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月上柳梢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月上柳梢 第3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章宅

  月上柳梢头时分。

  当不情愿的高大男人抱着乐得合不拢嘴的小女人跨进章宅的那一剎那,全场一阵静止,连掉了根针都清晰可闻。

  风满楼神情依然很酷,面无表情,隐含警告的锐利目光却缓缓地环顾众人一圈。

  所有人大气都不敢喘一口,赶紧低下头,却还是忍不住偷瞄。

  「发生什么事了?」正在监督佣人打扫大厅的章云氏自内室掀帘跨出,见状怔了一怔,随即瞇起双眼。

  「章夫人。」风满楼凝视着风华老去却仍旧精明美艳的章云氏,淡淡地打了声招呼。

  「风家少爷。」章云氏皮笑肉不笑。「哟,今天吹的是什么风,竟然把风少爷您千金贵体给吹来了?」

  「阿娘!」章灵拚命对她挤眉弄眼使眼色。

  这死丫头,胳臂净往外弯,不就是怕自己把她的心上人给吓跑了吗?

  章云氏走近他们,面色凝重了起来,「男女授受不亲,我们家闺女可是冰清玉洁之身,所以风少爷,您也该放人了吧?」

  「阿娘,我不介意,真的!我一点也不介!」章灵因疼痛而倒抽了口气,一双晶亮杏眼无辜地看着突然拧了自己一把的继娘。「啊噢!」

  「妳争点气行不行?」章云氏瞪了女儿一眼,伸手就想把她拉下来。

  可是章云氏伸出的手只捞了个空,她愕然地盯着风满楼后退一步的高大身形,以及他陡变凌厉的目光。

  「风少爷,你这是什么意思?」章云氏仗势着自己是长辈,深感不悦地哼了声。「难道你真存心占我家闺女的便宜吗?就因为她对你一往情深,就由得你非礼轻薄?」

  「章夫人多虑了。」风满楼面无表情,心下却没来由一阵不快。他不喜欢章云氏对待阿灵的方式。莫名地,他抱着章灵的双臂下意识环得更紧,充满占有与保护。

  「风哥哥?」章灵感觉到了他倏然紧绷的肌肉,忧虑地问:「我看我还是先下来好!」

  他低头注视着她,「闭嘴,别动。」

  「可是我不想你和阿娘生气。」她从没见过阿娘反应这么激烈,方才被描拧的手臂还隐隐作痛。

  肯定是阿娘怕她又是自己巴巴送上门,才会这么不高兴的。

  风满楼无视于她的挣扎,依旧稳稳地紧抱着她,淡淡地朝章云氏道:「她受伤了,我送她回房。」

  「受伤?!怎么会受伤的”」章云氏吓了一跳,随即目光饱含责难地瞪着他,「你弄伤了她?」

  「阿娘,是我自己走路不当心,妳别误会他!」章灵赶紧解释,深怕继娘再度责问他。「风哥哥,你先放我下来,我的脚已经不碍事了。」「妳太吵了。」风满楼冷冷地瞥了她一眼,二话不说霸道地长驱直入内室。

  「风少爷,你这是干什么?这儿不是你风府,你好歹也尊重一下我是长辈!」章云氏火冒三丈,气急败坏地就想追上去。「喂?喂?」

  「夫人,不如就算了吧,难得风少爷亲自抱着小姐回来……」一旁的老管家忍不住小声道。

  章云氏不敢置信地回头,瞪着他道:「旺伯,你傻啦?你又不是不知道风少爷平常是怎么对待阿灵的?」

  「夫人,请恕老奴多嘴,可是小姐从小就喜欢上风少爷了,而他们俩又特别有缘!」

  可不正是命中注定的金玉良缘吗?

  小姐打小就大灾小厄不断,偏偏就有个风少爷来出手相救,这不就更证明了是老天爷故意撮合他们这对小两口的吗?

  「什么缘?」章云氏没好气地道:「你没瞧见风少爷对阿灵一点意思也没有吗?脸蛋是长得俊俏得紧,可成天冷冰冰,阿灵若真是嫁给他,那往后还得看他脸色一辈子呢!」

  「不会的,夫人,您大可放心,风少爷是个心软的人,有朝一日他会被小姐感动的。」老管家两眼发光,浑身散发着梦幻无比的粉红色云雾。章云氏眉毛挑得高高,老的小的全是天真的傻蛋。

  风满楼弯下腰,动作轻柔地将她放在床榻上,欲起身,章灵却伸手钻住了他的衣角。

  「不要走。」

  「我还没打算走。」他没有挣脱,只是平静地开口,「她刚刚拧妳哪儿?」

  章灵听见他尚未要离去,心一松,如释重负地笑了。「……谁?」

  「妳继娘。」

  「我阿娘?」她这才想起方才的事,嫣然一笑。「喔,没什么啦,阿娘刚刚只是一时急了。」

  「她时常对妳动手动脚吗?」他皱眉。

  「不会,阿娘平常对我很好的,就跟我自己的亲娘没两样。」她顿了顿,疑惑地问:「怎么了吗?」

  他沉默片刻,随即勉强道:「没什么。」

  章灵愣愣地望着他,极力想从他紧抿的唇和冷漠的表情里看出些端倪,可是喜怒不形于色的他看起来还是跟往常一般样,没什么不同,但她就是有种莫名不安的感觉。

  「风哥哥,你在生我的气吗?」她小小声地问,难掩一丝忐忑。

  「妳做了什么惹我生气的事吗?」他挑眉看着她问。

  「噢,可多了……」她惭愧地低下头。

  为了表现她有多么适合当个德容兼备、内外兼修的好媳妇儿,她一天到晚照三餐勤跑他家,从浇花洒扫洗窗做女红起,件件抢着做;可偏偏喂鱼鱼死,养鸟鸟亡,就连想煮顿饭给他吃,都有本事烧了他家的厨房。

  她越想越心虚,越想越内疚。

  像她这种一事无成的笨蛋,好像还真的一点都配不起他?

  「我还以为妳永远都那么理直气壮,」风满楼指尖轻点了点她眉心的小红痣,微微一笑。「没想到原来也有自知之明。」

  她不禁一颤,心跳加速,傻傻地呆望着他。他笑了?他居然对她笑了?娘呀!她跌倒的时候肯定也顺便磕坏了脑子,这才突然出现幻觉。

  「这样很丑。」他伸出修长手指将她的下巴合了回去,不动声色地道:「像白痴。」

  章灵总算回过神来,忍不住脱口道:「哪有?我明明就长得国色天香、倾城倾国!」

  「妳还真敢讲。」再一次的,她旺盛过度的自信心令风满楼啧啧称奇。

  不过他还是比较习惯她自信满满、臭屁盖世的得意样,不惯见她黯淡、落寞的神情。

  风满楼没有察觉到自己无意中的心境转变,只是被她小脸发光的模样给吸引得目光都移不开。

  「不然你说,我哪里长得不好看了?」章灵兴匆匆地抬头挺胸,「瞧,脸蛋就是脸蛋,身材就是身材,而且增一分太肥,减一分太瘦,完全符合古人对『秾纤合度』的标准!」

  噗!他的目光落在她充其量只能称作「小笼包」的胸前,再朝上移到她红红的腮帮子和弯弯如柳叶的眉毛,娇俏欲滴的小嘴……眼底讪笑之意表露无遗。

  「你那是什么眼神啊?」她不服气极了,胸口越往前挺出去,下巴抬得高高的,大眼睛亮晶晶,小嘴嘟得老高。「看仔细一点,保证是真材实料,绝不乱添加填充物。我才不像那个老是向你抛媚眼的林家千金,肚兜里头起码塞了七八卷袜子才撑出了那么波涛汹涌的―」

  还真敢讲。

  风满楼却发现自己的目光竟然离不开她一张一合的小嘴。

  「你笑什么?我说的都是真的!她上次自己走一走掉出来,然后被我踢到……还笑?我是很认真在跟你讨论这件―」她气呼呼地逼近他,直至鼻尖对鼻尖。

  她话还没说完,他已低下头闪电般封住了她的小嘴。

  粉红若樱桃初绽的唇瓣,柔软、丰厚甜美,天杀的美味!

  章灵瞪圆了大眼,呼吸停止,一时间还没能理解唇上那被霸道狂野占领的灼热滋味是什么。天地瞬间颠倒过来,她眼前近距离放大的是他英挺好看的浓眉和长长的睫毛,他几乎挟带汹涌怒气的掠夺、进逼、需索着她的娇柔馨香……不是饥渴,他绝对不承认这样放肆失控的猛烈忘情是出自于对她的渴求……

  但是该死的!

  他越吻越深入,彻底地将她融化在掌心下,她的味道尝起来像是某种酸酸甜甜的莓果,他越吻就越渴,彷佛要将她所有滋味全汲取渗透入悸动坚硬灼热的体内。

  天旋地转,心脏狂跳,猛烈的激情穿身而过,自被他攫住的唇上逐渐蔓延至通身上下……她的小腹陌生地抽紧,濡湿发热悸跳……

  天哪,发生了什么事?

  就在章灵快要因为过多的欢愉和晕眩瘫倒在他怀里之际,他的唇瓣离开了她的,一如开始时地猝然。

  「风……」她喘息着,不明所以地傻望着他。

  风满楼回瞪着她,英俊的脸庞难掩一抹震惊,彷佛这才醒悟到自己刚刚做了什么,「该死!」

  「你……我……我们……」她着迷的小脸漾开了一朵大大的迷醉笑容。「刚刚……我们真的……吻……」风哥哥果然逃不出她的女性魅力,这次是真的爱上她了!呵呵呵……

  章灵觉得自己像在做梦,乐得晕陶陶,整个人像是飘浮在云端之上。

  「不是吻,是咬。」他咬牙切齿的纠正,生平首次幼稚地打死不认。「我只是咬了妳!不是吻―」

  「风哥哥不要害羞嘛,虽然我是没什么经验啦……」

  「我说了,是咬不是吻!」

  「哇,风哥哥,你脸红了耶。」

  「闭嘴!」

  「我为什么要闭嘴?你明明就脸红了,一定是贪恋我的嘴唇吧?要不要再来一次?今晚买一送一,不亲可惜喔!」

  吵死了!

  风满楼火冒三丈地低头狠狠封住了她叨叨不休的小嘴!

  然后……就安静了。

  月儿弯弯,高挂天际。风满楼捧着沉甸甸的头,凝视着面前那一汪养着绣球锦鲤,也诱下一弯月影的池塘。剎那间真有把整个脑袋埋进冰冷池水里淹死自己的冲动!

  他疯了不成?

  早就知道她是个棘手的麻烦、烫手的山芋、黏手的牛皮糖,却偏偏被她双眼发光、丰润小嘴诱人的模样给搞傻了,一时鬼迷心窍,忘形失控地吻了她。

  明天一早若有队吹鼓手吹吹打打停在他家门口,等着他出门迎娶她,他也一点都不惊讶。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