绑也要把他绑在章家,等到她和风哥哥之间开花结果,再无夜长梦多的顾虑了,她才能放人。

  云琛诧异地看着她,「妳说什么?」

  「琛表哥千里迢迢来这么一趟,没多住些日子就要回江南,来回舟车劳顿未免太辛苦,不如就留下来陪陪我阿娘吧。」她神情热切殷勤。

  章云氏打量着她,心下戒备。「阿灵,妳怎么突然转性了?」

  「琛表哥人这么好,我这做表妹的希望他多留些日子,这也在情理之中呀。」她的脑袋瓜子从来没这么灵光,反应这么伶俐过。

  章云氏和云琛目光诡异地互觎一眼,真的只是这样吗?

  「所以琛表哥你就安心住下,多住几日,爱住多久就住多久。」最好住到她和风哥哥金玉联盟、永结同心以后再走。

  面对她突如其来的热情,云琛反而被吓到,求救地望了他姑姑一眼。

  「琛儿,既然你表妹都这么说了,你就留下来多陪陪她吧。」章云氏自然是乐见其成。

  万岁!

  章灵满脸诡计得逞的快乐表情,胃口大开,继续低头大口扒起白粥来。

  嘿嘿嘿…

  早饭过后,章云氏唤住就要脚底抹油的章灵。「妳去哪儿?」

  章灵回过头,露出一个灿斓无比的天真笑容。「我出去走走呀。」

  「走走?」章云氏哼了哼。「我看妳走着走着,又走到风府去了。」

  「阿娘,这妳可就冤枉我了。」她笑嘻嘻的解释,「我是去街上逛逛,看最近有什么新到的丝网,好挑几匹帮阿娘您做几件衣裳呀。」

  「平常怎不见妳这么孝顺?」章云氏目光微微一闪。

  「孝心永远不嫌迟嘛。」她嫣然一笑,「啊,对了,您没说,我倒还忘了得先去账房那儿支些银子……」

  「不准去!」章云氏语气出现少见的凌厉。

  「为什么?」她一愣。

  「老账房前些日子告老还乡了,府里的帐乱成一团,这几日新账房先生刚来,妳别去打扰人家。」章云氏自怀里取出一锭约莫五两重的银子,塞进她手里。「省着点花,也别帮娘裁衣裳了,我都还有,穿不了那许多的,知道吗?」

  「老账房苏先生回乡了?」章灵难掩一丝讶然和失落。「几时的事?我怎么都不知道?咱们怎么没有为他办个饯别宴呢?」

  「妳整个心都在风家少爷身上,几时有心思理会家里的事?」章云氏总是不放过机会刺激她傻头傻脑的一相情愿。「苏先生是家里多年的老人了,从妳爹那一代就辛苦帮衬着章家,娘自是不会亏待他的。」

  「阿娘,咱们家里大大小小事多亏有妳了。」章灵感激不已地望着风韵犹存又精明能干的继娘,却也不禁有些汗颜。「我真不应该,这些事总是让阿娘妳烦心照料。」

  「甭说这么客套的话了,娘听起来一点都不习惯。」章云氏笑笑,摸了摸她的头,「好了,要出去逛逛就早去早回,记着回来陪我和琛儿吃顿饭……记得人可是妳留下的,妳得多尽尽地主之谊。」

  「知道了。」章灵甜甜一笑。

  哇,阿娘今天是怎么了?怎么那么好说话?要是换作平常,早就又追着她念上一大篇了。

  「风哥哥!风哥哥!」

  听着那个熟悉的大呼小叫的声音,风满楼不需抬头就知道她来了。说也奇怪,不若以往的无动于衷,他的心情不知怎的微微飞扬了起来,目光情不自禁投向书房门口。

  章灵像失控的马车般横冲直撞的奔了进来,红扑扑的小脸,发亮的大眼睛,永恒灿斓的笑容,简直像个小小却热力十足的太阳。

  「如果妳能有一次是安安静静从门口走进来,那肯定就是生病了。」他微带解嘲地道。

  「哎哟,风哥哥不要这么说嘛,其实你也是很高兴看到我的,对不对?」她没大没小地勾搭住他的肩头,笑得好开心。

  他叹了一口气,眼底却有藏不住的笑意。

  这丫头那满满的自信心真不知是从哪儿跑出来的。

  但是风满楼也发现她很好捉摸,所有的喜怒哀乐全写在脸上,而且时不时小小捉弄她一下,也比平常更多了几分乐趣。

  「其实我和人有约了。」他故意不动声色地道。

  「咦?」她果然警觉起来。「男的?女的?」

  「女的。」

  「谁?」

  「妳不用知道。」他淡淡道。

  「噢,这样啊。」她心儿有点小小受伤,却又努力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你们……很熟吗?」

  「很熟。」

  「有比我跟你的熟那么熟吗?」她锲而不舍的追问。

  「差不多。」他收拾妥书案上的账册,轻轻拉开她挂在他肩上的小手,「我该出发了。」

  她方才脸上所有的光芒瞬间黯淡消失无踪,有些泫然欲泣,却又极力忍住。

  「噢……」

  风满楼缓缓往门口走,在跨出门坎后,回头一瞥——

  她孤零零地站在那儿,像个迷了路的小孩一样无助。

  「妳还站在那里做什么?」他挑眉,嘴角微微往上扬。

  「啊,对喔,那我先回去了。」章灵大梦初醒,赶紧低着头,绕过他身边就要往前走。陡然间,她的衣领被揪住!她吓了一跳,莫名其妙回头看着他。

  「妳要去哪里?」他低声问。

  「呃……回、回家。」她结结巴巴的回答。

  「回家干什么?」

  「可是……」她完全一头雾水。

  「走。」他就这样半拎半推地将她抓走。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