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月上柳梢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月上柳梢 第1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相较于风家这一方的气氛诡异,老狼回头一看悬空挂在窗外笑咪咪的绿袄女孩,很干脆地喷出了满口的酒水。

  「噗!」他满面惊愕地瞪着她。她她她…打哪儿冒出来的?现下若不正是大天光,他还以为自己活生生见鬼了!

  「哎哟,这位大叔,您卫生习惯真真不太好。」幸亏章灵闪得及时,不然还怕不立时成了大花脸。「耶!你们要喝酒哇?那怎么行,要喝也是我跟他喝……呃,我的意思是,我来帮他喝!因为风哥哥他是连一点点都不――唔!」

  章灵狞不及防地被一双强壮的手臂给拖了进来,口无遮拦的小嘴被风满楼厚实手掌紧紧捂住。

  「狼当家,请恕风某失陪。」他低头盯了怀里蠕动的小家伙一眼,「我有点小小的……私事要处理一下。」

  老狼一头雾水,不过在江湖以及商场上走跳多年的本能警告他,最好还是不要介入这位中原商主的私事,忙一迭连声笑道:「喔,请便请便,您就不用招呼俺了,俺会自己找乐子自己看着办的。」

  「多谢狼当家体谅。」

  「不客……咦?」

  人都哪儿去了?

  京师今年冬天并不太冷,雪也没下过几场,所以已接近元宵了,天气还有点还寒乍暖。但是只要一看身旁脸色冰冷得像塞外隆冬的风满楼,章灵就不禁打了个寒颤。原来今年的隆冬才刚刚要开始呢!

  这男人,长得明明那般好看,身高腿长玉树临风的,但要是能别常板着一张万载玄冰脸的话,那该有多好。

  她大大叹了一口气。

  「妳!」风满楼眼里闪过一抹杀气。

  「等一下!」章灵熟练地自怀里掏出一颗栗子,边剥壳边抬头咧嘴笑,「好了,你可以开始骂了。」

  「妳这是做什么?」他皱起浓眉,对于她奇兀的动作莫名所以然。

  「一心二用,利用时间呀。」她笑嘻嘻的回答,不一会儿就剥出了颗光溜溜的香栗子,不由分说送到他嘴边。「来,吃。」

  她冷吗?是不是在外头候他候久了,这才去买了包热腾腾的糖炒栗子放在怀里取暖?果然像她会做的事―这个空有热血全无大脑的家伙。

  风满楼强抑下抓她的手来搓揉个几下的冲动,可脸上犹是紧紧抿唇,不为所动。

  「好吧好吧。」她赶紧把栗子塞进嘴里,小小力咬着,咿唔不清地道:「风哥哥,你就别生我的气了嘛,人家我也是一片好意呀,我听说你今天要和关外的相与谈生意,就怕他们灌你酒!」

  「那是我的事。」他冷冷道。

  「可我以后是要嫁给你的人,我当然会担心你的身体啊!」她说得好不理直气壮。

  今日郎君身体的健康,可是她将来幸福的保证呢。

  「妳!」风满楼实在不知道她哪儿来的自信,沉下脸道:「我再说一次,我不会娶妳,现在不会,将来不会,永远不会!」

  「风哥哥,你不要这么坚持啦,我阿娘说,越怕什么越遇什么。所以呀,我觉得你要是继续这样口口声声说不娶我,你将来肯定、绝对、应该就会娶我了。」她嫣然一笑,不忘好心地劝他,「听说,万试万灵喔。」

  风满楼瞪着她,一时之间竟不知该夸她善良还是骂她笨好。

  「你一定饿了吧?」章灵满脸堆欢,陪笑道:「谈了那么久的生意,一定没心思吃东西,我已经在『八宝斋』订了你最爱吃的菜…你不要瞪我嘛,知道你谈正经事时最讨厌被人打扰了,所以我在窗外等好久好久,等你们都谈完了我才出现的。」

  打晨起,她连早饭都没顾着吃就跑了出来,先到「八宝斋」去千哀求万拜托那位坏脾气的名厨杨师傅接单,然后又被阿娘给捉了回去,说什么一个大姑娘家成天追着人家跑,半点女儿家的贵气也无。

  可是她一点也不担心啊,她只怕不能嫁风哥哥,要是将来嫁给了风哥哥,她也算是妻凭夫贵,她爱怎么贵就怎么贵了,呵呵呵。

  「我没兴趣。」风满楼冷冷地打消她满脑子杨柳丝丝绿、桃花点点红般绮丽的美满念头。「妳自己去吃吧。」

  「不行不行!」她急了,忙钻住他的衣角。「我真是费了好一番功夫才准备好酒菜的,保证样样都是你爱吃的,你就去尝一口好不好?一口就好,不喜欢你随时可以离席,好不好?」

  他回头注视着她布满祈求之色的小脸,深沉的眸光掠过一抹淡淡悲悯。

  必须承认,他无法理解她的心情。

  用尽力气去强求一份不属于自己的感情,去逼迫一个不属于自己的人回眸青睐,就算不断撞上一堵又一堵冰冷厚重的墙,绕的走的都是无止境的死巷,却还是这么乐此不疲。

  他熟谙经商之道,以小博大,以少胜多,是可以被当一回事,但是花钱使力,去求成一件毫无胜算、全没希望的事,明摆着就是蠢,而且蠢到了极点。

  「阿灵,我只拿妳当小妹看待。」他凝视着她,声音放缓了些。「除此之外,别无其它。」

  「那就当作陪一个小妹去吃饭,我保证不会在席上把你扑倒!」章灵小脸盛满大大的期待,双眼因热切而显得亮晶晶。

  「就这么单纯?」他挑眉。

  「对,就这么单纯。」她屏息。

  「没有其它要求?」他露出一丝考虑神情。

  「绝对没有。」她举起一手郑重立誓,内心已乐歪了。

  耶!耶!耶!

  风哥哥总算上钩了,等他一坐下来的时候,她就拿出珍藏已久的女儿红把他灌―

  「不,还是谢了。」风满楼拍拍她的头,转身离去。

  「万!岁……什么?」她爆出的欢呼声只维持了一眨眼间,随即愕然地望着那抹远去的高大背影。「等等……刚刚发生了什么事?可不可以重来?我是不是错过了什么?风哥哥?风哥哥?」

  章灵沮丧地回到家,一进门就见到继娘冲着她叹气。

  「唉。」章云氏一脸痛心。

  「阿娘,妳别叹气了,我知道妳要说什么,可是我真的喜欢风哥哥,以前阿爹在的时候也答应把我嫁给他的。」章灵知道继娘心疼自己的痴,连忙上前搂住她,仰头撒娇地傻笑,「阿娘,妳就别太担心了,笑一个?」

  「妳呀。」章云氏忍不住摇了摇头。「傻里傻气的,究竟什么时候才肯用脑袋,什么时候才懂事呢?」

  「我懂啊。」她露出一抹得意洋洋的奸笑。「而且我多会用脑袋呀,风哥哥的行踪完全都逃不出我的手掌心,嘿嘿。」

  章云氏皱眉,「妳真可悲,妳知道吗?」

  「阿娘,妳干嘛这么说我啦!」她的自尊小小受伤了一下。

  「成日追着个男人跑,而且人家还不喜欢妳,在我们以前那个年头,姑娘家哪能这么……」章云氏又开始大谈阔论,滔滔不绝。「妳也不想想看自己这样……然后他其实是那样……到最后妳还是不得不怎样……」

  哇啦哇啦哇啦……

  「是啊是啊,对啊对啊,」她已经开始频频点头,找周公钓鱼去了。「好啊好啊,行啊行啊。」

  「章!灵―」章云氏气得七窍生烟,伸手拧住她的耳朵。「妳到底有没有在听啊?」

  「痛痛痛……」章灵瞬间飘泪,赶紧陪上笑脸。「阿娘的话我有听,我都听着呢!」

  「那就好。」章云氏松开手,这才满意地一笑。「依我说,妳和云琛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双,你们从小青梅竹马!」

  「我在我家吃青梅,他在他家骑竹马。」她咕哝。

  「妳有什么意见吗?」章云氏冷冷地睨了她一眼。

  她登时噤若寒蝉。「不敢。」

  「总之,云琛是我从小看到大的外甥,无论人品、家世还是气度,都是上上之选,难得他还不嫌弃妳跟个野丫头似的成日乱跑。」章云氏顿了顿,接着语重心长地道:「嫁人就该嫁这样懂得包容自己的,千万别拿自个儿热脸去贴人家冷屁股,知道吗?」

  「我知道云琛表哥是好人,可我就喜欢风哥哥呀。」章灵搔搔头,满脸无奈。

  「阿娘,妳就别再劝我了,打从阿爹在三年前病逝之后,我就发誓不再让我爱的人再离开我了,不管风哥哥承不承认,我就是爱他,要嫁给他,而他也一定会娶我的。」

  「妳……」章云氏一时气结。「妳脑袋装豆花!」

  「要不要来一碗?」章灵被骂还笑得出来。

  「我真是会被妳给气死,真是无可救药!」章云氏气冲冲地回房了。

  章灵笑嘻嘻地望着继娘离去的背影,然后慢慢地,笑容渐渐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抹落寞之色。

  多么希望,是有人支持她的。

  阿娘是个热心的好人,虽然是她的继娘,可打从娘亲在她生下不久后因偶感风寒去世,阿爹娶了她进门后,就爱护她如自己的孩子一般。

  而且阿娘为了能全心全意照顾她,甚至还坚持不生育自己的亲生孩儿。

  所以她喜欢阿娘,尊敬阿娘,可就是没法听阿娘的话结束这些年来的一相情愿。

  她也知道云琛表哥待自己好,每回见到她就有说有笑,但是面对云琛表哥时,她不会脸红心跳、呼吸急促,没见着他的时候也不会忐忑不安、怅然若失。

  但是风哥哥不一样,就算她只是远远地站在那儿,偷偷瞄他高大挺拔的身影一眼,她就开始双颊涨红、眼睛发亮、神魂颠倒。云琛表哥的笑容令她感到如沐春风,但她还是想要追逐着风哥哥跑,就算被他狠狠瞪上一眼都好。风哥哥的皱眉,风哥哥的黑发,风哥哥的鬓角,风哥哥的侧脸,风哥哥的背影……都深深牵动着她的呼吸、她的心跳。

  「阿娘,妳不明白,我比谁都要清楚,我的确已经无可救药了啊……」她叹了一口气。

  因为打从她一岁失足坠入水塘,被七岁的风哥哥无意中救起的那一天起,就注定了他们一生纠纠缠缠兜兜转转、拔也拔不开挣也挣不离的这段良缘了哪。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