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月上柳梢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月上柳梢 第3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楼儿,听说你今天——」

  他一回头,锐利凶狠的目光吓得风老爷急忙吞下了原本要说的话,陪笑的改口:「晚饭没吃呀?」

  气都气饱,何来食欲?风满楼脸色难看极了,视线回到那尾优游水底、浑不知外头世界已然翻天覆地的胖胖锦鲤。真是什么人养什么鱼,半点无错。

  「那个……其实你也不用太难过,反正你和阿灵自小就有缘,她又这么喜欢你,你今天对人家姑娘家那样那样,就当是顺水推舟吧!」风老爷兴高采烈地敲边鼓。「你爹爹我虽说已定下出门游山玩水的计划,可只要你和阿灵要成亲了,爹爹立时就取消原定行程,我老人家亲自帮你们证婚!」

  他老人家心里可乐了,这个性格冷淡的儿子要是自己不肯,普天之下也没人能勉强他做任何事,所以由此可知他对人家小阿灵也是有点意思的,要不然,就算阿灵死缠烂打,用强的也强不了他呀!

  「我早知道她会迫不及待敲锣打鼓昭告天下。」风满楼脸色铁青。「还有,去游你的山玩你的水,没有人要成亲,你也毋须帮谁证婚。」

  可恶!他固守城池十几年,没料到今日却一个大大失算,落下了最好的把柄在她手上。

  他痛恨这种被设计的感觉,尤其是被个毛都还没长齐的小丫头陷害。风满楼烦躁得直想赤手空拳打断些什么!

  「不是她说出来的。」风老爷忍不住替未来的媳妇儿说话。「好歹人家也是个柔柔弱弱的姑娘家,还是会害羞的……」

  「她会害羞?」开什么玩笑?

  「呃……」风老爷尴尬地抓了抓头,「爹承认她是主动了点,乐观了点,可是你不能不承认,像她这样天真热情又毫不造作的小姑娘,是提着灯笼也没处找了,对不对?」

  「她不是我喜欢的那一型。」他冷冷地道。

  从前不是,而现在在知道她的包藏祸心后,更加不可能了。

  「那你今天干嘛招惹人家?」风老爷一句话就戳破了他的坚持。

  风满楼哑口无言,脸色更加深沉不悦。

  仔细说来,今日擦枪走火的意外确实不能怪到她头上去,可是她显然也没有放过这个机会。

  「总之,我会离得她远远的,最少保持一条街以上的距离!」一番内心挣扎后,风满楼愤慨的发誓。今天的错误,绝对不会再发生。

  「楼儿,爹真不知你在矜持什么?娶了阿灵不是很好吗?」风老爷向来就摸不透这个儿子的心思。

  「你喜欢,你娶。」他冷冷别了父亲一眼,随即起身拂袖离去。

  风老爷无奈地望着月光下儿子高大修长的背影,真糟糕,这家伙脑袋比石头还硬,怎么敲都敲不醒。

  章灵自昨晚到今天,整个人完全呈现傻笑状态,就连捧着饭碗,抓着筷子,依旧满脸堆满傻乎乎的笑容。章云氏夹了一块红烧肘子放进她面前的瓷碟里,总算注意到她失神咧嘴的异状。

  「喂,妳傻啦?」

  「没啊,呵呵呵。」

  「那妳干嘛对着红烧肘子一个劲的笑?」

  「哈?」她望向继娘,笑得好不快乐。章云氏上下打量她,忍不住浇了她一盆冷水。「有什么好开心的?人家说了要娶妳了吗?」

  章灵总算自乐得晕陶陶的状态里清醒了过来,闻言忍不住皱了皱鼻子。「阿娘,妳对我有点信心好不好?」

  风哥哥对她已经小小动了心,迟早会是她的人……嘿嘿!

  「风少爷不是个好相处的人,我是为了妳好才劝妳及时悬崖勒马。」章云氏哼道。

  「可是我就喜欢他。」她小脸上满满的坚持。

  「妳早晚会知道这是条死路。」章云氏吃了口五柳鱼。「对了,过几日琛儿要来,妳这几天都不准跑出去找风家少爷,听到没有?」

  「阿娘!」她忍不住抗议。

  「别忘了妳爹过世后,现在章家我最大,我还是妳的娘,我有权利替妳安排一门好亲事。」章云氏瞇起双眼,「可别逼娘现在就让琛儿来提亲。」

  「不要!」她大惊失色。

  「那么就看在我的面子上,好好地陪陪人家。」章云氏摸了摸她惊慌的小脸,转怒为笑。「再怎么说他也是妳的表哥,妳是该尽尽地主之谊的。」

  「我当然可以招待琛表哥,可是阿娘妳千万别再把我们俩凑成对了,」章灵咬着下唇,「我不喜欢这样,万一让风哥哥误会怎么办?」

  风哥哥是那么心高气傲、遥不可及,是她穷尽一生试图攀摘也摘不到的,天边的那一轮明月……

  好不容易昨天他才肯稍稍亲近她一点,万一有个什么风吹草动,又将他远远推离她身边,那该怎么办?

  章灵脸上的血色悄悄褪去,起而代之的是苍白的忧心。

  「如果妳顾虑的是风家少爷,那妳就更应该多陪一陪琛儿了,」章云氏神秘一笑,「男人哪,娘比妳了解太多太多了。男人就两个字:犯贱!」

  「风哥哥不是那样的人。」她对他信心满满。「他是个好男人。」

  「他是不是个男人?是男人都犯贱,自己送上门的他们不会珍惜,一定要有人争着要的,对他们来说才是抢手的香脖谚。」章云氏睨着她,啧啧摇头。「妳呀,就是太嫩,才会一直被他给吃得死死的。」

  章灵眨眨眼睛,神情有些困惑,「阿娘,妳是说……」

  「难道妳不想知道风少爷对妳有没有一点真心?」

  「当然想!」她激动地倾身向前,两眼发光。

  「那不正好?」章云氏微笑点头,胸有成竹地道:「就趁琛儿来,妳可以试探一下他心底究竟有没有妳……男人吃起醋来,可是很够瞧的呢!」

  「吃醋……」她愣了愣,随即想起昨天他因为小袁吻了自己的事就大发雷霆的样子,一丝希望之火逐渐在心头燃烧了起来。

  「怎么?我说得有没有道理?」

  「有!」她一拍双手,满脸兴奋地大喊:「就这么办!」

  可是……不对呀,这样利用琛表哥,一点江湖义气都没有,就算真的逼出了风哥哥的真心,可是因为这样伤害了一个无辜的好人,这样她算什么英雄好汉?

  但如果错失了这次的机会,风哥哥又恢复那张万载玄冰、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脸呢?

  要融化大冰山,只靠她这支小小火把的热情,实在是耗时费力啊。

  而且她长得这么可人,万一琛表哥真的喜欢上她,那可怎么好?到时候争风吃醋,两男共争一女,他们同时为了她而打成一团……章灵忍不住咧嘴一笑,要真演变成那样,她不就成了人家说的那种红颜祸水了吗?

  光想那个画面还挺爽的,实在是大大的有益于她的女性自尊心啊!

  一会儿笑一会儿皱眉,捧着突然变得有两倍重的头,章灵又再度陷入了深深的烦恼之中。

  唉,喜欢一个人,怎么会变得这么复杂呀?

  风满楼是吃了秤砣铁了心,无论她再死皮赖脸、软硬兼施、瞎缠烂打,都无法再得逞!

  第一天,他迫不及待巡视全城风家产业。

  第二天,他出城勘察风家商团惯常行经的路线。

  第三天,他索性将去年度所有总账册再度翻出来重新审阅一回。

  第四天……胸口莫名的烦躁,坐立难安的举止,时时想回头看的冲动,都无法让风满楼领悟到自己原来若有所待又若有所失。只是那个小家伙几时这么知情识趣,都没有再上门来吵他了?

  第五天还是未瞥见那个时时刻刻冒出来的娇小身影,风满楼忍不住问出口―

  「灵小姐今天又没来?」他冷着脸迅速下马,将缰绳抛给了一旁服侍的绍兵。

  「嗳。」绍兵不敢直视主子陡然阴沉郁然的脸色。

  「很好。」他把话自齿缝中迸出。「算她识相。」

  就算她来了,他也不会见她,就算她没有来,他也不会有一丝一毫的不快和想念……

  风满楼被脑中窜过的字眼一惊,脸色更加冷厉得可怕。

  去他的!谁在乎她来或不来?

  绍兵急急跟随在大步疾走的主子身后,想说什么却又不敢说。

  这几天主子像是被圈在铁笼内的老虎般焦躁不安,好似随时都有咆哮大怒的可能,一点都不像性格向来冷淡疏离,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他。

  但是绍兵可没胆提醒主子这一点。

  「说不定她又偷偷溜进府,贼头贼脑做了些什么,只是你不知道而已。」半晌后,板着一张俊脸的风满楼又忍不住开口,浓眉紧皱。「厨房去找了没?也许她又烧掉了福婶的灶,躲起来不敢见人。」

  「主子,灵小姐是真没来,守门的护卫和家丁都说好几日没瞧见她了。」绍兵又是一阵吞吞吐吐,不知该不该讲最近听到的二手流言。

  还真没来?

  可恶,好样儿的!

  风满楼大步跨进书房,将披风解下扔在一旁,然后转过身,瞪着绍兵。「该死!她又在玩什么花样?」

  「呃……」

  「我不信她会就此乖乖待在家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更不信她没有暗中偷偷计划着什么下九流的花招要对付我!」他重重地哼了一声,「一定有鬼!」

  这十几年来,他从未连续两天没见着她的人影,就连三年前章伯父过世的时候,他依然被迫心软地陪在她身边,直到协助章家办完了一切事宜。

  他的呼吸没来由一阵窒住,难道她出了什么事?「绍兵,你去章家一趟。」风满楼脸色微变,抑下心头莫名流窜过的不安,面色严肃凝重地注视着贴身长随。

  「去打听看看,是不是章家出了什么事?」

  「是,主子。」绍兵应了一声,却迟疑着没有挪动脚步。

  「怎么了?」他敏感察觉到不对劲。

  「咳,是这样的,小的听说这几日章家来了客,所以灵小姐可能是因为这样才没有上咱们这儿来的。」绍兵小心翼翼地道。

  「章家来了客?」

  所以她没事。

  「是,是来了客。」

  风满楼不自觉松了一口气,冷峻眼神微微柔和了些。「那就没什么事了,你可以不用去了。」

  「是。」绍兵有些忐忑地打量着主子的神情。

  「明天委托『威远镖局』的那批行货!」风满楼沉着脸坐入太师椅,突然瞥见绍兵异样的脸色,「你想说什么?」

  绍兵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硬着头皮道:「听说……章家来的客是章夫人的侄子。」

  「云琛。」他脸上顿时毫无表情。

  「听说章夫人极力撮合他和灵小姐的婚事。」

  他沉默了,良久后,才低声道:「明智之举。」

  「主子?」绍兵睁大眼。

  「还有别的事吗?」他挑眉,静静地注视着贴身长随。

  绍兵顿了顿,随即叹了一口气。「小的告退。」

  书房又恢复了静寂,只有他和他堆满书案的账册。

  掀开一页上头蝇头小楷密密麻麻记录着的交易数字,风满楼的目光落在上头,可是直到过了很久很久之后,他才发现自己脑中依旧一片空白。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