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月上柳梢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月上柳梢 第5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章灵伤心地跑出风府,沿路嚎啕大哭,完全不管路人惊异的目光。

  「哇……」坏蛋风哥哥,笨蛋风哥哥,蠢蛋风哥哥……一点都不懂她的心,呜呜呜。如果不是因为真心喜欢他,干嘛要在乎他喜欢什么、讨厌什么?

  可是他每次都对她没好脸色,每次都抹煞她的努力,根本都拿她当白痴看……

  她为什么还要喜欢这么可恶的男人?

  还不如嫁给琛表哥算了,就算琛表哥有点娘娘腔,讲话有点假假的,走路老是夹着腿很难看,还有家里是开棺材店的又怎么样?

  至少琛表哥不会每次都这样羞辱她,琛表哥也不会老是泼她冷水,琛表哥不会拒人于千里之外,琛表哥更不会带她去打水漂儿,还默默交代福婶烧东坡肉给她吃,而且还心急她是不是生病,急吼吼地抓着她去给大夫看……

  「啊!」她呜呜痛哭的动作突然停住,豆大的泪珠在红通通眼眶里打滚,忘了要落下来。说到底,她还是舍不下心心念念、牵牵挂挂的他呀。

  「臭风哥哥,安慰人家几句会怎样?为什么老是把我当笨蛋对待?」她低头看了看自己胸前,忍不住又哭了起来。最惨的是她只有「无脑」连「胸大」都算不上……

  而且她临走前还对风哥哥摇了那么多难听的话,这下子风哥哥一定会当她是个泼妇,再也不会给她任何弥补的机会了。

  「章灵,妳是天字第一号大笨蛋!」她又难过又懊悔的大哭起来。

  就在她哭到天昏地暗之际,突然有一条干净的白色帕子递到她面前。「谢谢。」透过泪雾朦胧的目光,她想也不想地接过那条来得及时的帕子,用力捍着鼻涕,边哽咽边不好意思地抬头。「对不起喔,帕子被我弄得很……风、风哥哥?!」

  她瞪着突然出现在身旁、默默不语的风满楼,脑中一片空白,手中的帕子飘然落地。

  风满楼低头凝视着她,低沉嗓音里掠过一丝叹息。「是我的错。」就这一句话,瞬间摧毁了她所有的惊惶、愤怒、恐惧和忧愁。章灵怔怔地望着他,原本已稍稍停止的泪水顿时又泉涌而出。他伸手将她哭泣到颤抖的身子拥入怀里,不发一语,只是静静地将她圈抱得更紧。

  那熟悉温暖的怀抱更加刺激了她汹涌的泪水,章灵伏在他胸口,热泪迅速透湿了他胸前衣襟。

  「对不起。」他低语。

  不该让那矛盾挣扎冲突的陌生情戚,以及失去理智的焦灼急切怒气宣泄在她身上。

  她有什么错?

  不过是喜欢一个人,就该被藐视瞧低了吗?

  说到底,这傻丫头所做的一切行为,都是为了想博得他的欢心……这些年来,难道他见识的、经历的还少了吗?

  就是知道她满腔热血,知道她傻里傻气埋头苦干,知道她再怎么样也不会打退堂鼓,所以他就欺负她。

  风满楼闭上双眼,脸上布满深深的懊恼和内疚。人都是这样的,专挑对自己好的人欺负,没想到他自命恩怨分明,却总是凭仗着她对自己的感情,一次又一次地伤害她。

  「风哥哥……我从没存心想耍你……」章灵伏在他胸前,鼻音浓重地哽咽道,「我只是以为你喜欢伤春悲秋的姑娘……如果……如果我变成你喜欢的那种女孩儿,或许你就会有一点点喜欢我了……」

  闻言,他的五脏六腑全绞拧成了一团。

  原来如此……

  她的装模作样、阴阳怪气,还是为了他。

  「妳这傻瓜。」他将她拥得更紧,语气里透着自己也未曾察觉的深深怜惜之意。

  「我本来以为那是个好主意,只是没想到……没想到……」她的声音越来越弱。

  「这个主意斓透了。」他坦白道。

  章灵瑟缩了下。

  「我从来不喜欢装腔作势、矫揉造作的女子。」他抿了抿唇瓣。「虽是商人,我还不至于那么肤浅。」

  她一呆。「再说和那样的女子相比,」他温柔地抬起她泪痕斑斑的小脸,「我还比较喜欢妳。」

  她无法呼吸,不能思考,只能睁圆被泪水浸润得水汪汪的眼儿,呆呆地仰望着他。

  「闭上眼睛。」他低声命令。

  「为什么?」她傻傻发问,随即屏息了。

  是……是要吻她吗?真的吗?就要吻下去了吗?

  章灵一颗心抑不住卜通卜通乱跳起来,脑袋瓜里蓦然闪进所有传奇本子上头的经典语录,这句「闭上眼睛」就荣登所有「相亲」相爱的天字第一号台词!

  「为、为什么嘛?」她太兴奋了,忍不住重复问一次,面上拚命装作天真无邪傻乎乎的模样。

  「因为我害羞。」

  「噗!」不知道会不会发生的「相亲」相爱戏码,也就在她忘形笑喷了风帅哥一脸口水后,成为中原神秘不可解的谜团之一。

  当日稍晚之后。

  章灵怔怔地坐在放满山珍海味的桌前,左手抓着一只鸡腿,右手拿着筷子……

  发傻。

  为什么满桌都是她爱吃的菜色:东坡肉,糖醋鱼,红烧大对虾,鲜笋拌蒜末,麻辣肚片儿,涮羊肉什锦火锅,甚至还有「八宝斋」杨师傅拿手的佛跳墙和鲤鱼三吃。

  若是平常,她一定马上流口水,迅速把桌上美食佳肴一扫而空。

  但是因为太诡异,也因为大悲大喜情绪高低起伏太严重,外加流露出罕见温柔和出奇耐性的风满楼,以至于她至今犹一脸做梦的神情,毫无真实感。

  「怎么了?」坐在她对面的风满楼询问地扬眉。

  「……」

  「不合妳胃口吗?」

  「今天府里拜拜吗?」她困惑地问。风满楼一愣,随即捂住了额头,忍住一朵笑意。「为什么这么想?」

  「不然怎么会有这么多好吃的菜?」她脱口而出。

  他没有笑,反而陷入莫名的沉默了。

  她眨眨眼睛,「你、你该不会又生气了吧?」

  「在妳眼里,我是个动不动就生气的人吗?」他凝视着她。

  「以前不是,最近很常。」她老实回道。

  说也奇怪,以前风哥哥都是懒得搭理她的,不管她做了再多再离谱的事本连瞧都不瞧一下。

  但最近他却常常像被踩到脚的老虎般,会突然发威起来。

  「对不起。」他叹了口气。

  章灵诧异地瞪着他,「还有道歉,你以前根本不会道歉的……风哥哥,还好吧?是不是有什么事烦心?还是那天那个大胡子找你麻烦了?你跟我说,我去帮你海扁他。」

  他突然微笑了起来,顿时像春风吹融了冰霜大地般,迷人得不得了。害她看得目不转睛,心儿乱乱跳。真要命,幸亏他平常不常笑,要是每天都像这样朝她笑的话,她的心脏早就被狂电到没力了。

  章灵赶紧把鸡腿塞进嘴巴里,免得一不小心被他发现自己张大嘴流口水的蠢样子。

  「以前我是怎么对妳的?」他注视着她油亮亮的小嘴,语气涩涩地道:「居然连顿好吃的都没请妳吃过。」

  「不会呀,你也常请我吃东坡肉……」她顿了顿,尴尬地抓了抓头。「呃,好像是在采花大盗事件以后就没了。」

  他记得是为什么。

  因为那次他无意中救了她后,却被所有闻声赶来的人误认他是因为喜欢她,所以才狠狠打断那个该死淫贼的双手双脚。

  更可恶的是,她小豆苗似的身子还被他看了一大半,这下更坐实了他注定应该娶她的事实。就因为这样,所以他对她从此以后更是敬而远之。可是说到底,她也是被爹娘捧在手心呵护长大的小女人,却每每在他这儿撞了壁,亏她这么多年来还心无芥蒂。

  她的热情傻得令他摇头,也让他不禁有些隐隐心疼。

  她平常都是跟个笨蛋一样地为人处世的吗?

  完全不设防,吃了闷亏也不知道,分不清好人坏人,只懂得明刀明枪蛮干。

  看来从今天起,他要更加善尽身为兄长的责任,替这个令人担心的傻蛋好好照顾她自己才行。

  风满楼越想心情越沉重,不由自主皱紧了眉头。

  但这副模样却看得章灵一阵心惊胆战。

  风哥哥好像在发呆,又好像在生气……可是怎么看都像是发呆到生气……

  羊肉炭火锅呼噜噜翻滚烧烫,飘出阵阵香气,她啃完了鸡腿,又开始涮起羊肉片吃,边吃边偷偷打量那个还在发呆的男人。

  但是就算眉心纠结、面色凝重,风哥哥还是她毕生见过最好看、最令人动心的迷人美男子。她将涮羊肉片一扫而空后,接着进攻热汤锅里头的藷菌和山东大白菜。美食当前,又有美男可供观赏配饭,真是天下最幸福的一件事了。

  「嘻嘻嘻!」她两颊塞鼓鼓着大白菜,乐不可支。

  人饱,心情就好,人生充满希望,未来也光明无限。

  她偷偷瞄着他,笑得更开心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