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月上柳梢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月上柳梢 第2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十五年前

  盛夏荷香满池塘。年方七岁的风满楼是个高高瘦瘦的白净男孩,不喜笑,斯文俊秀脸庞上有着一抹不符合年龄的沉稳冷淡。

  他讨厌喧哗吵闹的热闹场合,尤其被迫来这个鞭炮不断吟哩啪啦响的宅子里,那阵阵烟硝和爆破声此起彼落,俗丽喜气得令人退避三合。

  听说今日是爹童年时拜把兄弟的女儿满周岁,所以大摆宴席招待至亲好友同欢。

  他嫌喧腾得过分,耳根子不得清净,因此在大人们酒酣耳热之际便悄悄退席,寻了这处幽静清雅的荷塘来避。风满楼弯腰拾起了一颗石子,惦了惦称手,便率性地在荷塘水面上打起水漂充来。咚、咚、咚……石子呈弧形点水跳跃了三下,随即沉没入底。

  还不错,章伯父教的这个进戏,比想象中的有趣。

  他开始觉得有点意思,于是再拾了另外一枚石子,眼角余光却不经意瞥着了一个在水面上载浮载沉的挣扎身影?小小的、却又眼熟得令人心惊。

  风满楼惊悸地抽了一口气,随即想也不想地跳下荷塘,情急地拚命划动手脚,死命拨开冰凉沁骨的水波和碍事的荷叶,努力想抓住那逐渐往下沉的小身体……

  果然是个小娃娃!

  「来人―」咕噜噜噜……他的手指总算抓到了一截软软的小手臂,可是池水和着荷叶枚曾支与淤泥紧紧缠住了他的脚,他一个岔气,登时吞下了好几口池水。

  他全身上下的力气逐渐被抽走了般,手脚沉重僵滞得彷佛再也动弹不得,可是十指还是紧紧抓着那个小娃儿的身躯,逐渐混沌涣散的意识只剩下最后一个念头―

  一定要把娃娃往上托、高,托、高高…

  风满楼右手托腮,陡然自旧梦中惊醒过来。他盯着满书案迭得高高的账册,英俊的脸庞掠过一抹自我嫌恶。为什么又梦见了十五年前那个让他后悔莫及的午后?

  就是因为那次救起了阿灵,才会让他被死缠烂打到今日……不,严格的来说,若非七岁的他,多事的救了摔进荷塘里的她,累得自己高烧三天三夜方退;十四岁的他,鸡婆的将她自火烧马车里抢抱出来,搞到自己眉毛烧掉一半;十九岁的他,再次因一念之差阻止了采花大盗夺取她的清白和性命,代价是被所有人误认她的衣衫不整起因于他的「迫不及待」……

  如果不是一回又一回不小心地救了灾星转世的她,他何至于沦落至今天的地步?

  真是孽缘。

  「风哥哥……风哥哥……」

  京城地面邪,说人人到。

  他的叹气甫起方落,章灵已然劈哩磅浪地冲闯进来了。

  「风哥哥,今天是元夜灯会,你陪我去赏花灯好不好?」章灵快乐地奔进屋里,小脸激动得红通通,满面堆笑。自及筓以来,她每年都来巴着风哥哥要去赏花灯,可是风哥哥若不是刚巧不在,就是出远门巡视生意去了,所以她年年心愿落空。

  但今年风哥哥没出门,她说什么也要霸王硬上弓,一偿所愿。

  「没兴趣。」相较于她的兴奋,风满楼神情冷淡极了。

  「啊?」她的笑容一呆,随即毫不气馁地一把抱住他的臂弯。「拜托拜托啦,风哥哥,只要逛一下下就好。我听人家说只要能挤到元宵主灯那儿,双手合十诚心诚意许下心愿,愿望就会成真。」

  她当然要许下「风哥哥会娶她、爱她并且两人永远不分开」的天大心愿啰!

  风满楼眉头深锁,目光如电地扫了她抱住自己的那双手。

  章灵瑟缩了下,在他凌厉眼神下悄悄缩回了手,可是漆黑如星的晶莹杏眼依旧盛满了讨好的祈求。

  他不会心软。

  「我很忙。」他淡淡地道。

  「只要一下下就好了,现在黄昏时分人还不多,凭我的力气要挤开百来个人还不当一回事。风哥哥,你只要跟着我走,然后咱们赠到主灯那儿,许下我俩永远不分开的约定,然后!」

  他摆摆手,「绍兵,灵小姐要回去了,送客!」

  「不不不,风哥哥,你误会了,我还没要回去,而且我说什么也不是个客呀……」她急了。

  「绍、兵。」他语气加重了警告。

  「小的在!」门外的贴身长随只得硬着头皮进来将章灵半拉半请出去。「灵小姐,妳先请回吧,等少爷忙完了再说好不?」

  「可是我怕再耽搁下去,等风哥哥忙完,主灯那儿人山人海,我们就挤不进去了呀!」她眼里满是焦急,眼巴巴地望着风满楼。「风哥哥,只要一下下就好了,拜托拜托……」

  她只要能够许下一个心愿,订下一个约定,除此之外,就别无所求了。

  「灵小姐,妳别为难小人了,妳就先回去吧。」绍兵拚命对她使眼色。

  主子今天心情不太好,耐性没剩多少,灵小姐再痴缠亦无用的。

  「我不会耗去风哥哥太多时间的……」章灵的恳求声越来越远。

  「只要一下下……」只要一下下就好,真的一下下就好了……

  风满楼面无表情,目光坚定地落在写满数字的账册上,大手依然稳稳地握着狼毫笔,写出的每一个字迹仍旧龙飞凤舞,唯有左胸处,莫名略闷。

  又失败了。章灵支着下巴,坐在石阶上已经大半天了。她时时散发着闪亮斗志的小脸变得有些黯然,望着眼前一对对你侬我侬,漫步逛着街道两旁挂着璀璨花灯的情人,心下微微酸楚着。

  好羡慕啊!

  瞧,在东边月牙桥上的不正是隔壁的阿牛哥吗?平常只会憨厚傻笑,三棍子打不出一个屁来,可是他现在用笨拙却充满诚意的动作帮豆腐西施阿珠姊姊提着蝴蝶灯笼,还不时指着远处人山人海、万头钻动的主灯方向,嘴巴笑咧得老大。

  她心头热热,眼眶却湿湿的,目不转睛地盯着这对有情人。真的好羡慕啊!

  「我既不想也不会跟妳做任何的约定。」头顶突如起来响起了一个熟悉的冷淡嗓音,章灵顿时无法呼吸。

  她不敢置信地缓缓抬头,在见到那张绝不可能出现在此时此刻的俊雅脸庞时,完完全全呆愣住了!

  风……

  「主灯许愿约定不过是种自我欺骗,一点实质意义也没有。」风满楼还是那张疏远冷淡、面无表情的冰山脸。「常识不足的人才会相信,自己的人生与姻缘能被一盏可笑的灯笼所主宰。」

  见他突然出现,章灵心头原是一阵狂喜发热,随即又被他的话浇凉了大半。

  他不信元宵团圆的意义,不屑花灯许愿的习俗……总归一句,他就是因为不喜欢她吧?

  所以他才不想为她许愿,和她约定终身,也不愿意为她虚构一个梦幻的盼望,对不对?

  一股深深的失落感紧紧攫住了胸口,章灵望着他,明明睁大了双眼,却不断有迷蒙雾气遮挡在眼前,害她怎么看也看不清楚他的俊美脸庞,只能徒劳无功地眨着眼,拚命想眨去那层碍事的热气。风满楼将她泣然欲泣的模样尽收眼底。

  就为了盏华而不实的花灯,许一个劳什子虚幻的心愿,所以她哭?

  他神情冷淡如常,眸光却微微一闪,在她还来不及反应前,已经抓起她的手,迈开大步往如水人潮挤去。

  「风哥哥,你要做什……」她吓了一跳。

  他高大挺拔的身躯,一一排开前方汹涌人海的阻碍,以铁臂护住她娇小的身子,并且用冰冷淡漠的杀气眼神,就足以逼得前方拥挤人群震慑地自动分开,让出通道。

  「哇!」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双眼。

  她的蛮力完全派不上用场,他们俩居然没有被踩扁,反而还顺畅地朝三条街外的主灯迅速前进。

  她傻傻地被他拖着走,虽然他的脚步又大又快,她几乎得要用跑的才跟得上,可是他环住她的臂弯是那么样地温暖又强壮,章灵心窝一暖,欢喜得几乎要笑出声来。风哥哥……她只忙着开心,完全没发现自己已经被推到那盏闪动着璀璨明亮光晕的凤凰主灯前。

  「如果这就是妳要的,」风满楼平静地开口,「去许愿吧,看是要许天下太平还是五谷丰收、六畜兴旺,妳高兴怎么许就怎么许。但是妳这么做,仍然不会改变任何事,更不可能改变我的心意。」

  到了此刻,章灵才自晕陶陶的傻笑状态中惊醒,不敢置信地瞪着眼前这盏传说中的凤凰神鸟灯。

  以高大华丽之姿、凤舞九天之态,昂然踞立于夜色之中,灿烂光芒照亮了大半天空。

  美得令人屏息、想哭。

  她痴痴地望着凤凰神鸟,一时忘却了来的目的。

  四周人声鼎沸,不断有人挤向前想要站在这儿许愿,风满楼神情略带不耐,却仍旧稳稳护住她娇小的身子不被挤到,还不时用冰冷目光瞪跑了许多不识相来凑热闹的家伙。

  「妳究竟要发呆到几时?」他的耐性迅速消失,沉声道。

  「啊,对喔!」章灵回过神来,感动地看着他。「风哥哥,谢谢你,我从没想过你居然会为我这么做。」

  风满楼有些错愕,他做了什么?

  不过就是把她拎到一盏笨灯前头,让呆头呆脑的她许下一个蠢心愿,然后她就会停止骚扰他的生活。

  在两害相权取其轻之下,他是不得已这么做的,但这完全不代表任何意义。

  「去许愿,别浪费我的时间。」他冷冷道。

  「风哥哥!」她望着他,眼底犹是满满梦幻般的神情。

  他微挑眉看着她。

  「你真是大好人。」她感动得好想哭。

  不过看盏灯,就能哄得这个傻瓜欢天喜地?

  他再次印证了一个早已了然于胸的事实―像她这般好骗的呆瓜,最好不要再代代相传、遗笨万年下去了。

  「我要走了。」他无视于那个不顾许愿,径自在那儿感激涕零的小女人,皱了皱眉,话说完立时掉头离开。「妳慢慢许吧。」

  啊?

  她好不为难地看了看气势恢弘的凤凰神鸟,再看了看离去时依旧神奇地令人海自动分开的风满楼,登时内心激烈拔河交战。

  最后,他的人还是胜过这凤凰灯的意义多多。

  「风哥哥!你等我,我、我跟你一道走!」

  章灵激动地跳了起来,顾不得许愿,火速起拎起了裙襬,挤出人群,紧追在他身后。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