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良夜有期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良夜有期 第10章(2)
上一页 目录  
  「这群混帐厨子!难怪小花到现在还不来接我回家,原来都是这群混帐厨子在搬弄是非!你竟然不让我去揍他们一顿,你是何居心?」唐本草气得面色铁青,两只拳头还紧紧握着。

  「唐兄,所谓『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何况你也该听得出来,那些厨子只是玩性重,并未当真存有恶念要破坏你们。花疏很了解你,不会相信那些谣言的,她应该只是过于忙碌,一时还无法过来找你。」白礼让很有耐心地维持着温和的笑容。谁教他认了花疏这个妹子,对这位未来妹婿的情绪,连带负有安抚的责任。

  花疏站在门外,心怀愧疚地咬了咬唇,伸手把门推开——

  「你每次都为她说话!现在她是『花师傅』,她出名了,她红了,她扬名立万,她名利双收了!她根本不把我放在眼里了,她现在已经完全不把我当一回事了!」唐本草背着门,火气相当大,一脚踢得椅子倒,一个拳头打在桌面上。

  白礼让看见花疏站在门外,赶紧站了起来,还来不及警告,唐本草又一阵怒骂。

  「哼!我希罕她吗?我唐本草要什么女人没有?她忙,她没时间成亲?她不想当我唐本草的妻子,外头可是有一堆年轻貌美的姑娘排队等着我挑!不想想她都几岁了!……你有病啊,对我挤眉弄眼干嘛,我对你可没兴趣!」他饱受惊吓地瞪着白礼让,被他「暧昧」的眼神吓得往后退了一步,后头有一只手拍着他的肩膀,立刻被他不耐烦地拍掉。

  白礼让叹了口气,眼看着花疏走进来,站在唐本草身后了,他还不知不觉,大放厥词。

  「三妻四妾你觉得够吗?」

  「三妻四妾算什么,我要娶个十妻八妾给她看——」嗯?谁的声音这么耳熟?

  「十八房妻妾,那我岂不得排到第十九个去了?」

  唐本草全身的鸡皮疙瘩都卯了起来,瞪着一脸无奈的白礼让,嘴里用无声的语言把他骂了干百逼。花疏来了干嘛不早说!

  身后还有一只手,不停敲着他的肩膀,提醒他回过头来看看她,不要当她不存在。

  开玩笑,就这样回过头去还得了,花疏不翻脸走人才怪!

  「白兄,我刚才那些都只是气话,你也知道我心里就只有疏儿一个人,她美丽大方,温柔贤淑,聪明伶俐,宜室宜家,我今生是非她莫娶的,而且我保证一生就只有她一个,我连个妾都不纳。」他笑嘻嘻地对着白礼让说,弯腰把地上的椅子搬起来,放好了,眼角「不小心」瞄到后头站着个人,这才转过头去,一脸讶异,

  「小花,你什么时候来的?」

  「你要娶妻纳妾我不会反对啊,如果你能够找到一个像艳芳一样的好姊妹来陪我,我想也是不错的。」花疏仰望着他,微微一笑。

  「真的?」唐本草一时不察,被她的笑颜给迷住,露出喜出望外的表情,但他纯粹只是欣喜她没生气,别无他意。

  只是花疏可不这么想了……

  「真的。」菱唇扬得更高,圆圆的眼睛眯成一条缝,她冷冷说道:「那你先去纳妾吧,我去忙了。」

  她转身,头也不回地走了。

  留下唐本草愣在原地。

  已经有一名美妾,对于女子的脾性已经了如指掌的白礼让,叹气摇头道:「唉,唐兄,你怎么会相信这种话呢?」

  「小花,你误会了,我不是这个意思啊——」唐本草连忙追了出去。

  *

  叩叩叩……

  叩叩叩……

  叩叩叩……

  门都敲了半天,里头还是不声不响,没有半声回应,看样子他当真把花疏惹火了。

  唐本草扯起眉头。他一整天已经对她低声下气了,她还要气到什么时候?

  话说回来,这是他的书房,为什么他进去还得敲门?

  「喂,我进来了!」唐本草一把推开门,理直气壮的挺着胸膛,摆袍大跨步走进去!

  一番装腔作势,走进书房里面,他才看见原来花疏趴在桌上睡着了,手里还握着笔。

  他低头凝视着她,她一脸倦容,发丝凌乱,身上还穿着白天的衣服,忙到现在还未沐浴……

  心里泛着一抹疼痛,他取走她手上的笔,将她从椅子里抱起来。

  花疏眯着睡眼,看见是他,便把脸埋进他怀里,一动都不想动。

  唐本草抱着她走出书房,到她房里,把她放到床上,轻轻地放下她。

  「本草……」她伸手搂住他的脖子。

  「嗯。」他俯身吻了她的脸,轻柔地抱着她。

  「对不起,我知道你为我受了很多闲言闲语,我白天忙,晚上还得写『花谱』,连陪你的时间都没有……对不起。」她深深叹了口气,她也检讨反省了,她急着完成对爷爷的责任,仗着唐本草对她的宠爱呵护,却忽略了他的心情、他的感受。

  「我从来不管外头那堆闲话,你也不用在意。」他亲吻着她柔软的唇。

  「本草,我本来想把『花谱』完成,以爷爷的名字将它出书以后,再与你成亲。我已经每天努力的写了,但『花谱』只写了五分之一,估计还要花上一两年的时间才能完整的写完它。」开始下笔以后,她才发现爷爷的「花谱」一段一段,不是很完整,她需要更多的时间去编写,并非只是默写出来那么容易,毕竟这是爷爷花了一生心血才完成的花材食谱。

  唐本草一怔,扯起眉头,把她搂得更紧,吻得更深……

  她没有办法说话,直到他放开了她,抬起头来,坐在床边凝视着她。

  她张开眼睛,望着他深邃漆黑的眼神,她微微一笑,「我现在明白了,有些事情还是急不得……『花谱』就慢慢来写。本草,哪天日子最好,我们成亲吧!」

  唐本草眯起了眼,一股热流通过喉咙,听着她的话,他反而哽咽了。

  她真的……愿意嫁给他了?

  「本草,对不起,让你久等了。」花疏拉起他的手,贴着自己的脸,强撑着张开的眼睛缓缓闭上了,握着他的手,一下子就沉沉睡去。

  他动也不动,让她握着手,没有惊扰她,凝视着她沉睡的容颜,就这样一直陪着她。

  白哥哥,你记得,记得哦,我叫花疏,你一定要来找我哦!

  他深情的睑上,渐渐有了笑容……

  他想起来了,那年,她临去之前,不但把翠玉花戒挂在他脖子上,还偷了他的初吻。

  花疏……

  「对不起,让你久等了。」他沙哑地说。

  *

  夏日炎炎,莲花绽放,「花食馆」和对面的「君子饭馆」今日都挂上了公休的牌子,两家饭馆一起到唐府为唐老板和花师傅办喜宴了!

  话说,唐老板只身一人来到睿阳城,在这里开了当铺、饭馆,在这里落地生根,如今也要在这里娶妻生子,开枝散叶了。

  唐家大门开,里头喜气洋洋,大夥儿来凑热闹……

  「呃……唐老板,恭喜、恭喜啊!」

  「谢谢、谢谢,请进、请进。」

  「啊……唐老板,祝你和花师傅早生贵子!」

  「谢谢、谢谢,请进、请进。」

  「唐老板,拜天地下!」

  「好,谢谢、谢谢,请进、请进……」咦,声音怎么是从里面出来?

  「唐老板,今天是你大喜之日,你站在门口做什么?拜天地了!」

  唐本草一怔,头一回当新郎,没人告诉他不必站在门口迎客啊!

  「来了!」他赶紧拉起大红袍子,转身就跑。

  「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交拜,送入洞房——」

  「唐老板、花师傅,恭喜两位了!」

  「谢谢、谢谢,请进、请进。」

  花疏一愣,红盖头下,噗哧笑出了声。

  「唐老板,你洞房花烛夜,谁敢进去啊!」

  「哈、哈、哈——」一阵哄堂大笑。

  新郎丝毫不理会身后的笑声,高高兴兴拉着新娘子,急着进新房去了。

  那一年,萍水相逢的少年和女孩,经过一番折腾,今日终于顺利拜堂完婚。

  「花疏,我爱你。」



  【全书完】

上一页 目录