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月上柳梢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月上柳梢 第4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他额际出现三条黑线。

  这家伙……平常到底都在看哪些个鬼东西啊?

  风满楼提醒自己有空的时候,要去查查她床头柜里藏的都是些什么样诡异艳情不正经的书。

  「相信我,我不会让这种事发生的。」他冷冷地泼了她一盆透心凉的天山寒冰水。

  闻言,章灵大眼睛里的梦幻泡泡消失,难掩一丝懊恼地道:「哎哟,就让人家做做白日梦不行吗?」

  「不行。」

  「啧……」她哀怨地白了他一眼。风满楼注视着她敢怒不敢言的模样,嘴角不禁往上扬。

  就在此时,一个咕噜噜的巨大腹呜冒了出来,章灵尴尬地以手压住了肚子,小脸瞬间涨红了起来。

  「饿了?」他明知故问。

  「呃,一点点。」她心底暗暗哀号:可恶,为什么偏偏选在这时候啊?

  怪只怪这几日被阿娘管束着不能来,茶不思饭不想的,一餐只能吃两碗饭,就连香喷喷的夜消都没胃口吃。

  真是活脱脱印证了古诗里的「为伊消得人憔悴」啊!

  「今天福婶做了东坡肉。」他淡然道。

  她双眼登时当地亮了起来,满脸的垂涎三尺。「东坡肉?!」

  她最喜欢吃的,油油亮亮、软而不烂、入口即化、咸香甘甜、回味无穷的东坡肉!

  可他平常不是最讨厌油腻腻的菜吗?而且他明知她爱吃福婶的东坡肉,都故意不让福婶烧,免得她有借口天天赖在这儿吃三餐,简直坏心得不得了。可是今天怎么会……章灵怀疑地望着他。怪怪的,是不是有什么鬼啊?

  风满楼微挑一眉,「不吃?」

  开什么玩笑?她赶紧巴住他的手臂。「吃!我当然要吃!」

  而且她还要一口气吃个满满三大碗,把这些天来茶饭不思的份全给补回来!

  很可疑哦!

  章灵边大啖美味的东坡肉,边忍不住偷偷抬头怀疑地瞄着他。

  还是一样面无表情,还是相同的深沉平静,可是她就是觉得他有点不一样了。

  修长大手执着绿玉茶杯,缓缓啜饮着香片,器宇轩昂的风满楼依旧徇徇儒雅,风采动人。

  她有些魂不守舍地扒着饭,吃掉了面前一大海碗的东坡肉。

  「妳的胃口一如往常,惊人的好。」风满楼放下绿玉杯,微带椰榆的开口。

  她抬起头,颊边还黏了颗晶莹的饭粒,忍不住白了他一眼。「不要以为我听不出你这是在消遣我喔!」

  「妳在意吗?」

  「哈,我章灵要是会被这种鸡毛丑郦皮的小事给打败,那也太不像我了吧?」她得意洋洋地道。

  还是一如往常的嚣张、自信。

  风满楼手撑着下巴,若有所思地盯着她。

  她喝了一大口茶,这才发现他专注的眼神,小脸一红,顿时莫名扭捏了起来。

  「干嘛?我说错话了吗?」

  他没有回答,只是朝她伸出手―

  章灵心下狂跳,屏住呼吸,呆呆地瞪着他越来越靠近的手……

  是要捧住她的脸,再给她一个狂野至极的吻吗?

  天啊,她的头开始晕眩,眼前一片金光闪闪,心脏提到嘴边,眼看着就要跳出来了。

  每个坪然激动的心跳声都变成了鼓噪的两个字―亲我!亲我!亲我!亲我!亲我!就在她以为等待了有千年之久的时候,他的指尖终于碰触到她的颊边―耶!

  她的欢呼声还未爆出,他的手指已迅速缩回,指尖上黏了个白白的小东西。

  「怕吃不饱,还要带点干粮回去吗?」他笑得好不邪恶。

  章灵一呆,愣愣地看着他手上的饭粒,脑袋轰然炸出了一阵热辣辣的难堪和尴尬。「你、你、你!」

  「妳可以回去了。」风满楼像个恶作剧得逞的小男孩,笑得好不开心。

  「你你你……」气到失去理智,她下一瞬间突然做了一件自己毕生从未做过的事―

  她把剩下的半碗饭全砸到他那张英俊得意的脸上去!

  「糟了,完了完了完了!」

  窝在棉被深处,章灵申吟连连,真想要用枕头把自己狠狠地压到没气。呜呜呜,她没脸见人了啦!这下子她真的嫁不掉了,风哥哥这辈子是死也不会娶她了!

  「呜呜呜……」她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直想把自己溺死在眼泪里算了。

  「小姐,妳不要再哭了啦。」她的贴身丫鬟方儿站在床边,频频翻白眼。「就算妳把自己哭死,也没法改变什么呀。」

  「妳……妳就不能好歹安慰我一下吗?」她抬头,还是一把鼻涕一把眼泪。

  方儿耸耸肩,「安慰妳事情就会变好吗?」

  「……」

  「我说的不对吗?」

  她简直会气死。「有妳这种丫鬟,谁还需要敌人?」

  「我不过是实话实说。」方儿打湿了条帕子,递给她。「鼻涕擦一擦,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我又不是杀了人放了火,还洗心革面咧。」她气得眼泪鼻涕齐喷。「要不要顺便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啊?」

  方儿忙往左一躲,手中帕子直接捂住主子的脸蛋。「很脏耶,小姐!」

  章灵差点被她捂到没气,急急挣脱开来,深深吸了大大一口气。「厚!妳谋财害命啊?」

  「婢子又不是吃饱了没事干。」方儿嗤鼻道。

  章灵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就是她的贴身丫鬟?居然在这么严重悲惨的情况下还对她落井下石?

  「如果小姐哭完了,可不可以起来一下,让婢子整理一下床铺?」方儿看着湿透了的绣花枕头和绉成一团的锦被,皱了皱眉头。「下次可不可以换个地方哭?婢子看传奇本子里的女主角,都是对月叹息,临花落泪,那才叫作美。」

  「要我半死不活装模作样地对着星星月亮掉眼泪,等下辈子吧。」章灵咕哝,有些忿忿不平地道:「凭什么那样做作的人才能当上女主角?」

  「男人就喜欢那样做作的女人。」方儿闲闲地瞥了她一眼。

  真是一语点醒梦中人!

  章灵张大了嘴巴,整个人瞬间呆住了。

  原来……原来……原来这就是她恋情坎坷、命运多舛的最大原因啊?

  「好!那我懂了!」她手握拳头,满脸发光,二话不说就往房外冲。

  「表妹,姑姑说妳心情不好,究竟发生了什么―啊啊啊!」

  「对不起!我赶时间,琛表哥……」章灵内疚地匆匆回头望了眼被她撞得整个人打旋子的云琛,嘴上满是抱歉,脚下却依旧急如星火地一溜烟儿跑得不见人影。

  好不容易才抓到门框稳住身子的云琛一脸惊吓,余悸犹存地望着那「怪力美少女」消失的方向。

  「她一向这么……」云琛难掩惊疑。

  「对。」方儿抱着满怀换下来的被褥,面无表情。

  「但她明明就是个……」

  「女的。」

  「可这一身的蛮力……」

  「练出来的。」方儿冷冷地看着他,「琛少爷,请问你还要巴住我家小姐门框多久?」

  意思就是!他挡到路了。

  「噢,对不起。」云琛一愣,赶紧让开。方儿连瞄都没瞄他一眼,抱着被褥就走出去,只留下不知该说是被严重吓到还是感到莫名欣赏的云琛,傻傻地望着她离去的身影。

  午后,风满楼去巡视了产业后,甫回到府里,远远就见到一个翠绿的娇小身影背对着他,伫立在一株初绽的桃花树下,一动也不动。

  阿灵?

  他疑惑地停住脚步,瞇起双眼。

  看背影就是阿灵,可是她永远都是不安分的,像兴奋过度的兔子般乱蹦乱跳,怎么会有如此沉静的时候?

  风满楼站在原地沉吟了好半晌,后来才决定那绝对是她弄来的人型立牌,又是故意来他家恶搞的。

  前天糊了他整脸的饭粒还不够,今天又来报仇的吗?

  算了,随她去。

  他头也不回地继续往前走,穿花拂柳,径自走向大厅。章灵就这样「保持气质」地双眼迷蒙望着桃花,一直等、一直等、一直等……充满了期待的心跳在她耳际鼓噪着、悸动着,她紧憋着呼吸,抑下兴奋,已经可以听到那熟悉的脚步声,彷佛又嗅到他身上那抹醇厚好闻的男子气息,跟着可以感觉到他身上的体温,然后接下来她就感觉到……

  人走远了。

  嘎?

  她顾不得方儿千叮咛万交代的做作,猛然回头,却只能眼巴巴望着风满楼消失在柳径那一头。

  不不不不不……

  走入宽敞大厅,接过侍女递来龙井茶的风满楼微微一怔,斜飞剑眉迷惑地略微一扬。

  咦,他好像听见阿灵的哀号声?

  「主子,怎么了?」侍女好奇地看着他。

  他回过神来。「没事。」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